西游龙庭 第一百三十四章 遭遇算计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西游龙庭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遭遇算计

第一百三十四章 遭遇算计

  天空流云飞速从身旁闪退,脚下的青山绿水也是不停从眼前掠过,从北邙山飞身下来的敖溟一路逃遁,径直向西飞进了苍莽的群山之中。

  翻天印将北邙山的灵脉全部吞了下去,肯定会让借助灵气疗伤的王灵官醒来,这一点早在他的算计之中,所以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先吞下灵脉,在另觅地方炼化灵脉。

  说起灵脉乃是山水灵气汇集的精华之所在,它可以帮助山水产生灵气并引导灵气的运转,它天生就是为特定的山水服务的,对于个人的修行并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但是修行者可以通过控制山水的灵脉来控制一整片的名山大川,成功做到这些的人自然就会被称为山神水神,当然想要成为山神水神所要做到的就是炼化灵脉。

  敖溟此时冒险前来炼化北邙山的灵脉,就是希望通过灵脉来控制北邙山的灵气,甚至是整条山脉。将王灵官自认为的主场变成他的主场,只有在天时地利人和各方面都占据优势的时候,他才有可能战胜王灵官。

  真仙对力量和天地大势的掌控是散仙的无数倍,而敖溟想要的就是通过外在的一些东西来缩小这些差距,比如成为北邙山的山神,掌控北邙山周围的一切。做到这些,王灵官的优势在无形中就会被虚弱许多。

  在群山之中,敖溟寻了一条山涧深潭,一头扎进碧幽幽、深不可测的水潭之中。轰鸣的涧水掩盖了一切的踪迹,而敖溟则是沉心盘坐在水潭底部,掏出翻天印准备炼化北邙山灵脉。

  翻天印中幽蓝色迷蒙一片,全都是属于长江的灵脉,不过此时敖溟并没有时间去理会它们。而是极为迫切的在无数条如丝线、柳絮一般的灵脉中,来寻找属于北邙山的那十数条。

  其实找起来也并不是特别困难,长江的灵脉内在也都是存在着紧密联系的,它们就算是到了翻天印中也仍旧是非常有序的组成长龙之状。而散在角落里与之格格不入,且呈现出土黄色的显然就是北邙山的灵脉了。

  敖溟运转起《五行丹灵图录》,将一丝丝的土灵之力和金灵之力慢慢注入翻天印中,与那十几条看起来比较孱弱的灵脉接触起来。

  灵脉没有思想和智慧,仍旧是具有非常强的灵性,它们被纳入翻天印后就被庞大的水灵脉包裹起来。顿时都显得畏缩卷曲,抱成一团,如今见到熟悉的土属性和金属性灵力,顿时就活跃起来。

  炼化就是一个同化的过程,就是要让灵脉熟悉自己并且承认自己,在灵脉上打上属于自己的烙印,敖溟本来有着炼化彭蠡湖和淮水灵脉的经验,自认为不会很困难。

  然而事实情况却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炼化水灵脉很简单,那是因为他的本体是真龙。而龙天生就是御水的王者,所以那些水灵脉并不会有太大的反抗,甚至会迎合敖溟的炼化。

  然而山中的灵脉就完全不同了,它们其中蕴含着复杂的金木水土各种属性,而且山本来就是厚重而忠贞的,它们可没有那么容易向敖溟低头。

  数十条灵脉带着厚重而苍凉的气息,将敖溟的心神包裹着,如果闭上眼不看的话,他几乎可以感觉自己就是身处在北邙山之中。

  灵脉是在山水中慢慢形成的,自然而然的也就是沾染上了山水的性格,比如泰山的雄浑庄严肃穆,比如长江的澎湃汹涌灵动,亦或是这北邙山的幽静庄重苍凉。

  北邙山的灵脉仿佛睿智的垂暮老者,并不给敖溟炼化的机会,几乎都不受他的影响。

  “这该怎么办才好?”沉在水潭中的敖溟也是深深皱起了眉头,本以为三五个时辰就能解决的问题,结果花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也没有寸进。时间可是不等人的,如果不尽早将王灵官解决,在等拖到敖辰出现,他就更加难以处理。

  “如何让这些灵脉顺从自己呢?”敖溟心中不停的变换着想法,想要找到一条适合解决问题的路径,要么以力破巧强行用武力镇压,要么就是顺应灵脉慢慢潜移默化。

  可是两条道路对现在的敖溟来说,都是行不通的,用武力解决问题,以他太乙散仙来镇压一座北邙山还稍显力量不够。要想潜移默化,这一点敖溟倒是能做到,可是并不给他那么的时间。

  两条路都行不通的敖溟心头烦躁不安,同时也很担心幻音天女那边的情况,如果因为自己强取灵脉而激怒了王灵官,说不定他真的会做出过激行为来伤害幻音天女。

  心神退出久战无功的翻天印,敖溟忍不住失望的叹了口气,难道自己想了许久的计划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失败了吗?

  忽然间,敖溟似乎又找到了一道通往成功的大门,因为他发现这些存在于翻天印中的灵脉也并非都是相安无事的。虽然现在神印内部只有长江灵脉和北邙山灵脉,然而在无数水灵脉的包围欺压之下,北邙山灵脉已经被挤压到一个小小的角落,几乎连动弹的空间都没有了。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或许这会是一个机会!敖溟看着翻天印中的情形,再一次将心神沉入其中,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去尝试炼化北邙山灵脉,反而是驱使着长江水脉进一步对它们进行压迫。

  有了敖溟水灵之力的帮助,长江水脉表现的更加强势,欢呼雀跃的向北邙山灵脉施加压力。

  很快北邙山灵脉便退无可退,慢慢被长江水脉侵蚀着、洗刷着,可是毫无反抗之力。长江作为东胜神洲的第一大河,其蕴含的灵脉岂是北邙山所能相抗衡的?

  见情况差不多了,敖溟再一次将金土两种灵力注入进去,他没想到自己想要炼化个北邙山灵脉还要施展个驱虎吞狼的计策。

  不过结果显然也是令人欣慰的,北邙山灵脉在长江水脉的巨大压迫之下,终于选择了向敖溟妥协,接受敖溟的帮助。

  只要灵脉不再坚持着自己的特性,敖溟很快就将其炼化,驯服的服服帖帖。

  “是时候上北邙山了!”站在山头上的敖溟望着东北方向轻轻说道,此时的翻天印已经能够作为北邙山的山神印了。

  -------------------------------------------------------------------------------------------------------------

  北邙山上,秋风萧瑟,惨雾愁云。这座山上一年四季几乎都是这么一番景象,看起来总是一副萧索的意味。

  登上山头,径直来到陵墓入口,现在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要在关键时刻让邙山鬼王三兄弟出手相助。必然能战胜王灵官,救出幻音天女。

  “王灵官,赶紧出来一战吧!”敖溟站在山门前一声大喝,顺着呼啸的山风在山间回荡。

  “大王,王灵官走了!”没一会儿陵墓大门打开,没想到钻出来的是三鬼王。

  “走了?”敖溟似乎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他去哪儿了?你们几个知道吗?”

  “说是会天庭寻找疗伤的丹药去了!”邙山鬼王答道:“对了,夫人还被困在地宫中的灵璧磬石里,大王快随我来吧!”

  若不是知道邙山鬼王天赋神通的特性,敖溟几乎都认为他已经反水了,“不用进去了,你们几个已经暴露了!这可能是王灵官设下的计策!”

  “这怎么可能?我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啊!”邙山鬼王十分不解,不仅他们没有表现出任何特殊的地方,就连王灵官似乎表现的也很正常。如果已经发现他们三个投靠了敖溟,为什么不出手除掉他们三个呢?

  “别人不知道你的身份,王灵官应该不会不知道,知道你的身份就应该知道你的天赋神通。或许自你们三个从淮水败回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开始怀疑了,只不过我炼化北邙山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罢了!”丢了灵脉的北邙山没有任何的异常,这便是最大的异常。如果王灵官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怒不可遏,着三大鬼王四出搜寻窃取灵脉者的踪迹,然后斩妖除魔以泄心中愤恨。

  可是丝毫没有怒火,平静的离开北邙山,这说明王灵官心中已经知道了是谁做的,并且已经想好了解决的办法。

  “既然王灵官已经发现了,为什么不除掉我们呢?”独角鬼王心思最直,也就问起了这么个困扰他的问题。

  “他早就想好了将我们一网打尽的办法,为什么要着急打草惊蛇呢?”回天庭找疗伤丹药是假,恐怕搬兵围剿敖溟他们才是真吧。

  “哈哈哈——”一阵惊天狂笑从天际传来,震得云气溃散,引得众人仰头围观。

  只见为首有两名金甲神将打扮,身后带着无数天兵,这两个不正是手执金鞭的王灵官和手持青龙碎月戟的老相识天佑元帅。发笑的是王灵官,而天佑元帅则是一脸愤恨的盯着敖溟,六丁神火罩可不是普通物件,损毁在敖溟手里,不知道需要耗费多少宝贝和人力才能修复起来。

  “不得不说你猜的很对,而且我也很庆幸并没有轻视于你!”王灵官赞道,狮子搏兔尚用全力,他作为护法神将经历过无数战斗,对这条道理更是了然于心。

  在别人看来这是一句很不错的褒奖,可是敖溟是巴不得别人轻视自己,越看得轻越好。像王灵官这样谨慎,以自己太乙真仙的道行对付自己还觉得不够,有跑去天庭请来了天佑元帅和无数天兵天将,这完全就是将自己往绝路上逼。

  敖溟哪里知道这个王灵官得道也有些年头了,而且他的师父曾经也是参加过屠龙之战的,对真龙的真正战斗力也是有所了解的。所以他在对付敖溟的时候,是小心谨慎,不敢有丝毫狂妄。

  敖溟苦笑道:“看来我今天是在劫难逃了,你先放了在下的夫人如何?”有人质在王灵官手里,真的对战起来肯定会受其影响,他倒是想骗一骗王灵官,不过得知了他的行事风格之后也没有太过当真。

  倒是天佑元帅在旁边显得愤愤不平,自己想娶云梦仙子,被敖溟插了一手,让自己的计划落空。之前就看到王灵官的灵璧磬石里关了一个漂亮女人,没想到又是他的夫人。

  “放人?如果你肯乖乖束手就擒的话,我们当然会放人的!”天佑元帅替王灵官答道,不过这样的回答倒也符合他的心意,所以也就没有再出言。

  “束手就擒可不是我的风格,看来今天只能刀剑相向了!”敖溟也没指望今天能够善了,只不过天佑元帅的出现确实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情况。

  “大王,我们怎么办?”邙山鬼王一看场面上的局势,也知道今天恐怕有些在劫难逃的意味,开口问道。

  “你们三个将厉鬼招出来对付天兵天将和天佑元帅,至于王灵官交给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敖溟果断的下令道,原本准备四打一的,现在只能单挑了。

  三鬼王闻言同时点头,各自掣出自己的兵器,念动咒语。只见原本晴朗的北邙山瞬息间便的弥蒙难测,阴风惨惨,霎时温度都降低了许多。

  一只只厉鬼阴魂从山头密密麻麻的坟墓中飘了出来,瞬间黑压压遮天蔽日的一整片,之前还气势不凡的天兵天将就显得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敖溟顿时大喜,因为他一眼望去就看见了不少力量在鬼仙左右的,再加上这样的数量足以压倒王灵官带来的天兵天将。若是自己能够早一点将幻音天女解救出来的话,自己今天的赢面可能就很大了,他可还记得在厉鬼城中的万鬼大阵!

  若是在北邙山上,借助这数也数不清的厉鬼,将这个万鬼大阵摆起来,至少也能给王灵官造成不小的麻烦吧。(未完待续。)


  xiyoulongting/32902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