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龙庭 第一百三十三章 炼化邙山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西游龙庭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炼化邙山

第一百三十三章 炼化邙山

  “大王,不好了!”刚刚回到淮水还没能喘上一口气,只见木魅匆匆忙忙过来喊道。

  “发生什么事了?”敖溟顿时也很惊奇,按理说即将碰到的强敌应该是敖辰才对,除了他还会有谁来找自己的麻烦呢?

  “大王,夫人被人抓走了!”木魅显得十分自责,然而幻音天女都无法反抗的敌人,他们淮水六将更没什么机会。

  “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被谁抓走了?”敖溟眉头深皱,难道敖辰已经出手了吗?如果幻音天女落到他手上,投鼠忌器之下,就连杨戬出手恐怕也未必能够取胜。

  “具体情况小的也不清楚,不过邙山鬼王传信来说,夫人现在在他北邙山上,让大王您赶紧去救人!”幻音天女很少待在淮水龙宫之中,要不是邙山鬼王传信,根本就没有知道她被抓了。

  敖溟闻言点头,之前他也听邙山鬼王说过,北邙山还有一尊天庭的护法神灵王灵官,此人一身太乙真仙道行,对付起幻音天女来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不过王灵官作为玉帝的忠实下属,之所以抓幻音天女肯定是为了对付自己,而且有邙山三大鬼王作为内应,想必幻音天女的安危不会有太大的威胁。

  然而一直以来都在备战敖辰,忽然间蹦出来的王灵官让敖溟有些措手不及。虽然他这个太乙真仙的战斗力肯定不如杨戬、敖辰之流,然而对付自己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其实王灵官也从未想过正面与敖溟对抗,然而此次他在地府的中的任务完成的不尽人意,所以想另找个机会来将功补过。正好恰逢其会敖乾龙御归天,只余下敖溟一个人的淮水,也就成了他建功的目标。

  不过王灵官在地府受到地藏王菩萨的攻击,身上旧伤尚未痊愈,再加上生性谨慎,并不愿意在淮水中与敖溟直接开战。所以就将目标转向了敖溟身边的软柿子——幻音天女,只要将幻音天女带回北邙山,来到自己掌控的地盘,就算自己旧伤未愈,对付一个敖溟肯定不是大问题。

  想到就做,王灵官也是一个果断的人,而且将阴司纳入天庭控制的好处也体现了出来。名山大川有山神水神,红尘俗世有城隍土地,他想找到一个人的行踪实在是太简单了。

  正在利用凡人七情六欲修炼和祭炼劫波杯的幻音天女,就被找上门来的王灵官给“斩妖除魔”了,道行差距太大,再加上王灵官手中法宝克制,倒霉的她并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王灵官手中有一法宝,名为灵璧磬石。磬石是一种乐器,类似于佛门的钵盂状,在收取妖邪方面有着独到的作用,而且还能释放出钟磬之音涤荡神魂。此宝拿来对付幻音天女,可谓是天生的克制。

  交手还没十合,王灵官祭起灵璧磬石,直接将幻音天女拿住。

  幻音天女也不是好惹的,虽然手上干不过王灵官,可是一张嘴在磬石里骂骂咧咧。直骂得王灵官青筋暴起,眼角直跳,忍不住含怒一巴掌拍在灵璧磬石上,顿时一股浩然博大的声音从四壁发出,震得幻音天女心神难以把持,气血翻涌。

  她本是想激一激王灵官,骂得他难受肯定会放自己出来,哪里知道着灵璧磬石还有如此作用。这一声巨响仿佛洪钟从天外响彻神魂,比之佛门的大雷音术丝毫不差,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也萎靡许多。

  王灵官冷冷一笑:“跟真龙搅和在一起的果然都是妖邪之辈,若是只会呈口舌之利的话,恐怕少不得受些痛苦了!”

  灵璧磬石中的幻音天女听得清清楚楚,可是现在也不敢再做无谓的反驳了,只希望敖溟能够早些找到帮手救自己出来。她十分清楚王灵官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离开淮水前往长江的敖溟。

  -------------------------------------------------------------------------------------------------------

  坐在淮水龙宫中的敖溟此时也是抓耳捞腮的想着办法,正面对抗王灵官取胜的机会不大,最主要的是不知道他有没有从天庭招来援手。只要他呼唤一声的话,天庭中至少天佑元帅会很乐意帮助他的。

  而自己最有可能找到的盟友国师王菩萨,估计也会因为天庭和佛门结盟的关系,而放弃援救幻音天女。他和幻音天女本就是一种相互利用、相互制约的关系,不可能为了幻音天女的安危卖命。

  如果说自己一点机会没有的话也不一定,至少邙山鬼王他们三兄弟反水的事情王灵官并不清楚,或许可以利用他们三个来起到一些出乎意料的成果。

  敖溟举起手中的玉璧最后还是放了下去,杨戬交给自己的玉璧就只有这么一块,还是用来对付敖辰的,如果此时用掉的话还不一定能再次说服他帮忙对付敖辰。

  一切机会还是应该自己来创造,一旦当依赖形成习惯之后,对自己的修行也是极为不利的。

  忽然间敖溟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极为可行的办法,不过却需要邙山鬼王的协助。

  “来人呐,赶紧派人前往北邙山与邙山鬼王取得联系,让他暗中协助我炼化北邙山灵脉!”敖溟冲着飞身进殿的桓胡吩咐道,他本来准备回来就开始炼化翻天印,然后在将淮水神印的水脉融入其中的,显然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时间了。不过他却想利用这个机会先将北邙山炼化了,只要能成功炼化北邙山灵脉,对付王灵官的机会就必然大幅提升。

  只是这件事讲起来很容易,但是实施起来十分困难,炼化灵脉的动静肯定不会太小,若是邙山鬼王不能完美的掩盖过去的话,敖溟想要不知不觉中炼化北邙山肯定也是不现实的。

  所以他现在需要率先与邙山鬼王取得联系,并且与之确定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他才能够出现在北邙山。若是盲目上山被识破的话,可不会再有敖乾暗中出手来救自己了。

  不过敖溟很快就不需要为这件事担心了,因为出去半日的桓胡飞了回来,并且带回了一个消息。那就是王灵官在将幻音天女抓回北邙山后,再一次的进入了闭关疗伤的状态,想要以最佳状态迎战敖溟。所以敖溟完全不用太过小心,正好可以趁此机会上北邙山炼化灵脉。

  何事不随东洛水,谁家又葬北邙山?

  清幽寂冷,遍野孤坟,便是北邙山上最显著的特色。虽然也属于洞天福地之一,可是与它相邻不远的终南山截然不同,这里本就是幽鬼的乐园。

  而三鬼王的居所也是同样的奇特,不是城池、不是宫殿,而是一座陵墓。

  若不是邙山鬼王特意派了鬼使前去迎接敖溟,就凭他想要在群山之间找到这座帝陵的入口也不容易。

  “大王,您终于来了!”出现在陵墓入口的不是邙山鬼王,反而是大力鬼王,他们三个在臣服之后也都开始称呼敖溟为大王。

  “你大哥邙山鬼王呢?”敖溟并非不信任他,只不过邙山鬼王更要睿智许多,正好能帮他一起想办法对付王灵官。

  “我大哥他已经对外宣称将要着手炼化北邙山,所以不便露面,就让我过来接待大王了!”

  “那王灵官现在在什么地方?还有幻音天女现在怎么样了?”听了大力鬼王的解释,敖溟也就不准备进陵墓之中了,他现在到山顶崖壁上找个地方修行就可以了。

  “王灵官此时正在墓中疗伤,夫人则是被关在了灵璧磬石内,只可惜我们并没有办法将之打开!”原来王灵官回到北邙山后,还专门将灵璧磬石安放在墓中的冥殿里,让他们几个兄弟严加看守。只不过他们几个也搞不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法宝,也不敢乱动,而是急差人到淮水给敖溟送信。

  “既然如此,你继续回去把守,我在外面寻一个地方炼化灵脉即可!”敖溟本来也想跟着他一起进陵墓中看望一下幻音天女的,不过片刻后又否决了这个想法,法宝多半情况下都是和主人相通的。若是一不小心引起了王灵官的注意就得不偿失了,现在还是尽快炼化北邙山灵脉,增加自己获胜的几率才是最重要的。

  大力鬼王点头称是闭上陵墓的大门,而敖溟则是直接飞到北邙山峰顶,端坐在一方石台上开始着手炼化北邙山灵脉。

  山之灵脉总的来说要比水之灵脉复杂,因为一座山的灵脉可能会有很多的属性,比如土行、金行、木行都是有可能存在的,如果碰到一座火山的话,当然也会有火属性的灵脉。

  泰山的灵脉主要是木灵之力,而北邙山的灵脉则是土灵之力,其中也混杂着很丰厚的金灵之力。所以一般炼化大江大湖的妖怪有很多,可是试图炼化一座山脉的真是少之又少,灵脉的复杂性也就决定了炼化它的难度。

  好在敖溟修行的是《五行丹灵图录》,他的一颗龙珠中充斥着五行灵力,所以对吸收灵脉中任何驳杂的灵力并不会感到特别的吃力。但是即便如此,想要炼化北邙山的难度也是远在淮水之上的。

  敖溟将翻天印祭出来,又将元神神念沉浸在山体之中,慢慢摸索着灵脉的分布和走势。山中灵脉虽然没有水中灵脉那么明显好找,不过也是有着自己的分布特点的,无论如何也会沿着山体的走势而变化。

  随着心神慢慢侵入山体,一条条沿着山脊或是沟谷走向的灵脉也都慢慢浮现在敖溟眼前,一条条纵横交错却又暗含玄机。而三鬼王所建的帝陵正好就在最大的一条灵脉的源头上。

  心神敞开,翻天印内的饕餮也是仰天呼啸,将灵脉一丝丝吞入腹中。一点点将暗黄色或是淡金色的灵脉吞下去之后,只见在灵气的慢慢汇入之下,饕餮之魂变得越来越亮,似乎慢慢带着金属的光泽。

  然后又是在敖溟的控制之下,饕餮才一点点十分不情愿的将到嘴的灵力又吐了出来,被龙珠慢慢吸收炼化。随着敖溟和饕餮逐渐熟知其中的套路,吸纳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论是饕餮之魂还是龙珠中的光芒也都越来越亮。

  一条接着一条的灵脉被吞噬,可是饕餮仍旧是如饥似渴,丝毫没有满足的神态,反而是越来越急迫了。

  吸收并不等于炼化,炼化的目标是要去芜存菁,化为己用。想翻天印因为饕餮之魂的缘故,吞噬是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在炼化方面就完全需要敖溟慢慢来了。

  将北邙山最后一条灵脉吞下肚去,敖溟赶忙收功准备换地方,因为在之前吞噬一股灵脉的时候似乎遇到了一股有意识的抵抗。而且那股意识显得十分强横,如果不出意外的情况下极有可能正是疗伤过程中的王灵官。

  疗伤、修行都是少不了灵气支撑的,而灵气最过浓郁的地点必定是灵脉的附近,一般来说能接触到灵脉的都是各路山水神灵,可是想王灵官这样的太乙真仙,想要探查灵脉变化肯定也不难。

  敖溟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换个安全的地方,将北邙山的这些灵脉逐一炼化,等待炼化完毕之后再将它们放出来。到时候自己就相当于是北邙山的山神,随便调用山中灵气、山脉的力量,做到极致的话甚至调用整座大山也不是不可能。

  “到底是什么人?”正在疗伤过程中的王灵官忽然睁开眼睛,面容狰狞,怒不可遏。这北邙山也是少有的洞天福地,怎么会突然之间灵气全无,让他的疗伤根本无法继续下去。

  身体盘坐在陵墓中不动,可是元神却瞬间飞出,正好看见敖溟飞速逃离的背影。

  “敖溟,我倒是要看看你窃取了灵脉能做的了什么?”王灵官突然止住身形,望着飞离的背影冷笑道。(未完待续。)


  xiyoulongting/32807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