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龙庭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最后一课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西游龙庭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最后一课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最后一课

  一叶扁舟在长江波涛之上纵横,乘风破浪,速度轻快无比。不过眨眼间的时间,无数的浪头与青山都被抛之脑后,如果细心观之的话,竟然会发现此舟不是顺江而下,反而是逆流向上!

  没错,此叶扁舟正是敖乾留下的那一艘,而船头傲然而立的风度翩翩的黑衣青年也正是敖溟!

  站在船头,他一下子就回想起了往日与敖乾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时间虽然不长,可对自己的影响却不可谓不深。无论是救过自己无数次性命的两个法术,还是对如何成为一头真龙的教导,敖乾虽然从来不会对自己说太多的过往,然而只要他说出来的每一件事情,必是对自己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龙的倨傲是与生俱来的,哪怕是在对待死亡的时候,也从来不肯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

  轻轻一声叹息,一滴泪水从敖溟的眼眶滚落,男儿有泪不轻弹,也从来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软弱的一面。在云梦仙子面前的敖溟始终冷峻,哪怕是在她流泪的时候也只是露出悲伤的神色,然而此时独自一人驾着敖乾留下的扁舟的时候,他终究还是忍不住一滴泪水滚落!

  “滴答”一声汇入滚滚如龙的长江,消失的无影无踪,寻不到一丝的痕迹。

  轻舟已过万重山,敖溟此行的目的正是敖乾最后指点的所在,蜀中之地的灌江口。

  灌江口位于梅山脚下,与长江、岷江相互依存,也正是杨戬与梅山六友的落脚地点。

  敖溟立在船头,昂首向青翠的山上望去,只见云雾笼罩看不清其中景色,只觉缥缈之中带着一丝仙家盛景。这山看起来不如庐山高大秀气,不过胜在有江水为伴,山水照映间生出无穷美感。

  敖溟登上岸头,首先看到的竟是凡俗的城镇,无数的平民百姓要么在田间地头劳作,要么在城中叫卖招揽生意。终于很难得的在敖溟面前呈现出一幅盛世景象,而城中最为显著的建筑就是一座神庙。

  远远望去,根本不需要敖溟定睛观察,就能看到高大神庙门头上的金字牌匾,乃是“二郎庙”三个大字。

  香火缭绕,香客也是络绎不绝,在敖溟眼中更能看到另一番奇景,就是无数香火之力化成的庆云笼罩在神庙空中。看起来金光闪烁,竟然比自己这些年积累的香火之力还要丰厚。

  修士的名山洞府就相当于他的家门,敖溟只知道二郎神杨戬住在灌江口处的梅山之上,如果直接进山去找的话,就相当于直接闯入别人家中,终归不算礼貌。

  所以敖溟就先来到了这岷江东岸的二郎庙,这里也是杨戬最大的庙宇了,肯定能够寻到他的踪迹。

  正在庙宇内闲逛,感受着其中的香火氛围,只见这庙宇中的金身塑像果然是“仪容清俊貌堂堂,两耳垂肩目有光。头戴三山飞凤帽,身穿一领淡鹅黄。缕金靴衬盘龙袜,玉带团花八宝妆。腰挎弹弓新月样,手执三尖两刃枪。”

  看起来不仅帅气十足,还威严不凡,就这身打扮完全可以甩自己庙中神像十八条街开外了。

  庙祝见敖溟昂首大量杨戬神像,却不购置香火跪拜,顿时就显得很不高兴了。

  只见老庙祝施施然走来,冲着敖溟说道:“这位施主,你为何不拜二郎显圣真君?”

  敖溟微微一笑,也不和他计较,就躬身冲着杨戬神像作了个揖。说起来自己是来找他帮忙的,不过他也还经不起自己的跪拜,如是也算给足了面子。

  可是这些落到庙祝眼中,俨然是对他们二郎爷爷的大不敬,顿时更是不能忍,就连一旁诸多前来进香的香客也都是纷纷指指点点,吐槽敖溟的行为。

  同凡人理论,他的气量也还没有小到这种地步,也也不同他们多说废话,干脆的掏出一枚拳头大小的珍珠,直接放在立着杨戬神像的供桌上。

  果然这种一掷千金的行为还是很容易征服世人的,无数人都是冲着珍珠发出了惊叹的声音,唯有老庙祝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施主,还请将宝珠收回吧!”老庙祝倒也没有对敖溟发脾气,庙祝终归是和神灵有所接触的人,虽然仍旧是凡人之躯,但是见识远非一般人所能比拟。如此宝珠凡间哪能一见,拿到皇帝面前换取一城一池也不在话下,若是真的让这枚珍珠留在二郎神庙里,那就不是宝物而是祸根了!

  “此珠是献与二郎真君的,与你们无关!”敖溟已经感觉到一股气息慢慢临近,虽然不像是杨戬真身,估计也是他留在庙宇内处理凡俗事物的神祗。

  果不其然,那庙祝像是受了什么人的吩咐一样,也不再阻难,反而是道了谢就领着敖溟前往后堂。

  “施主,里面请!”老庙祝恭恭敬敬为敖溟打开房门,可是他却连看都不敢往其中看上一眼,那里面的事情已经超脱了他应该知道的范畴,不该知道的事情他从来都不会去妄加揣测。

  这道门内就是神庙的小千世界了,这个敖溟并不陌生,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去过自己的神庙,但是对这些东西还是熟知于心的。

  望着低眉垂眼的庙祝,敖溟轻轻一笑又是拿出一锭金子塞到他手中,“这个才是香火钱,你收下吧!”之前那一枚可不是什么珍珠,而是一只河蚌的妖丹,当然也不是凡人所能消受的。

  说罢转身跨入门中,内里果然是金碧辉煌,香火之力散发的神性气息弥漫其间。

  “道友快快有请!”正当敖溟左右打量的时候,一个貌似官员打扮的人迎了上来,微笑着说道。

  这应该就是神庙中主事的神祗了,自己的每一座庙中也都安排的有,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是如此人这般行事的。由庙祝与凡人进行交流,而他们接待和处理的自然又是另一个修行世界的事情。

  如果事事让神灵亲力亲为的话,纵使有再高深的道行支撑也是难以办到的,毕竟神灵还需要大量的时间来进行修行。香火之力虽然能辅助修行,能增添道行,但是毕竟不能替代修行。

  见敖溟出手大方,似乎也没有什么敌意,这个神使也显得极为亲切。

  将敖溟迎入殿中,又是细心招待之后,试探性的问道:“道友,不知你此行的目的是?”他只是杨戬的代言人而已,很多事情肯定是轮不到他来决定的。

  “我是来找二郎真君的,如果直接进梅山的话,稍显唐突,所以就从此地回旋一下,还请代为禀报!”敖溟开门见山,他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不可能再次慢慢磨嘴皮子耽搁太久。

  “原来如此,在下就帮你问上一问!”神使说道,敖溟身上的气息在那摆着,确实有面见杨戬的资格,他当然不敢横加阻难。

  “如此甚好!”

  没过多久就见他从里屋走了出来,开口说道:“道友,二郎真君请您暂回长江等待!”

  敖溟眉头一皱道:“为何?”从让他回长江就可以看出杨戬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只是暂回长江是等待什么呢?等待他吗?

  “这个,在下也不知道!”神使面露难色,好处供奉收下了,可是事情办得并不好,他面子上也有些不太光彩。

  敖溟点点头,他也就是随口一问,如果杨戬告诉他理由那才奇怪呢。“我就暂且信你一次,看你准备搞什么东西!”敖溟看了一眼殿中的杨戬神像,便大步退出了神庙,再一次回到长江与岷江汇集的地方。

  躺在小舟中,饮酒对苍天,所谓惬意安然的神仙不过是世人想象的,虽得片刻之安宁,其中的争持又岂能为外人道也?

  “砰砰砰——”连番炸响,本来平静的江面轰然炸开。

  浪花惊天而起,如瓢泼大雨落下,敖溟心头一惊翻身飞上乌蓬顶上,一挥手挡开所有落下的水花。

  滔天的浪花坠落,显出一个人影来,毫光褪尽,来人终于尽显英姿。却是一个净面无须,俊朗无匹的男子,男子身着锦布华服,腰间缠玉带悬宝剑,负手立在江面之上。冷冷望着敖溟,那一股阴骘冷傲之意,着实是为他俊逸的外表再添神气。

  “杨戬?”敖溟惊异道,此人与那二郎神庙中的神像有着八分相似,只是这幅精神气质,纵使鲁班在世恐怕也雕琢不出来。只不过额头上白净净,并无什么第三只眼。

  杨戬也不答话,手按宝剑,临空一指。顿时一股冷烈的气息直射面门,惊得敖溟寒毛乍起,刺人肺腑的杀气,一时之间竟有些无从闪避之感。

  敖溟同样也是扬手一指,体内真元涌动,鼓噪而出。同样是一股无形剑气迎了上去,与杨戬这一指撞在了一起。想**我?虽然你长得帅,可我只喜欢女人,敖溟心中没好气的想到,毕竟是来找他帮忙的,这话还没讲倒是先动手了,任敖溟脾气好心中也不大高兴。

  “砰”的一团炽烈的光芒在空中爆裂,威势比之前的波翻浪涌更是不凡,力量消弭于无形,不过好在杨戬的攻击被尽数化解。

  杨戬眼中也是闪现异色,虽然轻轻一指他并没有花费多少真元,可是巅峰太乙真仙的感悟并不是虚的。看得出敖溟化解这一招并不困难,也没有用处几分神力。

  敖溟刚想开口说:“试探一下就可以了吧!”可惜话还没说出口,杨戬又是扬着硕大的拳头砸了过来,瞬间身影闪烁在敖溟面前,那速度就连他都无法用肉眼琢磨。

  敖溟感受到一双拳头直接砸向的小腹,电光之间本能的双掌重叠挡在身前,突然剧烈的疼痛从手心乍起,而自己的躯体更是在空中倒飞无法掌控。

  杨戬眼中欣赏的神色更加浓烈了,刚才那一击已经用上将近四成的功力了,再加上自己特殊的战斗技法,任何一个太乙散仙恐怕都免不了重伤的下场。然而敖溟看似狼狈,却并未受到任何实质的伤害,特别那双掌瞬间的阻隔,更是如神来之笔将拳头上的力量卸下了七七八八。

  “怪不得龙君可以放心的直赴天外了,这个敖溟果然已经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杨戬心中也是暗赞,他对敖乾的尊敬是无可争辩的,然而对于从未谋面的敖溟还是少不了一番调教。

  可是此时此刻敖溟心头的震惊更是无法言喻,单单一拳头就将自己逼迫到如此境地,这杨戬果然是非同寻常。

  要知道杨戬刚才的拳头没有惊涛骇浪的杀气,没有激荡交错的风声,只有有如曰月星城的变幻流转,划过玄奥的轨迹,羚羊挂角一般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若是他有杀心或是偷袭的话,可能一拳头就结果了自己,连兵器都不需要。敖溟心中又沉了沉,天地之间能人异士果然辈出,如果心存矜傲之心恐怕是没有好果子吃的。爷爷选择让杨戬来帮助自己,或许也是为了给自己上这最后的一课,霎时间忍不住有些感怀起来。

  见敖溟似有领悟,杨戬也没有再次出手,而是静静的等着他恢复心态。

  不过片刻,敖溟便微微笑道:“多谢真君指点,还请到舟中一叙!”

  这一次杨戬倒是没有露出冰冷的神情,径直一步踏过数十丈的距离,落在小舟上。

  “这是龙君留下的那条小舟吧!”

  敖溟拿出酒坛给杨戬倒上一碗,点头道:“不错,看来你和我爷爷似乎很熟识!”

  “多谢!”杨戬接过酒水喝上一口,似乎不愿意提及太多的故事,只不过从他缅怀的神情中还是能看得出来,他和敖乾之间肯定是有一些故事的。

  “你来找我是想征讨长江还是守卫淮水?”酒水下肚,杨戬的气势也是为之一变,似乎一柄锋芒出鞘。

  “长江就先让了,有朝一日我会亲自拿回来,只是东海可能会请敖辰出手,或许还要请真君助一臂之力!”滚滚长江流过,敖溟沉静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且去吧!”杨戬根本不多说废话,明白了敖溟的意思就直接下了逐客令,不过随手也是抛给他一块玉牌。

  人消失在空中,声音却留了下来:“只要敖辰出手,你只管捏碎玉佩,我定然会赶到的!”

  敖溟只能冲着梅山方向拱手道:“多谢!”君子之交淡如水,和杨戬之间仅仅一面,几句话而已,敖溟似乎深深体会到了这种感觉。(未完待续。)


  xiyoulongting/32747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