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龙庭 第一百三十一章 舍弃长江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西游龙庭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舍弃长江

第一百三十一章 舍弃长江

  一条巨大的黑影横穿天庭的上空,投向无穷而神秘的广阔星域,震得斗牛宫摇摇晃晃,凌霄殿不得安宁。

  敖乾的目标虽然是天外,可是他也没有瞎选地方飞入浩瀚的苍穹,从天庭的上空经过至少能保证不会给西游世界带来不必要的灾难。

  殿阁楼台中无数仙神无不昂首相望,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们虽然知道敖乾非常厉害,道行深厚无人能及,却也不曾想到就他的本体几乎都能和泰山相提并论。

  况且都是凭着真本事度过的三灾,与他们这些依靠蟠桃度命的更是没得比,不过震惊归震惊,但是也掩饰不了玉皇大帝此时兴奋的心情。

  什么天宫震动,什么威严难存?这些都比不上敖乾身死给他带来的好处,他天天啃着蟠桃掐着日子,就是等着敖乾寿元完结。这一刻总算是道来了,玉帝难以抑制心中的喜悦,连忙让宫娥侍女破例安排蟠桃宴会。

  有这样的好事,众位神仙自然也是各个弹冠相庆,没有谁会嫌蟠桃多,今天既然玉帝愿意破例多赠送一次,他们怎么可能不去接着呢?

  天庭中有一处仙宫,名为瑶池金苑。这里既是王母娘娘的宫邸所在,也是每年三月初三日蟠桃盛会大宴群仙的地方。

  仙女们飘飘荡荡在浓霭香中,水云影里,到处所见祥云满空,光景熙熙。香雾霭,庭前见花木生春,和风丽日迟迟。

  金苑宝阁中琼香缭绕,瑞霭缤纷,玉石案台上飘散着氤氲紫气。上面金银玉盏中摆满了百味珍馐,奇花异果,无数的美酒佳肴让人忍不住吞咽口水。

  玉帝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满面欢笑踏入宫中,作为真龙的敖乾身死,他的地位则是水涨船高。不但意味着少了一个强劲的敌人,同时也更加突显了四海龙族的作用。

  开蟠桃胜会是假,想要借此来传达他的君临之心才是真的,不过神仙们当然没什么异议,谁做这个玉帝不是做?只要能给他们蟠桃吃就行。

  看着神仙们一个个走进瑶池金苑,在自己面前俯身弯腰恭贺万寿无疆的时候,玉帝心中简直是比蜜还要甜。心中又是对敖乾充满了不屑,只要向自己低个头,这么多的蟠桃还不是予取予求,哪里用得着奔向那杳无边际的天穹去自寻死路?

  其实玉帝不知道,这些神仙同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活着?又为了什么而活着?

  因为他们活的时间久了,对三灾的惧怕已经深入心神之中,不为什么而活,只是不愿死去的行尸走肉而已。

  “众位爱卿平身!”玉帝大手一挥,对着殿中诸位神仙说道。

  “谢陛下!”

  众神仙纷纷起身落座,而仙女们也在王母娘娘的授意之下,将一枚枚鲜嫩可爱、娇艳欲滴的蟠桃分发给众神仙。

  突然班部中走出一人,身穿铠甲,头戴金翅乌宝冠,左手托着如意黄金宝塔,看起来相貌威严正是托塔天王李靖。

  李靖本是一凡夫,只不过因为哪吒的缘故搭上了佛门这条线,如来佛祖赐他一座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化解了父子前仇。又将他们一家送往天庭听候玉帝调遣,算是佛门向天庭俯首称臣的质子。

  李靖本身能力虽然不强,可是这座如意黄金宝塔着实是个宝贝,再者就是他来自凡间,对君王之尊崇是深入骨髓的。玉帝在别的神仙面前感受到的不过是表面上的敷衍,在李靖面前却能够找到些做皇帝般的威严。

  “李爱卿所为何事啊?”玉帝对他恭敬的表现十分满意。

  李靖抱拳躬身道:“末将有闻,无功者不受禄,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尚未建立分寸功果,如何享受得长生之圣品?”

  玉帝听了之后恨不能抱着李靖亲上一口,这话说的他太喜欢听了,哪像这些个神仙,一个个冲着他的蟠桃来,却没有一个舍得出力的家伙。白吃白拿不说,让他们恭恭敬敬叫上一声“玉帝陛下”,还有些敷衍了事。

  “爱卿此言有理,朕正好有一事要人去办,不知哪位爱卿肯帮朕分忧解难?”

  李靖开口道:“陛下请讲,末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长江里的老龙敖乾如今已御龙殡天,长江之水已成无主之地,不知哪位爱卿肯帮朕收取啊?”玉帝环顾四周,海外诸仙木木愣愣,九耀元辰默默无语,一个个都是装傻充愣。

  打长江能有什么好处?搞不好小命儿丢了可就亏大发了,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在洞府中抟金炼汞,填坎捉离,调和龙虎。潜心修炼,养性修真方为长生之要旨,打打杀杀什么的就太不好了。

  就连坐下心腹的天佑元帅、翊圣真君也都是顾左右而言他,完全不接这个茬。果然还是李靖实诚,毕竟刚刚上天不久,不了解行情,急于在玉帝面前表现。

  “陛下,末将愿往!定要将长江拿下,献给陛下!”李靖单膝跪地,表明忠心。

  玉帝看着李靖稍稍愣了一下,毕竟从下方的反馈来看,这个敖溟并不好搞,而且下方打长江主意的妖怪应该也不在少数。

  要是为此让这么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一个听话又忠心的李靖给折损了,他还真有些舍不得。只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接这个茬,玉帝等了半天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笑道:“那好,朕就派十万天兵与你助阵,助你收取长江!”

  “多谢陛下信任!”李靖站起身来,显得十分兴奋,初入天庭就掌握十万天兵,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激励。摩拳擦掌准备着如何立下盖世奇功,不负玉帝的信任。

  看着参加蟠桃会的群臣,突然给玉帝提了个醒,这些老牌的神仙一个个都蔑视权威,是不是应该大力从下界调取一些人手上来。这样既能扩大自己的势力,也能得到一些忠心听话的属下,岂不是比天天哄着这些个大神要好?

  -----------------------------------------------------------------------------------------------------------

  两人站在赤壁崖上,一抹熹微的晨光从东方的天际飘来,侵染着漫天的霞光。

  空中敖乾庞大的身影早已无从看见,崖壁上的敖溟和云梦仙子也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了许久,还是云梦仙子望着天际的朝霞,打破了沉寂,清冷的声音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她虽然没有明说,敖溟也知道她问的是这条纵横万里的长江,看了看波涛滚滚的长江道:“当然是先回到淮水了,先守住淮水之后再说其他的事吧!”

  “难道你爷爷留下的长江就这么拱手让人吗?让出去很简单,可是当你再想拿回来的时候比登天还难!”看得出来,云梦仙子并不想放弃长江,那是敖乾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也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

  敖溟并没有跟她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开口说道:“不仅是我爷爷,也是你的的爷爷,你亲口叫的,难道忘了吗?”

  高冷的女神总是会落到无赖手中,这一点敖溟是信服的,两个同样高傲的人是很难擦出火花的,只有无赖才能用他厚实的脸皮磨碎女神高冷的坚冰。

  敖溟虽然不想做无赖,但是要想维护好他和云梦仙子之间的关系,脸皮就必须厚一点。如果他不主动一些的话,和云梦仙子的关系很快就会进入冰期,等冰冻三尺的时候,恐怕就再也没有融化的机会了。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不仅非自己所愿,同样也会让远在长天之外的爷爷失望。

  听闻敖溟如是一说,云梦仙子脸色也不禁红了起来,在霞光的映射下显得格外美丽,“谁说的,我只是不想让你爷爷失望罢了,你可不要当真!”

  敖溟知道她是脸皮薄,不好意思提及这事,不过嘴上呼天抢地的道:“爷爷啊,你听到没有,云梦仙子她是骗你的啊!”

  云梦仙子连忙摆手,十分窘迫的道:“我,我没有!”

  “哈哈,是你被骗了!”敖溟见状哈哈笑道,云梦仙子对敖乾的尊重是无可争辩的,当然更不可能欺骗于他。

  一手拉住云梦仙子的柔胰,任她怎么拉扯,敖溟就是不撒手。无奈之下,云梦仙子也只好任由敖溟施为,心中则是气闷的想到,他是一头龙,力气太大了,我拿他也没什么办法!

  “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放弃长江吗?”

  云梦仙子闻言侧过脸看着敖溟道:“为什么?”

  敖溟将敖乾留下的神印掏了出来,望着水势平缓驯服许多的长江道:“你在来长江之前也感受长江水脉的变化了吧!”

  云梦仙子点点头,她也正是为此而来的,还担心长江出现什么不测的情况。

  “其实一切的变化既是由爷爷而起,也是由这枚神印而起!”他和爷爷在崖头吃喝的时候,这枚神印仍旧在江心不停的吸纳着水脉力量。

  云梦仙子也是仔细看了看神印,不解的道:“既然爷爷将神印交给了你,说明他也将长江交给了你,怎么会是让你离开长江呢?”

  不知不觉间,云梦仙子还是喊出了“爷爷“,敖溟心头微微一笑也不点破,开口道:“这枚神印与你见到的那些不同,这长江水脉已然在爷爷的控制下全都被吸纳了进来,纵使有其他人掌控了长江,这一江的力量却仍然不受他的控制。只要我想方设法炼化了神印,再炼化其中的水脉,随时都可以将长江拿回来!”

  接着敖溟也没有对她隐瞒,将神印特异的饕餮之能也说了出来,云梦仙子闻言也十分震惊,敖乾虽然说的云淡风轻,什么轻微的改造。可是一个轻微的改造就能让一枚水神印达到这种地步吗?还有敖乾他一生的珍藏和积蓄都到哪里去了?

  莫道龙王无宝贝,敖乾作为活了不知多久的真龙,又岂能没有宝贝?说不得全是葬进了这枚神印之中。

  “爷爷有说这枚神印叫什么名字吗?”

  听云梦仙子如此一问,敖溟摇了摇头:“爷爷虽然没有给它起名字,不过却说只要日后能够成长起来,必定有翻天覆地之能,所以我决定给它叫做‘翻天印’!”

  “翻天印?”云梦仙子呢喃一下,或许这枚神印的出现就是为了翻天的吧。

  翻天印中饕餮闻言也是狂吼不止,长江的水脉也是在其中奔涌翻腾,仿佛是认可了这个名字。

  “你什么时候炼化了翻天印之后就来云梦泽,作为东胜神洲的第一大湖,想必对其提升也不会小!”得知翻天印的功能,云梦仙子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将自己的云梦泽奉献了出来。

  “谢谢你!”两人肩并肩的坐在赤壁崖上,望着东方的日出,红彤彤的太阳徐徐高升。

  忽然远远的一人飞了过来,原来是巫山神女瑶姬。

  “云梦妹妹,原来你私会情郎来了啊,害得姐姐我好找!”瑶姬似笑非笑的瞪了云梦仙子一眼,抱怨道。

  云梦仙子哪能受得了她这样的,顿时又羞又气,只有在瑶姬面前,她保持不了冰冷的样子,当然好像在敖溟面前也不怎么灵了。

  见两女逗弄到一团,敖溟也乐得欣赏如此美景,爷爷骤然离去的惆怅也被冲散了许多。

  两女闹够了,瑶姬这才恢复了点神女的气质,走到敖溟面前道:“敖乾龙君归天,还请节哀顺变!”毕竟敖乾飞遁天外的动静不小,至少这东胜神洲有些道行的都能发现的了。

  敖溟点点头道:“多谢神女关心,还不知你此行有何见教?”因为云梦仙子的缘故,敖溟对瑶姬并无恶感,可以说整体感觉还是相当良好的。

  “其实我就是害怕云梦妹妹变寡妇,特意过来劝你不要执着于长江,等日后有了力量再徐徐图之!”

  看着瑶姬美目圆睁,敖溟其实很想说,姐你说话能好听一点吗?要不是看你长得还可以,我真的很想抽你丫的!

  不过量在瑶姬也是好心,敖溟最终还是决定不跟她计较了,其实是害怕越计较越麻烦。“其实在下也是这么想的,正准备同云梦仙子离开长江呢!”

  “啊?你爷爷留下的长江,你都不准备坚守一下吗?”瑶姬表示很震惊的道,不过看到敖溟面色青黑,指节发白,她还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看着两女离去的背影,敖溟嘴角微微翘起,这个瑶姬不知道和幻音天女碰面后会是一番怎样的场景!(未完待续。)


  xiyoulongting/32657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