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龙庭 第一百三十章 龙御归天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西游龙庭 > 第一百三十章 龙御归天

第一百三十章 龙御归天

  长江之中,波涛东流入海。赤壁崖上,惯看秋月春风。

  翻涌的江渚中,一叶扁舟随波荡漾,却又始终停留在江心。这一叶小舟当然就是敖乾的舟楫,敖溟也不需要吩咐,径直飞身跳到船上,将珍藏的美酒抱上崖头。

  这山崖顶端,石桌石椅,半壁青苔,看起来颇有诗意韵味,估计也是敖乾常常在此饮酒观景,才特意为之的。

  敖溟抱起酒坛,将两人面前的海碗倒满美酒,浓郁醇香的酒气扑鼻而来。

  敖乾拿起海碗喝了一口,开口道:“有酒无菜,总是缺了些趣味!”

  敖溟点点头道:“确实,还请爷爷稍等,我去去就来!”说起上一次为敖乾做菜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还是第一次来长江学习法术的时候。后来道行高深了,遇到的事情也多了,对敖乾的孝心也在不知不觉中淡了。

  敖溟再一次跳到江面上,波涛在他挥手间平缓了下来,接着无数的青鲤、鳜鱼、鲈鱼不停的朝着江面扑腾。随手选了两条大的,就钻进小舟之中。

  龙族修行不拒女色,不禁口舌。敖乾老头一个,对女色没什么需求,不过在口舌之欲上要求还是蛮高的。他这小舟中除了美酒之外,各种调味佐料也都是应有尽有。

  正在敖溟在船舱中剖腹去鳞,烹调两条大鱼的时候,坐在山崖上的敖乾也是顺手掏出一枚晶莹剔透的神印,望长江中抛去。

  这方神印在下降的过程中不断变大,但是在落到水面之上大概将近十余丈的时候,突然就停了下来,伫立在半空中。

  紧接着之间长江中涌起一条条的水龙,条条水龙纠缠在一起向着神印的位置涌去,倒有些像是群龙戏珠的感觉。

  船舱中的敖溟也是感受到了长江中水灵之力的变化,不过有敖乾坐镇,肯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有所异变多半也是他老人家弄出来的。

  敖溟不以为意,也就继续侍弄着手中鲜美的鲤鱼和鲈鱼,这两条鱼都有数尺长,长得鲜嫩肥美。敖溟也是拿出十成本领,将一条清炖,一条红烧。

  腾腾的热气带着鲜香的气味扑鼻而来,红润细嫩的色泽勾起口中的涎水,敖溟对自己的作品也是相当的满意,用两只巨大的盘子装起来,带到崖上。

  在这样高绝的山崖上,看着滚滚东流的长江,享受自然的美景,再吃着美酒佳肴。这种感觉实在是陶醉人心,难以用言语来表达。

  敖乾用筷子挑起一块鲜嫩的鱼肉,尝了一口笑道:“不错,绝顶的美味,也只有这长江中的鱼才能做出这种味道了!”

  看似在贬低敖溟的手艺,其实也不是假话,天下所有名山名水都被神灵占据,其中的灵脉灵气也都被控制了起来,用以他们自身的修行。如果说五岳四渎中唯一一处不控制灵脉的,也就只有敖乾和他的长江了,真正的顺应自然、物竞天择,在这样环境下生长的鱼肯定也是充满灵气的。

  敖溟又是给他的空杯添满道:“好吃就行,这长江中又不缺鱼,吃完我再做就是了!”

  敖乾一口饮尽杯中酒:“吃过就行,我可没有那么贪心,如果敞开肚皮吃的话,这长江里的水族还不是被我吃个干净?再说,过了今天,我恐怕就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

  敖溟闻言,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可还是忍不住一颤:“爷爷,你不是还有许多年的寿命吗?为什么——”

  “你何曾见过等死的真龙?畏惧死亡不过是懦弱的表现罢了!”敖乾喝了口酒,接着道:“真龙通晓无穷变化,熟知天地万物,唯有那天外的旷宇隐藏着无穷的奥秘。每一条真龙在生命走到尽头之前,势必都想要去探寻一下那未知的实物。魂归天外,这不仅是真龙的宿命,同样也是你我的宿命!”

  陪着敖乾,仰头观望着无尽的苍穹,金色的太阳不知何时已经隐迹藏行。而无边无际、美轮美奂的星空却展现在了二人的眼前,幽暗而深邃,那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呢?

  “天不是都被补上了吗?怎能能够去的了天外呢?”敖溟忽然一下子想起了女娲补天的传说,以前或许是传说,但是在西游世界中却是实打实存在的。

  “苍天无边无际,不知有多么广阔,怎么可能被补上?”敖乾闻言哈哈一笑。

  “难不成女娲补天是假的吗?”敖溟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如果这件事是假的话,那天庭的存在又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

  “假倒不算是假的,不过事实终究与传闻是有些出入的。”敖乾又是夹一块鱼肉,饮上一口酒,这才继续慢慢道来。

  这件事终归与真龙是脱不了干系的,同样也是由百族屠龙之战开始的,只不过龙族撞断天柱(花果山)、撞破苍天,引发天地劫难的事,其真实性还是有待商榷的。

  真龙遭遇即将灭族的危险,最终并没有选择委曲求全或是同归于尽,而是将生命的尽头定在了无尽的虚空。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么一场虚空旅行给西游世界引来一场天大的劫难,无数的天际流火从真龙们飞过的天空坠落,砸向九州大陆,让天地生灵都不得安生。

  所以传言就是龙族将天撞破了,引得天河的水灌入地面,让苍生受尽苦难。

  听起来好像很神奇,不过敖溟却忽然有些明白了。可能是龙族的力量太过强大,将虚空中的星辰撞碎了,这才引发了一场劫难般的流星雨。

  这好像是回到了恐龙灭绝的时代,不过这个世界是有神仙的,所以就有一个自称是女娲的大神站了出来。

  她一剑斩断了花果山,将花果山上的土石炼化造就了今日的天宫,将天宫的位置驻留在星辰陨落的地方。从而阻隔了天外陨星的侵袭,保护了西游世界。

  不过真龙一族造成的星陨并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当天空中不再有陨星降落的时候,天宫的作用也就慢慢的发生了变化,反而成了一帮仙神争权夺利、意欲控制三界的工具。

  敖溟听完一时间也是唏嘘不已,原来如今神仙都向往的天庭竟然是一个补天的大补丁,不过这块补丁所用的材料也确实不凡。乃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的天地灵山,所以天宫就成了一个飘在天上的神仙洞府,不过也只有这样庞大的灵脉才能支撑的起整个天庭。

  美酒饮尽,盘中也只剩下残羹冷炙。

  敖乾突然伸手一招,之间一方神印飞到他的手中,四四方方、晶莹剔透如同青蓝色的玻璃。不过敖溟眼尖,似乎还能看到类似于野兽样的魂魄在其中咆哮。

  “这是给你的!”敖乾将神印递到敖溟的面前,开口道。

  “这是长江的水神印?”敖溟有些纳闷的问道,难道这是要将长江交到自己的手中吗?现在一条淮水他尚且无法掌控,偌大的长江只会吸引来更加可怕的仇敌。

  “算是水神印吧,只不过被我改造了一下!”敖乾将神印交到他手中,自顾自的道:“太上老君虽然是受玉帝之邀炼制的山水神印,显然他也没少动用私心,这些神印中被动了不少手脚。”

  神印被动了手脚,这一点敖溟肯定是认同的,因为从他所熟知的《西游记》中就可以看出来。比如平顶山莲花洞中的两个妖怪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他们俩就是给太上老君看丹炉的童子,金角、银角这俩货的本事不大,可是却有一手绝活,可以移山遣岳。

  随便一个招呼就能将千万里之外的泰山给召唤过来,直接将孙悟空压的动弹不得,要不是孙悟空使个分神出窍的法术,还真就被这一招给治死了。

  可是金角银角两个是凭什么移动的这些山岳?其中的猫腻就由不得人不去细细琢磨了,或许太上老君早就在这些山水神印中添加了某些不为人知的法术,移山遣岳的咒术或许就是引动这些神印中某些隐藏的秘法也说不定。

  任你这些山水神灵在自己的驻地苦心修炼,结果还不如别人的一声咒语、一声招呼来的好用,所以敖溟一直以来虽然没有摒弃这些神印,不过也从来没有细心的去炼化、仰仗它。

  一个自己都无法完全控制的法宝,就算再强那也只是个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炸,将主人炸个尸骨无存也并非没有可能。

  “不知道爷爷你是怎么改造的?”敖乾的话又让敖溟的心思活泛起来,要是能够将神印中的某些不为人知的弊端给去除的话,这无疑还是一件好宝贝。

  “我也就是闲来无事将它重新炼制了一下,特意在其中加入了饕餮之魂。”敖乾笑道。

  敖溟拿着神印仔细端详,混沌、穷奇、檮杌、饕餮,乃是天下四大凶兽。而这神印之中的兽魂果然就是饕餮,长相极为恐怖,最大的特点就是嘴大能吃。贪于饮食,冒于货贿,侵欲崇侈,不可盈厌。

  敖溟皱眉问道:“这饕餮之魂莫非还有什么特异之处不成?”

  “饕餮最强的地方就在于吞噬,吞食万物就是它的本能,同样也能消化万物来增强它自身的力量。我在此枚神印上用了饕餮之魂,所以这么神印也同样具备着这种能力,如果你真的有那个本事的话,完全可以将五岳四渎五湖四海全都纳入它的掌控之下,到时候就算是翻天覆地也不在话下!”

  “这是不是有些太过厉害了?”听完讲述,敖溟顿时就觉得这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如果将整个天下都掌控了的话,那谁还能与他相抗衡?

  “别高兴的太早了,你以为吞噬天地是这么容易就能做到的吗?想彭蠡湖、淮水、长江都还好说,至于其他的地方,哪一处不是早就名山有主了?谁会轻易的就让给你?”敖乾适时的泼了一瓢凉水,让敖溟冷静一下。

  正当爷孙俩享受着最后的交谈时光,忽然一抹清冷的身影出现在了对岸的山崖上,“云梦仙子?”敖溟惊讶的道,虽然她与敖乾的关系匪浅,仍是没想到这个时候她能够出现。

  “过来吧!小鱼儿!”敖乾笑着冲云梦仙子招了招手。

  云梦仙子闻言果然飞了过来,“小鱼儿?”敖溟心中好笑,“不过人家云梦仙子就是鲛人族的,不是小鱼是什么?”

  “没想到在最后的时候还能见到你,说起来我还要替敖溟他谢谢你!”对待云梦仙子,敖乾反倒是更多了几分慈祥的神色。

  云梦仙子闻言张了张嘴,却没有喊出声来,本应该叫敖乾一声“义父”的。只是看到敖溟也在一旁,她犹豫了许久还是张不开口,毕竟在冰冷地宫的那一幕幕仍旧是历历在目。

  敖乾好像也是看出了她的为难,笑了笑道:“你也随着敖溟喊我一声爷爷吧!”

  云梦仙子脸色忽的红成一片,敖溟也是心头一个激灵,爷爷他这是要给自己牵线搭桥啊。

  他和云梦仙子间的关系十分的破朔迷离,虽然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可是却还同陌生人一样。两人之间互相有着一层隔膜,谁也很那跨出那一步,没想到老爷子亲自开口了。

  “我本来将小鱼儿赶出长江,是不希望她牵扯到龙族的争端中来,没想到因为你的关系还是将她牵扯了进来。”看着云梦仙子一旁忸怩,敖乾又是冲着敖溟声色俱厉的说道:“如今你与她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要是担不起这个责任,你就不是我的孙子!”

  敖溟为难的道:“爷爷,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得看仙子她的意思!”

  敖乾恨铁不成钢的道:“所以你得追求啊,难道还指望小鱼儿自己贴上你不成?”

  听着爷孙俩的对话,云梦仙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不过犹豫许久之后,最终还是红着脸喊道:“爷爷,我察觉长江水脉异动,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来得正是时候,我也该走了,最后能看看你们两个,我也就知足了!”敖乾站起身,仰望着星空笑道。

  “爷爷,难道你现在——”云梦仙子跟随过敖乾多年,当然知道他这一句“该走”是什么意思。

  “是时候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敖乾纵身往山崖下一跃。

  星云翻涌,天地反覆,长江怒吼奔腾。旋起一道巨大的水龙,连接在天地之间。

  昂——一声龙吟震破寰宇,惊动天地。

  只见一条长达千丈的五爪苍龙,扶摇直上,直往那片云海中翔去,入那杳无边际的云海,入那空濛难测的宙宇。

  敖溟胸口郁积着一股气息,难以吞吐,而一旁的云梦仙子,不知何时腮边挂上了一串泪珠。

  龙御归天,而天外的星辰大海究竟蕴藏着什么,是死亡吗?或者是新的开始?(未完待续。)


  xiyoulongting/32605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