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龙庭 第四十一章 庐山之行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西游龙庭 > 第四十一章 庐山之行

第四十一章 庐山之行

        宏旻道人在正殿来回踱步,他生所追求的道便是将太极观扬光大,如今却在林刯的牵连下陷入生死危局。    .★  1  くW  .太极者有阴有阳,阴阳,方为太极之道。若是太极观独有正殿而失去了闾山殿,那太极观还能称为太极观吗?

        但是要以高阳正则现在的水平去对付岳横溪,那真得是比登天还难,宏旻皱着眉头苦思冥想。高阳正则看似平静的端坐旁,静静的饮着茶水,然而心已是焦急万分。他现在真得想立马从宏旻口听到些有价值的东西,即便只有丝机会也是好的。

        不知何时天空的太阳已经隐没,躲避在厚重的墨云之后,大殿外开始沙沙得下起雪来。细密的雪籽铺天盖地的落在檐顶青瓦之上,观内的道士们纷纷外出观看,原来年度的冬天已经悄然来临。

        高阳正则站在门前对外呼出口白气,有些清冷的寒风打在脸上,冬日是个水落石出、水汽下沉的季节。果然彭蠡湖内的水灵之力也变得凝滞起来,高阳正则望着手心融化的雪籽,但是更具肃杀之气了。

        宏旻并没有被突然来到的冬雪吸引,对他来说此等场景已经看了百三十余载,再大的雪也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感触。但是对他来说,却又是个执起手的扫帚扫去门前的积雪的时节,他不喜欢天地片苍茫,更喜欢个干干净净的太极观。

        仙桌上的炭炉再次将茶水煮开,咕噜咕噜的冒着腾腾热气,高阳正则也不要宏旻动手就再次给自己倒上杯。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杯了,香茶也早已淡然无味。

        宏旻忽然面色凝,回到座前道:“水神大人,此事因我那师弟而起,了结之功恐怕也得落到我那师弟头上!”

        高阳正则眉头皱:“怎么说?这可不是玩笑事,要想让你师弟将功折罪也得分时候,他与岳横溪本就是条船上的蚂蚱,现在他肯帮我对付岳横溪?”

        “水神大人别急,你也知道我太极观由正殿弘扬道法,由闾山殿护持道法。即便我有心帮你对付岳横溪,只可惜身无法力,若要以弱胜强者只有闾山殿术可解!”

        高阳正则笑道:“你们太极观还有这么强的法术?能让林刯对付的了地仙?那我岂不是早就玩儿完了?”

        “水神大人莫要笑!”宏旻解释道:“你是有所不知,这闾山殿有咒法名曰歃血封魔咒,当是以小敌大、以弱克强的制胜法宝。只是需要的条件苛刻了些,又有伤天和所以很少使用。”

        “照你这么说来,这个歃血封魔咒可以弄死岳横溪?”

        宏旻颇为得意的道:“即便弄不死也能让他元气大伤,到时候十成功力也挥不了成,我想以水神大人的能力取回水脉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这条件却是有些难以达成!”

        “你说!”高阳正则想也不想,这明显是给自己留了道难题的。

        “需要岳横溪的滴血,这歃血封魔咒必须以敌人的鲜血为引,登坛施法,叫他三日后身死道消。所以此事要成,水神大人恐怕得花些力气弄来滴岳横溪的血液了。”宏旻说道。

        弄滴岳横溪身上的血虽然很难,但是比起与他正面敌对,难度已经是不知道下降了多少个档次。但是更令高阳正则担心的是:“你凭什么让林刯登坛施法助我们除去那岳横溪呢?只要他不愿出力,我就是弄桶血来也没用吧!”

        “水神大人说笑了,你要是能弄桶血那也用不着我了!林刯的事你不必多费心思,我既然敢开这个口必然有把握叫他服服帖帖的登坛,还望大人早日成功解了彭蠡湖和太极观之灾厄!”

        高阳正则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此别过,道长也要想个万全之策才是!”

        宏旻自然连连点头,将高阳正则送至山门。

        ---------------------------------------------------------------------------------------------

        庐山奇峰怪石,四时具秀。群峰掩映,瀑布三叠。峭壁悬崖,瀑布飞泻,云雾缭绕。以雄、奇、险、秀闻名于世,素有“匡庐奇秀甲天下”之美誉。山间景色自然不必多言,所以也养就岳横溪身傲气。

        令岳横溪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只绿头野鸭在林间飞窜,这野鸭自然就是前来打探的浮波,他不敢以人身进山。干脆就化作只普通野鸭,度虽然慢了些,但胜在安全、不引人注目。

        庐山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想要在这群山之找个人,或者说找个山神,那如同大海捞针更是难上加难。

        然而五老峰前片青翠色惹得浮波注意,这冬季里依然能保持长青的不外乎松柏,还有那竹子。竹子,笋儿,青色,她们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

        浮波不再多想,漫不经心的在林间悠闲腾起落下,去不过十来丈远。野鸭也不善远飞,浮波自然不会露出明显的漏洞,否则的话变成烤鸭不过分分钟的事。

        高阳正则派他来打探,来是他度快善飞,遇到紧急情况也有逃命的资本;二来也是他足够谨慎,谨小慎微的个性反而更容易办些最危险的事。

        待浮波行至近处,果然是片青翠欲滴的竹林,竹林深处依山傍水的竟是件静修院落。上面还有提款,名曰东林精舍。

        浮波瞥了两眼转至他处,心却是了然,这必定就是那岳横溪的藏身之所。只是不知道笋儿被关在何处,笋儿在水府的时日虽然不长,但是招人喜欢。特别是吊儿郎当的浮波更是很快与她打成片,要说水府除了高阳正则,最担心笋儿安危的必定是浮波无疑。

        浮波不敢进入东林精舍,就在竹林瞎转悠,若是高阳正则来到此地必然会有熟悉的感觉。因为这片竹林不正是他在鱼玄机小院里看到的场景吗?

        浮波在竹林间踱着步子,左右打量。因为竹林的气息他很熟悉,想必这么片灵气浓郁的竹林与笋儿脱不了干系,他希望能在竹林见到笋儿。

        随着浮波的深入,只见竹林深处空地块青石板上坐着个青衣小姑娘,头上扎着双丫髻。抱着双膝蜷坐在那里,埋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浮波看到此情此景又是高兴又是心疼,但是只能按住步子慢慢走过去。

        笋儿从没离开过鱼玄机,到了水府好歹还有个熟识的师叔,和帮愿意陪她玩耍的小精怪。可是被岳横溪抓到这里,不仅离开了熟悉的切,还要被迫在这里种竹子。可是她没有点办法,咒术的威力让她难以反抗。

        见过鱼玄机和高阳正则,她真的从未想过世上还有岳横溪这样的人,讨厌、混蛋,她实在是想不到其它什么词语。坐在青石上暗自垂泪,为什么臭师叔还不来救我,已经忘掉我了吗?

        孤独总是让她胡思乱想,越是胡思乱想就越是伤心,北风吹过竹林引来阵呼啸之声,仿佛在与她同哭泣。

        “笋儿!笋儿!”道声音响至耳边。

        笋儿这才回过神看去,只见只胖乎乎的野鸭在不远处看着她。她立即有了种熟悉的感觉,闲来无事的时候,浮波可是经常背着她在彭蠡湖上乱逛。眼前这只鸭子虽然是缩小版,但是聪慧的她眼就认了出来,当下伤心委屈全涌了出来,嘴瘪就要嚎啕大哭。

        浮波赶忙将翅膀竖在嘴前做出禁声的动作,好在笋儿不傻,只是肩头抽动还是忍了下来。

        浮波传音道:“笋儿你没事就好,这庐山的山神太过厉害,大王正在长江请敖乾龙君救你去了。我也是来查探消息的,你宽心等几天,大王定会救你出来的!”

        笋儿会意,微微点头。浮波灵觉动,见有人朝这边过来,也不敢多留。说了句“小心!”赶忙借助浮光掠影逃走,他与岳横溪道行差距甚远,要是被认出来就没得跑了。

        笋儿又是与先前样蜷坐在青石上,只见身白衣,风度翩翩的岳横溪走了过来,装模作样的道:“你瞧我这庐山四时秀色、灵气充裕,比那破彭蠡湖不知好了多少倍,能在这里修行可是你几世修来的福气。那黑龙虽然也号称彭蠡水神,可是身修为不过丹成而已,有那里比得上我正阳玄门,地仙之姿!”

        任他自吹自擂,可惜笋儿是半个字也没听进去,正掰着手指头算高阳正则什么时候能上山来救自己出去。她个小孩儿心性哪里会管你是不是富二代,长得帅不帅,有多大的本事?她只会明显的感受到谁对她好,谁对她坏。

        岳横溪见笋儿不理会他,心愤恨不已,可是又自视甚高。觉得自己堂堂庐山山神,享有地仙之位,如何会争不过头小小的黑龙。只待些时日,这个小姑娘自然能分得清谁强谁弱,可是他不明白的是强弱真的能决定切吗?

        庐山上开始飘起了雪花,笋儿虽然也是称为“岁寒三友”的竹子,可是忽然打了个寒颤,觉得有些寒冷。她好怀念师父给她穿上夹袄、戴上棉帽的日子,还有臭师叔做得鱼,真的好香啊!

        水府,元执仍在对着妖丹修行,高阳正则只能等待。等待总是漫长而焦急的,他静不下心来,只好到龙神庙转转,再听听百姓的心声吧。

  xiyoulongting/21217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