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龙庭 第三十六章 神道法器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西游龙庭 > 第三十六章 神道法器

第三十六章 神道法器

        龙神庙大殿之,大小神灵是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祝愿高阳正则荣登彭蠡水神之位。★.  ★1  √W  .★这些山水小神虽都是神祗,其本体也不过是些神魂精魄,并没有什么力量。吃上几口果品,饮上几杯贡酒已是飘飘然难以自持。再次拜谢之后,都是纷纷请辞,只有连山坳的土地公留了下来,说是可以帮忙打理二。

        高阳正则自然也不会多留他们,现在这个神位上很多东西都没搞清楚,还有之前鱼玄机讲过要用什么法器作为神道之基,他现在也是不明不白。当然现在这个神位不过只是集百姓愿力册封,也没有经过天庭的正式认可,切都只能靠他自己摸索着前进。

        见高阳正则皱眉思考,土地公前来问道:“大王可是遇到什么难事,说不定小神可帮忙解惑!”

        高阳正则听也有道理,土地公虽然神职低但也是个神祗,多少比自己知道的还是要多些。当下就问道:“这神道上的香火愿力如何修炼,还有神道法器又是怎么回事?”

        土地公也是抚了抚白须笑道:“大王原来为此事愁啊!香火愿力来自于信徒,是无法通过修炼来增加或者提纯的,大王却可以用这些香火来凝聚元神,提升道行。也可以通过这些香火愿力来施展特殊的神道法诀,但是这些香火之力旦消耗掉就只能等着信徒们慢慢提供。至于大王所说的神道法器其实就和您之前见到的那尊白玉灵牌差不多,它是用来寄存大王的香火之力的,天长日久之下也能产生诸多奇异的功效。我记得曾经有把名剑名为巨阙,其本身不过是株老松树削成,历经香火日久竟然有了斩妖除魔的功效,般妖邪根本难以近身!”

        高阳正则听倒也明白了,这神道法器也就是用来存放香火之力的容器,就算普通的物件也能被香火洗涤成法宝,那自己这本来就很强劲的缚龙索呢?寻思之际高阳正则也忍不住面露笑容,让这缚龙索再进化进化,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话说那巨阙剑不是云子进献给纣王的吗?没想到还挺有名气的,竟然也是柄神道法剑。

        高阳正则想了想又道:“事不烦二主,我还有个问题想要问问土地公。”

        “大王请说,我定知无不言!”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庙外的事情我已经交给太极观的道士了,这内里的事情该如何是好?我虽然接受这神职,但是修炼必不可少,整日村民前来祷告我也不能不闻不问,土地公可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这龙神庙成,前来进香祷告的人肯定不在少数,虽然不可能有求必应但是该应的还是要应,高阳正则却不可能天天呆在庙等着香火。

        土地公沉吟会儿,说道:“这事倒也不难,只是需要大王多跑趟了!”

        “何解?去哪儿?”高阳正则问道。

        “这件事情需要大王去趟金陵城,找下金陵城的城隍周子旭才行。让城隍爷帮您开场恩科考试,在金陵城辖下的善良长者选出两个掌簿、侍从,正好可帮助大王打理这些琐事!”

        高阳正则倒是对这阴司考试颇为感兴趣,笑着问道:“土地公也是通过这阴司科举来当得土地神吗?”

        土地公面带惭色道:“唉!只怪小老儿不才,只考了个末等,所以才被分到这里来当个土地神。要是生前行得善多,考试考得好,也能被分到些富庶地方,香火也要好得多!”

        “这么说来,你们这阴司科举倒是十分公正严明。”生前行有善行积有功德才能参加这场考试,考试之后再依据成绩综合评判,这阴司的行事倒是甚有章法。不过在高阳正则印象,西游的阴司似乎只有张骗子的嘴脸,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乱勾李世民的魂魄,还让他花钱买通关系,再骗他在阳间做水6大会宣扬佛法等等。不过这些好像都是佛教的所作所为,而且阴司地府的老大也是佛教大佬地藏王菩萨。

        土地公脸崇敬的道:“那是自然,东岳泰山大帝是出了名的严苛,十殿阎罗也都是铁面无私,哪有人敢去自讨苦吃!那枉死城和十层地狱可不是摆设,点灵性泯灭,只怕来世做人也难,更别说什么成仙了道。”

        土地公知道的虽然不细,但是对高阳正则的作用依然很大,显然现在的阴司地府仍然是在泰山大帝的把控之下。想必那佛教和地藏王菩萨还龟缩在他的西牛贺洲没出山呢,猴子肯定也还没影,时间应该也很充裕。

        高阳正则道:“今天真是多谢土地公解惑了,等哪日得空,我们同去金陵城走遭如何?”

        土地公闻言自然喜笑颜开,能跟着高阳正则起去见见他那顶头上司周子旭,自然也是莫大的机缘。本来准备干完这任就干脆去投胎转世,现在倒是看到了些许的希望,忙道:“只要大王打个招呼就行,小老儿定奉陪!”

        土地公心满意足的离去,现在龙神庙的小千世界也只剩下高阳正则人,他有需要开始摸索修炼了。周身弥漫着金色的雾气,正是神灵梦寐以求的香火愿力,看起来相当多,但是庙宇空间毕竟有限,与湖水灵之力想必不过九牛毛。高阳正则现在只是魂魄之身,倒是正好毫无阻碍的吸纳着这些香火愿力,如丝丝金线在神魂游走,每个大周天下来神魂便会更加稳固些。

        高阳正则神思清明,心无旁骛,用心的引导着香火愿力游遍神魂。不知不觉已是三十六个大周天走完,种通体舒畅的感觉让他从修炼状态清醒过来。睁眼看,何时大殿的香火愿力已经细若游丝,肉眼已是难以看清,大殿幻化的那些陈设也已经是被他“吃”了个干干净净。

        高阳正则心的苦恼可想而知,本来以为自己也算得上是千万富翁,结果花钱的时候才知道手的全是日元,根本不经用。虽然香火愿力消耗殆尽,但神魂的变化却是实打实的,手足操控起来已经隐隐有些质感。

        不再多想,高阳正则招来缚龙索准备将其炼制成自己的神道法器,忽然他下子想明白了鱼玄机的猜想。这缚龙索虽然可以用咒诀来控制,可是我高阳正则的香火愿力只有我自己能用,被香火的侵蚀的缚龙索自然带着香火之力的特质,肯定也不会再受到原来咒诀的感召。

        想明白这点,高阳正则更是斗志昂扬,缚龙索这样的宝贝自然变成独家专属才能放心,否则的话也只能想办法毁掉了。将白玉灵牌祭在半空,高阳正则又是手掐指诀招出团火焰,火焰的颜色如同金阳,那是利用神魂的力量激出来的魂焰。

        对于神魂的消耗颇大,同样对于炼化如白玉灵牌这样的灵质物品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果然在高阳正则的坚持不懈之下,白玉灵牌开始慢慢软化。

        高阳正则看起了效果赶忙加大火焰,同时对魂力的消耗也是倍增,若是没有之前那么多香火愿力的加持,他是无论如何也坚持不下去的。

        想要将白玉灵牌融化成水,高阳正则是有些低估了它所需要的火焰,不过现如今骑虎难下。虽然面色苍白也只能继续坚持,否则的话不仅前功尽弃,这块白玉灵牌也可能被毁掉。好在的是龙神庙的愿力还在缓慢的增加着,也能够补充下高阳正则的消耗。

        终于在火焰的包裹,白玉灵牌融化成了团柔软的液体,高阳正则脸上也浮现出丝笑容。不过现在还不能掉以轻心,又是将缚龙索祭起,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白玉灵液慢慢注入缚龙索。

        白玉灵牌是集百姓愿力所成,也是汇集愿力的根基所在,若是灵牌毁坏这即便是有万千信徒也不知从何聚集香火愿力。高阳正则将灵牌融入缚龙索,也就意味着缚龙索就是他唯的神道法器。

        眼见着灵液丝不漏的进入了缚龙索,高阳正则总算是长舒口气,虽然几近虚脱幸好自己坚持了下来。再次细看这缚龙索,不知何时金色的绳索上已然多出条白玉色的龙纹,龙纹栩栩如生随时都要飞腾而去。高阳正则十分满意,这才算得上是缚龙索嘛,至少是自己个人的缚龙索!

        收起缚龙索,高阳正则已是魂力消耗已尽,困顿不堪,闭上眼再也不愿醒来。

        不知过了多久,高阳正则睁开眼,已然是在巨蚌水府之。只见浮波和元执关切的守候在旁,见高阳正则醒了过来,浮波连忙道:“大王你总算醒了,老乌龟说您神魂离体,应该是登临神位去了,是真的吗?”

        高阳正则只觉精神依旧十分困乏,向他们这种道行,身体上疲累是可以很快的调节的,但是神魂的上的疲惫只能缓慢休养。有些虚弱的点点头道:“不错,没想到炼化个神道法器竟然差点儿丢了小命!”他现在才知道当时的情形是何等危急,若是后力不济恐怕会是个神魂尽灭的结局。

        元执闻言也是色变:“大王你炼化神道法器了?这是谁告诉你的,这东西没有十成把握怎么能轻易出手?”他哪里料到高阳正则竟然知道了神道法器这么个东西,否则的话怎么也要告诫他等到元神之境才能炼制,神魂力量不足那就是自寻死路。

        谁告诉的?当然是鱼玄机,总不能去找鱼玄机的麻烦把,再说她也不清楚神道的事情。想到鱼玄机忽然下就想到了笋儿,这小丫头真是白养了,自己这都昏迷不醒的她也不来伺候着。高阳正则开口问道:“笋儿那丫头跑哪儿疯去了,怎么不见他人影?”

        此话出口,只见浮波、元执二人对视眼,面色凝重却又闭口不言。

        高阳正则心知是出事了,强撑着身子怒吼道:“究竟生什么事了?快说!”笋儿是鱼玄机亲手交给他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生意外。

        他们二人眼的高阳正则可以称得上是温尔雅,何时见过暴怒如狮的大王。

  xiyoulongting/21217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