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龙庭 第十五章 狼狈为奸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西游龙庭 > 第十五章 狼狈为奸

第十五章 狼狈为奸

        逍遥山,太极观。√★く.★く1★くWく.√★山上桧柏苍松,郁郁青青。青石台阶上也见斑斑苔藓,不知它们历经了多少年的岁月。道路两旁则是千载的修篁,碧绿的竹叶随风摇曳,沿着台阶逐级而上,就能见到山顶巍峨的山门。

        这山门坐北朝南,万顷彭蠡湖的风光尽收眼底,气势恢宏而又然脱俗,当真是难得的洞天福地。道观香火缭绕,檀香味充斥着殿宇的每个角落,可见道观的香火也不太差。

        所有前来上香的人几乎都会认为这里就是太极观,其实他们错了。太极观建造道观之时就循着太极之理,将整座逍遥山分为二,在山的阴阳两面各建造了座宫殿。阳面坐北朝南的就是眼前香火还算鼎盛的正殿,而在山的阴面坐南朝北的还有座宫殿,称之为闾山殿。

        然而完整的太极观其实在许旌阳升仙之后就被分为二了,正殿里的道士自称修行的是正道,而闾山殿里的道士则称自己是闾山派的传人。

        不过两殿的修行之法确实差异极大,正道修行的是练气修心之道,讲求的是道由心悟,玄由密证,对心境的要求极高。而闾山派完全不同,他们以霸道法术为主,布神坛施法,斩妖除魔,降怪抓鬼。这些玩意儿与普通人的生活相去甚远,自然而然的也就被周围的村民的淡忘,直以为正殿就是太极观。

        日头高照,松竹随风而动,仍旧挡不住闾山殿的清冷之感。

        大殿蒲团上盘坐着个道人,看起来近乎年,身形偏瘦,正是闾山殿的殿主林刯。听到门外的动静,林刯回这才露出真容,蜡黄的面皮,鹰钩鼻子,双眼睛显得阴鸷吓人。见是道童闯进来,眼神不悦的道:“清流,为师静坐参道,说过了不许人打扰,你没长耳朵吗?”

        道童清流也是吓了哆嗦,赶忙道:“师父,是黄龙妖王来找你了,他说有重要的事情相商。我告诉他师父正在修行,他却说事态紧急,让我来报!”

        “既然如此就饶了你的罪过!”林刯整衣袖道:“你去请他到偏殿等候吧!”

        “是,师父!”清流赶紧退去,这座闾山殿对他来说压力实在有些太大了。

        偏殿之,果然是黑脸的黄龙妖王坐在那里,抓耳挠腮,显得有些急不可耐。任谁也想不到他个湖妖怪与太极观的道士还有密切联系,见林刯进门,黄龙妖王赶忙起身道:“道长,此番有件天大的好事要告诉你!”

        林刯倒是不紧不慢,瞟了眼道:“我可没觉得见到你是什么好事!”

        黄龙妖王也不在意,毕竟两人合作日久,对于林刯那阴冷艰涩的性格还是十分了解的。不过两人互相利用,没有林刯他也不可能这么快结成妖丹。当然林刯帮他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他闾山派道法喜好争强斗狠,还有特色的点就是设立法坛请神助力。

        当然神可不是那么好请的,没有上好的贡品,没有点关系。神也不是基层劳工,说来就来的,就算来了出不出力还要另说。所以林刯凭借自己知道的情形却是动了点心思,他是知道彭蠡湖迄今还是没有水神的,若是凭借自己的帮忙来造个水神,那日后登坛施法请神岂不是手到擒来。

        正好日在湖见到条千年道行的老鳝鱼,林刯知道自己的计划可以进行了,然而花费了近百年的时间却没有丝成果,他对黄龙妖王的态度怎么能好得了。

        不过此番黄龙妖王却是带着必胜信心过来的,完全不在意林刯的态度,开口道:“道长,三百年前你们祖师锁住的那条黑龙跑出来了,你知道吗?”

        “跑了,怎么可能?”林刯满脸的不可思议:“那可是缚龙索加上灵龟镇海大阵,他不过条不足千年道行的蛟龙,有何能力能脱困而出?”

        黄龙妖王也是个滑头妖怪,见林刯对此事上心就知道有门了,当下趁热打铁道:”如今他正在洞府闭关修行,身旁又有头老鼋护法,我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啊。况且是你们祖师——“

        林刯冷冷笑,打断他的话道:“我在你身上耗费了无数丹药,如今是半点好处也无,还想让我出手帮忙?我们之前说好的,你只要收服其它水脉,太极观名下的几条水脉我可以做主送给你。至于剩下的事情,你还是自己多费费心吧!”他虽然想要得到黄龙妖王这个助力,可是他没有必要为此与条蛟龙结仇。

        黄龙妖王见林刯丝毫不为所动,只能使出撒手锏道:”我留在黑龙洞府的眼线看到那黑龙使出条金色绳索,想必就是你们祖师留下的什么缚龙索吧!“

        林刯鹰眼凝成线,道:“所言非虚?”

        “千真万确,你也知道我手下那些小妖都是榆木脑袋,哪里会撒什么慌!”

        “既然是祖师关押的孽龙,我这做徒子徒孙的理当帮他再将这孽龙收押!”

        黄龙妖王笑道:“道长所言甚是,道长高风亮节,道长为民除害!”

        林刯阴冷的脸上也露出丝笑意,开口道:“这缚龙索甚是厉害,即便是我出手怕也难以拿得住他,若是让其走脱了就不好了。而且这黑龙被关押三百年,现如今也不曾作恶,要拿他总得有个名目吧!”

        黄龙妖王点点头:“这缚龙索倒是好办,道长只需焚香祷告,上请天庭的祖师。让祖师爷传你个控制缚龙索的咒语,这条黑龙还不是手到擒来,日后说不定还能随着祖师位列仙班。至于名目吗,我们可以这样——”

        待到黄龙妖王离去,林刯脸上已经充满笑意,这点子是你出的,事是你做的。日后若是东窗事,可就由不得我来个替天行道,大义灭亲了!

        转身将清流喊过来道:“这黄龙妖王是为师的朋友,若是他有什么要你帮忙的话,你尽管去做便是。”

        清流虽然听的迷迷糊糊,却还是点头道:“是,师父!”

        -----------------------------------------------------------

        连山坳,月色苍冥,水银般的月色自东方泄下。

        张老儿家,饭桌上围坐着五个人,正是老汉夫妻二人,他儿子两口儿以及前来借宿的高阳正则。

        桌上摆放着顺应时节的果蔬,以及湖鲜美的肥鱼,小菜样式虽然不多但也精致的很,飘然的香气让人闻之食欲大振。

        高阳正则忍不住伸出筷子夹来块雪嫩的鱼肉,作为条蛟龙整日餐风露宿实在是有碍观瞻的。不过湖肥鱼虽多,高阳正则真没有吃生鱼片的习惯,今天到算是第次进食。

        鱼肉嫩滑,入口即化,香气充满味蕾。高阳正则忍不住赞道:“老丈也是好福气啊,这儿媳不仅生得贤淑静美,这等厨艺怕也是天下少有了!”

        张老儿哈哈笑忽然又苦涩起来:“儿媳的人品和手艺是没的说,只是让我和老婆子着急的是,我儿子这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到现在连个孩子都没有!”

        老妇人闻言也是叹息声,儿媳更是食不下咽,默默无语。倒是张老儿的儿子站出来说道:“这事又不怪阿珍个人,说不定问题出在我身上呢?能娶到阿珍我这辈子已经值了!”

        老妇人道:“嚷嚷什么呢!没看到有客人在场吗,再说我和你爹何时怨过阿珍啊,我们这也是年纪大了想抱孙子!”

        满屋寂静,只有阿珍独自腮边流泪。

        高阳正则没想到自己句称赞尽搞得满屋尴尬,当下满是歉意的道:“对不起了,是我平白惹得各位心不快!“

        张老儿道:“这事哪能怪小道长呢,只是我们家事而已,不知道你们道观里可有什么送子的神仙?”

        “送子?”高阳正则先是愣,西游世界里不就有个送子观音吗?自己虽然没有她那么**力,至少也是知道些基因遗传学的,说不定可以试试。当下对张老儿道:“这个我倒是可以试试,不过成与不成也不敢保证。”

        张老儿还没说话,老妇人急切的道:“试试也好,试试也好!”看来她对抱孙子真的是望眼欲穿,急迫的狠。

        待氛围缓和下去,高阳正则这才问道:“之前见村民们都是满面愁容,究竟是为什么呢?”

        张老儿叹口气道:“都是那劳什子湖神,要娶什么亲,还要盖宫殿,这下子可把十里乡的村民给坑苦了!”湖神盖宫殿、娶亲,我也就是想了下宫殿,没想什么娶亲啊?高阳正则闻言也是疑惑不解,难道有什么凡人能够联通自己的想法?

        不过接下来的事就让高阳正则了解到这劳什子湖神根本不是自己,张老儿继续说道:“湖神要让每家每户都出百两银子给他盖宫殿,要是没有银子的出工出力也行。百两银子就是我这要入土的人也没见过这么多银子啊,出工出力?到湖里帮湖神盖宫殿,那人还不得死透了?”到水里修建神殿,这对个凡人来说还能意味着什么。

        张老儿的儿子已是双手握拳,手背上青筋鼓起,显然也是愤怒难平。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有这么个湖神的呢?”高阳正则对于神灵怎么同他们凡人沟通倒是很有疑问。

        “是个年轻的神使告诉我的,起初我们也不相信,结果周围有几个村子被点名道姓的村民没交上银子,出湖打鱼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还有人亲眼看到是条黑龙将他们的船打翻,将村民带走了!”

        高阳正则闻言巴掌排在桌子上,到底是什么人做坏事还要冒充自己的样子?彭蠡湖只有条龙,也只有条黑龙,那就是自己。敢这样办事那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触我的逆鳞!

        张老儿吓了跳道:“小道长息怒,那可是传说的黑龙神,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前些日子我们村里有个叫张万全的,不知道在湖里见了什么,现在家里都揭不开锅了还是不肯出湖打鱼。毕竟大湖恩养我们世世代代,为湖神做点事也是应该的,只是这湖神有些太狠了,不给我们留条生路啊!”

        高阳正则道:“老丈放心吧,这事我得管管,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神!”

  xiyoulongting/21217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