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龙庭 第九章 黄龙妖王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西游龙庭 > 第九章 黄龙妖王

第九章 黄龙妖王

        巨蚌水府之内空间十分巨大,龙龟的体型虽然都不小,但内里显得依旧十分空旷。√  .√1W.两妖或盘踞其间身形不显,或趴伏于地尾不露。

        几日以来,高阳正则不仅学习了有些简单的控水法术,也从老鼋之处也得知了不少有用的消息。最让高阳正则震撼的是此间世界之间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其域之广阔,不知东西南北有几千万里也。

        而此处乃是位于东胜神洲之东南方向隅,几大湖泽之的彭蠡湖,而东胜神洲其它几处有名的大泽分别称为云梦泽、巨野泽、雷泽、天池。不过彭蠡湖在几大泽之的个头不算小,至少能够排的上第二,与最大的云梦泽皆属于长江水系。

        高阳正则听闻之后,心如同乍响的春雷,震撼是不言而喻的。东西南北四大部洲,那不是《西游记》所描绘的世界吗?难道我已经来开了原来的鄱阳湖,并且进入了方完完全全的陌生的世界——西游世界?

        高阳正则开始虽然不敢相信,但是扪心自问,历史书对地球可没什么关于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俱芦洲之类的记载。

        而且不仅如此,除了地上分为四大部洲之外,天上也有三十三天。并且天上有天庭和道祖;地下有地府;西方有极乐世界和佛教;四海有龙王。

        高阳正则已经无力惊讶了,不过自己都能变成蛟龙,那进入西游世界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但唯不好的点就是,龙族在西游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本以为自己成为神龙可以举手投足之间搅动乾坤,现在看来还是老实点好。看那白龙马还是有背景的都得被骑,像自己这种草根龙,岂不是要被踩得连渣渣都不剩。

        知道了乾坤广阔,高阳正则的内心也变得火热起来,他从来都不缺乏好奇心和勇气,变成龙后更加助长了他的这种个性。但是他现在需要从老鼋这里获得更多的关于西游世界的消息,否则真的会死的连渣渣都不剩了。

        在水府之,慢慢听着老鼋诉说,高阳正则也不觉得枯燥。

        老鼋的百年岁对于普通人来说已是闻所未闻,但作为妖兽来说只能算得修行的时日尚短。所以他对其他几大部洲的事情并不怎么清楚,但是身处的东胜神洲却都纳在天庭的神道统治之下。天界上有三百六十五部正神,地界的山水之神更是不知凡几,不过实力却都是良莠不齐。有强如五岳山神的五方大帝,也有各种不知名的山精野怪盘踞山地,自成方小神。

        名山有山神,大泽自然就有水神,天下水神之不外乎长江、黄河、淮河、济水四处的水神,呼吸关乎着东胜神洲亿万生灵的生死。不过这彭蠡湖周围方圆数千里地,生活的百姓更是不计其数,所以这里的水神地位也是不低。

        做水神当然也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想占多大的山头自然得有多大的本事,本事不行自然得有强硬的后台。没本事没后台自然只能给人充当手下,不想给人当手下也行,你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别出门还要祈祷别人别找上门。

        若是让老鼋天天宅在水府躲避着外界的切倒是不在话下,但是做缩头乌龟却不是高阳正则的个性。他就是个饭之恩必偿、睚眦之仇必报的这么种人,而且依他看《西游记》的经验来说,宅在家里的妖怪似乎都没跑掉,那么剩下的唯条路就是变得够强。

        强?高阳正则很清楚自己的情况,估计论现在的战力,只怕连不善争斗的老鼋也打不过,加上他那厚实的龟甲,估计破防都难。

        看着昏昏欲睡的老鼋,高阳正则问道:“我想出去走走,拜师学艺,学成身本事再回来,你觉得如何?”想到灵台方寸山的猴子和那个深不可测的菩提祖师,不由得内心火热。

        可惜老鼋立马盆冷水浇上头来:“大王,你想求仙学道的心思是好的,可是你除了彭蠡湖哪里也去不了。就算这彭蠡湖也不全是我们的,南面半边大王你怕也很难踏足。”

        “什么意思?”高阳正则被老鼋搞得头雾水,自己都算是能够腾云驾雾的龙了,难道连门都出不去了?

        不过在老鼋耐心的解释下,高阳正则终于明白过来,东胜神洲上面有天庭,地上也不像西方那么混乱。可惜的是恰恰因为这个原因,山有山神、水有水神,结果导致的就是关卡重重,寸步难行。

        每过重山、道水,就需要道天庭的书,像高阳正则这种刚从牢狱里逃出来的,还想要书,不是做梦吗?若是没有路引,少不得就要动番手脚,高阳正则想了想自己的身手。嗯!还是算了吧!

        好吧!想要来个漂洋过海求仙道的想法是被彻底打破了,高阳正则问道:“那我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岂不是辈子要被困在彭蠡湖之了?”

        老鼋道:“大王莫要心急,彭蠡湖迄今没有水神。若是大王能成为彭蠡水神,到时候授了仙禄,岂不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彭蠡水神,这么大的湖怎么会没有水神,而且就我这点修为能成为彭蠡湖的水神吗?”不是高阳正则自怨自艾,实则是他有自知之明,三百年前的他都失败了,别说现在。

        “大王有所不知,彭蠡湖没有水神是有缘由的。曾经彭蠡湖的水神与长江龙王不知因何生了嫌隙,两人约斗,最终彭蠡水神不敌离开了彭蠡湖。如此来,彭蠡湖的水神被空缺下来好几百年了,眼下正是成为水神的好时机!”

        虽然老鼋说的有些道理,不过高阳正则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难道就任由水神职位空缺这么多年,天庭的人也不管管?”

        老鼋苦笑下道:“大王你是不知道啊,长江龙王敖乾不仅实力强大,而且脾气十分古怪。当年天庭成立,玉帝曾派遣使者晋封敖乾为四渎龙神,结果被敖乾骂了出去。敖乾道,我世居长江,岂用得着你玉帝来给我加封个什么狗屁封号!”

        “玉帝没有找他麻烦?”要知道西游原著玉皇大帝可不像电视剧里拍得那么没用,高阳正则对这个敖乾倒是有些感兴趣了。

        “这事后来被天庭隐没下去,知道的人并不多,所以没人敢逆着敖乾的意思来抢夺彭蠡湖。但是大王你就不样了,至少你也是龙族,想来你要是占据彭蠡湖,那敖乾定不会说什么的。”

        高阳正则不置可否,这老鼋到底何许人也,怎么会知道这么些东西呢?难道真的如他所说,只是血脉传承给他的记忆吗?但是心却是有些提防起来。

        神道这条路不见得好走,高阳正则也不可能听着老鼋的说法就决定成为彭蠡湖水神。高阳正则有意将这件事揭了过去,老鼋也不知是了解了他的意图还是怎么的,也没有再提这档子事。

        本着清静无为的心境在水府之与老鼋讲讲经,论论道。这老鼋百年的见闻再加上血脉之的传承,完全就是座活图书馆,日日听他讲些奇闻异事倒也不觉得寂寞。虽然没有修行的道法,不过对心境的提升却有着不小的帮助。

        忽日,高阳正则正闭目修行,只听闻水府外面阵嘈杂。道刺耳的声音传来:“老乌龟,你且看看是谁来了,还不乖乖转投本王名下,将水府交出了!”

        高阳正则睁开眼,将横亘在珊瑚礁上的头颅昂了起来,问道:“老鼋,外面的是谁?”他在水府也待了足足月有余,不曾见到其他的什么妖怪,今天倒是第回听到老鼋之外的人声。

        老鼋道:“外面的是彭蠡湖南面的条老黄鳝精,自称是黄龙妖王。直以来想要成为彭蠡湖水神,又想打这水府的注意,只要闭门不出,他耐不住性子自会离去的。”

        高阳正则闻言笑,耐性子却是没几个耐得过你的,但下想起之前与老鼋的对话。于是问道:“你不是说没人敢打彭蠡湖的注意吗,这黄龙妖王又是何许人也?”

        “黄龙妖王不过是个几百年道行的小妖怪,怕是连敖乾的名号都没听说过,所以才敢这么大胆的想要成为水神。无知者无畏而已,若是他真的知道这湖水有多深,怕是就不敢这般胆大了!“

        外面的叫骂声不绝于耳,不过老鼋的定力也是真的好,丝毫不为所动。高阳正则皱着眉头问道:“你觉得以我现在的道行能否与之较高下?”

        老鼋道:“大王不必动怒,您毕竟刚刚脱困,身修为十去七,过些时日再战比较好!”

        老鼋虽然没有明说,显然是认为现在的高阳正则打不过外面的黄龙妖王。但是高阳正则此时却是手痒的厉害,好歹也成为头蛟龙,何曾掌握过如此强大的力量,早就想试上试了。

        看着高阳正则跃跃欲试的模样,老鼋道:“大王若是心想出去也并无不可,那黄龙妖王虽然自称个龙,与大王却是天差地别。本体不过只是条黄鳝而已,生性胆小,滑溜的紧。只是大王莫要在他面前弱了气势,他是不敢将大王怎么样的。”

        这老鼋不仅对着彭蠡湖周围的事知之甚深,对这周围的妖怪也是相当了解。若是能为我所用倒也是不错的选择,只可惜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高阳正则面上点头称谢,心头的想法却是全然不同。

        这就是所谓的心悄然按剑,面上笑语相迎吗?没想到仙神世界让人成熟的更快。

  xiyoulongting/21217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