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龙庭 第八章 湖中老鼋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西游龙庭 > 第八章 湖中老鼋

第八章 湖中老鼋

        威宁瑶海鱼入穴,波翻雪浪蜃离渊。く.く√1★★W√.

        现在的高阳正则内心深处如脱困而出的笼鸟,又像是脱缰的野马,在彭蠡湖尽情肆意的玩耍。他虽然没敢将身形浮出水面,但是湖水族迫于他的威势,形同在滚热的汤水之,四散奔逃。

        高阳正则现在的情况也比较复杂,原本属于黑龙的那部分记忆并没有被擦除,只是如同潜意识样存在于他的脑海。所以高阳正则才能这么轻松顺利的控制住如此巨大的隆躯游走,在以前这等游湖的情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对于表意识为人的高阳正则却还是第次体会,忍不住心驰神往。

        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这就是龙的世界啊!像这样腾云驾雾,游遍千山万水是何等快意!如此想来,高阳正则在湖游乐的越起劲,深水龙尾搅动让平静的湖面也泛起了异样的波纹。

        湖面飘来团黑影,像是块朽木,遮住了透入湖底的阳光。高阳正则定睛看,便知这不是什么浮木,它是艘木船的船底。

        木船?高阳正则心里想着,收起动作缓缓向船靠拢过去,好听听传人都怎么说话。

        没等高阳正则贴近,只闻船歌声响起:“

        钓台渔父褐为裘,两两三三舴艋舟。能纵棹,惯乘流,长江白浪不曾忧。

        霅溪湾里钓渔翁,舴艋为家西复东。江上雪,浦边风,笑著荷衣不叹穷。”

        歌声未绝,之间粗布麻衣的渔人将张麻绳大撒入湖。

        高阳正则顿时就愣神,就这穿着打扮,就这份闲情逸致,已经不可能是现代社会了!不过不是也好,反正现在的样子也不能见人,在这科技不达的社会倒是自由的多,还不用提防着千奇百怪来探险猎奇的人。

        不得不说高阳正则对现在的情形还没有认识清楚,龙都存在了,神和妖怪还远吗?

        控制着龙威,两条大鱼被高阳正则唬的呆若木鸡,就这么直愣愣的落入渔之。听到船头的笑声,高阳正则的大嘴也是微微咧,果然还是颗人心啊!

        畅游了许久也是有些兴尽,高阳正则放缓了自己的行动,开始想起自己之前的计划。他现在只是条具有本能和凡人思想的龙,对这方玄奇的世界着实缺乏了解,就普通凡人肯定是不能为自己解开困惑的。

        果然,湖并不止自己这么个凡的物种,昏暗的水域阵迫人的水浪袭来。紧接着只见团昏昏暗暗如同小山样的身影缓缓移动过来,高阳正则正则也不清楚对方是何方神圣,只停留在原地看看对方的动向。

        对方行动看似迟缓,其实度也并不慢,不过几个呼吸高阳正则就看清了对方的相貌。原来如同小山样的不是他物,而是头硕大无朋的老鼋,浑厚的龟甲比般屋宇还要大上不少,在湖水浮动的四足更是比门板还要宽厚。龟背上更是驮着怪异的珊瑚礁,礁石缝隙间长满各种水藻,这打扮果然非主流。

        虽然形象非主流,但是力量却不容小觑。每每四足个滑动,巨浪向四方翻涌,不论是水藻还是鱼虾都难以定身,随波浮流而去。就这等威势,看起来比自己的派头还要大,高阳正则不动声色,显然这头老鼋是为自己而来。

        离得大概还有六七丈远,只见老鼋停将下来,口吐人言道:“恭喜大王,今日终于功德圆满复归大泽之!”

        浑厚的嗓音带着几丝惊喜,落在高阳正则耳又是番光景,显然这头老鼋同自己认识,不过自己可没有他的印象。莫要不小心露出马脚,反为不美。

        高阳正则装傻充愣道:“你谁呀?我似乎不曾见过你吧?”

        老鼋缓缓说道:“大王所言不错,且听我慢慢道来,三百年前大王曾在湖与太极观上仙斗法。当时受了伤落下滴精血来,不知大王可还记得?”

        “嗯,不错!”高阳正则点点头道,这事在壁画他是亲眼见到的,倒是没什么虚假。

        “正是这滴精血才助我开启了灵智,否则老鼋我此时还是头浑浑噩噩的老龟哩!此等恩情怎能不报,今日感觉到大王受困之处异动,这才连忙赶来。能见大王脱困,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如此说来,你在这湖已经呆了三百年之久了?”高阳正则问道,既然这老鼋以前同自己并没什么关系也就放心下来,反倒是对老鼋有恩必报的性情颇为欣赏。

        “回禀大王,老鼋我在彭蠡湖已经有百年之久了!只不过前五百年浑浑噩噩,如今才算是明心见性,得悟天地大道也!此处并非说话的地方,且随我回大王曾经的水府详叙吧!“

        ”水府?“但是自己真的没有继承什么黑龙的记忆,所以现在对老鼋提到的水府也没有任何印象。于是随口问道:“你说的水府在什么地方,可是我怎么对水府点印象都没有呢?”

        老鼋也是稍微愣,说道:“可能是大王并未将其放在心吧,不过水府离此地不远,大王见了说不定会想起二来!”

        有老鼋带路,破开水浪,鱼虾纷纷退避,哪里敢挡了这两位的道路?

        不盏茶功夫,高阳正则只见前面隆起座高山,不过这里是彭蠡湖底。如此座山倒是显得有些突兀,远远看去像是顶巨大的斗笠倒扣在湖底。之前还说老鼋身形像是座小山,但是与这座山比起来则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见老鼋丝毫没有绕道的意思,高阳正则心道这座山不会就是他说的水府吧?

        果不其然,高阳正则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老鼋开口道:“大王,水府到了,且随我进去吧!”

        顺着老鼋的指引,只见山腹间横向现出条断崖,看起来只是道缝隙却足够老鼋和高阳正则他们进入其间。老鼋冲着裂缝也不停留脚步,四脚奋力划便钻进山,高阳正则虽然也害怕期间会有某种阴谋,不过好奇心占据了上风。

        高阳正则龙尾摆,宛如条游鱼穿行在石缝之间,然而穿过缝隙的那刻他脑海之只存留着句古诗,那边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村!

        道岩壁,两重天下。就像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穿过狭窄的通道,目之所见却是豁然开朗。奇山怪石珍珠美玉,颜色各异的珊瑚礁,奇形怪状的水藻布满期间。更有无数游鱼在其穿行,若是再来几个手持刀枪剑戟的虾兵蟹将,就和水晶宫般无二了。

        高阳正则看得目瞪口呆,讶然道:“这里就是我的水府?”

        见了高阳正则的表现,老鼋也是颇为自得的道:“这里的切也是花费了我近百年的心血,可还入得大王法眼!”

        高阳正则赞赏道:“你看起来虽然有些愚笨,没想到对布置洞府竟有如此独到之处,只是这里自成方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所在呢?”

        “大王有所不知,我们这是在只巨蚌的蚌壳之内,这只巨蚌生前是法力无边的大妖。死后这遗留的蚌壳也有特异之处,隔绝山水,自成世界,用来做洞府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巨蚌?”高阳正则闻言更是心惊,本来以为自己和老鼋的体型就已经够大了,没想到只蚌壳就能给自己安家。就自己与这蚌壳比,宛若条小水蛇和头呼风唤雨的蛟龙。

        巨大的蚌壳虽然带给高阳正则无限的震惊,但是更多的却是内心深处的羡慕与向往,开口问道:“这样的大妖岂不是能够翻江倒海,无所不能!”

        看着高阳正则眼狂热的神色,老鼋沉静的摇摇头道:“上古时期,各种大妖天下纵横。即便他当年再怎么强大,如今留下来的不过还是具蚌壳,让我们作了水府而已!”

        老鼋虽然说得有些偏薄,但是高阳正则也不还反驳,只好继续听着老鼋说道:“真正的大道不是什么争强斗狠,唯有长生而已!与无穷的岁月相较,切皆为虚妄,大王可不能误入了歧途,耽误了长生之道!”

        长生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高阳正则心泛着嘀咕,但也并未与老鼋明说,而是开口问道:“你怎么懂得这么多东西,什么长生之道我可都没听说过呢?”

        老鼋道:“有些东西是我身上的神龟血脉告诉我的,还有些东西是我从书上看来的!”

        “神龟血脉?你还看书?”只会看书的老乌龟,高阳正则的内心是崩溃的。

        “血脉会记录很多东西,就像大王你身上的神龙血脉,若是有朝日能够觉醒肯定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但是我现在力量弱小,从血脉得知的东西并不多,然而血脉告诉我,就像这样大的河蚌其实也不算什么。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那巨鳌的体型是何其庞大,四足都能够撑起苍天,那这样的河蚌又算什么呢?”

        见老鼋是脸的缅怀,高阳正则赶紧打断问道:“你又哪来的书看呢?”

        老鼋迟疑了下道:“书多半都是跟逍遥山太极观换来的,这些书也都还存留在水府之。”

        若说别处不知道,但是高阳正则的脑海对逍遥山太极观却是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正是黑龙的老仇人许旌阳的道观。而且也不再别处,正是在彭蠡湖的西岸边,离此处并不远。

        老鼋见高阳正则的表情并无变化,内心也是松了口气。许旌阳和黑龙之间的因果可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站在高阳正则的角度上讲,其实他与许旌阳之间倒也没什么你死我亡的仇恨可言。

        若是给之前性情爆烈的黑龙,老鼋今日怕少不了些皮肉之苦,不过高阳正则并不是黑龙。他对许旌阳的怨念也并没有那么深重,对老鼋的行为也就没有那么在意,反而疑惑的问道:“道观里的人没有将你斩妖除魔了?”在他的印象里,道士和尚什么的,不都是逮着妖怪就砍,砍完还高呼替天行道的那种。当然这些印象也都是从影视剧得来的,本来就是虚构的,也算不得什么凭据。

        “大王说笑了,老鼋我整日沉在湖底,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况且道家典籍也都是用我收集到的珍珠换来的,他们凭什么斩妖除魔。”

        高阳正则笑道:“那你就错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行之天下而皆准,若那些道士贪欲大盛,谁知道他们能做出什么事来!”

        “这?”如此问却是让终日沉寂在湖底的老鼋难以回答,虽然他知晓足够多的知识,然而他并不了解人心。总的来说单纯的妖怪没见过世面,不知人心之复杂,反而表现的比人单纯的多。

        在老鼋陷入沉思的时候,高阳正则也没闲着,开始打量水府各样的景致。虽然水府水府的叫着,可是其间并没有宫殿府邸,像他们这样用丈量的身材着实也住不进房间之。

  xiyoulongting/21217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