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龙庭 第五章 西山锁龙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西游龙庭 > 第五章 西山锁龙

第五章 西山锁龙

        穿过石门已无退路,只有狭小的甬道让人十分压抑。  √.    1くW.众人对视眼抛开不安的心情硬着头皮,沿着窄小的甬道走了大概十来米远的距离,只见泛着绿色的柔和光芒尽收眼底。

        众人赶紧加快步伐向前行去,果然目之所见豁然开朗!

        间十分宽阔的墓室呈现在几人面前,圆形的穹顶如同天穹般高高在上,将整个圆形的墓室罩在下面。最引人注目夺人眼球的却是穹顶央镶嵌的那颗宝珠,珠圆玉润泛着翠色,能在这暗黑的古墓光的果然是它。

        光芒温和而不刺眼,将差不多有两个篮球场大小的墓室照的通明澄澈,也让几人几乎忘记自己还身处在墓室之。

        胖子、老张还有高阳正则无不昂起头看着这颗硕大的夜明珠,这种东西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之,而传颂最广的应当就是慈禧太后死后含在口陪葬的夜明珠了,然而那颗不过鸡蛋大小,哪能与这里的相比?

        本来对宁南侯墓的存在不过是推测而已,没想到现在真的走进来了。不仅如此,就现在眼前所见也是足够几人逍遥生了,然而在珠宝的冲击之下他们忘记了点,个明末的侯爷真的能有如此巨大的手笔吗?

        夜明珠周围又镶嵌着各种颜色的宝珠,红宝石、祖母绿、猫眼、翡翠,各式各样不而足,将硕大的穹顶装扮的宛若星河之灿烂。顶上又刻着各种星辰纹饰,看起来玄奥深邃,让人不知不觉就沉浸其无法自拔。

        胖子的目光却是完完全全被宝石所吸引,流着口水道:“你说这得值多少钱啊,随便敲下几颗也够我活辈子了,这趟当真没白来!”

        老张闻言却是最先收起了迷醉的眼神,掏出支准备好的蜡烛冷静下说道:“高阳兄弟,能不能将东南方位指出来?”

        高阳正则毕竟不为求财而来,也不多言,将罗盘置于平地上,将罗盘指针对准子午刻度,那么巽风位就是东南的方向所在。

        得到高阳正则的指示,老张恭恭敬敬将蜡烛放在墓室的东南角点起来。烛光寥寥带着丝青烟直冲青云,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胖子和老张也都放心不少。

        胖子笑道:“虽说鬼吹灯多半是迷信,也没什么实际作用,不过看到支蜡烛就这么好端端的在东南角亮着,这心里还是踏实不少。我们现在倒是可以好好看看这间墓室的玄机了!”

        有没有鬼,鬼会不会吹灯其实是高阳正则比较想要搞明白的个问题,不过这件事显然需要自己来寻找答案。之前进墓室与胖子他们样被穹顶的光芒和宝石所吸引,现在才来得及好好打量下整体墓室。

        除去光芒四射的穹顶,墓室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央座六尺高的圆台,高台分为三阶,正好两尺层。圆台的周围则是四根粗大的石柱,石柱上虬龙盘绕,栩栩如生,同时也支撑着整个墓室顶部的力量。

        墓室的其它七个方向也都有条通道,与高阳正则他们进来时所经过的那条般无二,合起来也就是方条甬道通向这里,同时也就意味着这里就是整个墓葬的核心位置。

        胖子皱着眉头道:“这里应该就是通冥殿啊,怎么会没有棺椁,难道墓主人直接被封存在这座圆台里?”如果按照般墓室构成来看,眼前所见的圆台应该就是摆放墓室主人棺椁的地方,然而现在空空如也。

        “棺椁在这里!快过来!”在胖子站立不动的同时,老张和瘦子却在围绕整间墓室巡视,这绕过圆台恰巧现被扔在角落里的棺椁。从高阳正则他们之前的角度正好被圆台遮挡住视线,正好没有现它。

        高阳正则和老张他们闻言都走了过来,只见不仅仅只有棺椁,棺椁的旁边还要十来具枯骨,身上的衣物早已朽化的无影无踪。白森森的骨头和空洞的眼窝显得有些渗人,想必这也是被墓主人抛弃的陪葬者。这么间空旷的墓室,纵然有些无价之宝夜明珠和宝石却并不能为他们续命。

        高阳正则察觉到面对着棺椁的胖子和老张都是面沉如水,像是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东南角的蜡烛也没来由的抖了下,像是被阵威风刮过。

        高阳正则也是走过去看着青黑色的棺椁,这棺材比常人用的棺材要大上不少,相必就是所谓的椁了。椁是套在棺材外面的层大棺,棺是盛放尸体的地方,而椁就是盛放陪葬品的地方。对于盗墓贼来说,棺最好别打开,而椁则是必须要打开,因为好东西般都会在里面。

        高阳正则在棺椁上敲了两下,传来敲击金属的脆响,可以感觉出来棺板十分厚实肯定不是木质棺椁。于是问道:“怎么?这棺椁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吗?”

        看着他肆无忌惮的样子,胖子惊得差点把舌头咬下来,急忙道:“快别惊动了它,这东西不好惹!”

        “难不成还是活的?”高阳正则闻言将耳朵贴在棺椁上,想听听里面的动静,若真的有僵尸鬼怪的话,那神仙妖魔岂不是也存在于现实之。内心对于答案的追寻与执着总是能够战胜恐惧的,直自认为胆大的胖子倒是对高阳正则佩服的五体投地。

        佩服归佩服,命才是最要紧的,胖子急忙道:“你没听过句道上的谚语,叫丘印,摸金符,护身不护鬼吹灯;窨子棺,青铜椁,字不硬勿近前。你刚才敲也敲了,看也看了,这就是传说的青铜椁,不好招惹!”

        老张也是接过话道:“这棺椁本应置于高台之上,怎么反倒被弃于角落之,也着实令人不解啊!”

        “那你们准备怎么办?”高阳正则问道:“敲两颗宝石下来回去吗?”事实上高阳正则是不愿就这么放弃的,毕竟直搜寻的答案说不定就在眼前,打开青铜椁就可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他也不能拿胖子、老张他们的性命开玩笑。

        胖子闻言盯着青铜棺椁迟迟下不了主意,显然他对青铜椁有什么物件也是抱着极大的好奇心,要知道这穹顶之上都是镶嵌着价值连城的夜明珠。想来棺椁之陪伴着主人的宝贝又该当如何,说不定要好的不止分两分。

        “你们看!”就在几人围着棺椁筹莫展的时候,只听瘦子喊了声。他是个半路出家的盗墓者,只帮忙做些苦力活,在墓室摸冥器什么的他不懂也懒得凑热闹,反而有闲心四处打量。

        高阳正则顺着声音望去,不知何时颜色深沉的石壁上显现出幅幅浮凸的壁画来,显然这里的壁画与之前那个石室的画风截然不同。之前石室的壁画是写实的,姬妾美女、箪食壶浆、沙场征战,而这里的壁画显得是缥缈如烟、神仙御剑、蛟龙翻江。

        高阳正则面朝石壁,看得入神,仿佛心神全都沉浸在壁画所展现的故事之,切争斗杀伐恍若眼之所见。

        彭蠡湖(今鄱阳湖)上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湖面上更是波涛翻涌,巨浪卷入云霄。渔人们的小船在风浪间被拍的粉碎,转眼沉没在无边无际的昏暗湖水之。

        隐隐条黑龙在水天之间穿行,忽而在风浪之间潜行,忽而腾飞于**之间,撹弄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天际的乌云忽然被驱散出道口子,只见身着杏黄道袍的真人立于天地之间,无所依凭。衣袂随风飘动,雨水却半滴不能近身。手持着玉拂尘,手执着斩蛟剑,头顶祥光灿烂,派得道高人的模样。

        道人目光如炬直视水龙影,高声道:“吾乃逍遥山炼气士许旌阳,奉玉帝敕旨特来擒汝!汝为彭蠡水神,不思保方风调雨顺反倒在此兴风作浪,为害方百姓,实在死有余辜!”

        黑龙也不是善茬,能够行云驾雾,仗着漫天如瓢泼的雨水飞腾至空与许旌阳斗在起。蛟龙爪牙尖利,力气比之许旌阳不知大了几何,不过许旌阳手的斩蛟剑也不是吃素的,专门是克制黑龙这类身存妖气的恶蛟。

        天昏地暗,飞沙走石之间,黑龙不小心挨上剑。顿时鲜明如炭火的龙血顺着龙鳞滑落,滴入漫无边际的湖水之。这滴精血入水而不消散,恰恰被只在水浪间随波逐流的老鳖吸食。

        许旌阳也不以为意,黑龙更是无暇顾及。因为之前吃了个暗亏,黑龙自知不是许旌阳的对手更加小心起来,慌忙将巨大的身躯投入彭蠡湖,隐藏在翻滚的巨浪之间逃窜。

        许旌阳在湖面上也是御风而行,水是蛟龙的天下,若是贸然进水下与之相斗还不知结果如何。许旌阳也不是冒失的人,将斩蛟剑还归鞘,反手将玉拂尘抛向空,双手合十,口念念有词。这便是他得高人密授的云笈缚龙咒,天庭让他办事自然不会点好处也没有。

        咒语念毕,只见玉拂尘化作条金龙遁光向湖窜去,金龙随心所欲如臂指使。许旌阳张开天眼,黑龙的踪迹自是逃不出他的法眼,心念控制着金龙奋起直追。

        黑龙见金光度比自己要快得多,转念就想拼个鱼死破,哪知金龙并非实物仅是件法器而已。玉拂尘化作条缚龙索将黑龙锁的严严实实,无论大小变化也逃不出掌控。

        许旌阳见咒法已然致胜,呵呵笑,将玉拂尘收回端牵在手。而本来硕大无朋、呼风唤雨的黑龙也变作三四丈大小,受制于人的它虽然眸子放着寒光却也无可奈何,见许旌阳抽出斩蛟剑更是周身都颤抖起来。

        许旌阳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将抽到半的斩蛟剑又送回鞘,说道:“汝犯了天条,本应剑了之,念在汝多年以来治水有功,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西山玄武镇山河,困龙万载不得出!”

        “醒醒!你快醒醒!”高阳正则只觉身体被阵摇晃,猛然从那种玄妙的情境脱离出来。刚才生的切都如同身临其境样,虽然只是作为个看客,可是也让他有种难以自拔的感觉。蛟龙、仙人、斗法,切的切实在是太奇妙了!

        见高阳正则回过神,胖子赶紧道:“你还什么呆呢,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遇到大麻烦啦!”

        “大麻烦?”高阳正则犹自回顾着壁画的情景,哪里知道青铜棺椁何时已被打开,双漆黑的鬼爪何时从棺材扑棱了出来,老长的褐色指甲泛着幽暗的寒光终于让高阳正则清醒了过来。

  xiyoulongting/21217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