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巅天峰 第五十八章 又是暗部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仙巅天峰 > 第五十八章 又是暗部

第五十八章 又是暗部

        孟飞和空明突然看到空出现了个筑基圆满的修士。★★  .  ★1  √Wく.此刻正带着不明所以的笑容看着孟飞二人。

        孟飞问道:“道友怎么称呼?”

        那人笑着说:“称呼倒不必了,只是二人不小心走到了不该来的地方。”

        空明感到有些不妙,他说道:“我们二人无意冒犯,望道友不要见怪。”

        那人邪恶地笑着说:“不如二位就把性命留在此处吧!”说着,他猛地招手,道屏障凭空落下,便把孟飞二人困了起来。

        空明暗叫不好,二人来不及躲闪,想不到了面前之人的计谋。

        那人哈哈大笑,猖狂道:“要怪就怪你们擅自闯入我们暗部的营地!”

        孟飞露出丝笑容,说道:“你们看门的幸亏是你,要是结丹的,我们就走不了了。”

        “什么?”那人脸上褪去笑容,露出疑惑。

        孟飞神识骤起,运转法力突然用骨头手链进行攻击。

        “啊!”那人想不到孟飞会使用神识攻击,完全没有防备之下竟受了大伤。

        孟飞眼疾手快,引动自己准备好逃生的空间符咒。把捏碎。

        那人变得异常愤怒,满脸怒火地喊道:“敢逃跑?!”股接近结丹的气息笼罩起来。

        孟飞周围的空间开始变化,传送阵快要完成接通了。

        那人大吃惊,目光露出不可思议:“竟然还有人会空间之术?!”他转而变得更加愤怒,直接释放出只血色利爪。

        猛地飞向孟飞。

        空明自然不能让施法的孟飞被打断。他也利用神识进攻,再次攻击愤怒之人。

        “啪!”空的利爪还未到达孟飞身前,就直接破碎。那人受到两次神识攻击,虽然没有受太重的伤,但也严重地破坏了他的法力调转。

        那人施法被打断,孟飞却施法成功。

        层光晕笼罩在孟飞与空明身上,孟飞笑道:“虽然没能够获取太多的信息,但是知道了你们也属于……暗部!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流光闪过,孟飞和空明跨越空间,消失不见了。

        那人气息粗重,怒火在心熊熊燃烧。没想到竟然放跑了两个筑基的小子。这件事得尽快向内部报告。

        戒门城城外不远处。

        草丛,渐渐浮起圈圈阵法。道白光从阵法上射出,顿时,阵法之上多了两个身影。

        正是空明与孟飞。空明长舒口气,说道:“多亏了孟师弟的阵法之术,若是与那人对战,我们必死无疑啊。”

        孟飞撤掉地上的阵法,回应道:“虽然不知道掌门进了这个所谓的暗部是为了什么,但是他那么容易能进去,恐怕其定有不少猫腻。”

        空明也点头道:“嗯,确实如此。还有这个暗部是什么组织?以前从未听过。”

        孟飞认真思索,他想起了冯昭山也被人称作是暗部的人,自己还从他们手拿了块玉石。

        孟飞说道:“没听过的话,就极有可能是刚刚兴起的。以后多注意下吧。”

        空明点点头:“以后那个地方尽量少去吧!说不定遇上什么大人物我们就完了,等空吉恢复了,我们再商量。”

        孟飞此刻也想不出有什么对策,也只能是答应了。

        二人偷偷地返回了戒门城,在客栈才褪去易容术,恢复了本来模样。这次孟飞敢直接使用空间之术逃跑,也是有易容术符咒作保障,起码那人根本认不出他来,就连气息也是不太样的。

        二人从客栈出来,这个时间距离大牛和空吉对战结束也已经过去了四天而已。二人来到比武大会的恢复区,看到了空吉正躺在病床上。

        空吉感觉到有人来,便睁开了眼。

        空明上前询问道:“空吉,你的身体如何了?”

        空吉摇头说道:“现在已无大碍,只是要小心不能再次把金箍棒的力量释放出来,容易把我魔化掉。对了,你们去调查的怎么样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空明与孟飞对视了眼,然后与看向空吉的眼睛,把之前所遇到的切与之相告。空明问道:“那你知道暗部是什么组织吗?”

        空吉摇摇头,回答道:“不知道,我的家人也没有提起过这个组织,可能是刚刚成立的吧。现在有很多散修都开始喜欢拉帮结派了,说不定哪天就出来个堪比少林寺的大组织!”

        孟飞心里很赞同空吉的说法。虽然空明和空吉还不知道暗部的情况,但孟飞知道暗部的人敢于些家族抢东西,就定不会太弱了。

        空明总结道:“如此来,我们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暗部是什么?掌门为什么能进去?他有什么目的?”

        孟飞疑惑道:“空明师兄,你们认为寺内死人跟掌门有关系?”

        空明点头说到:“嗯,没错。即使人不是他杀的,也绝对有很大的关系。”

        孟飞还是不解:“那你们是怎么怀疑到掌门身上的。”

        空吉说道:“是我注意到的。孟飞,你还记得寺内的河吧?”

        “记得。”孟飞点点头,记起以前尝尝在那里打水。

        空吉说道:“有次,我看到掌门坐在河畔那里自言自语,好像是在与人对话,但又好像不是。说了大堆我听不懂的话。而且,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从他身边经过。我怕他看到我,所以打了水之后立刻离开了。”

        孟飞认真地听着,空吉顿了下,接着说:

        “以后,我经常现他在那里,似乎有意无意地让我看见。从那时我觉感觉有些不正常了。之后又大约不到个月的时间,寺内开始死人了。”

        “我偷偷地跟踪过掌门,他会在河里丢东西,都是死人之前丢的。恐怕寺内死人与他丢的东西有关,但这种情况也只持续了几次,寺内死的人也正好与之吻合。”

        孟飞呼出口气,相信了掌门定是这件事的凶手了。孟飞问道:“掌门从来没有注意到你们的跟踪吗?凭他结丹的修为,想要看到你不是很容易吗?”

        ()

  xiandiantianfeng/21215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