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世界大改写 第二百五十三章 秦霜和佑喜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武侠世界大改写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秦霜和佑喜

第二百五十三章 秦霜和佑喜

          在这里也不得不提一下的是,天霜拳第六式“霜痕累累”乃是以至寒之拳疯狂攻向敌人,而在此快得吓人的拳速之下中拳者也必定会伤痕累累。而作为其承接,“霜痕累累”一旦所出的话更是能使敌人伤处冰封、关节僵硬,以致于完全就是任人宰割,换言之只要自己被打中那就绝对没命活了。
          “唉,还真是够难缠的呀!”
          就这样,眼见秦霜竟然一出手就是这等杀招之后晋艺宸在感到头疼之余也终于是不再抱有什么侥幸的想法,以致于就在对方再次一拳攻来之际他直接便以“化骨神拳”的诡异变招之道一拳将前者震退出了七步开外,然后又赶紧大声喊道:“且慢!”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不成?”理所当然的,在听闻晋艺宸此言之后秦霜在身形一定之余也是立刻就不由地冷冷喝道。
          言归正传,这时却听晋艺宸突然沉声道:“这位想来便是天下会的秦霜少爷了吧?实不相瞒,在下其实并非是什么歹人,只不过是因为受到离此不远的苦门镇上的一个苦命女子所托才会前来天下会帮她寻找她的弟弟而已。”
          “你说什么?苦门镇?”
          就这样,在闻言之下秦霜当场便是一愣,可随即却又立刻冷冷地道:“此处没有你要找的人!”
          “未必如此吧!”晋艺宸闻言微微摇头道:“据那苦命女子所说她弟弟当年可是被一辆疑似是天下会雄帮主的马车带走的,并且从此就一去不回了。”
          说着不等秦霜回应只听晋艺宸又道:“哦,对了,她的弟弟乃是叫做‘佑喜’,不知这样秦霜少爷是否会有点印象呢?”
          “佑喜?”理所当然的,在闻听此言之后秦霜的拳头顿时就不由自主地被握得嘎吱作响了起来,紧接着在其面色也是越发的冷峻下来之后只听他又沉声问道:“那个女子是什么人?”
          “只是一个寻常村妇,并且家里还很穷。”晋艺宸闻言顿时又忽悠道:“那天我偶然经过苦门镇并去她的家里讨了口茶喝,结果在不经意间发现我竟身怀武功之后她便重金相酬要我帮她寻找她弟弟了。”
          说着只听晋艺宸又故作感叹道:“唉,说实话当时我也被吓了一跳,毕竟我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每日食不果腹的孤苦女子竟然会有那么多钱!”
          “哦?”秦霜闻言顿时就不由地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她告诉我说这些钱应该都是她弟弟送来的,只是话虽如此,可只要她一日未见到她的弟弟她便一日不会动用这些钱,相反却要完全自力更生。”
          说着只听晋艺宸也是不由地叹息了一声,然后继续道:“听完她的讲述之后在下心中实在不忍,是以便决定哪怕不要其报酬也要冒险闯上天下会帮她找到她的弟弟‘佑喜’,并最终带他回去与他姐姐相见。”
          “是吗?”
          说着却见秦霜突然就抛
  了一块令牌过来,并且还道:“念你是个古道热肠之人今日我便放你一命,你执此令牌速速下山,并且日后也不要再妄图去寻找什么佑喜了,他早在无双城一役的时候就已经战死了!”
          “啊?”
          就这样,晋艺宸顿时便是故作出了一副惊讶和惋惜之态,并在道了句“这样啊”且又向秦霜一抱拳之后并拿着令牌速朝山下的方向而去。结果就和他所预料的一样,在他离开了之后站在原地的秦霜却是瞬间就湿了眼眶。
            ……
          言归正传,因为刚才冒出了秦霜这档子事的原因,晋艺宸也是顿时就觉得晚上再过来审讯凌北和陆白两人实在是不太靠谱,是以在脱离了秦霜的视线之后他便又立刻朝着刚刚探明的凌陆二人的住所摸了过去……
          再说另一边,刚刚回到住所不久的凌北和陆白二人此刻正在屋中畅饮。毕竟作为秦宁的心腹他们根本就不用和普通徒众住在一起,相反却是各自拥有一间独立的房间,是以在很多方面也是根本就不需如其他人那般时刻注意。    
          不得不说这在平时的确是一种很令人羡慕的特权,惟是因为此刻晋艺宸已决定要对付他们的原因,这却是恰恰就成了他们的一道催命符。
          就这样,晋艺宸放心大胆地闪身掠入了两人所住的房间之中并在戳指一点之后轻易封住了他们身上的数处大穴。而后在确定两人已是再无法动弹分毫之后只见他又是毫不犹豫一爪按在凌北的头顶之上,结果但听“波”的一声,凌北的头顶上随即便是白烟急冒,并且还尽被晋艺宸的右手吸进,以致于其也是很快便化作干尸而亡了!
          言归正传,这时只听看到这一幕的陆白无限惊悸地颤声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回元血手?”
          “哦,不想你居然还有点见识,看来秦宁没少在你们身上下功夫呀!”
          说着只见晋艺宸又是突然诡异一笑,道:“那么,现在告诉我,你可想落得一个和他一样的下场吗?”
          “不……不想,绝对不想!”陆白闻言急忙道。
    “是吗?”晋艺宸闻言顿时面色一冷地道:“既然这样那就问你什么说什么,否则的话我保证你一定会比他死得更惨!”
    “大人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陆白闻言顿时便是表态道。
    “那好。”晋艺宸闻言顿时提问道:“第一个问题,你俩可是秦宁暗中培养的用于将来协助其子秦佼的人?”
          “是的。”陆白闻言毫不犹豫地道。
          这时只听晋艺宸又问道:“那么第二个问题,像你们这样用于协助秦佼的少年徒众秦宁一共秘密培养了几个?”
          “一共八个,只不过只有我和凌北两年住在这里,其余六人的住所则是分散在了其余的三个地方。”陆白闻言再次毫不犹豫地道。
          
  “哦,这次居然足足培养了八个吗?”晋艺宸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再次提问道:“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俩与七年前失踪的凌南、陆青两人是什么关系?”
          “我俩正是凌南和陆青的同胞兄弟,并且也正是因为他俩突然失踪的缘故秦总教才会将我们引为心腹并且……”
          说到这里却见陆白突然一顿,然后似有所觉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哥跟凌南大哥两人在七年前失踪了,难道说你……”
          “不错。”晋艺宸闻言打断了陆白道:“七年前正是我亲手送那两个倒霉蛋下地狱的!”
          说着不理会陆白脸上那惊愕的表情,只见晋艺宸复再手起爪落,并很快就让前者步了凌北的后尘。
            ……
          一炷香之后,天荫城内的夜叉池旁,刚将凌北和陆白两人的尸体自随身储物空间之中取出并扔进了眼前的池水中的晋艺宸此刻正颇有些愁眉苦脸地站在这里,并且脸上还隐隐现出了挣扎之色。
          “唉,秦宁这次既然一共为其子培养了八个实力还要高于当年的凌南四人的心腹那想来其对天下会第四天王的位置也是势在必得,如此一来仅凭孔慈手里的那封信只怕是根本就不足以让其收敛并以此来确保断浪的安全的。”
          说着只见他的手中又是突然就多出了一张牛皮纸来,并且在往上面看了一眼后只听其又是自言自语地道:“不过话虽如此,可我若是当真留在这里保护他的话只怕这进入凌云窟的最佳时机又会错过,如此一来不知我又该如何抉择呢?”
    就这样,因为对于搭救断浪和按泥菩萨提供的最佳时机进入凌云窟这两者实在是有些难以抉择的原因,晋艺宸顿时便是陷入了两难之中。只是就在他好一阵纠结之后,脑中突然冒出的一道灵光却是让他瞬间就做出了选择!
    “等等,泥菩萨既然会让我按其所提供的时机进入凌云窟那么便也等于是说他已经算准了我必能在那时进入凌云窟,也就是说我此刻相助断浪根本就不会对我的计划产生影响喽?”
    说着只见他顿时便是面上一喜,然后转头看向了天山之巅的方向道:“而既然是这样的话,哼哼!”
    就这样,晋艺宸顿时又是诡异一笑,然后再次自言自语地道:“唉,秦总教呀,实在是对不起了,虽然我们曾是友好的合作伙伴可看在断家的那把火麟剑的面子上我这次却是无论如何也必须再次站在你的对立面上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说着只见他又是稍稍一顿,然后又是微微一笑道:“还有你断浪,虽然我知道火麟剑是你断家的传世之宝且你断家的‘蚀日剑法’也必须依靠此剑的配合才能甑至最高境界,但为了让你不像你老爹曾经那样被‘剑控人心’我也只得没收掉你这把剑并将它带离这个世界了,希望你也不要介意!”
    此言一出,只见晋艺宸的脸上又是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得意之情,然后一边离开夜叉池边一边在心里好好合计了起来……

  wuxiashijiedagaixie/401208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