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国打直播 第224章 洛神现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我在三国打直播 > 第224章 洛神现

第224章 洛神现

        万里晴空,没有一丝云彩,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滚烫;一阵南风卷起一股热浪,火烧火燎地使人感到窒息。杂草抵不住太阳的曝晒,叶子都卷成细条了。

        每当午后,人们总是特别感到容易疲倦,就像刚睡醒似的,昏昏沉沉不想动弹。

        甄府后院的树荫下,甄宓正眯着眼睛仰靠在竹编的躺椅上假寐,两个婢女在给她扇扇子。贴身大丫鬟秋月突然跑来轻轻唤她:

        “小姐……小姐……”

        甄宓缓缓睁开了惺忪的双眼,四周朦胧而迷茫,轻轻的揉揉双眸,拨了拨因为出汗贴在脸上的几绺头发,打了个哈欠说:

        “秋月你好烦啊!人家刚睡着,又怎么了?”

        秋月急促的说:“别睡了我的小姐,姑爷来了,夫人让您赶紧打扮打扮出去会客……”

        甄宓伸了个懒腰,含糊不清的说:

        “谁?那个姑爷?娘叫我去见人家干什么?”

        秋月抓着她的肩膀摇了摇,“快醒醒吧小姐,让咱们赶紧给您打扮打扮。姑爷就是您的未婚夫啊……”

        甄宓一下子回神,一下子坐了起来,困意全消,吃惊的问:

        “张帆来了?”

        秋月重重的点点头,甄宓慌忙的说:

        “啊!怎么这么突然,也不提前说一声……哎呀,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嘛?快快,准备沐浴更衣……”

        秋月回道:“我刚才已经叫人准备去了,小姐您赶紧先起来吧!咱们最好快点,第一次千万别让姑爷等太久了……”

        甄宓闻言急急忙忙的起身,临走之前突然拉着秋月的手,左顾右盼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问:

        “秋月,我问你一件事,你有没有见过……见过……那个……”

        “那个?”秋月刚开始没反应过来,不过两人相伴多年,马上反应过来。掩嘴吃吃笑着说:

        “我没见着姑爷。不过夫人房里翠柳偷偷跟我说,姑爷长得可俊了,您放心吧!”

        甄宓脸上浮起一丝绯红,拍了秋月的头说:

        “放心你个大头鬼,笑笑笑,再笑把你把卖出去……”

        秋月假装害怕抱头哀求道:“小姐不要啊!奴婢再也不敢了……”

        甄宓飞了她一个白眼,自顾自朝屋里快步走去,秋月赶紧跟了上去……

        正厅里,张帆和甄逸夫妇分宾主落座,寒暄一番。

        甄逸和张氏对这个女婿十分满意,如果说刚开始还觉得他小妾所出的这个出身略有瑕疵,但是自从张帆封侯拜将之后,一切都迎刃而解。

        名望都是虚的东西,但是爵位这是实打实的好处,而且是可以世袭的,也就是他的外孙,就是未来食邑两千五百户的冠军侯。

        这个是铁饭碗!正因为如此,甄逸才下定决心举族南迁,除了北方局势动荡不利于开展生意之外,这个列侯也帮助甄逸坚定了信心。

        张帆也对这对未来的岳父岳母基本满意,甄逸以前做过上蔡令,气度俨然,谈吐不俗,有别于一般的暴发户。

        当然最令张帆满意的一点还是他出色的眼界和大局观。在袁熙和自己竞争的时候选了自己,这是其一;其次就是决定南迁,这一点更是让张帆刮目相看。

        毕竟举族搬迁这个决心是很难下的,甄氏在北地经营多年,根深蒂固。突然前往一个陌生的地域开疆扩土,这其中的艰辛和风险不言自明。

        但是这绝对是最合适的选择,此举不仅给张帆留下了好印象,还挽救了全族人的性命。

        甄逸在此时局势还不明朗的时候,主动向张帆示好,斩断自己的后路孤注一掷,彻底倒向张帆,和将来某一天陷入困局不得不请求张帆庇护,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如果甄逸继续留在中山,无疑会遭到董卓、袁绍、曹操等各路诸侯的迫害和打压,甚至可能被灭族,例如董卓听说袁绍袁术兄弟起兵后就毫不留情的灭了袁氏满门,这就是血淋淋的教训。

        张帆能看到这一层并不奇怪,因为他是历史的见证者。但是甄逸能想到这个层面并且未雨绸缪,这就是目光长远的体现了。

        张帆这一世的身份不同了,现在的他是一个军阀,不久后成为一方诸侯,将来难免会裂土封王,甚至称帝……

        不管他愿不愿意,甄宓是他唯一的合法妻子,从此两家人的命运连在了一起,休戚与共。甄逸、甄宓的每一个举动和决定,也势必会影响到他。

        到了一定的高度,哪怕一次细微的错误决定,都有可能为自己招来倾覆之灾。所以挑选一个不太蠢的岳家就比较重要了。

        例如何太后,自己受到宦官蛊惑,她的母亲舞阳君和二哥何苗收受宦官贿赂,坚决反对大哥何进诛杀十常侍,逼得何进无奈只得引四方诸侯进京,结果呢?

        大哥何进惨死于宦官之手,儿子刘辩的皇帝被废了,连同自己一起被鸠杀,最后全族老小被董卓连根拔起。

        刘氏江山倾覆,何氏这一票人居功甚伟。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张帆自然不愿意自己挑的人像何氏那群人那样蠢,看到甄逸能做到这样,张帆倍感欣慰。

        甄夫人对张帆嘘寒问暖一番,唠了几句家常。一看女儿迟迟不出来,伸手召来大丫鬟翠柳小声说:

        “你去看看小姐怎么还不出来,赶紧催催她……”

        翠柳正欲回话,突然瞥见一抹绿色的倩影,欣喜的说:

        “夫人,小姐出来了……”

        张帆闻言心里一动,也想看看这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未婚妻,历史上引得袁熙、曹丕、曹植三位竟折腰的文昭甄皇后,到底长什么样子?

        内堂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她穿着碧绿的翠烟衫,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走起路来摇曳生姿,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更映衬出粉腻酥融娇艳欲滴。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她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眸含春水清波流盼。

        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还有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清新自然的气息,简直活脱脱一个从锦画中走出的人间仙子。

        所谓美女,应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不外如是。

        弹幕瞬间爆炸,广大水友暴动了:

        “承包wuli宓宓,拒绝无效。”

        “这个我老婆,楼上楼下的拔剑吧!”

        “宓宓的倾世美颜由我来守护。”

        “屏幕怎么脏了,让我来擦一擦……”

        “绣幕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亲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真的是太太太太好看了,四爷俺好想弄死你啊!”(未完待续。)

  wozaisanguodazhibo/24992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