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国打直播 第127章 河滩之战(中)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我在三国打直播 > 第127章 河滩之战(中)

第127章 河滩之战(中)

        两支钢铁洪流终于狠狠地撞在一起,枪矛相击,嘶吼声,哀嚎声,喘息声,利刃剖开血肉的声音……此起彼伏,连成一片,血雨伴随着断肢残躯漫天飞舞,战场的惨烈之花瞬间绽放,妖艳而凄美。

        “受死吧汉狗!”

        一名山越长矛手嚎叫着,奋力将长矛刺出,锋利的矛尖轻易凿穿了汉军的布甲,从前胸贯入,直透后背。

        “啊!”

        异物贯穿的诡异触感袭来,汉军刀盾手发出凄厉的嚎叫,浑身的力气如潮水般退散。长矛手一抽,顿时血流如注,汉军尸体扑倒在地,很快在胸前低凹出聚集一滩红色的小水洼。

        刚杀完人的山越长矛手刚抽出长矛,一支汉军的长矛从斜里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向他射出,好在这个长矛手身手敏捷,一个侧身躲过这一刺,不过站在长矛手后面的一个长矛手就倒霉了,被一矛直中面门,血肉飞溅,几乎将他的脑袋凿穿,哼都没哼就仰面倒地不起……

        不过刚刚躲过死神召唤的山越长矛手运气用光了,只见眼前寒光一闪,喉咙一凉,刺骨的寒冷将他彻底吞噬,他用手捂着血流如注的喉咙,眼睁睁看着一名汉军刀盾手将手里的朴刀抽了回去,然后无尽的黑暗袭来,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汉军弓箭手躲在刀盾手和长矛手的背后自由射击,向着前方斜四十五度角不断的挽弓,射击,挽弓,射击……周而复始,重复着机械的动作。

        “咻!咻!咻……”

        射箭分两种,直(平)射以及攒(仰)射,直射射程近但命中率高。攒射射程远杀伤力强但命中率低下。当然如果是这种敌方挤成一团,摩肩接踵的情况下,就算闭着眼睛也都能中,当然是要用杀伤力更大的攒射。

        为了确保火力持续压制住对手,张帆将弓箭手分列三组,第一组射击的时候第二组挽弓把箭控在弦上,第一组射出箭矢立刻蹲下抽取新的箭矢,调整体力,第二组射出箭矢后蹲下,然后第三组继续,循环往复,敌方的弓箭手本来就在数量上和杀伤力略逊一筹,这个时候更是被压制的几乎站不起来,损失惨重。

        汉军又一轮箭雨倾泻,一名山越刀盾手毫不犹豫的将右手的木盾遮挡住右手边的弓箭手,只听“笃”的一声,一声闷响传来,刀盾手手臂一震,他庆幸又一次成功保护了弓箭手,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噗~”

        刀盾手浑身一震,笑容顿时凝固了,脸部肌肉急剧扭曲,他张开嘴还想再说些什么,却一口鲜血喷了旁边的弓箭手一脸,然后歪倒在弓箭手怀里,弓箭手惊呼:

        “四哥,四哥……你看看我,别睡啊!”

        不论弓箭手怎样呼喊,哥哥始终一动不动,弓箭手将他翻转过来,才看见他背后一支羽箭从背后穿入心脏,弓箭手哀痛不已,抱着兄长的尸体仰天长啸:

        “啊啊啊啊!”

        弓箭手沉缅在失去兄长的剧痛中,却没发现一支狼牙箭正奔他头上急坠而下,锋利的箭头从他的右眼穿入,贯穿整个头颅从后脑穿出,猩红的鲜血一滴滴从箭尖滴落——弓箭手直挺挺的抱着怀里的尸体倒了下去,四肢抽搐了几下就再无生息……

        ……

        虽然汉军的弓箭手仗着轮弓的优越性能和战术的高明之处,对山越士兵造成了相当可观的杀伤性,不过其余的部队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中军还好,毕竟是乌涂残部,乌涂所属的部族本来就是山越诸军实力较强的一支,对上祖郎的嫡系精兵也是不落下风,死伤基本持平,还因为乌岩一方同仇敌忾的缘故,士气上还牢牢占据上风。

        不过左军的首胜营新兵以及右军的丹阳郡兵明显在战斗力上和对手不在同一个层面,起初的时候还能仗着装备的优良性与对方一换一,互相厮杀,有来有回。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劣势越来越明显,往往杀死一名山越士兵的同时,几乎也要赔上两名汉军的性命。

        汉军左右两军的防线被山越士兵冲击的摇摇欲坠,阵亡率也越来越高。

        如果不是汉军弓箭手不断的帮助两翼缓解压力,而且中军牢牢顶住了敌方凌厉的攻势,估计这个时候左右两军已经全线崩溃了。

        尽管如此,左右两军已经出了崩溃的边缘,预计最多只能再坚持不到一个时辰。而且随着左右两翼节节败退,三军整体阵型慢慢拉成了一个“凸”字型。

        这样一来中军防御阵线被迫拉长,没有两翼协助分担,中军防守弱点全部曝露出来,压力倍增。就算乌涂残部实力强劲,渐渐也有些力不从心,不难看出总归会支撑不住而三线崩盘……

        总体来说,经过四个时辰的激烈火拼,形势对汉军一方越来越不利,胜利的天平逐步向祖郎倾斜……

        “虽然我不太懂打仗,怎么感觉主播要输啊?”

        “既然你不懂,就请别乱说话好不好?”

        “不吹不黑,我也感觉是的。任何智商正常的人都能看出四爷处于极大的劣势,如果不做点什么挽回颓势,这把就可以20投了。”

        “放心啦!四爷不会这么轻易的狗带!你看他脸色如常,岳峙渊渟,像是要输的人吗?”

        “这个很难说,四爷城府很深的,表面上不会轻易表露出来的……”

        “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皇帝不急太监急,大不了就当是交了学费,凭四爷的本事,迟早还是能卷土重来的……”

        “9494,我给大家说个故事调剂一下紧张的气氛。从前,有一个农夫,家里老是丢鸡,他便设下陷阱,抓住了一只狐狸,邻居对他说,‘这狐狸太可怜了,你放了他吧!’,农夫看了看,也觉得狐狸可怜,便大发善心,把那只狐狸给放了,从哪天开始,农夫每天早上起来,便会发现灶头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农夫每天起床,便喝了白粥下地干活,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直到有一天,一位和尚路过,告诉:‘你家妖气重,小心狐狸精!’农夫心想:自己处男这么多年,终于可以脱处了,满心欢喜的去等候狐狸精!有一天,天还没亮,他便悄悄地起来,想要看看那白粥究竟是怎么来的,不看还好,这一看,你知道他看到什么么?一只狐狸,正坐在他家灶头上,对着那碗口打飞机!我艹,果真有狐狸“精”!”

        “这就是大意****粥的故事。”

        “6666!”

        “神tmd大意失荆州!”

        “故事亮,回复更亮!”

        “神回复,是在下输了。”

        “人才济济系列,这破站我就服你俩。”

        —

        感谢9我亦成神6打赏100起点币

  wozaisanguodazhibo/24991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