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国打直播 第32章 虽九死其犹未悔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我在三国打直播 > 第32章 虽九死其犹未悔

第32章 虽九死其犹未悔

        “杀了他!杀了他!”

        “砍了他,为大寨主报仇!”

        “大卸八块!大卸八块……”

        众人义愤填膺,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张帆。有脾气暴躁的已经抽出长刀来了,只待一声令下,就将他千刀万剐,剁为肉泥。

        眼看就要刀斧加身,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听见两个焦急的女声同时喊道:“住手——”

        众人怒气冲冲回头看去,只见两个下人打扮的小个子一脸焦急的看着这边,刚才的话就是他们喊的,虽然脸上摸了一些黑灰,不过马上被人认了出来:

        “这不是张帆的两个侍女吗?”

        “对,就是她们!”

        “她们为虎作伥,是加害大寨主的帮凶,给我一并捆了!”

        然后两人就被缚了双手,被推搡着和张帆站在一起,沫儿哭着说:

        “张公子从来没有密谋和参与谋害大当家,他肯定是被人诬陷的……”

        不过她的话众人可不认同:

        “呸!你们蛇鼠一窝,狼狈为奸,你的话能信吗?”

        “闭嘴吧,你个小娼妇,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

        “他是主谋,你们都是帮凶,你们都得死,一个也别想逃!”

        沫儿急得大哭,步练师还是神色如常,温声细语的宽慰沫儿:

        “好了沫儿,不要再浪费口舌了。我们本来早该死了,幸亏公子收留,才苟延残喘的这么多时日,而今齐威以死,当日和他一起下山的手下也死得七七八八,既然大仇得报,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如今能陪公子死在一处,也算是得偿所愿,报了公子之恩。”

        步练师说话的时候,剪水秋瞳目不转睛的看着张帆,欲语还休,眼里有说不尽的情意绵绵,也许只有在这生死最后关头,才能再无顾忌的表露出内心的真实感情吧!

        少女情怀总是诗。

        不光张帆没有想到,就连步练师自己也没有想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心里早已有了一个人的影子……

        今天自己本来可以和沫儿遁入深山老林,趁乱伺机遛下山。但是临别之际,突然想起一双斜睨轻佻的桃花眼,这步子怎么也迈不出去……

        明知道魏勇正在追捕她们,上山很有可能是有去无回,还是义无反顾的回来了,看到那个人就要身陨,忍不住叫出声来……

        不过也不奇怪,十六七岁的少女,毕竟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步氏门风甚严,步练师作为名门嫡女,平日里甚少和男子接触,这次突逢巨变,却意外得到张帆相救,悉心照料,虽然他偶尔也放荡不羁的言行,但始终对她秋毫未犯,礼敬有加,也算是正人君子。

        古代女子性命事小,名节事大,步练师心里明白,从被山贼掳上山的那一刻起,她再也不是高贵的步氏大小姐。她永远也回不到从前了。

        虽然自己贞洁未失,但是在别人看来,自己早已是个不洁之人,不要说世家子弟,就是在是平头百姓,也肯定轻贱于她,决计不肯娶她的……

        张帆玉树临风,才高八斗,在一大堆山贼之中可谓鹤立鸡群,光彩夺目,短短数日,平地一声雷,从被抓上山的阶下囚,摇身一变为山寨四当家,可谓传奇,也难怪步练师另眼相待,倾心于他。

        “咦哟,好酸好酸!”

        “恋爱的酸臭味!”

        “来,大家一起吃了这碗狗粮……”

        “唉,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可惜了我的神仙妹妹……”

        “呼叫fff团,烧死异性恋!”

        ……

        张帆自然看出了她的心意,忍不住叹道:“既然有机会逃走,干嘛要回来送死?”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步练师低声吟诵,目露坚定之色。

        这是屈原《离骚》中的句子,意思是说:这是我心目中向往的事情,纵然多次死亡也不会后悔。

        步练师这是在向张帆表达生同生共死之情,纵然张帆之前专注于谋划争霸天下,从未有闲暇动过儿女私情,这一刻也不禁心头悸动,百转千回。

        步练师又转头看着沫儿,疼惜道:“只是可怜沫儿了……”

        沫儿早已红了眼睛,哽咽道:“没了小姐,沫儿独自苟活也没什么意思了,倒不如和小姐死在一起,黄泉路上也有个照应……”

        一名小头目早已不耐烦了,敲击了一下双刀说:

        “奸夫淫.妇,还有什么废话,你们去阎王爷那里好生说吧!张帆犯上作乱,害死大寨主,罪无可恕,按照寨中规矩,当受‘大卸八块’之刑,大家可有异议?”

        “杀了他!杀了他!……”众人怒吼。

        却不料张帆仰天大笑,众人怒道:“你笑什么?

        “四爷是不是吓傻了?要屎啊!”

        “目测不是,我看电视剧的时候,一般这么笑,接下来就要反杀了……”

        “四爷为什么要笑?四爷说,我也不知道,我看大家反驳之前总要大笑三声,我就跟着笑咯!”

        “嗯,这是个哲学问题!”

        “根据多年研究推测,不外乎以下几个原因,一,掩饰自己的心虚,为自己增加信心。二,把对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三,迷惑对手,让对方摸不清自己的想法,增加自己的气势,削弱对方的气场,此消彼长……”

        “卧槽,弹幕人才济济啊”

        ……

        张帆冷哼一声,第一次开启了天赋技能“舌绽莲花”,魅力+10,说服成功率+30,这些对他还是很有用的,字正腔圆的说: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么大的罪名,仅凭他们一面之词,就给我定罪,未免太荒谬了吧?”

        王忠狠狠地说:“死到临头,还敢狡辩?大寨主的所有下人都看见了你和齐威密谋的事,你抵赖不掉的!”

        “多说无益,我有办法自证清白。官府也要给犯人自辩的机会。你们不会这么草率吧?”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一个老头站了出来说:“当然,兹事体大,岂可偏听偏信,自然要慎重行事。你若是有冤屈,就赶紧说吧!否则只能按寨中规矩处置。”

        “好,我的话你们不信,大寨主的话,你们总不能不信吧?”张帆嘴角上翘,两颗幽瞳泛起了华泽,闪烁着璀璨夺目的涟漪,锐气逼人。

        “这话什么意思?”众人一愣,大寨主不是凉透了吗?难道死人还能说话?

        “难道你还能让死人说话不成?”魏勇嘲弄道。

        “没错,谁说死人不能说话呢?”张帆露出一口小白牙,不过众人怎么突然觉得凉飕飕的……

        感谢斯文服毒打赏1000起点币,感谢秦妮轩少打赏100起点币

  wozaisanguodazhibo/2499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