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国打直播 第20章 滑天下之大稽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我在三国打直播 > 第20章 滑天下之大稽

第20章 滑天下之大稽

        出了一个大丑以后,张帆就老老实实跟着赵离继续学习射箭了,精神恢复了就使用鹰眼术,希望触发偷学技能。

        就这样一直忙活到太阳下山,使用了二十次鹰眼术,结果偷学技能一次都没触发过,倒是射箭水平有所提升,十米之内终于可以上靶了。

        傍晚时分,校场训练的人纷纷回家吃饭,古代的人是很有时间观念的,不像现在的人老是加班什么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张帆也只好回家吃晚饭。

        晚饭过后,照例就是每天的说书时间,临出门前,张帆坏笑者调侃沫儿:

        “沫儿,干脆咱们一起走吧!”

        沫儿白了他一眼,“你自己去吧!下流,我才不去呢!”

        张帆哈哈大笑,朝着礼堂而去,到了之后意外发现孔涧西也在,互相打了个招呼,张帆继续开启说书模式……

        说着说着,突然目光瞥见右前方得角落里,有两个熟悉的身影——沫儿看他朝这个方向望来,当即就往步练师身后躲,步练师带着一个白色面巾,遮住了脸,大大方方的遥遥拱手致意……

        一般人带面巾可能惹人怀疑,不过山寨很多人都见过她脸上那副鬼样子,见她带着面巾也没觉得奇怪,还要感激她没有继续摧残自己的眼镜。

        依然是讲两个回目,张帆和孔涧西告别之后,直接就回住处了……

        后面的一个礼拜,张帆每天都是如此,早上开直播,白天去校场一边练习射箭,一边偷学技能,傍晚去说书,晚上睡觉,顺便在房里练习飞刀术。

        他决定不告诉任何人关于飞刀术的事,他要把这个作为底牌,关键的时候用来救命翻盘。

        一连七天都没有触发偷学技能,张帆几乎要崩溃了,不过系统是不会骗人的,毕竟5%的几率,只要坚持下去,终究会成功触发的。

        不过一连一个礼拜都直播校场练箭,大家的积极性都有些下挫,打赏礼物也少了很多。

        很多水友都反映不想继续看练箭了,有些直接抛弃了他,跑出看隔壁的大胸女直播间看球去了。就算一样东西再好吃,天天吃也是会腻的。

        为了不让大家感到枯燥,张帆最近几天刻意增加了互动的频率,也挽回了一些人气。

        第八天上午,张帆照例来到校场,打开直播不久,张帆就开始和大家互动:

        “现在我们一起玩个游戏,你们随便说一句话,我给你们翻译成古文,看看效果,好不好?”

        ☆堕落の天使:“我先说一个:人要是没有理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张帆翻译:“涸辙遗鲋,旦暮成枯;人而无志,与彼何殊。”

        富翁的成长:“那这个呢?别睡了起来嗨。”

        张帆翻译:“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张茂葵:“试试这个吧!你这么牛,家里人知道么。”

        张帆翻译:“腰中雄剑长三尺,君家严慈知不知。”

        东风~崛起:“666,这个呢?心好累。”

        张帆翻译:“形若槁骸,心如死灰。”

        舞海心灵:“看我的: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张帆翻译:“方寸淆乱,灵台崩摧。”

        逍遥°○恶魔:“哈哈哈,我单方面宣布和xx结婚。”

        张帆翻译:“愿出一家之言,以结两姓之好。”

        白烨之魂:“咳咳,这个呢?重要的事说三遍。”

        张帆翻译:“一言难尽意,三令作五申。”

        “可以,这翻译我给满分,太逗了!”

        “好搞笑!”

        叮咚,龙苍雪打赏了588个“赞”

        jackiey打赏了1888个“霸气”

        ……

        互动告一段落,张帆继续练箭,引弓欲射,突然听见“咻”的一声,一支羽箭已经插在了他面前草靶的红心,箭羽颤动不停,而他手里的箭还没放——

        张帆转过头去,只见魏勇一脸得意的看着他,挂着虚伪之极的笑容说:

        “哎呀,射错草靶了,不好意思啊!”

        站在他旁边的瘦子手下给他捧哏:“还是四寨主厉害,据说第一箭就正中红心,可惜也射错了草靶。哈哈!”

        “唉,不过反正四寨主也用不上靶子,我射一下……应该无伤大雅吧?”魏勇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靠,魏勇这个叼毛,这么跳!”

        “居然敢讽刺我四爷的箭术,信不信分分钟一箭教你做人。”

        “这个纱布,看着就想吐,天天找四爷的茬。”

        “四爷,一箭射死这个龟孙儿!”

        “一箭射死算逑!”

        ……

        张帆虽然也很不爽,总不能因为别人几句话就撕破脸,那也显得太气量狭小了,让人看笑话,所以还得虚与委蛇一番:

        “三寨主怎么有空过来校场射箭,您要是喜欢我这个靶子,我让给你就是。”

        “唉,不用。”魏勇见他避让,更加洋洋得意,“我就喜欢站在这里,专门射旁边的靶子,要不怎么显得我本事大呢!”

        话音刚落,魏勇又抓出一支羽箭,“咻”的一声,正好钉在第一支箭的旁边,两支箭几乎紧紧贴在一起——

        “好!”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大家都为了魏勇精湛的箭法喝彩。

        听到众人的喝彩声,魏勇更得意了,又抽出一支箭,张弓放箭,这次又是正中红心,而且三支箭的落点几乎集中在一个点上。

        “好箭法!”“厉害啊!”“好本事!”这次的喝彩声更加热烈,排山倒海。

        张帆也不得不承认,这箭法的确是很了不起,自己这七八天的训练,连射上靶都费劲,人家随手一射,三支箭钉在一处,这差距有点太大。

        “四寨主,我这箭法可入得你的眼?”

        “三寨主箭法神乎其技,叹为观止!”

        魏勇得意大笑:“听说四寨主最近苦练箭术,不知练得如何了?”

        张帆诚实的说:“帆愚钝,至今不得其法。”

        魏勇嘴角上扬:“四寨主天资聪颖,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至今不得其法,那一定是教授之人能力不足,水平不够。我看四寨主不如另觅名师,方能早日学成。”

        赵离浑身一僵,不过那敢反驳魏勇,只得默默低下头。

        张帆笑着说:“帆资质驽钝,倒也怨不得别人。”

        赵离感激的望了他一眼,张帆接着说:“再说寨中有何名师呢?”

        魏勇跟班马上插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咱们三爷可是公认的本寨第一箭术高手。”

        想让劳资拜你为师?趁机踩我一头,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张帆冷笑道:“帆箭术尚可,只需多熟悉熟悉,不必再拜什么师父了。”

        “哈哈哈!”魏勇夸张的大笑,笑的前俯后仰,然后众人也跟着大笑起来。这些天张帆的糟糕表现,他们看的一清二楚。

        这么烂的箭术,居然恬不知耻地自我评价为尚可,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感谢神馬十浮雲打赏100起点币

  wozaisanguodazhibo/24989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