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国打直播 第16章 灵魂歌手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我在三国打直播 > 第16章 灵魂歌手

第16章 灵魂歌手

        来到库房,张帆本来打算挑刺,展示自己“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威风的,结果让他失望了。

        到了之后才发现,库房整理的整整齐齐,所有物品都分门别类归置好了,帐目也清清楚楚,卫生也做得一成不染,至于他的五六个下属,估计是被他昨天的传奇表现震慑住了,站在那边就像小学生看到了爱因斯坦,大气都不敢喘。

        结果就是他立威的计划夭折了,似乎也完全没有必要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几个懂数算的家伙,才知道张帆昨天的表演到底有多恐怖,几乎把当成数算之神来膜拜,也无须画蛇添足来立威了。

        “卧槽,四爷虎躯一震,库房众小弟纳头便拜。”

        “四爷,这帮人被你吓破了胆,你就算现在放个屁,他们都当是香的!”

        “我四爷就是6,就是无敌。”

        “恭喜四爷收获6名脑残粉,喔,加上楼上就是7个。”

        “四爷吃瘪的表情好可爱啊!爱死了!”

        ……

        张帆晃荡了半天,发现自己完全是个多余的,无论什么事,几乎只要眼光扫一下,还不等开口,马上就有人替他做完了,这班上得太无聊了,他开始考虑翘班了。

        说干就干一贯是张帆的优良传统,他招招手,候三宝立刻屁颠屁颠的跑来,“四爷,有何吩咐?”

        “嗯,三宝,上次听说书过瘾不?”

        “唉呀,太过瘾了!”候三宝眉飞色舞的。

        “那我决定,从今天起开始说书,你觉得怎么样?”

        “那太好了,简直是太开心了。”候三宝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那这样,你去把我上次那几样东西准备好,再把大伙儿召集起来,准备好了通知我过去,能办不?”

        “太能了啊!那行,我都等不及了,那我去了啊!”

        张帆点点头,看着候三宝火急火燎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水友们纷纷表示不解,李会计:“主播,你不都已经当上四当家了,怎么还说书呢?”

        张帆回答:“我这四当家,来的不明不白的,对山寨也没有任何贡献,资历又是最浅的,他们未必服我,我给他们说书,就是希望和他们增加友谊,早日打成一片,扩大我在山寨的影响力。”

        真大鹏:“有道理啊!四爷这招高明啊!得人心者得天下,只要四爷得了人心,这山寨迟早是你的。”

        韬韬3:“四爷加油,我这边有几个说书的视频,我传给你,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宅男160:“我在网上下载几个传给你,四爷加油,你可不能给我们现代人跌份啊!”

        张帆:“这些诸位兄弟的支持,感激涕零……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一首许巍的——《曾经的你》送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天从月影:“四爷要唱歌么?好呀!”

        熏之祭:“还没听过四爷唱歌呢!嗓音这么好,唱歌一定好听吧?”

        张帆选择了播放《曾经的你》的背景乐,跟着开始唱,当然不是开口唱,而用意识在唱: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已四海为家

        曾让你心疼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无踪影

        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

        曾让你遍体鳞伤

        ……

        “卧槽,这什么鬼?”

        “开口跪,这是噪音污染……”

        “灵魂歌手,我选择狗带!”

        “专业毁歌二十年。”

        “求主播别唱了,在唱退订了!”

        “+1”

        “+10086”

        ……

        系统通知:天从月影送给主播1314个“坑”

        熏之祭送给主播1314个“臭鸡蛋”。

        ……

        最终,在水友的强烈抗议和退订威胁下,张帆的献唱首秀被迫结束了,也让帆哥直播间从此闻歌色变……

        等到张帆献唱结束,候三宝跑来说,一切都准备完毕了,张帆和原来库房临时负责人交代几句,拔腿就翘班了。

        等到张帆赶到,现场已经来了百号人,男女老少都有,眼尖的张帆还发现了步练师和沫儿的身影,这次说书的场地设在一间类似礼堂的大屋子。

        看到张帆进来,现场响起了热情的掌声,每个人都热情的行礼打招呼,张帆也一一回应。

        “啪”张帆把醒木一拍,开始说书:“话接上回,赴巫山潘氏幽欢,闹茶坊郓哥义愤。”

        照例先念定场诗:参透风流二字禅,好姻缘是恶姻缘。痴心做处人人爱,冷眼观时个个嫌。野草闲花休采折,真姿劲质自安然。山妻稚子家常饭,不害相思不损钱。

        话说当下郓哥被王婆打了,心中正没出气处,提了雪梨篮儿,一迳奔来街上寻武大郎……

        ……

        惯例又是说了三回,张帆把醒木一拍:“啪!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大家自然很是不满,不过语气客气了不少:

        “四爷,再说一段儿吧!”

        “四爷说的真好,再说点吧!”

        “四爷我可喜欢听你说了,再多说点呗!”

        ……

        张帆只是笑笑不说话,敷衍了一番就回家了。

        ……

        看到张帆离开,一名黑衣男子对隔壁包间的男子汇报:“大哥,张帆走了。”

        孔涧西摆摆手,漫不经心的说:“高远,这小子背景查的怎么样了?”

        “启禀大哥,虽然查到的情况不多,但可以肯定,这小子和山阴县丞、齐威或者魏勇毫无往来,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接触的机会……”

        “那就好,朱慧的死,绝对不是意外,他是被人所害,就是为了剪除羽翼,让我孤立无援。我虽然没查到凶手是齐威还是魏勇,但是不管是谁,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张帆坐大,迟早忍不住跳出来铲除异己,只要我们盯住张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把凶手揪出来,为我枉死的义弟报仇!”孔涧西眼里一道厉光闪过。

        高远忍不住问:“原来大哥是拿这小子当诱饵,可为什么是他呢?”

        “第一,他身世清白,不可能和老二老三沆瀣一气。第二,他有贪欲,野心勃勃,绝不肯屈居人下。第三,他足智多谋,诡计多端,绝不会束手待毙,一定会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不论谁胜谁败,我都立于不败之地。”

        “可是,万一这小子做掉了魏勇或者齐威呢?”

        “那就更好了,最好将剩下的一个一起做掉,那他就没有价值了,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干掉他了。”

        高远朝孔涧西拱手,“大哥英明,不过这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大哥不怕养虎为患吗?”

        孔涧西哈哈大笑:“任他有翻天覆地的韬略,也不过是一介书生,我只需一名刀斧手,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高远彻底服气:“大哥深谋远虑,远自愧弗如!”

        “哈哈哈哈……”孔涧西爽朗的笑声传出老远……

  wozaisanguodazhibo/24989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