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国打直播 第13章 心算之术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我在三国打直播 > 第13章 心算之术

第13章 心算之术

        张帆一觉醒来,发现院落、屋里都打扫得干干净净,洗脸水、毛巾都放在床头,沫儿正把饭菜从食盒取出来,一份份摆在桌子上。

        沫儿虽然年纪还小,倒是发育的不错,洗刷整洁,身着一袭普通的绿色长裙,也显得浑圆诱人,胸部高跷,臀部圆润,腰肢细软,长腿如玉,特别是背对着张帆弯腰的时候,差点让一大清早阳气最旺的他起了生理反应,不过他马上赶走旖念,自我检讨一下。

        张帆刚刚下床,沫儿立刻过来殷勤的帮他穿衣,张帆愣了一下,还是任由她摆布,忍不住调侃一下:

        “沫儿姑娘,这过了一夜,态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前倨后恭的,不知是何用意?”

        沫儿一边熟练的帮他系腰带,一边回答:

        “张公子现在是沫儿的主子,沫儿哪敢生公子的气。昨天是我们隐瞒身份在先,错也是我们有错,还请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们两个弱女子一般见识,就饶我们一次吧!”

        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信你才怪?

        不过三人既然都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每天剑拔弩张的也不太好,面子工作总是要做的嘛!只要自己小心一些,难道还怕两个弱女子?

        张帆拱了拱手,正色道:“沫儿姑娘言重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在这里向沫儿姑娘和步姑娘道歉了。”

        沫儿也吃了一惊,赶紧避让,她从未见过男人向女人认错的,看向张帆的目光也柔和几分,突然觉得他没那么讨人厌了。

        沫儿突然有些心悸的感觉,俏面一红,连连摆手道:“不碍事……不碍事的……那个,小姐有事找我,我……我先去了。”话未说完人走到门口,赶紧推开门跑出去了。

        唉,就这样的战斗力,怎么跟我斗?

        张帆摇了摇头,坐下来开始吃饭……

        早饭过后,有小啰啰过来传信,说寨主要请他过去,在前往正厅的路上,张帆打开了直播,跟大家简单打了个招呼,人就到了正厅,孔涧西和几个手下正在闲聊,看他不顺眼的魏勇也在。张帆拱手行礼,孔涧西安排他坐下。

        寒暄一番,孔涧西开始说正事:“张兄弟学富五车,有经天纬地之才,空有屠龙之术,但是我山寨池浅,所以我想先请先生做些琐事,不知意下如何?”

        喔,想考教我的本事么?

        张帆有些忐忑,不过还是硬着头皮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大当家有何吩咐,在下万死不辞。”

        “咳咳……是这样的,咱们这库房呢……原来是由我的结义兄弟朱慧负责打理的,可惜我朱贤弟七月出了意外,英年早逝,所以这两个多月来库房的账目混乱不堪,不知张兄弟可精于数算之术?”

        艹,你丫早说啊?不就是简单的加减乘除吗?我拿出小学的数学水平,就绰绰有余啦!

        张帆微微一笑:“易如反掌。”

        “大言不惭。”魏勇冷哼一声,张帆没理他。

        孔涧西不满的瞟了魏勇一眼,笑吟吟的说:“却不知先生有何要求,需要什么工具和人手吗?山寨还有七八个会数算的……再就是,多久能把帐目整理清楚?”

        张帆傲然一笑,决定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增加自己在山寨的地位,伸出一根手指。

        孔涧西猜测:“一个月?”

        张帆摇头。

        孔涧西惊喜道:“十天?”

        张帆摇头。

        孔涧西震惊道:“一天?”

        张帆斩钉截铁的说:“一个时辰。”

        “什么?”

        “嘶,嘶,这……”

        “不会吧?”

        孔涧西连胡子都扯掉了两根:“张先生……不会是开玩笑吧?”

        魏勇更是怒发冲冠,指着张帆训斥道:“你敢戏弄我大哥,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给我叉出去砍了。”

        张帆眼睛都不眨一下,淡淡一笑:“愿立军令状。”

        孔涧西正色道:“张先生可要想清楚,军令状可不是儿戏,做不到可是要杀头的,连我也帮不了你。”

        “帆很清楚。”张帆点点头,“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但讲无妨。”

        “好,大当家快人快语,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听闻管库房的朱爷,以前是坐了山寨第四把交椅,如果我今天一个时辰之内,把这两个多月的帐目整理清楚,他的位子交给我来坐。”

        魏勇怒不可遏:“混账,你是什么东西,为山寨立过什么功劳,也敢觊觎四当家的位置,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这个犯上作乱的东西。”

        张帆淡淡道:“良才善用,能者居之。庸碌之辈,虽得而复失也。有何不可?”

        魏勇叫他振振有词的顶撞自己,勃然大怒,正要动手,孔涧西把他的手压下去,正色道:

        “说的好,良才善用,能者居之。我孔涧西一贯就是唯才是举,知人善用,只要张先生真的能在一个时辰之内将帐目整理完毕,就算破格提拔你成为山寨四当家,我看弟兄们也是心服的。”

        张帆一躬到地,拜道:“多谢大当家。大当家可以令人将近期所有帐目搬来此处,再请寨中兄弟来此观礼,帆可以当众清算。”

        孔涧西鼓鼓掌说:“好,既然张先生如此豪气干云,我为何不成人之美,去,请诸位弟兄来此观礼。”

        ……

        一个时辰过后,正厅内挤满了看热闹的大小头目,台前摆着一堆堆的竹简,那是库房这两个月的收入支出的记载,张帆端坐一张小茶几前,左边是步师师正在扶琴,右边是沫儿正在研墨。

        张帆本来就是翩翩公子,这时候红袖添香,更显得飘逸潇洒,不过已经有人看不惯他装逼了。魏勇没好气的说:

        “哼,张先生,一切都按照你的要求办好了,你军令状都签了,就别拖延时间了,大伙儿都等急了,是不是……该开始了?”

        张帆整了整衣领,站起来大声说:“咳咳……诸位兄弟好,论起数算之术,放眼天下,无人是我的对手,特别是我有一项独门绝技——心算,就是不用纸笔,在心里默算,今天就让大家开开眼界,好不好?”

        “好!”欢声雷动。

        张帆朝孔涧西点头示意,孔涧西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环视一周,开始发言:

        “今天有幸目睹张先生为大家演示心算之术,从这根香点燃开始,到这柱香燃尽,必须全程保持安静,谁也不许开口说话,发出任何声音,否则当场处死,听清楚了吗?”

        “明白!”

        孔涧西拍拍手,一个手下把香点燃,插进香炉里,张帆点点头,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摊开竹简开始读:

        “乙未月戊戌日,收布三匹,收米十升……”

  wozaisanguodazhibo/24989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