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契约女神 【066】 天刀九问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我的契约女神 > 【066】 天刀九问

【066】 天刀九问

        此时的磨刀堂内已经完全陷入黑暗,只有门外的星月之光,还有两人手兵器绽放的冷光。WW.  ⒈.

        “天刀诀”很快使完,李翎心默数。果然,宋缺手水仙刀蓝光大盛,刀势大力沉的攻来,李翎也不纠缠,趁势飘退。

        宋缺点点头,再次换了把刀。宋缺悠闲地把收在身后的左手移往胸前,把造型高古、沉重异常的连鞘宝刀落入手,当他右手握上刀把时,同时俯瞧着右手把宝刀从鞘内拔出,柔声道:“天有天理,物有物性。理法非是不存在,只是当你能把理法驾驭时,就像解牛的庖丁,牛非是不在,只是他已晋入目无全牛的境界。得牛后忘牛,得法后忘法。所以用刀最重刀意。但若有意,只落于有迹;若是无意,则为散失。”

        言语款款道来,好似道美味佳肴,向客人仔细介绍,让人细细品鉴。回味无穷。宝刀脱鞘而出,似是漫不经心的刀劈往李翎。

        庖丁解牛乃古圣哲庄周的则寓言,讲善于剔牛的庖丁,以无厚之刃入于有间的骨隙****之,故能迎刃而解。宋缺这刀宛如羚羊挂角,不但无始,更是无终,处于有间无间间。忽然间刀已照脸斩来,刀势封死所有逃路,避无可避,最厉害是根本不知他的刀最后会劈自己甚么地方。

        尤有甚者,是这重达百斤、朴实黝黑的重刀在宋缺手使来,既像重逾千钧,又似轻如羽毛,教人无法把握。只看看已可教人难过得头脑昏胀。

        这刀面前,什么举重若轻、举轻若重、轻重自如都弱爆了,已经出了力的范畴,达到了力融于意的境界。刀意是什么样的,手的劲气就如何变化。

        剑光迅如闪电,犹如银线,围绕古朴重刀盘旋直上,犹如的极致。另剑刺出,空气粘稠如水银,好似水波般从间向四周荡漾。

        重剑直击,剑策应。

        “当”!

        刀剑相触,凝定半空。庞大无匹的真气,透剑袭来,李翎使出斗转乾坤,才勉强化掉对方这轮的气劲。宋缺长刀拨,闪电般的剑光同样被弹开。

        宋缺使完自磨刀堂来到庭院之,李翎同样轻轻点,跟随而至。他左鞘右刀,状如天神般卓立庭,全身衣衫无风自拂,神情欣悦的道;“刚才的刀,才是我宋缺的真功夫,纵使宁道奇亲临,也决不敢硬挡,魔皇却挥洒自如的挡了。既然如此,我就全力出手,生死由天了”

        “阀主尽管出手就是,比武之,何必还去想那些生死问题。”李翎是真的没有生死的担忧,大不了换具身体罢了,最多恶心些,有点儿不方便,不会真的死亡。

        宋缺沉声道:“魔皇,你可知宋某人手上此刀的名堂?”

        “这我倒是真的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是能够代表你刀道最高成就的把刀,天下间最可怕的把刀!”李翎沉声说道。

        宋缺双目电芒激盛,字字的道:“这把就是宋某藉之横行天下,从无敌手的天刀。”

        说完,宋缺突然目露笑意,随手挥刀,从容潇洒,配合他英俊无匹的容颜,做如松柏的挺拔体型,说不尽的悦目好看。

        虽是随意的刀,但李翎却感到无论他剑势如何变化,位置角度时间如何改动,最后都会被他挡个正着。更知绝不可后退避开,因为在气机牵引下,宋缺的天刀会像崩堤的大水,从缺口涌来,把切挡着的东西摧毁。

        “阀主拿出真本事,那我也就不客套了。”道银光突兀地自虚空飞出,正是纯阳剑。李翎精气神凝聚,长剑闪而逝,直接破空消逝,宋缺悚然惊,刚刚感应到杀气,长剑就已经来到眼前。

        宋缺紧急变招,凭着直觉挥刀直斩,才堪堪把这刀击飞。

        “好!好!好!实不想,魔皇还有如此鬼神莫测之术,倒是我小觑了天下英雄。”宋缺面色沉凝的说道。

        “此为飞剑之术,直接由心神牵引,度绝伦,宋阀主小心了。”李翎微笑着稍稍解释了下。

        磕飞了纯阳剑后,宋缺终于开始施展他刀法集大成的巅峰之作——天刀九问。

        “上下未行,何由考之?”刀使出,李翎生出空间颠倒之感,连心神都被蒙蔽偏转,原本凌厉无双的剑势直接断。还不等到李翎调整过来,宋缺刀就锁定纯阳剑,破开纯阳剑剑光后仍然有余力斩向李翎。

        刀未绝,第二刀就紧接着变化而至。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在李翎眼,两天黑白巨蛇秉承万千刀意,向着自己绞杀而来。

        长剑交叉,十字形剑光迎上刀光。

        “轰!”

        李翎刀被轰飞,顿时心大急,纯阳剑在精神世界越变越大,犹如开天神剑,开天辟地。

        “地方九则,何以坟之?”宋缺身随刀走,向上封,大地和长刀融为体,然后大地裂开,直接把纯阳剑吞入,化做巨坟,埋葬切。

        “增成九重,其高几里?”纯阳剑被宋缺的刀势锁住,暂时挣脱不得。他的刀意却不断拔高,直上九重天阙,然后从天而降,犹如天神降临,神威盖世。

        李翎精神痛,纯阳剑顿时颤,被宋缺长刀打飞。原来,这击是意境攻击,宋缺凭借自己长刀和纯阳剑的接触,直接攻击李翎的精神。

        “焉有虬龙,负熊以游?”宋缺趁胜追击,集龙之矫健,腾飞九天,熊之厚重,势大力沉,绕过李翎的双剑绞杀,直接斩向李翎后辈。

        用力向地面跺,李翎重重地向天空飞去,凌空连踏三十九步,盘旋折转三次,飞上百米高空,才挣脱了宋缺这刀的刀势和真元刀罡。

        体内元罡时有些不济,李翎就要下坠。纯阳剑飞来,托住李翎的身体,李翎快回复,全力汇聚精气神,头上脚下,三把剑化做急旋转的螺旋般锁定宋缺杀来。人未至,空气就沉重三分。

        如此强势的击,还借助下坠的威势,不知宋缺应该如何去面对,才能够接下来。

        斗到这里,两人已经进入白炽化状态,两人现在气机牵引,连不斗下去都无法做到了,看得外围偷看的人揪心不已。

  wodeqiyuenvshen/21712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