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契约女神 【065】 天刀试锋芒【下】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我的契约女神 > 【065】 天刀试锋芒【下】

【065】 天刀试锋芒【下】

        李翎左手长剑点,右手却趁势横削,直指宋缺持刀的右手。ΔΔWんW.ん⒈.宋缺刀不收,刀劈飞李翎左手长剑之后,居然余势不尽,再次生出变化,手腕旋,刀罡吞吐不定,风雷涌动。

        “嘭!”

        气劲爆射,两人各退步。

        紧接着,宋缺踏前步,出“噗”的声,整座磨刀堂竟像摇晃下,随其步法,刀横削而出,没有半点花巧变化,但却破掉李翎左手剑的所有剑法变化。

        李翎感到宋缺这看似平平无奇的刀,大巧若拙,能化腐朽为神奇,除去挡格途,再无他法,主动立即沦为被动。

        “铮”!李翎右手再次直刺记,又给劈退另三步。

        李翎脸上挂不住,左手迅疾刺出,顿时风雷并,剑势居然变得威猛无伦,其又隐有长剑本身轻灵飘逸的味道,令人觉得他能把这两种极端相反的感觉揉合为,本身便是个教人难以相信的奇迹。

        宋缺大喝声“好”,锐目亮起异采,英俊无匹的脸庞却不含丝毫喜怒哀乐,手厚背刀往前急桃,变化九次,正李翎的长剑剑锋处。

        李翎愕然,本以为这剑怎都可能为下剑抢得些许先机,岂知宋缺看似随便的个反击,就像奕剑术般把主动全掌握在手上,使他所有后着没半寸施展的余地。

        宋缺的气势更不住膨湃增强,配合着武道意境的压制,令他压力大增,有如手足被缚,用不出平时层的功夫。

        “呛”!两人乍分倏合。

        转眼双刀交击十多次。

        若有人在旁观战,宋缺每刀均似是简单朴拙,但身在局的李翎却知道对方刀起刀落间,实酝藏千变万化,教人无法掌握其来踪去迹,只能见招拆招,依靠双剑的些微优势进行反击。

        什么“以人奕剑,以剑奕敌”之术和“独孤九剑,攻其必备”之法在这种情况下是提也休提,更遑论找寻对方那“遁去的”或细微的破绽。

        挡到宋缺忽轻忽重,快慢由心,可从任何角度攻来的第二十七刀后,李翎仍然平平淡淡,节奏不变。在宋缺无可抗衡、惊天地位鬼神的刀法下,他就像在惊涛骇浪,暴雨狂风的大海飘荡的扁舟,似乎时刻面临没顶之祸。但李翎仍然随波飘荡,借势用力,其实并没有多少危险。

        蓦然,李翎右手重重地刺,直接震退宋缺的记长刀,宋缺却顺势后退,把厚背刀随手抛,直接长刀入鞘。然后脚下朵跺,把刀跳起,顺手抓,把刀连刀带鞘被抓来。

        随着战斗的持续进行,现在已经天色暗淡。昏黑的大堂内,宋缺挺身做立,右手抓著刀鞘,左手正缓缓把长刀拔出鞘子。

        到了如今的境界,两人都已经可以视黑暗如无物。李翎功聚双目,定神瞧去,见刀体薄如绸缎,像羽毛般轻柔灵巧,还渗出篮晶晶的莹芒,锋快至非是目睹,定不敢相信世间竟会有此筑宝。

        “好刀!千古名刀前十位,必有此刀席之地。”李翎赞叹道。

        宋缺的目光在刀身来回巡迳,柔声道:“此刀名水仙,本人曾就此刀的特性,创出“天刀诀”,每诀十刀,共十刀。刀下无情,魔皇小心啦!”

        李翎微微笑,淡淡道:“这诀有什么门道,阀主可否使来让在下开开眼界?”

        宋缺把刀鞘随意抛开,左手扬刀,仰天笑道:“好!自古英雄出少年,魔皇年纪轻轻,就能够把我逼到这等程度,比之霸刀岳山强出太多了。‘天刀诀’第式名为‘天风环佩’,意境是有天仙在云端乘风来去,虽不能看到,却有环佩铿锵的仙乐清音。”

        “岳山算得了什么,也配和我比?放到现在,阀主对岳山恐怕不过是刀的事情。”李翎不屑道。

        边说着,李翎倏地抢前,持剑直刺,化作银光,疾取宋缺胸口,凌厉如电闪。

        宋缺不动如山的瞧着长剑尚差寸许就往胸胁刺至时,才略往后移,手水仙薄刃化作千百道蓝汪汪的刀芒,把李翎连人带剑笼罩其,刀法精妙绝伦,令人难以相信。

        即使如此,还犹有余力的说道:“魔皇说的是,岳山却是算不得什么。”

        如此迅快飘忽至此的刀法根本是无法捉摸,无从掌握。刀风呼啸声在四面方响起,李翎纯凭直觉去揣测宋缺杀气所在,于杀气最盛处,化繁为简,身随剑走,再次剑斩去。

        “叮”!声清响后,蓝芒与银光不断交击。李翎连挡宋缺接踵而来,有若鸟飞鱼游,无迹可寻的连续九刀。

        宋缺欣然道:“魔皇好剑法,第二诀名为“潇湘水云”,虽是十刀,却如霞雾缭绕,隐见水光云影,流转不尽,意态无穷,看刀!”

        李翎长剑绵绵不绝,但却迅疾犹如闪电,直接覆盖住宋缺全身要害。

        “当”!宋缺错往侧,左手水仙刃往上斜挑,正李翎剑锋。

        李翎手剑光大盛,千万点剑芒,像无数逐花的浪蝶般变招洒往宋缺,气势如虹。

        宋缺喝声“好”后,单手抱刀,喳喳喳的连闪三步,竟在剑芒穿插自如,最后才运刀斜削,劈在离剑鄂三寸许处。

        紧接着宋缺左手水仙刃立时化为仿如水光云影的刀光,层层叠叠的迎往李翎的长剑,再次抢夺攻击主动权。

        李翎再次双剑齐出,快慢,动静结合,再次笼罩住宋缺全身。结果宋缺似水流不断的刀式,蓦地化作道碧光冶冶、穿岩漱石的清泉活水,水仙刃划出道蓝芒,循某条优美至乎任何言语所能形容的弧度,直取李翎心口。

        “蓬”!接着连串兵刃交击之音不绝如缕,宋缺的刀势虽不住扩张,但李翎仍然不动如山。

        宋缺刀法忽变,高吟道:“梧叶舞秋风!”整个人旋动起来,水仙刃似是随意出击,全无痕迹刀路可寻,更因其怪异的身法,李翎直力保的优势立时冰消瓦解。

        “当!”

        双剑如二龙戏珠,两者交缠绞杀。剑罡回旋,长剑虚实不定,直接向着宋缺杀去,以攻对攻。

  wodeqiyuenvshen/21712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