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契约女神 【025】 先天之战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我的契约女神 > 【025】 先天之战

【025】 先天之战

        张永安表明自己的身份,正是为了震慑和威胁李翎,天师府可不是好惹的。ΔW  W.*⒈.千年以来,直是道教正派祖庭,历代家主都受封为张天师,只有曲阜孔家能够媲美,称之为南北二圣。

        江湖人士,不怕皇帝老儿,却不代表不忌惮龙虎张家。千年道庭,底蕴深不可测,实力更是不差。

        “怪不得历代以来,天师府恩隆不减。渍渍!这抱大腿的功夫,真不是盖的。好了,废话不要多说。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陪我在禁宫打场,不过我不保证皇帝老儿会不会被吓坏,或者被误伤。要么你就陪我去城外打场,你自己选吧。”李翎反过来威胁道。

        “哼!去城外!”张永安忍着怒火,终究是不敢赌李翎的胆子。

        两人前后离开,张永安跟着李翎向城外奔去。另边,又有位先天高手赶到,继续护卫着皇帝,避免刚刚是有人使出的调虎离山之计。

        整个皇宫的守护力量极其强横,仅仅先天级供奉,就足足有着三个,只不过平时他们轮流值班,护卫皇帝的安全罢了。

        两人的脚程都很快,运起轻功,从禁宫到城郊,不过是炷香的时间。

        “好了,就是这儿吧!虽然比不上决战紫禁之巅,但还能够凑合下。”李翎面对着张永安道。

        借着明亮的月光,以两位先天高手的目力,这种空旷的环境和白天也没有什么两样,根本不会影响到实力的挥。

        况且,先天高手交手,五感的重要性其实已经大大地降低,更多的还是依靠自己的灵觉,因为出手度实在是太快,再加上虚实变幻,五感会被针对性迷惑,并不可靠。

        伸手拂,把长剑出现在李翎手。

        “请!”

        “请!”

        话音刚落,李翎和张永安同时出手。

        剑影横空,犹如漫天桃花飞舞,剑气纵横,虚实不定,笼罩向张永安周身大穴。

        张永安静立原地,却身似清风拂柳,随风摇摆,剑势飘忽不定,始终死死的锁定着李翎手长剑的真身。

        李翎数十路落英神剑用尽,始终不能摆脱对方的青光闪闪的长剑锁定,于是干脆换成玉箫剑法。

        只见漫天剑影消散,李翎手长剑矫若神龙,身随剑走,开始绕着张永安的身子游斗。

        刚刚张永安施展的乃是路松风剑法,最擅长守御,动静结合,虚实相间,正好克制落英神剑。

        面对李翎换招后施展的玉箫剑法,效果就不太好了。

        银白色的长剑上,七个孔洞错落有致的分布着,正好对应着“宫、商、角、徵、羽、变徵、清羽”七个音阶。当李翎施展玉箫剑法时,道道如有若无的声音就丝丝缕缕的钻进对手脑海,干扰对方注意力,攻击心神。

        现在,老道张永安对李翎手长剑指向的感应和判断就越来越弱。他知道,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彻底失去感应。

        于是左手拂尘挥出,根根特制的天蚕丝如针似剑,化做天罗地,守的水泼不进。右手长剑却引而不,不断蓄力。

        旦李翎的长剑想要突破拂尘构建的防御,必定先会和拂尘构建的防御络交击。

        这时,感应到李翎长剑方位的张永安接下来必定会是雷霆击。蓄势已久的长剑就会起反攻,击致命。

        李翎心赞叹,手上却是再次换招,施展出了全真剑法以点破面的招定阳针。

        长剑刺出,空气犹如水波般泛出涟漪,看似缓慢,实则疾若流星,闪电般突破拂尘大和先天真气的防御。

        张永安不惊反喜,脸上闪过道青气,正是玄攻催到极致的体现。

        月光下,青光闪闪的长剑突然黯淡下来,剑尖处犹如化做黑洞,似乎连月光都被吞噬,直射李翎那记定阳针气势最鼎盛的剑尖,想要针尖对麦芒,以强胜强。

        之所以如此,乃是李翎的这记定阳针先后在破除拂尘大和先天真气的防御后,已经威力降低了两三成。

        很多时候,强弱是相对的,最强同时也是最弱。正所谓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眼前的形势正是如此。李翎的定阳针处于三而竭的状态,张永安的这记天陨星却在他不断积蓄下处于顶点。

        两剑眼见就要交击在起,李翎手腕儿却微微抖,定阳针顿时变,划了道圆圈,张永安的长剑正好穿过圆心。

        道无形的旋涡状力场形成,张永安全力击出的剑直接刺在空处,难过的想要吐血。

        好在他做为先天高手,早就达到了收由心的状态,立马就反应过来,想要变招,通过继续攻击李翎来宣泄劲力。

        谁料,李翎用长剑划出的那道圆圈大有玄妙,直接粘住张永安的长剑,神奇的把凝聚在剑尖出的庞大先天真气倾斜空,简直是神奇无比。

        张永安暗道不好,赶紧使出拂尘谨守门,同时使力脱离李翎的剑势,抽身飞退。

        可惜,为时已晚。

        李翎剑势转,自己的功力和转移的张永安的功力相加在起,直接也不使什么精妙的招式了,就这么直接的剑轰向飞退的张永安。

        “轰!”

        劲气四射,道身影犹如炮弹般从爆炸处飞出,吐血飞退,向着临安城飞射而去。

        “今日之辱,咳、在下记下了,咱们来日再战!”张永安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明显可以察觉道他已经身受重创,连气息都已经紊乱,施展传音入密的功夫都做不到了。

        李翎收起暗扣在左手的石子,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留下这个天师府的高手,现在还不到和这等大势力死磕的时候。

        同时,他也在心暗暗摇头。温室里的花朵,就是不如经受过风吹雨打摧残的野草。

        按理说,张永安的真气无论是质,还是总量,比起老顽童都略胜丝,比起黄药师只差点点,所使武功皆是上乘。

        实力却配不上这些,老顽童哪怕不用双手互搏术,也能够打得张永安满地找牙。

        五绝的任何个,都有击杀他的实力。

        体悟了下和张永安的交手经过,李翎再次感受到经验的重要性,坚定了试剑天下的决心,然后飞身向牛家村赶回。

  wodeqiyuenvshen/21711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