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京情 第十四章 五倍工钱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上京情 > 第十四章 五倍工钱

第十四章 五倍工钱

  箱子里摆着一摞一摞银票,有大额的有小额的,整整齐齐摆满了一个箱子。

  长宁笑得见牙不见眼,这一趟来得真不亏。

  果断脱下外衣,平摊在地上,也不细看,箱子太大,银票太多,自己毫无准备肯定是拿不完的,长宁索性将银票一股脑塞进去,直到塞得满满当当才停了手。

  长宁又走到旁边几个箱子去,挨个打开来看,珠宝首饰,金子,银子,古籍文物有尽有。

  金银珠宝这些太重还占地方,早知道今晚来一趟松竹院有这么多收获她应该多叫点人来的,现在她一个人只能勉强拿走一半银票,太亏了。

  算了,长宁不再纠结。将其余箱子悉数合上,熟练的将外衣打上结,背在身上。

  感受到背后包袱的重量长宁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

  直到躺在床上,长宁还有些心绪不宁。

  二叔一个二品侍郎哪来的这么多钱?

  一夜无眠,直到天边泛了白,长宁才阖上眼。

  “小姐,小姐。出大事儿了小姐。”耳边响起花枝的惊呼。

  长宁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家小姐还好好的,能出什么大事儿?”

  “不是,小姐,昨晚二房进了贼。把二老爷收藏多年的孤本都给偷走了。”花枝挠挠头。

  “噗,偷走了二叔的孤本?你这都是听谁的?”早知道二叔不敢声张,也没想到他居然编出这样的理由,长宁笑岔了气。

  花枝不知道自家小姐笑什么,也跟着笑。

  沉香一进来就看到主仆二人笑的跟傻子一样,叹口气沉声道“:小姐荣青堂那边来了人,传您过去呢。”

  长宁止了笑,荣青堂是祖父的院子,这个时候叫她去荣青堂,难道是与昨晚的事有关?

  “你可知都有谁去了?”长宁问到。

  “来传话的人留下话就去了二小姐那边,想来二小姐也会去。”沉香停了下,问道“:小姐,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没事,你们随我去看看吧。”长宁翻身下床,稳稳坐在梳妆台前。

  长宁带着花枝沉香来到荣青堂时,正好碰上裴青衣也来了。

  今日裴青衣还是惯例一身素衣曳地,姿态高华。

  长宁对着裴青衣笑了笑,也不多说,转身走了进去。

  裴青衣跟在后面轻轻开口“:大姐姐可知昨日二房进贼之事?”

  长宁慢悠悠回道“:哦?二房进贼了吗?”

  “青衣知道大姐姐跟随东阳道人多年,必是武艺高超,怎么昨夜有人潜入,大姐姐竟然不知道吗?”

  “二妹妹这话说的,我是大小姐,不是二房的侍卫,没事儿我总盯着二房干吗?”长宁转过头,认真道。

  裴青衣但笑不语。

  两人一同进入书房,祖父裴正清端坐在主位。父亲三叔坐在左下首,二叔坐在右侧。

  “长宁(青衣)给祖父,父亲,二叔(大伯),三叔请安。”两人齐齐叩首行礼。

  “起来吧,宁丫头,青丫头坐下吧。”裴老太爷开口。

  “是。”长宁坐在三叔下侧,敛着眉,活脱脱一个乖巧小女儿模样。

  裴子业在一旁看得好笑,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自家大侄女儿可不是这么乖巧文静的主。

  许是裴子业目光太灼热,长宁侧眼看来,轻轻问道“:三叔,你可知祖父为何唤我来?”

  提起正事,裴子业收起了笑脸,目光有意无意投向二哥。

  长宁了然,心中嗤笑,一定是昨日二房失窃怀疑到自己头上了。

  果然,裴老太爷还没说话,二叔先开口了“:长宁可知昨日二房书房进了贼子?”

  这话问的,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长宁摇头“:二叔这话问的好生奇怪,侄女会没事盯着二房吗?”

  这叫什么话,裴子书皱起眉不耐道“:长宁误会了,二叔的意思是你可知昨夜书房进了人?”

  “侄女一介女流之辈,哪里能知道二房的事?再说了,二房进了贼子。二叔你不去找侍卫,倒在这里审问你的侄女儿。怕是没这个道理吧?”长宁委屈的说着。

  “二弟,宁儿说的对。你房中失窃不去寻侍卫,倒跑来追问自家侄女儿,未免太过了。”裴子文自从听娘子说起二弟妹做下的事心里就有了疙瘩,因此语气颇为怨忿。

  “我”裴子书话还没出口就被裴老太爷打断“:老二,你是长辈,有什么话好好说。”

  “是啊二哥,知道的当宁儿是裴家大小姐,不知道的怕会以为是你吏部的犯人。”裴子业开口道。

  “好,那我便直接问了,宁儿你可知昨夜失窃的是何物?”

  长宁像看傻子似的看裴子业,这就是大宁吏部侍郎?怎么跟个傻子一样。“二叔,您是不是被气坏了?”

  裴子书愣住了,大侄女儿不是说废话吗?他损失了那么多银票,怎么可能不生气。他没好气的开口“:那是当然。”

  “二叔您想开点,不就几本孤本吗?毕竟是二房,这贼子不去库房去书房,不拿金银拿孤本,想来也是个一心向学的贼子。说不定也是仰慕二叔您的风采,才铤而走险的。”

  好!裴正清在心中叹道。这话正说到了点子上,不去库房去书房,不拿金银拿孤本的贼子,怕也是这天下独一份儿了。

  “二哥,宁儿说的在理啊。”裴子业笑道,早知道这丫头牙尖嘴利,没想到能一语戳到点子上,孺子可教啊。

  裴子文也在心里笑道,宁儿果然聪明。

  “你,放肆!你简直目无尊长。”若说本来只是试探长宁的,此刻裴正书对长宁的怀疑也成了六分。

  只有真正的贼人才知道他丢的根本不是什么孤本,是银票!是他积累这么多年的银票!怎么能不生气?还说什么一心仰慕他的风采?一心仰慕用得着偷走他的老本吗?这死丫头满嘴胡言。

  更可气的是,来人能旁若无人的下到密室,且只拿了银票,这让他摸不着头脑。难道是在警告他?

  要是长宁知道裴子书的想法,一定会没好气的说她那只是毫无准备,要是早知道这么多东西,她肯定会叫上师兄,将他洗劫一空。

  “老二!此事本就不管宁丫头事,你莫要再胡搅蛮缠。”裴正清皱着眉,思索着老二的反应,要说真是孤本那也不至于这么恼羞成怒。

  “对啊,二叔。我看您脸怎么红了?诶,您被生气,嘴别歪。这可是中风的先兆啊,二叔万万得保重身子啊。”长宁嬉皮笑脸说着。

  裴子书气的脸皮通红,张大嘴巴喘着气,胸膛剧烈起伏着,一手狠狠指着长宁说不出话来。

  “父亲息怒,大姐姐也是有口无心。”裴青衣上前一步扶住裴子书,手上微微用力,温声劝道。

  长宁一看暴怒的裴子书渐渐平静下来,心里不由对裴青衣又高看了几分,这二妹妹倒是有些能耐。

  这样想着,长宁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反正今日众人眼里受委屈的是她,此时任性一点也在常理之中。

  “好了老二,长辈就要有个长辈的样子,在小辈面前吵吵嚷嚷也不嫌难看?”裴老太爷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二儿子如此失态,心里也是没底。

  “青衣曾听闻东阳道人乃是得道高人,武功高深莫测,想来师姐跟随道人十余载也定是如此了?”裴青衣挑了挑眉头,终于开口。

  竹松园里里外外都有暗卫守着,能在这些暗卫眼皮子底下如入无人之境的,整个府上唯独一个裴长宁,可她毕竟没亲眼见过她的武功,一时之间有些不确定。

  这,这二房失窃与长宁武功有何干连?众人在心中齐齐想到。

  “非也,我自小性子驽钝,学武那种事,卯时便要起身,实在是没这个耐力啊。”反正她今日就是打定主意不认,你能如何?

  裴青衣眼中飞快闪过一丝忌惮,裴长宁比她想得更难对付。

  “二妹妹,别这样看着我。我虽然没有习武,可我是会医的,刚才我说二叔那些,都是真的。”长宁眯着眼,“世人皆知我师父武功深不可测,可偏偏忘了他一手医术可活死人,肉白骨。二叔可别不信我的话。”

  “哼。”裴子书冷哼一声,也不向裴老太爷行礼,径直拂袖而去。

  裴青衣也匆匆福了一礼告退。

  “你呀,真是半点不吃亏。”裴老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向长宁。

  “也不知二叔丢失的是哪本孤本?这样着急。”就算现在暂时不适合让祖父他们知道,她也要提前在他们心里埋颗种子。

  祖父,父亲和三叔并不傻,只要能比前世防备着点二叔,二叔许多事情也不会轻而易举做到了。

  “小姐,你可真厉害。你没看到二老爷,他眼睛都气红了。”回去路上,花枝和沉香一脸的膜拜。

  花枝还好,毕竟打小跟着长宁,对于长宁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也略有所知。沉香就不同了,她从来没有接触过大小姐这样的人,说话做事自有一套章法,她满心觉得惊奇。

  “你们家小姐我发财了,从今以后…”长宁附在两丫鬟耳朵旁。

  “五倍工钱!小姐你太好了!我再也不嫌你穷了。”花枝欢喜的跳起来了,沉香也弯着嘴角。

  shangjingqing/4474207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