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京情 第二十章 世子说您登徒子!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上京情 > 第二十章 世子说您登徒子!

第二十章 世子说您登徒子!

  长宁一行赶到昭州时,城门刚开。城外的百姓和走货郎们挑着担子,将货物带进昭州,一时之间,城门口袂云汗雨。

  长宁堪堪勒马,翻身而下,大腿磨了一夜已是见了血,强忍着不适,“休息一下吧,等人群散些再进去。”

  一行人下马休息,长宁倚在城门那颗大脖子树上。

  谢隐和谢暗对视一眼,有些过意不去,他们太着急了,光顾着大公子这边。却忘了主子还是个姑娘家,这样的奔波,就连他们这些习惯了的人都有些吃不消,更别说长宁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愣是一晚都没喊过休息。

  长宁要是知道此时二人在想什么立马会笑出声。她真的只是太久没骑马,腿疼而已。

  两人对视一眼,搓搓手,从马背上拿下一袋水,“主子,喝点水吧。”

  长宁也不拒绝,轻声道谢。

  正喝着水,城门内一黑衣男子策马奔出,一路行到长宁一行人眼前。

  翻身下马,拱手行礼“:裴小姐。”

  男子长相平凡,眉眼憨厚。是那种一丢进人堆就找不出来那种。

  “这位先生是?”

  “主子,这是谢一谢大人。”谢七轻声道。

  “嗯。”谢一谢?什么名字这么奇怪?

  “小人谢一,冒昧请来裴小姐,还望小姐海涵。”谢一不卑不亢的抱拳行礼。

  “无事,师兄在哪?”长宁干咳一声,讪讪笑道。

  “公子在云来客栈,小人这就带路。”谢一眼神毒辣,一眼就看出长宁脸色苍白。像是受了伤,却没有要求休息。不由得眼里闪着钦佩。

  “多谢谢先生。”

  昭州是前朝顺国的都城,顺国皇帝偏信佞臣,滥杀忠良,赋税苛重。大宁开国皇帝揭竿而起,除佞臣,荡昭州。因忌讳顺国帝宫埋葬了太多的冤魂,皇帝便下令拆毁昭州的皇宫,定都上京。

  虽然昭州没有了皇宫,但昭州的百姓却依然骨子里流露出的生在皇城的骄傲,昭州也因此繁荣富庶。

  长宁此刻亲身进入昭州才感受到昭州的蓬勃,一路上全是小吃铺,客栈酒馆,成衣店和首饰铺。更有外地的走货郎一路挑着货物一路吆喝。

  长宁一行跟着谢一左拐八拐,拐进一条巷子。巷子尽头立着一家客栈:云来客栈。

  许是城门刚开,客栈里还没几个人。小二正在麻利的打扫卫生,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在柜台后面,一手划着算盘,一手握笔写着。

  小二见到长宁一行人,脸上笑意绽出,麻利的打了个千,“小姐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住店,四间上房。谢隐你去办。”长宁将钱袋递给谢隐,便转身跟着谢一上了楼。

  “小姐,定安王世子也在这里。您看要不要也去瞧瞧?”谢一想了想,还是开了口。索性自己已经为公子求来了长宁,不介意再为世子求一求。

  “哦,先带我去师兄哪。”师兄要是出了什么事,师姐一定会哭瞎了。长宁身体抖了抖,自己前世是真的欠了师姐吧,不然这一生怎么会被压榨的这么惨。

  谢一推开卧房的门将长宁迎了进去。

  “师兄,师兄。”师兄面色红润,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往日师兄妹三人一同学艺的记忆从长宁脑子里滑过,师兄虽然双腿残疾,却从没像现在这样毫无生机。

  “大公子最开始是呕吐不止,继而陷入昏迷。”

  长宁抬起师兄的手腕,双指落于腕间。谢一等人在旁边不禁屏住了呼吸,长宁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叫过大夫了。

  昭州城里大大小小的大夫都来过这云来客栈,可没有一个人能解这毒。所以谢一才会迫不得已利用飞鸽传书给谢隐,请来了长宁。他知道昆仑东阳道人的小徒弟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昆仑鬼医。

  如果连长宁都没有办法救回公子,那他们只有以死谢罪了。

  “是断肠草。”长宁收回手,松了口气,转身对谢一道“:这断肠草倒是不难解,只是需要谢先生将乌头取来。另外还需要绿豆,甘草和金银花。”

  “小姐,这乌头是?”

  “断肠草就叫乌头,乌头根部有毒。师兄中的毒就是取这乌头根部炼制的,你取一块完整的乌头回来,再取些绿豆,甘草和金银花回来。”

  断肠草对人们来说并不陌生,是种很寻常的毒药。可难就难在解药,少有人知乌头即可杀人也可救人。她也是从昆仑的藏书阁里的古籍上看到的。

  长宁开好了药方想起了隔壁应该还有个傅世子。

  “谢先生,你带我去看看傅世子。”

  早知道这定安王世子这么麻烦,她真想没有开口说这话。

  长宁看着面前躺着的俊逸男子,心里犯起了嘀咕。

  素手附上傅殊手腕,长宁咂舌,这人命真大。体内的寒毒复发,又中了断肠草。

  治倒是能治,就是稍微麻烦了点。长宁皱眉,自己是大夫,见死不救有违本心。

  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你是幸运还是不幸,偏偏遇到我。

  长宁走到桌旁,写好药方便交给了谢七“:你去将这些准备一下。按这方子上写的,熬成药浴。”

  谢七动作很快,不过半个时辰就同谢暗将浴桶搬进了屋。

  罢了,就当看坨猪肉吧。

  长宁下手很快,三下五除二将傅殊身上的中衣剥去。

  这伤疤也太多了,刀枪棍棒十八班武器都留下了痕迹,有新的有旧的,有一道刀伤还一直延伸到了腰臀之下。

  “谢暗,将世子扶进桶中,你们就去门口帮我守着。”

  “是。”谢七谢暗也没多想,只当这是长宁替人医治的习惯。当下便退了出去,一左一右守在门口。

  “真是便宜你了,我的血有多珍贵,我自己都舍不得用。”

  长宁取出贴身放着的匕首,就着刀刃将手心覆上去。将手举过浴桶,手心裂开一道狭长的口子,殷红慢慢浸了出来…

  良久之后,长宁才收回手。

  她小时和师姐玩闹,躲进了师傅的藏宝楼,从楼里捡了枚果子吃。后来才知道,那是师傅特意去菩提岛求回来的朱雀果。

  要不是师傅及时替长宁护住心脉,只怕她当夜要爆体而亡。

  再后来师傅告诉她,传说朱雀果性热,是这天下间唯一能克制寒毒之物。她的血融合了朱雀果理应有同等效果。

  可她这么多年也没见到一个得了寒毒的人,今日正好拿这定安王世子练练手。

  长宁在房里呆了会,就走出房门。

  她太累了,昨夜奔波一夜,今日还放了血,她需要好好休息了。

  “你让人去守着,谢一来了叫我。我去歇息片刻,你们也别守着了,都一夜没睡了。”

  “是。”谢七点点头“主子,您的手怎么了?”

  “不小心划伤的,叫两人进去守着世子,世子还得再泡一个时辰,药浴别断了,继续熬着,别让水温变凉。”长宁不再停留,伸了个懒腰,就跟着谢七往回走。

  这一觉,长宁足足从巳时睡到了酉时,整整四个时辰。

  “谢一回来了吗。”都已经四个时辰了,没意外应该已经回来了。

  “回主子,谢大人半个时辰前刚回来。”谢七回答。

  “嗯,那咱们这就过去吧。”长宁说着就起身,向外走去。

  “主子…”谢七涨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说。

  “怎么了?吞吞吐吐的。”

  “是世子…他醒了…”

  “这么快就醒了吗?”长宁奇道,醒就醒吧,谢七何至于这么难以启齿。

  “不是啊…世子说您是登徒子!”谢七涨红了脸,干脆梗着脖子道。

  shangjingqing/4471779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