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三十九章 外面的世界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三十九章 外面的世界

第三十九章 外面的世界

  纪晚舟与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通过聊天我知道了他的家庭背景,他从小就受父辈与祖辈的熏陶,五岁就开始绘画,据说极具绘画天分。

  他在这里也是短暂的停留,好像是为了他祖父,具体什么事他说了几次,除了关心每天到手的票子有几张的我,对其它事充耳不闻。

  当天我们来到省城最著名的风景区,悦兰山的脚下,这是我第一次停下脚步静静观看我所在的这座我并不熟悉的城市。这里虽比不上北京的香山红叶,但素有小香山之称。

  想着父母还在苦苦地等着我拿钱度日,心里有种莫名的内疚。

  北方的冬天来得早,刚进入十月,树叶早已褪去饱满的绿色,开始走向成熟。虽然现在不是观赏红叶的最佳时期,但也有不少人如我们一般,感叹树的美丽景观。我被满山的红叶吸引着,慢慢忘记了自己是赚钱的小机器。

  此时,已是深秋时分,凉爽的风不时扫来,带着秋天特有的寒意。而火红的红叶正是一年当中最美丽时分,游人如织。很多叫不上名的树上结的果实,很多掉落了下来,撒落在树根下,成熟又无奈。不知是人的关系,还是风的关系,反正我那天是莫名的欢喜。

  大地上铺满了金黄和红色的叶子,好像铺了一层金色的毯子,我们走在上面,好像步入了画面中。到处都是闪光灯的‘咔嚓’声,我们没有相机,在一个小摊上花了十五元照了一张紧张又严肃的即时拍。那张照片,曾经被我无数次翻看过,现在……我真的不记得它还在不在。

  我们来到一个僻静所在。纪晚舟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在火红的红叶映射下,充满了青春的活力。而我那天穿着一件肥大的夹克衫,土不土绿不绿的颜色,这是我到省城后,在地摊上花了三十元,买的唯一一件衣服,剩下的,都是从老家带来的。

  纪晚舟到一点也不介意,他铺开了背包里的一个毯子,放上了好多的食物,背后就是火一样的枫叶,他像是对景又像是对我说:真美,太美了。你身上的质朴与红叶相映,在我眼里无论怎么描摹都不及你自身的十分之一。

  我羞红了脸,也受了他的感染,不停地欣赏起风景来。纪晚舟递过来一罐啤酒,示意我尝尝,我第一次喝酒也就定格在十四岁。我喝了一口,差点吐出来说,连喊不好喝,什么味?纪晚舟笑得无拘无束又心无城府,惹得我也跟着嘿嘿地傻笑起来。

  后来,我慢慢习惯了这个味道,竟然喝了三罐,眼前的小食品也被我们消灭干净,不大工夫,我的脸如朝霞一般透出红晕来,迷醉的眼神也有点恍惚。纪晚舟见我这幅模样,直呆呆地看着盯着我,仿佛傻了一般,他脱下自己的白上衣,示意我脱下自己的衣服,我乖乖地听从他的安排。中午时分,阳光分外明亮,气温明显上升。

  纪晚舟拿着背包把我的衣服装上去,我舒服地靠在背包上,然后他拿出自己白色运动服,披在我的身上,里面恰好是一件通红的绒衣与红叶融合在一起,雪白的外衣将我的脸色映得白里透红。纪晚舟迷醉其中,他然后支起画板,潇潇洒洒画了起来。而我则在被他一眼一眼的观摩中陶醉了。

  一幅完美无缺的作品在三个多小时后诞生了,我们一起命名为《少女记忆》。

  一连几天,纪晚舟销声匿迹,每天中午我都心神不宁地看着他的座位上发呆。我的脑海里,总是闪现出纪晚舟那张青春勃发的脸,和他看我时激动不已的神态,这些定格和特写让我有些心不在焉,工作的时候,总是分心,盼望中午时分那个活蹦乱跳的影子出现在我的面前。

  几天后的中午,就在我已经绝望的时刻,那张充满青春活力的脸,半蹲着,察看正在低头扫地的我,我有点不知所措,羞羞地笑着,而纪晚舟也有点手脚不知道到放在哪里好,他是激动的,饭店里的人哄笑着,开着我们俩无伤大雅的玩笑。

  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儿,一个打工都需要伪装身份的小女生,那时候懂得什么叫情窦初开,只是朦朦胧胧中有些期待和喜欢吧。

  我被他牵着手,来到他的座位上,他掏出画让我看他画的画像,就是那张,经过纪晚舟反复修改后的作品,作品中的我犹如披了一层金黄色的纱巾,慵懒地半躺在落叶满地地金色落叶中,背景里的红叶,像是喷薄而出的红霞,万道金光点缀其中。我的皮肤被描摹得白皙细腻,有特点的眼睛犹如池中之水清亮透彻……我张大了嘴,真不敢想象,那个美得如同仙女的人就是自己。饭店里的人都包围过来,他们也都被这幅画震撼到了,一时间竟鸦雀无声。

  纪晚舟得意地享受这段被人仰慕人时光。

  当天晚上,纪晚舟再一次光临饭店,等到我下班,我们俩人结伴去了不远处的另一家饭店,在二楼的包间里,纪晚舟举杯说:“谢谢你的配合,没想到我的这幅作品入选学校顶级大赛中,我给爷爷看了,他说真是太好了,说我是纪家最有天分的孩子,他说纪家的一脉传承就靠我了。你知道吗,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搞艺术的。爷爷在省城学院专职教过绘画,父亲耳濡目染很小就走上了绘画之路,我也不用说。但我爷爷不看好我爸爸,说他商业性太浓,成不了大器,他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看了我的画,我爷爷兴奋得睡不着觉,他现在生病在市部队医院里,我每天都跑去看他。“

  这是我这辈子都无法想象的生活,他好像从来不缺钱,无论是他想出国还是学绘画,我从来没听他说过一句有关钱的话。我悲哀地想,就算我父亲没有出事,我们家的钱也是那样的捉襟见肘。而他的生活里都是与理想、传承相关,那种氛围是怎样的?我除了羡慕没有其它幻想。

  纪晚舟好像是一个喜欢自我为中心的男孩儿,他从来没过问过我的生活,甚至在我们交往的半年里,他没问过一次你来自己哪里,他所关心的只有自己的画。正是他的与众不同,让他的影子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此后,我们有一段时间形影不离。纪晚舟给我画了无数他的习作,每一张都让我爱不释手。纪晚舟从那之后画了我好几次,但每次都没有红叶那幅令他满意。《少女记忆》他说是要参加画展。我那时候是幸福的,一想到他的作品竟然我是主角,而且还要参加比赛或挂在教室里展览。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有一次他说自己的画竟然得到了教授的肯定,而且在学校展览一周,我听他这样说,又是一个大红脸,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画像有一天还会挂在省城的某个知名的学府里,自己的画像得到那么多同学欣赏……想想就觉得纪晚舟的世界深不可测又高不可攀。

  有一段时间,他突然再一次没有了消息。我永远是等待的一方。我们大约有一个月没有见面,无论我如何思念,纪晚舟始终不见人影。我没有手机,而纪晚舟也从来没想过要告诉我他的手机号。

  一个月后的一天,纪晚舟来了,他有神情有些憔悴和沮丧。我急忙问他怎么了?他说爷爷的病越来越重了,这几天他都陪伴在爷爷身边,他说自己从小就在爷爷身边长大,他所有的感情都给了爷爷。他告诉我,说爷爷一直不看好父亲和母亲,说他们身上铜版味太浓,把好好的艺术蒙上了钱的味道。于是他把从上辈子传下来的珍贵画册都留给了纪晚舟,而且不让父母亲知晓,怕他们打这些画的主意。

  “那些画都很值钱吗?”我不解地问。

  “这我倒是不知道,我只知道特别珍贵。我爷爷说了,如果你父母为难你,你宁可捐给国家也不要他们糟蹋了。”

  我还听不懂这里面的真正的含义,但我知道他爷爷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

  “你知道张大千和齐白石吗?”他很认真地问我。

  我赶紧点头说:“当然。他们是中国绘画界的泰山级的人物。”

  “我的祖父曾经做过张大千的学生。”

  “那……那肯定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对于那个时候的我,对这些真的是不感兴趣,张大千和齐白石都是书里的人物,与我相隔十万八千里,纪晚舟则不同了,他从小的教育和环境与我有天壤之别,反正那个时候的我,只知道他出自艺术之家。

  纪晚舟拿出那张在香山的画作,送给我说,这一幅是我所有作品中最好的,参加完大赛我就拿回来了,送给你,留作纪念吧。我爷爷老早就安排我去法国继续读美术,他说,我只有到了那个地方才能更大的发挥我的潜质。他说在国内上大学也是因为爷爷离不开我……纪晚舟说完哭了起来。

  我也哭了,是为了他要远走他乡。

  那天,他们第一次肆无忌惮地握住了彼此的手,说了好多知心的话,而我们都明白,这一次的分别,就是永诀。与纪晚舟不同的是,我的悲痛里更纯粹一些。毕竟,我们是生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

  那天他除了送给我一张描摹我的画作,还给了我一张画,他说这幅画是爷爷送给他珍藏中的一幅,留给我做纪念。画面上有险峰奇山,还有一些笔墨字迹。可我中意的还是自己这幅《少女记忆》。此画一共两幅,分别是我坐在不同位置上的画作,纪晚舟认为好的那一幅他参展去了,另一幅则留给了我。

  分手的时候纪晚舟曾经承诺会给我写信,我还特意留下了饭店的地址,但自从他走后音信全无。

  也许我只伤心了几天或者一个月,反正过了不久,纪晚舟这个人就在我的记忆里成了一个偶尔想起的事,和以往那些事没有太多的不同。

  我在省城只呆了半年,我们又搬了家,父亲除了腿脚有些不灵活外,很快就能正常下地干活了,我们没有回到原来的县城,而是投奔了亲属家,一个叫榆树的县城扎了根,我再一次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这里的重点中学,成为父母的骄傲。

  也就是在那一年,我的母亲忽然之间又有了身孕,在我和父亲一再坚持下,我有了一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弟弟……现在他们的生活早就日新月异,在榆树县买了房子,弟弟在也在自己曾经读过的一中上了初中。

  令我激动不已的正是那张画,就是画满红叶的《少女记忆》。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474333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