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四十二章 - 着笔中文网

第四十二章

  “没几年他就去世了,死之前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我走父母这条路,他说我最有天分,如果好好学会成为绘画大师的,可惜,我在父母的高压下,又在老婆的调教下,还是没听爷爷的。”

  我看他有些伤感,就劝他说:“老人家的话,你记到心里就好了,无论是艺术界还是商界都是瞬息万变的,每个人的道路都是自己选择的,只要好好走,都会有出息的。”

  他不无遗憾地说:“其实真的不如听老人家的话了,因为从商偏离了艺术的本源,等到明白的时候,很多事都无法更改了。”

  “你现在还画吗?你这么有天赋?”

  “我想说得正是这个,很早就不画了,只做一些鉴赏类的工作。”

  “这有点可惜了,你后来又有什么新的好作品吗?”

  “所有的好作品都是在上学期间获得的。尤其是在法国期间,得到很多教授的喜爱……唉,别提了,当时真的是。”他摇了摇头,有种什么都不想说的后悔样子。

  “你现在不能恢复吗?你毕竟是有基础的。”以我对绘画的了解,感觉无非和写作差不多,可以重新捡起来的。

  “很难了,好多年了,手都生了,而且也没有什么好的创意了。其实我这次寻找你,第一是怀旧,第二也是希望自己能把消失的灵感寻找回来。”

  我立刻笑了说:“如果说十多年前能激发你的灵感,那么现在根本不可能了,老了,也特别务实了,原来的单纯早就消失了。”

  他拿起茶盅,含情脉脉地对我说:“昨天晚上我失眠了,我感觉自己突然掉进了一个蜜罐里,什么都是甜的,就好像十多年前我们在一起一样,品尝得都是甜蜜的滋味。”

  我脸色潮红,热浪往脸上涌。这句话出自一个你没有反感人的嘴里,听上去好像幽远的小夜曲是那么的动听。

  “那我能问一下吗?你这么完美,为什么还没成家?是条件太高吗?”他近乎喃喃自语的声音让我觉得很亲切。

  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说:“这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无论是多久的朋友,还是现在的同学,唉,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解释了,要是有一个复读机我都不想说话了。”

  “别太为难了,我是关心你。婚姻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但要寻到好的婚姻。”

  很多人都是打着关心你的幌子,实际是想看你的笑话,当然我觉得这是对别人,但对他……我只说:“没碰到合适的。”

  “你介意离婚的吗?”

  我觉得这句话大有深意,赶紧回复说:“其实没那么热切的心情寻找所谓的爱情了,感觉自己一个人也不错,我说的是真话,看惯了太多的分分合合,那些美好都留存在笔下吧。”结婚对有些人来说好像是信手拈来,而对于我来说,就好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

  俩人的对话虽然没有酒的热烈,却有茶的余香。

  纪晚舟又给她满上一杯说:“你是不是太挑剔了?是心高气傲导致的。”

  我苦笑了一下说:“我现在就剩下可怜的高傲了,也是做给自己看的。可能我毛病太多了吧。与人交往的时候从来都不曾主动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天生就这性格。在我的内心里头。一直希望有人主动追求我,锲而不舍地等着我……其实就是我的一厢情愿,到头来却一直没有等到。”

  纪晚舟不以为然地说:“我就不信。没有人追求过你。你长相漂亮,学问也好。仅凭这两点,追求你的男生就得排成一个排。”

  我很好奇地问:“你说得是真话?怎么这么辉煌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我就不信你没恋爱过,你可以没结婚,但……你肯定是经历过男人吧?”

  我知道这其实也是他想问的,就反问他说:“既然你知道我们都三十多了,我按一般来说也是应该结婚了的人,你为什么还要找我?”

  他非常坦然地说:“我找你和你结婚与否没有一点关系,就是单纯的寻找过去的旧时光。”

  我忽然有些心冷,但很快就恢复过来说:“三十一岁了,不对,再有几天就三十二了,要说一个人都没有追求过我,那肯定也不是真话。”我把自己与小老板的事大致提了一下,然后说:“这是我今生唯一一次不成功的恋爱,再就没有了,剩下的相过亲,最长的两周,最短的吃完饭就散了。”

  他哈哈大笑起来,口里的茶都喷了出来说:“真想不到现在还有你这样的人,还和过去一样单纯、可爱。”

  “我怎么听不出来这是夸奖我?好像是嘲笑我一样?”我明知故问地说。

  “夸你纯洁呢,现在如你这样的女子真是找不出第二个了,就算你没有结婚对象,也可以有知心的人,这是很正常的事。你要是说你现在还是完璧,我相信全世界一半的人都不会相信的。”

  我根本没必要解释这个问题,而且他也不会关心这样的话题。

  “至少你应该找一个情人,男人与女人需要在精神之外,有深切的交流。”

  他把‘深切’和‘交流’咬得死死的。

  “你说的话和我一个最要好的朋友说得一模一样。”我忽然想起苏丽雅不止一次劝导我说:“其实就算你真的不结婚也没什么,但你要有同居男友,你找一个和你有一样观点的人也算志同道合了。”

  我说我没有这样的观点,我骨子里还是希望有光明正大的婚姻的。苏丽雅说:“孔老夫子有句名言:食色性也。你每天都必须吃饭,这是光明正大的吧?怎么到了性上就见不得光了呢?”我说理论上行得通,操作起来有障碍。你见过很多人吃饭,可你见过很多人的性吗?

  苏丽雅怔了一下说:“没见过这样比喻的。都是你心里因素在作怪。”我说没那机会认识这样的男人,也不想把自己交给没有情感的单纯生理快感。

  我们俩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不了了之。

  “找一个情人未必不可。”纪晚舟试探性地说。

  这句话大有深意,他是在试探我吗?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469201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