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四十六章 乌镇之行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四十六章 乌镇之行

第四十六章 乌镇之行

  我和纪晚舟的乌镇之行终于成行了。

  当同行的人知道我们要坐车去乌镇的时候,好几个人要跟随前行。我心里暗自发笑,不知道他怎样应对这个突发状况。肖大姐也在其中,一个劲儿的说,你的车至少能坐四个人。何必浪费呢?纪晚舟一摊手说:真没办法。我和她相识的时候我们还有其他人,那几个人也想见她,所以我们先进行小范围的聚会,然后再去乌镇。你们放心,要是我们在乌镇碰上了,我一定把你们都拉上来。肖大姐和其他人听他这么说,也都无可奈何地离开了。

  我笑着看着他撒谎。他冲我挤挤眼睛那意思是说怎么样,这谎编的还圆吧。

  “撒谎的孩子被狼吃。”我小声地说。

  “全是为了你。”他大声地说。

  我吓得立刻瞪了他一眼,他哈哈大笑,打开车门,再一次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昨天晚上纪晚舟领着我们在一家叫做:湖烟阁的大酒店。好好的吃了一顿。这是我们来杭州以来。吃的最像样的一顿。在包间里,各种海鲜,一盘又一盘的琳琅满目。那些叫不出名来的海底小动物,惊姹得我们眼花缭乱。当然还有杭州最出名的西湖醋鱼。一共二十二人,一个不少地出现在一张饭桌上,大家嘻嘻哈哈好不热闹。

  当天晚上的纪晚舟基本没喝酒,一直笑盈盈的看着大家吃,不停地忙着布菜。大家都知道明天可以自由行动了,就开始拉帮结伙组成小团体。肖大姐很怕有人落了单,拿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记着每个人的行程。只有一个叫小陶的女孩儿,好像是感冒了,说要在宾馆休息,肖大姐要陪她,她说什么也不肯,而另一个女孩儿要留下来陪着她,肖大姐这才放心。

  大家玩得特别尽兴,甚至唱起歌来,也有人翩翩起舞,而我则低头与纪晚舟用微信商量明天的行程。

  到了十点,大家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宾馆,而纪晚舟晚只跟我打了一个招呼,说有事扭头就走了,回到按钮微信一直沉默不语。我等到十一点后才惺惺睡去。

  事后,肖大姐跟我说:“乖乖,一顿饭吃了三千多元呢,他可真是个大款呀,申由啊!这样的优秀男人,你可要抓紧了。”

  关于有家纪晚舟有没有老婆的话,她好像也忘记了,叮嘱我的那些事好像从此销声匿迹了。

  我心里有一些失落。在我和苏丽亚的视频里我说:“我好像真的有点爱上他了怎么办呢?他今天晚上没理我,我有点怅然若失。”

  苏丽雅哈哈大笑说:“就应该这样,这样才是正常的人吗?男欢女爱谁不渴望?”

  “可他现在有家呀。”

  “没家的男人有这么优秀吗?早就让人家挑跑了。你听说没有,有的人甚至在医院等那些病危的人,就等他们的老婆死了,自己才有机会。”

  我接连‘呸、呸、呸了三声,说:“你能不能说点有意思的话?难道你真相信他千里迢迢找我就是为了圆这个梦吗?”

  “确实有点反常,所以我才劝你,一定要坚守住一个原则:那就是,只要他不提钱,其他的事都可以考虑。”

  “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人,无论什么事都能与钱挨上边。我又不是富婆,值得他打我的主意?”

  “那我就不明白了,除了钱,你还有什么?色?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你还怕人家不劫呢。”

  我被她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说:“你就等着吧,回去的时候收拾你。”

  第二天一早,别人还在睡梦中,我已经在餐厅简单地吃了一口,接到微信拎着行李箱悄悄溜出宾馆。纪晚舟在门口翘首以待。他接过行李,打开车门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他对杭州四周特别熟悉,他跟我说。我要抄近路走,这样可以节省两到三个小时。我们从一条起起伏伏的小路上经过,我们两个人在车里不停地颠簸着。等车子拐上高速公路的时候,他问我:“你会开车吗?”

  我摇头,问:“怎么你累了?”

  “有你在怎么会累。”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开车的时候无法集中精力看你。我想让你开车的时候再好好的看看你。”我感觉浑身的血都涌到脸上,颤着声说:“有什么好看的,人老珠黄,黄花菜都凉了。”

  “我和别人的鉴赏力不一样,我觉得小女孩儿的美在二十岁,美在单纯不做作。而三十岁的女人的美美在韵味儿,就是这个味儿更耐人寻味。”

  一路之上,他的话行云流水,即得体又不失本分,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这一波又一波的情话象杭州的潮水一样往心头上涌。

  到了乌镇他停好车,又快速的走下车,替我拉开车门。然后笑道:“你今天就是我的公主。你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好好的享受一回做公主做女王的美好,我愿意当一天伺候你的奴仆。”

  甜言蜜语是催情剂。一路之上我真的有点儿忘乎所以。真把自己当成童话里的公主。

  乌镇的美景有别于杭州。我们从坑坑洼洼却磨得发光的石阶上一步步走进乌镇内。

  乌镇,静谧安闲,虽然游人如织却依然悠远古朴。曲曲折折的青石板路,踏上去,用脚步证明自己曾经来过。残破的门楣和斑驳的漆痕昭示出时光的魅力。水与桥相映成辉,好一副天然纯净的水墨画。

  我们踏上乌篷船,头戴毡帽的船工轻松的摇着桨。而船上的人则南腔北调抒发的自己对乌镇的敬仰于喜欢。一个江南的女孩儿轻哼起别具韵味儿的江南小调。全船人员安静下来,小船前行,流水渺渺。好似一首优美的古曲,弹奏着和谐的韵律。

  画船听雨眠,

  人语驿边桥。

  在美不胜收的景色里,纪晚舟悄悄靠近我,用手搂住我的左肩。我回眸一笑。我们四目相对,含情脉脉。他的呼吸就吹拂在我的脸上。我一时之间,意乱情迷。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468917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