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四十八章 调情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四十八章 调情

第四十八章 调情

  一瓶AOC见了底,我们的谈话也告一段落。

  这是一间不仅适合男女调情更能成全促成好事的雅间。

  在灰暗的灯光下,在酒精的浸泡之下,红酒发挥出自己最大的后发制人的绵软力度,让两个人很快搂抱在一起。纪晚舟如愿以偿地亲吻了我,他在我耳边轻声说:“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今天终于得以实现。”

  我不知道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和异姓接触过了,一年还是两年,反正早忆忘记那令人销魂的感受。当我们柔软的双唇刚刚碰到一起时,对于我来说,有如触电一般感觉,彼此唇齿之间残余的红酒气息让人迷醉,他的动作轻柔而有力度。双手紧紧捧着我的脸。

  我知道此时需要矜持,但让酒精点燃过的身体,早就脱离了我大脑的指挥。纪晚舟像个可怜巴巴的小男孩儿,我的心原来还在努力地硬着,忽然一下就软了,心一软就由着他吧。我刚一软,纪晚舟就变成了这方面的高手,对我的心思一览无余,他用开红酒的那只右手娴熟地将我紧紧揽在怀里,而我的矜持也早就融化在红酒里。

  他的手带着果香和青草的味道。

  就在他们携手揽腰往前前行的时候,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大煞风景地响了起来。本来他并不打算接,但手机顽强鸣叫着,纪晚舟松了手,有些不满地说:“要是肖大姐,咱们就把她毙喽。”他望了一眼手机上面的名字,脸色一怔,按灭之后说:“我有一个挺重要的电话,我去外面接,你先睡一会儿吧。”

  我想说去卫生间,让他在屋子里接电话,但他已经开门出去了。

  我顺势躺了一小会儿,内急有点厉害,就穿上鞋准备开门,虽然他压低了声音,可来到门口的我还是听见他说:“我不比你急吗?好事多磨这个道理还是你教给我的,我不得慢慢来吗?快了,最晚今天晚上。”

  我一听和今天有关,感觉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于是,把耳朵贴了上去,听他又说:“亲爱的,你到底让我怎样?动什么真情?我现在火烧眉毛了我不知道吗?我还有这个心思吗?再者说了,如果不这样,能达到目的吗?出主意的人是你,现在吃醋的人又是你,你到底想怎样?再说这些不痛不痒的话,我不干了。”

  对方又说了什么听不到,只听他不耐烦地说:“好啦,好啦,明天一早肯定给你消息,别在打电话了,再打坏事了全怨你。”

  我听到这里,赶紧往回跑,速度地躲在床上,还故意轻轻打起了鼾声。纪晚舟进来看了一眼,叫来服务员,把菜热了一下,又叫了两个新鲜的小菜,当服务员再次进来的时候,我假装刚醒,笑了一下,去了卫生间。

  我不是傻子,他的电话十有八九与我有关,可他到底要做什么?对方好像是个女人或者就是他老婆,他们在一起密谋什么?难道十多年后我还与他们有什么瓜葛吗?他处心积虑地找到我,难道就是为了亲吻我,甚至占有我吗?以他的外貌和现在的条件,不说不会缺女人,主动攻击的女人也不在少数,那么他到底在做什么?想想一路上他对我的好,我又有些埋怨自己,可能是他生意上的事,是我多心了。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长个心眼。

  回到屋子里,他又坐在桌着说:“真又有点饿了,我们叫点主食好不好?”

  尽管我心里有了芥蒂,但表面上毫无异样微笑着说:“听你的。”

  他伸手捏了一下我的脸说:“乖,要一直这么听话哟。”

  我们叫来主食,时间来到晚上五点了,我们出得门去,正好肖大姐的电话到了。

  “小申呢,你是不是在乌镇呢?我们也在,你住在哪里?我们住在门口的镇花宾馆,你要是没订也过来吧。”

  我刚要说什么,纪晚舟一把抢过手机说:“肖大姐,我们肯定会回去的,但要晚一些,我们一行六个朋友晚上要喝酒,请姐姐原谅。”

  肖大姐在电话里叮嘱了少喝酒,早回来之类的,就挂了。

  “我们要去哪里?”他白天一直说要去一个欲仙欲死的地方,我也认了,看他到底能怎样?把我拐卖了?我也不值钱呢?拍我的裸照换钱?我又没多少钱?要是……要是我多想了呢?那不是冤枉了人家?我带着特别复杂和矛盾的心理期待地看着他。

  “先转一圈,乌镇的夜晚也是相当不错的。”

  我们开始大街小巷地闲逛,好不容易到了八点多,他领我来到一个叫‘不老’的酒吧。

  我忽然之间明白了,他说的疯狂的地方就是这里。

  酒吧里刚刚涌入人群,刚一进门,就见一幅大字夺人眼目: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好像特别告诫所有人,要挥霍我们稍纵即逝的青春时光。

  纪晚舟拉过我,找到一个角落的位置,要来了两瓶白酒,一瓶红酒说:“你喝红酒吧,我喝点带劲的。”

  我有些担心地说:“喝这么多?身体受得了吗?”

  他一笑说:“不要紧,我要的是米酒。”

  我们先是文静地喝酒,接着加入跳舞的人群。也不管自己会不会跳,反正拼命地扭动身体,发泄多余的精力。跳舞的时候,他搂着我的脖子,大声说:“这里的人不问认识与否,只要对上眼就可以出去开房,你看没看过一本小说,《天亮以后说分手》?”我点头,他说:“人生就这么几十年,何必看重那些负加在身上的东西?快乐是我们追求的本源。”

  我对他的观点不敢认同,但却无力反驳。每个女人的骨子里都有一颗想要放肆一下的心,我也不例外。

  跳舞期间,他的手不停地游走在我的身体之上,开始我还能推拒,到后来就欣然接受了,身体如同火石打火,先是一点一点冒出小火星,到了后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了。他恰到好处地拉我出去,我们转身进了一家快捷宾馆。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468806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