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四十九章 好戏开场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四十九章 好戏开场

第四十九章 好戏开场

  刚一打开宾馆的大门,我就被纪晚舟推到墙上,热吻如雨点一般落在我的脸上、脖子上。我开始还反抗着,慢慢丧失了抵抗意识。我不是不懂此时需要矜持,也没过心里这一道关,只是身体好像要脱离精神的束缚想要放任自流。这是一个令人心动的男人,也许无法给自己任何的承诺,但那句:再不疯我们就老了的标语此刻显现出强大的威力,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今天也要让自己尽情尽兴。

  有了爱情滋养的人流光溢彩,幸福感源源不断涌入心胸。纪晚舟正在上下其手,他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号码,神情有些不自然,他一把把我推进卫生间小声说:“你先洗洗,我一会儿就来。”

  我刚打开淋浴的喷头,洗了不到三分钟,他再次闯了进来,我赶紧用毛巾围住自己的要害部位,他却只是送给我一个精致的盒子,挤挤眼睛说:“一会儿穿上它。”一改谦谦君子的绅士风度,完全是一幅死皮赖脸的泼皮样。

  洗澡的时候,我以为他肯定要冲进来,还在门口犹豫了好半天,一直为上不上锁而纠结着,而他一直在讲电话,好像语气也不是太好,水流声太大,我也没听到什么,也不想听了,我想不管了,就算天塌下来,也要明天再说。

  洗了二十分钟,等我穿好他给我买的睡衣出来的时候,他还在打电话,但明显眼睛有些发直,他一个愣怔,把电话甩到床上,像一头公牛一般冲了过来。

  要想俏,一身孝。我穿着他给我精心挑选的白色透明纱衣,里面穿着比基尼一般的内衣,确实有一种欲拒还迎的惺惺姿态。他搂住在我耳边私语:“你的胴体就像是剥了皮的鲜鸡蛋,是在招惹和诱惑我吗?他把我一横,二话不说就抱了起来,扔到床上,接着身子就热烘烘的压了上来。

  就在纪晚舟的手把我摆弄得欲仙欲死生米就要煮成熟饭的时候,他忽然翻身而下,在桌子上寻找着什么,我知道是安全措施。我也一下清醒了许多。他一直答应我的关键问题,也许这个时候问有些大煞风景,但这个时候也是最能看清一个人的真实面目。都说男人上了床,说得话一句都不可信,但上了床的女人说的话,男人还是愿意讲真话的。

  他复又跳到床上,手里拿着安全套有些不好意思地嘟囔着:“这个也是个关键,我不能让你冒险。”我已经坐了起来问:“你能不能告诉我,找我的真实想法,难道只是想完成这样一个心愿吗?”

  “你说呢?”他心不在焉边说边低头摆弄手里的套套。

  “我想听你说。”

  “百分之九十五吧。”他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一个精光。

  我忽然一震,知道那百分之五才是问题的核心。

  “我想知道那百分之五,你现在就告诉我好吗?”

  他有些急不可耐地说:“做完了再告诉你好吗?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像一条没吃饱的饿狼?”他亮出自己身体的全部,显示他已经箭在弦上。

  “不。”我坚持。我故意回避他的身体,执拗地想知道真相。

  冥冥之中我觉得他有难言之隐,中间也有好几次,他其实是想说点什么的,但都忍住了。

  他把安全套拽了下来,盖上被子搂着我下定决心说:“还记得我给你的《少女记忆》这幅画吗?”

  “当然。怎么了?”我很奇怪他竟然问的是这个。

  “我再也画不出像《少女记忆》这样的画了,虽然我在法国的时候,又画了许多的深受教授和同行认可赞赏的画,但那都是从前了,自从我从事绘画鉴赏和拍卖之后,灵感再也没有了。尤其是后来……后来我开始临摹赝品,导致我再也无法画自己心中所想的画了,凡是临摹过赝品的人,很难再回头……”

  我还是一头雾水地问:“我还是不明白,这和找我有什么关系吗?”我天真地想,难道是想让我再次激发他的创造灵感吗?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我更知道可能性为零,所以就忍住,没问出口。

  “我给你的《少女记忆》你还保存吗?”

  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忽然之间明白了许多,我没有任何的犹豫说:“真对不起,应该不在了。”

  “你好好想想。”他不死心地问。

  我继续摇了摇头。

  他的失望立刻表现在脸上说:“我有点不相信,你会把当时我们都认为最为珍贵的东西遗失吗?那可是我的心血呀?你当时不是如获至宝吗?”

  “我是挺宝贝这个东西的,但时过境迁,再宝贝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失去意义,更何况,当时你答应我要给我写信,但这之后你音信皆无。”

  他有些急躁地说:“不是我不给你写信,我回到北京没几天就去了法国,在法国学业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唉,哪有别的心思。”

  “所以你也别怪我了,你忙,但我不忙,没有音讯,我为什么还念念不忘?况且我们家搬了无数次家,后来再搬家的时候,我嫌麻烦,就把那幅画用胶带粘在一本书上,后来,后来就不见了,可能是我母亲在我读大学的时候,把这些东西全部都送废品站了。”我轻描淡写地说,也完全都在情理之中。

  纪晚舟的脸上红晕早已褪去,连欲望的反应都疲软下来,但他还是不死心地问:“你用不用再好好想一想?”

  我有些不以为然地说:“不用想了,真的没有了。”

  “你不是告诉我,你这人特别喜欢收留旧的东西吗?我还说你这是一个好习惯。”

  我忽然想起,我们见面不久他确实问过我类似的话,当时我也确实这么回答的。

  “我没说谎,但这是从上大学开始才有的好习惯,小时候应该没有。“

  “人的习惯还会改变?“

  “为什么不会?你原来那么喜欢画画,现在不也不行了吗?”

  他苦涩的,有些绝望地看着我。

  “那幅画有什么意义吗?你是想要回去?”我不解地问。

  他有些慌乱地说:“怎么说也是一个纪念。我问你,连同它一起,你还记不记得我还给了你另一张?我说是我爷爷珍藏的画?”

  我心里冷笑了一下,我终于明白了他全部目的,《少女记忆》只是开场,真正的好戏是这幅画。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468072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