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五十章 价值连城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五十章 价值连城

第五十章 价值连城

  一切都明白了,他一路上的表现都是为这两幅画做的精心准备,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嚎啕大哭还是骂他是个感情上的骗子?我什么都没做,哀大莫过于心死。知道了他真正的目的,我反而装傻装作什么也没听出来,继续心无城府地说:“那幅更不可能留存了,我当时就没太在意,上面画的什么我也没看出来,灰秃秃的色彩也不好。没上大学的时候可能就没了,在你眼里珍贵的东西,可我不识货呀,我还是对《少女记忆》有点记忆。”

  他痛心疾首地攥紧了拳头,好像是要打人的模样,我心里觉得特别可笑,像个小丑在表演。

  他绝望了,翻身穿上衣服,抽出了一颗烟说:“你用不用回家找找?我可以陪你回去的。”

  我坚决地摇了摇头说:“如果说画我的那幅还有百分之五的希望,那幅连百分之一都没有,当时就没拿它当回事。“

  纪晚舟彻底绝望了,他像一个困兽一样,在屋子里团团转着无计可施。

  “你为什么要把它们都遗失了?你简直!简直……”他不知道说什么好,“简直是暴殄天物,太可惜了。”

  我的身体,也从孙悟空的火焰山上风驰电掣一般掉落在冰窟窿里。急速的反差让我有些懵,缓了足足两分钟才回过味来,突然意识到它们的真正价值,就漫不经心地问:“我真的不明白了,你一个大艺术家,为了这两幅在我看来不起眼的作品,有什么了不起的?它们现在很值钱?”

  他停下来捶胸顿足地说:“你懂什么?”看我惊诧的眼神,他慢慢冷静下来说:“《少女记忆》顶多万把块的,但那幅不一样了,那是张大千的真迹。其实,几年前我就找过你,也是没找到,当时又面临出国,我就没再找,要是当时找就好了,也许那个时候你还保存着。”

  “到底那幅画值多少钱?”我不得不问,这也是我现在唯一关心的话题,也是我失恋的止痛药。

  “我也是近几年才知道的价值的,偶尔我说给过别人一幅画,而且我爷爷留下的画都是价值连城的。”

  “你当时不是有好多幅吗?为什么单单相中我这幅了?”

  他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那些也全让我出手了。”

  我立时傻了眼,问:“那不是你爷爷一生的心血吗?他不说宁可交给国家也不要出手吗?”

  “亏得你这些都还记得,但为什么就不把这么珍贵的画保存下来?”

  我毫不犹豫顶回去说:“你也别有什么遗憾,就算你当时没给我得了,不然你也早就卖了。”

  他愣了一下,竟然无语反击。

  我不想和他捉迷藏了,直接问:“痛快告诉我吧,到底值多少钱?总不能富可敌国吧?”

  “说出来吓死你。”他一脸的蔑视,好像我是个乡下丫头。

  “那你就说说,看能不能把我吓住。”

  “反正也没了,说它还有什么用?再说了,我找你也不全是为了这儿……”

  我立刻变了脸冷笑着说:“我觉得你搞艺术还行,数学就差太多了,你的百分之九十五是为了这个吧?你怎么说反了?”来得快的感情去得也快,现在再看他,再也没有那么多的蜜意柔情了。

  他有些难为情,也为没达到目的有些恼羞成怒。

  “我也没想到你,竟然将这么珍贵的东西丢弃掉,一点都不念旧情,可惜我当时的一片真情。”

  “真情?”我不想惹恼他,但也不会让他就一直这么感觉良好地说:“如果没有这两幅画,杭州会成行吗?我们会如此温情脉脉吗?都是成年人,谁也不傻,何必装成圣洁的人,我们都是凡夫俗子。”

  他又要过来搂我,完全是假意的安慰,我立刻躲了过去。

  “你要体谅我,我现在真有说不出口的难处,不然我也不会想到这两幅画,其实一幅就好,那幅《少女记忆》你留着,过几年会更值钱的,但……我真是遇到难事了,不然……谁不想活得单纯一点?不都是为生活所逼吗?”

  我无意听他的理由,不过是变相的借口罢了,我认真地问:“如果东西还在,你好意思要回去吗?你不知道给出去的东西,就不属于自己这个道理吗?”

  他打着火,吸了一口烟说:“这两幅画在你手里,无非就是一个旧念想,对我就不同了,它们可以帮助我翻身,请你相信我,我是真有难处。这一路上,我对你怎样?是不是实心实意?”

  我笑了一下,点破他说:“如果一开始你就问画的事,或者开始的时候你就知道画不存在了,你的实心实意还会有吗?那两幅画支撑着你做着这一切,我现在回想一下,你一直在试探地问我喜不喜欢留存旧物,我一直说喜欢,对了,你还看了我的文集,我曾写过一篇散文《恋旧的人》我相信你一定看了,你是抱着必胜的信心来……来勾引我的,对不对?也许正是这点让你的心情大好,以为可以感动我,温暖我,让我就范。其实我听到你的电话了,还替你辩解以为是生意上的事,与我无关。”

  “如果我不是如此呵护你,你会这么热情吗?”

  “你的热情都是虚情假意,更让人觉得可悲。就为了把它们换成钱?你真是煞费苦心,你现在不是大款吗?出手这么阔绰。”

  他摇了摇头,嗓子好像一下就哑了说:“外表还是挺风光的,做这行的人,有几个不走眼的?走了几次信誉就没了,钱财也跟着跑了。”

  “你爷爷不是怕你从商吗?”

  “是的。可我没经得住诱惑,而且我父母这关我也不好过。不过,我现在……别提了,负债累累。”

  我有些不相信地问:“一点都不像,怎么可能?”

  他把烟狠狠地摁在烟灰缸里说:“有什么不可能?我以为你肯定能留下一幅呢,就算张大千那幅你丢了,那幅也会留着吧?谁知道你……”

  “我再问你一遍,如果我真的留下了,你怎么把它们要回去?”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468023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