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五十一章 千万富婆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五十一章 千万富婆

第五十一章 千万富婆

  他一摊双手说:“这东西本来就是我的,就算在你处,你也不可能拍卖出去,”他轻蔑地一笑说:“你也不懂这些,在你手里就是……因为是我家珍藏的,就算你出手,我也会知道的。”他欲言又止,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家怎么可能有这么珍贵的东西?

  我笑了,说:“太可笑了,你给了我的东西,还算在你的头上?你是怎么想的?”

  “别说了,反正什么都没有了。”他抱着脑袋,痛苦地低着头。

  “其实我们之间没有一点情对吗?你装成这个样子真把我唬住了,我还以为你爱上了我。”

  他为了弥补自己的难堪走了过来,想再一次搂住我,我一闪身,他说:“我当然对你动了真情,但我现在没有资格玩感情,我现在……我现在被债主逼得就快走投无路了……”

  “我怎么都不会相信,你既然没有钱,为什么又杭州又乌镇的?这不是钱?”

  “这点钱,唉,我是想弥补你一下,想好好表现,也怕对不起你。就算我真把这两幅画都要了回来,不对,我不会要那幅《少女记忆》的,而且也会给你补偿一百万的。”他眼睛放着光问,好像我听了这话就会改主意,那不翼而飞的画也会重新回来一般。

  他说出这话,我心有点软,再一次问:“到底是多少钱呢?让你下这么大的血本?”

  “《少女记忆》一共是两幅。另一幅吗我五年前拍卖出去了,得了四万多,现在最少在七、八万吧,关键是那幅,不仅是张大千的画,还有好几个名家题名,我现在也忘记到底都有谁了,但肯定价值不菲,光画就能拍到三千万,还不算题的字。我爸听说了这件事,差点没打死我,现在还住在医院呢。”

  我一下傻在哪里,天下竟然还有这么荒唐的事?我曾经拥有上千万元的资产?

  留存在心底的泪水,打着旋地想往外涌,但听了这话,忽然都收了回去,我的心思此刻已不在被他戏弄上了,我想起那两幅画,它们在什么地方?还存在不存在了……但嘴里说出的话却依旧不依不饶:“你不是说我们情比金坚吗?怎么也卖了?张大千那幅你也就当卖了,也就不灰心了。”

  纪晚舟出去打电话了,他越走越远,很怕我听到吧,我赶紧穿好衣服,把自己的衣物胡乱地塞进行李箱,也不管还有没有遗落,卫生间里的化妆品也顾不得拿了,反正我必须立刻走,不然我们之间的尴尬可是让我走不出这个门了。

  从门的另一边拎着行李箱就跑了出去,纪晚舟还在另一侧抑扬顿挫地打着电话,时而痛心疾首,时而点头哈腰,我再也不想看到他的表演了,跑到门口的时候,夜已经深了,我不敢贸然出去,对乌镇里面也不熟悉,没敢跑出去,临时换了一个房间,心惊肉跳地住了进去,我给纪晚舟发了一个微信:我走了,谢谢你找我,对不起了,没有达成你的心愿又让你破费了……别找我,我们就此别过,就当从来没认识过。

  写完我就把他拉黑了,为了怕他再找我,我从群里也退了出来,并把他的手机号也一并拉黑。

  我躺在床上,一会儿哭一会发呆。哭自己的多情,每当痛苦袭来之时,那两幅画都会出现在脑海里,让我的悲痛不那么纯粹。

  我忽然觉得自己挺可笑的,也并非全身心的投入,离孤注一掷差着十万八千里。有点像两军交战,派出一小股部队试探敌情,发现对自己不利,立刻偃旗息鼓。美其名曰:保存实力。而事实上我也只是痛快地哭了一场,哭够了思想又开了小差,满脑子都是那幅画,还有画出手后我要做什么,亿万富姐这辈子是当不成了,千万富婆竟然一纱之隔,接下来就看我有没有这个命了。

  我真是自作多情了,他根本没有打扰我,就算第二天连个人影都没见到,我与肖大姐他们汇合后,肖大姐给他打电话竟然也被拉黑了,她奇怪地问我:“你们怎么了?你一夜没回,我以为……”

  我说:“我是自己单独住的,太晚了,不敢出乌镇了。现在才明白,他想找情人,而且他跟老婆好着呢。”

  肖大姐立刻气得涨红了脸说:“什么东西,吃了他的饭都恶心。”

  我默默无声,其实我当天晚上整整哭了一个晚上,哭自己的多情,哭这么好的男人竟然与杨慧君认识的男人一样,都是伪装出来的。

  我失恋了吗?还好,至少没被他侵占。现在想想就算侵占了又能怎样呢?结局是一样的。

  失恋的感觉刚刚有,就被另一种激动鼓舞着,我比任何时候都盼望着回家,虽然我们来的时候就把回去的火车票买好了,但我还是想做飞机回去,而且还有最后一天的行程,我也呆不下去了,但我的种种出格的行为肯定会招致纪晚舟的猜疑,于是我忍住了。

  因为我真的不记得我的两幅画到底还有没有?这么多年了,除了头几年还偶尔翻看一下,搬到新家之后,我收拾东西的时候,扔了太多过去的东西,连我珍爱的书都让我丢了很多本,也许它们也被归到被丢弃的行列里,我心里忐忑不安,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盼着早早回家,也第一次不放心家里的物件。

  我家里没有一本存折,所有钱都放在手机里,有时我对苏丽雅说,家里就算真去贼也不怕,因为家无分文,现在可不一样了,也许我就是千万富翁。我甚至想怎么才能把这幅画兑换成现金?以后也不用写这么多无聊又伤感的文字了,靠着利息也许会过得很好。

  当天晚上,我发微信给肖大姐说自己还是不舒服,单独又开了一个房间。

  肖大姐以过来人的身份劝慰我说:“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伤感,用不用大姐看看你去?”

  我感谢了她并说:“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她特别理解我的挂了电话。

  晚上,当我一个人躺在标间的时候,我心里一遍一遍问自己,要不要跟苏丽雅说真话,这个问题让我郁闷了很久,纪晚舟的事反而显得无足轻重了。我想了一想,觉得自己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如果我能确定这两幅画确实不在了,我肯定会找纪晚舟算账,就算不缠着他,也会微信、短信像雨点一般砸过去,串成线连成片铺成面地责问他算什么东西,咒骂他的无情无义……可心里有了那两幅也可能存在的画,我的精神总是无法集中地恨他,当然,我也挺怀念一路之上他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

  最关键的是那两幅价值连城的画,你到底还有没有?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467985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