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五章短信风波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五章短信风波

第五章短信风波

  她的爱情故事让我听得有些跌宕起伏,我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我急切地问:短信到底回得是什么?

  她看了我一眼,这才慢条斯理地说:你绝对想不到,竟然是:嗯,我记下了,等你回来请你吃饭。

  这是一句能让人怒发冲冠的话,我听了都七窍生烟。

  也许是时间久远的关系,她竟然很平静,脸上还露出自嘲的神态,她说:真的想不到,一个信誓旦旦在你面前不惜发誓、下跪甚至赌咒,但最终还是欺骗。

  为了知己知彼我赶紧打开电脑,找到如梦如烟,因为我们已经聊过几次了,我问她:在家吗?能不能陪我聊聊天?她很快就回话了说你怎么了?我现在在新区,明天才能回去,现在我正与朋友玩麻将呢,晚上我们再聊好吗?我假装万般无奈地下了网,新区就是外县的一个地名,离我市大约二个半小时的车程。

  她把我也当成了外地人,看我微笑着看着她,她恍然大悟地有些不好意思,她接着说:其实我是为了摸清情况,于是我用短信说:亲爱的,我想赶回去,你能今天中午就请我吗?

  他竟然回复说:你等我消息,我看有没有时间。

  我当时真的崩溃了,用自己的手机号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我已经买好菜了,你能不能早点过来?

  他的回复是:你先别急,万一有什么事呢?等我的消息。

  她表情严肃,胸脯一起一伏,虽然事隔这么久,这样的打击对于她来说也是致命的。

  她说:我知道晚上我会过不去这个坎,两个人肯定有联系,而且和以前一样密切,我只好等,但我又不是一个能稳得住的人,我不停地用两部不同的手机给他发短信,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让他发觉了吧,反正我再用如梦如烟发的短信石沉大海他再也不回复了,我只好气急败坏地用外地手机号发了几个字:姓商的赶紧给我滚回来,我是杨慧君。

  接下来我把新买来的鱼、虾、肉、菜全部扔在了地上,无力地倒在床上……我看着客厅里被我扔下的鱼,正在挣扎着,就和我此时一样,窒息到无法呼吸。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就到了,我起身冷笑地问他: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他到没怎么慌乱,可能来的路上想好了吧,他说:我是不是跟你说我需要时间?我……

  我立刻打断他说:你是不是也说过你肯定不会见她?

  我见她了吗?

  你是不是约她了?而且还是主动的,你觉得我是三岁的孩子吗?连个短信都看不懂?

  什么事都不能操之过急,我还是那句话需要时间。

  你所谓的需要时间就是叫亲爱的,然后再见上一面吗?见完了就开房吗?还是过去的老一套吗?

  他再一次地低下了头,用沉默作武器。

  我刚拼了命地大喊大叫,连楼下的阿姨都上来敲门,她问我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我那天真的疯了,我把家砸得一片狼藉,屋子里成了菜市场。

  最后,他又使出了杀手锏,他跪下用手指着上方对我说: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见她了,看我没有一点相信的样子,接着他又说:如果我再见她们,我爸爸、妈妈出门就让车轧死。

  发完这个毒誓他就站了起来,好像他面对的是神,作出了自己最虔诚的祷告。

  他应该算是一个孝顺的儿子,我们平时聊天的时候,我说他脾气太好了,虽然挂了一个副总的头衔,但一点脾气都没有,别再让人欺负了。他说,一般大事小情我都说得过去,除了一件事,就是提及到我的父母,有一次一个人在吵架的时候,把妈挂在嘴边,我连想都没想就把喝水的杯子扔了过去,那个人鼻子立刻就见了红,后来单位的人都知道我这个底线……

  我当天逼着他当着我的面给那个女人打电话,他不得已打了,但什么也不肯说,我接过电话开始骂人,对方把电话挂了。

  我余怒未消地看着他,以为他会发脾气的,但是没有,他说:这样更好,我们肯定不能再联系了,其实,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事,让我直截了当地说分手,我真说不出口,这时他的神情是象个孩子一样是那样的无辜。

  吵也吵了,闹也闹了,而且他也发了誓,可能就是因为这些吧,反正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和好了,而且我还乖乖地又给他做了饭。

  吃饭期间,我对他说:我和那个如梦如烟开始聊天了,我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大老板,她竟然信了,而且告诉我她是离婚的而且现在有两个情人。

  他什么都没说,很显然他是很反感我的所作所为,但没有一点办法阻止,其实,我是真的不相信他了,从那个女人嘴里说出的话反而更可信,毕竟她不知道我是谁。

  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我有些不解地问。

  如果不这样,就只能自欺欺人。

  一个陌生的人,加了你之后就像你全盘脱出自己的隐私?我怎么有些不相信呢?

  其实我也没想到,其实没想到的还在后面,后来我们几乎无话不谈,她甚至说出自己与他上床的细节。

  我连连摇头,嘴里说着太不可思议了。

  有些事就是这样,越真实越残酷。

  能说说你们俩是怎么结识和沟通的吗?我是看了她的日记,总有些模糊不清的地方,听了她的讲述,好多地方开始清晰起来。

  她喝了一口已经凉了的咖啡,又看了一眼腕上的表说:我的日记特别详细地记录了所有,肯定比我说得还细致,而且咱们今天也不早了,我知道你是作家,怕耽误你的时间。

  我突然觉得她挺善解人意的,至少会替我着想。她是敏感的,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是有事没事总缠着苏大夫,但我花了钱了,心里还是挺仗义的,但对你……我就。这样,你好好看看我的聊天纪录,我都不知道自己当时那么有文采,其实你听我说话太一般了,形成文字后还是挺耐看的。

  我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接纳了她的幽默。

  苏大夫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是半个月的时间。我没明白她发问的意思,她赶紧解释说:她回来以后,我们还能象现在这样聊天吃饭吗?

  我立刻笑了说:当然了,我们现在就是朋友了,你这么信任我,我当然也把你当成自己的朋友了。

  她挺放心地笑了,而且非抢着买单。

  看着她急切的样子,我没动,依了她。

  在路上,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我在与她交往的过程中,我变身成了一个有资历和资产的男人,而且编了一个令人感动的故事,你看的时候别当真。

  我笑了笑,看着她的背景消失在车水马龙之中,忽然鼻子一酸,一个女人失去了自我,把自己完全受困于一个男人的世界里,为些还生出自以为是的聪明和智慧,我不知道她是真聪明还是愚蠢。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65202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