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十章 别人的故事(5)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十章 别人的故事(5)

第十章 别人的故事(5)

  苏丽雅回来之前我们又见了一面。

  我们还是约在两个人都喜欢的那家安静的叫绿野的小咖啡厅,以后这里成了我们两个约会的根据地。

  我先一步,坐在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想着她如沼泽一般的情感生活,心里不由一阵一阵发冷。她来了,依旧恬淡的笑容,精致的职业装。我赶紧站起来紧紧握住她的手,手上传过来的冰冷让我知道她心里的坚冰还未融化。

  我告诉她日记我看到了哪一部分,她脸色一紧问: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

  我点了点头,很诚恳的说:当然。咖啡上来了氤氲的气流向上袅袅,香气沁入肺腑。

  我开门见山地问:“你是不是找他闹了?”

  她连连点头说:“是,那次闹得很凶。”

  “他是怎么解释的?”

  “他刚开始根本就不相信。以为我是套他的话。等我把聊天儿记录打印下来摔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无语了。我咆哮着问他:“你不是说那个女人主动勾引的你吗?你不是说所有的女人都是投怀送抱吗?你不是说都是她们主动扑向你吗?”

  他用手将我紧紧捆住,安慰地解释说:“我对她确实有过一段儿不算太长的时间的迷恋,等真正接触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前些日子我就想离开她,但她挺缠人的,我得慢慢来。”

  “你相信他这些话吗?”我问。

  “当然不信了,我拼命撕打着他。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辱骂的。他用惯常的沉默来对付我。我问他。每天游走在不同女人的床上,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你曾经跟我说的那些洁身自好的故事,都是在说你表演出来的自己吗?你为什么不去当演员?如果你当演员了?陈道明,葛优,哪有他们的戏?你早就是影帝级别的人物了。他们演戏是职业。你是把演戏当成了生活,你被伪装出来的自己都感动了,天真地以为自己真的是完美无缺。”

  骂得太不堪的时候他也会反击辩解的说:我除了好色,其他哪样不真实?我反问他说:你因为好色哪样真实?你说了多少甜言蜜语,哪一个是真的?我现在就想问你。你对这些女人哪个付出真心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说。我对这些人都付出了我自己的真心。

  我说如果你不能恪守忠诚。那么你的真心从何而来?你说你老婆出轨,让你身心交瘁,痛苦不堪。你呢?你在做什么?如果你老婆对所有男人都是真心的,你能理解吗?你能体谅吗?你觉得她是一个好女人吗?将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还是你常常讲给我听的。他无语了。把头低到自己的裆里。

  “自从发誓之后他们之间有来往吗?”

  “他几乎天天来我这里。对那个女人的实时监控一点也没放松。至少我感觉他们没有接触。这期间是她对我最好的一段时间。”

  “具体是怎样表现的?”

  她的回答倒也简洁大方:“花钱。以前也偶尔给我买几件衣服,但基本上都是等到年底。他领我到大世界去买衣服,以前我连想都不敢想。走在路上,我指着自己身上的一身儿西服说:当初我买这身衣服的时候花了七八百呢。他说:早就过时了。这件衣服我确实穿了五、六年了。我生气地想:你既然知道过时了,你那时候为什么不说给我改变一下呢?为什么你看到一个女人的手有些粗糙,你就心疼的想给打开一个服装店呢?当时我什么都没说。心里的怨气越积越多。”

  “他当天给你花了很多钱吗?”

  “对于我来说算是多的吧。应该将近1000元买了两件衣服,一条裤子。出来的时候我们进了一家饭店。在吃饭的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实在想不起来了,我们又吵了起来。我问他。你是不是常在这里给那个女人买衣服?他因为喝了点儿酒,竟然脱口而出,不可能。我给她买的衣服都是在百货大楼。我听了气的把筷子扔在桌子上,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你不是说所有人当中你对我最好吗?我别说在这里买衣服,连百货大楼的商店你都没领我去过,你却给她在百货大楼买衣服,你说我算什么?我到底算你什么?你拿我当人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你既然拿我像抺布不一样,你何不把我扔了算了呢?口口声声说爱我,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男人喜新厌旧是动物的本能。你喜新不厌旧,和禽兽有什么两样。”

  她激动起来,语速越来越快,语调越来越高。我伸出手安慰地冲她笑了一笑。她好像恍然大悟有些难为情地把声音降了下来,说:“残存心里的是过去的感情,眼前的糟糕局面无法收拾。”

  我们又续了杯,我说:“你还是不甘心对吗?如果这个时候是放手,可能比现在要好很多。女人要懂得止损。你看重的是过去七年你却没想到,后面的五年又搭了进去。”

  “出了这么多事,我真的以为他能改。”

  “你太天真了。”

  他曾经跟我说过。每当他和老婆在一起的时候,她脑海里都浮现的是他老婆身上的其他男人。他说一想到这儿,有时候他都会丧失生理功能而疲软。而他说这种现象,现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每次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就浮现出他跟那些女人在一起纠缠的情景。那种恶心让我不由自主把他推下身去。有一次我给他发短信说:你今天别过来了,我嫌你脏。

  “这样的打击对于他来说挺致命的吧?”我小心翼翼地问。

  “应该是吧。反正他都默默承受了。对我一如既往的好。他说想用自己的忏悔弥补这些年对我的缺失。不知不觉之间还是有点儿感动吧。可这点感动不足以抵消他对那个女人的疯狂。我脑子里浮现的都是那个女生跟我说的饭店和宾馆:紫金花、如家、无线电、恋家……”

  “那个如梦如烟也挺奇怪的,她为什么跟你说的这么详细?”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问了她就说了。聊天儿过程,我觉得最可笑的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她常常说的是她是他的周末情人,其实这也是我对他的抱怨。”

  “你恨她吗?”

  她摇了摇头说:“真不恨。我们都是受害者吧。”

  “你和他聊天儿一直持续不断吗?他一点也没发现你的身份。”

  “应该说中间断了一段时间。因为对他的信任又开始增加,他说:你能不能忘掉过去我们重新开始?我决心好好对你。他让我删掉聊天儿记录。把那些女人都忘掉,只专注我们的生活,我信了,变换身份捉弄别人也不是我之所愿。”说完这话,她好像觉得应该结束谈话了,她看着我,慢慢收起强撑着的笑容,眼中光芒聚合,像针一样死死盯着我。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她的表情瞬息万变,似乎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又闭上。我鼓励她说:“不管有什么疑惑,只要你信任我,你就随心所欲,反正我把你当成了朋友。”

  她又低头想了一会儿,抬起头说:“我知道你和苏大夫关系特别密切,我现在挺依赖你的,我想……我想把诊费给您,她……她那里太忙,我想只跟你联系。”

  这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我要是答应,苏丽雅的诊费是不是就泡汤了?如果我不答应,她的状态实在算不上好,我既然接手了就想负责到底。这次沉默的人变成了我。

  “要不……要不我出双份?给她多少就给你多少?”

  我立刻打断她说:“至少我是不会收你一分钱的,我是作家不是医生。这样,我和苏大夫汇报一下,反正她这两天就回来,你看好吗?”

  “好,你有时间吗?”

  “怎么?”

  “每次与你聊完天,我都轻松不少,我挺依赖的。”

  我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说:“你比我年长几岁,我叫你一声杨姐,我和苏丽雅不一样,我没有上班时间限止,我们是可以常见面的。”

  她一下笑了起来,露出好看的牙齿说:“等苏大夫回来我一定要请你们俩,是她把你引见给我的,我要好好谢谢她。”

  “好。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今天我们就结束。”

  “好,你问吧。”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61240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