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十一章 闺蜜悄悄话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十一章 闺蜜悄悄话

第十一章 闺蜜悄悄话

  看着她满是期待的眼神,我问:“你不是说和她们当中很多人都聊天了吗?我现在看到的怎么只是他自己呢?”

  “别提了,那个玫瑰人生几乎都加不上。她qq设置了问题,我花了一个月才破解。”

  我好奇的问什么问题,你是怎么破解的?

  “他的问题是:我最喜欢吃的水果。”

  “你不知道我把中国所有的水果都试遍了,后来在网上搜把全世界的水果都试了个遍还是不能通过。”

  “最后是什么?”

  “一个月后,我开始往里填写蔬菜,当我答到土豆的时候终于通过了,但她警惕性特别高。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理我我甚至把自己装扮成是政府的高官,但是她也不感兴趣,所以跟他的聊天儿属于停滞不前。”

  “你确实他们之间再无瓜葛了吗?”

  “当时不确定,因为没得到这个女人的认可。这个女人所有一切都是神秘的,她和如梦如烟不同,她的空间上了锁,头像也是风景,所以,我对她几乎是一无所知。”

  “看样你对他的话是一点也不信任。”

  “嗯,他说谎比呼吸空气都容易。”

  “你和玫瑰人生是什么时候联系上的?”

  “说出来你可能都不相信,是一年以后,因为上面的聊天纪录清晰地纪录了我们交往的所有时间。”

  “好吧,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聊。”

  出门不远就是一个公交站点,我目送着她看似轻松的背景,心里百感交集,当这件事尘埃落定之后,她将怎样收拾残局?中间她不时回头与我摆手,我报以微笑,心里却苦不堪言。

  我感觉自己成了演员,努力揣摸她的心理。

  苏丽雅回来了,老公去机场接机,而我则成了地地道道的厨师。我也不是吃素的,在一家西餐厅,叫来了好多我们喜欢吃的,亲手只做了象征性的几个凉菜,等待她的回归。这些年无论是她出门还是我,我们都如此这般地等待另一个人,虽然现在多了一个她老公。

  苏丽雅刚刚入住新家,原来我们离得特别近,谁让她发财了呢,搬进了五百多平米的大别墅里,而且新家的窗口正对着一片山。

  我与苏丽雅的关系,用他老公周汇生的话就是相爱相杀。我们在外人面前,那怕那个人是她的老公,我们俩也同仇敌忾,是坚不可摧的强强组合,但只有我们俩的时候,我们唇枪舌战,战火连绵。她老公有时候羡慕,有时嫉妒,有时是真恨。他说你们就不能消停地在一起?我们才不理会他的抱怨呢,依旧我行我素。

  就因为这个别墅,苏丽雅没少在我面前得意,她说,你现在也算白领阶层,要懂得享受生活,你让父母出点钱,我再借你些,你也搬过来算了,你一次到位得了,何必省钱?你又不是没有钱,你又没有家庭负担。你一个人留着钱做什么?我要是你,我把别墅装成五星级的宾馆。

  对于她这样的打压,我早就习惯了,我说:咱们这地方虽然不算南方,但热起来也是热天热地的,你偏偏喜欢挑了这么一个位置,被烈日暴晒,你怎么过?家里的空调够吗?你要是能在山上再安一个才行。

  正胡思乱想,钟点工一个外地女孩儿叫凤儿。跑向门口说:“好像回来了。”我赶紧迎出去,周汇生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在前面,后面的苏丽雅手里也抱着盒子,我赶紧冲上去,抱着苏丽雅说:“我真想你了,像思念情人一样。”

  她把手里的盒子递给凤儿,紧紧搂着我的脖子说:“申由,我想老公的心都没想你这么强烈。”

  这是我们之间的例行公事,没有虚伪也没有难为情,多少年的患难与共,让我们比家里的亲人都亲。

  我们喝着红酒,苏丽雅讲着出差的见闻,十多分钟的时间,她老公就知趣地离开,他知道我们有无数的知心话要聊。

  果然,苏丽雅已经微醺,她问:“我那个一家子可好?我怎么觉得你们亲如姐妹了呢?”

  我也喝得渐入佳境,我说:“真没想到,竟然在你手里抢来了一个大‘活’,她说想把钱直接给我了,也就是说没你什么事了。你没事的时候总说让我给你打工兼职的,要真是这样,我不李代桃僵了?要是没你什么事了,你这个诊所是不是应该改个名呀?”我是故意这样说的,看她的反应。

  她一仰脖将半杯的红酒咽下说:“如果真是这样就太好了,反正她今年的钱也交完了,你可以再赚一份。她如果能离开我这里,我再给你一份钱,怎么样?够意思不?”

  “你为什么就不喜欢她呢?只喜欢她的钱。”

  “咱们在这方面总是不在一个频道上,大姐,我是要赚钱的?如果她天天磨磨唧唧只想倾述,又不想解决根本问题,我怎么耗得起?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呢?整天春花雪月地吟诗作赋就能来钱?”

  她一向瞧不起我的职业,尽管收入与她不想上下,每当我有新书出版或者接受电视台采访之类的,她也总是‘嗤之以鼻’,但我知道她内心是替我高兴的。

  “我不想收她一分钱,但她的经历让我挺好奇和同情的,我想和她作朋友,你也要协助我,毕竟你是专业的心理专家。”

  她对我后面的话很受用,说:“她是典型的忧郁症患者,这种病里面的类型特别复杂,一时半时也说不清,但她不是特别严重的那种,就是喜欢沉浸在回忆中,病情发展缓慢,如果用药和疏导会有效果的,但她就是不配合,连药也不吃,只是一味的回忆,我真没这些闲功夫。再有钱这东西取之有道,该你得的,没什么不好意思,我感觉她条件还可以。”

  “你把要吃的药给我,钱你说个数,我争取让她配合。”

  “钱她早就付过了,明天我让小林给你。怎么,你怎么这么上心她的事?是不是触动了你的心?”

  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立刻伸了伸舌头,把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苏丽雅见证了我情感生活的每一步。

  苏丽雅真的喝多了,她说什么也不让我回去,我说,就算我真的想留下也不是今天,你们小别胜新婚,我才不打扰呢。她大大咧咧地说:什么新婚不新婚的,不就是那点事吗?我们刚才在车上已经做完了。

  我气得站起来够着她狠狠给了她一拳说:“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我怎么和你这么不要脸的人交朋友?”旁边的小凤竟然羞红了脸,跑了出去。

  苏丽雅毫无羞耻地说:“什么不要脸?我们合理合法,两周没见也确实有些迫不及待。”她挤了挤眼睛说:“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都一个德行。”

  我气得七窍生烟,我说:“你就差那么一会儿?”

  她嬉皮笑脸地说:“也是呀,做得也不尽兴。”

  我又给了她一拳。

  她说:”你也就认识我,才知道这么多男女的事,多少有头有脸的人也经常这么干,他们当中大多还不合法呢,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我最后拒绝她再三挽留还是走了,只不过她的这些话让我在车里燥热难耐。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61202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