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十二章 自己的故事(1)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十二章 自己的故事(1)

第十二章 自己的故事(1)

  大学学习期间,我被分配到一家餐饮类杂志做实习编辑。说是编辑,实际就是打杂的,每天不是端茶递水就是打扫卫生,不知道他们是看我是新来的还是看我老实就欺负我,后来连厕所都归了我。中午时分叫外卖买午餐。外人看着风光的好单位,里面竟有不为人知的苦闷。

  首先我的实习工资少得可怜,我还以为是新人的缘故,后来才知道,杂志社早就入不敷出,每个有头有脸的人,在外面风光无限,而到了社里,却拿着微薄的薪水勉强度日。好的时候只开工资的百分之五十。有的时候甚至是借资,有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单位,竟然如此萧条。每个人尤其是到了发薪的日子,人们的兴奋点总是如孩童们吹出的五彩气泡,风一吹就飘散得无影无踪。接下来人们的状态就是无精打采,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付出都是浪费才华……

  那时候苏丽雅正在读心理学,一心想要双料学历,我那点可怜的工次有时成了救命的稻草。我们俩在大学期间勤工俭学,早就夸下海口不管家里要一分钱,临近毕业就更不能张口了,我们俩惨得天天自己可怜自己。我曾万般无奈私信给母亲,她发来的一千元救了我们的燃眉之急,苏丽雅也肯定要过,但对于我们俩都发过誓的人来说彼此心照不宣了。我们总是信誓旦旦地说,等有一天有钱了,天天下馆子点大餐。那时候的日子总是在幻想和期待中度过。

  “找一个或两个男人养着我们得了!”有时候她被泡面逼得要发疯,我们每天都谈论男人,却从没伸手花过男人一分钱。

  在报社里唯一的好处就是我喜欢写作派上了用场,豆腐块大的文章开始发表,接着开始写小说,后来入了作家协会,在别人的指引下开始在网络上发表长篇小说,一来二去有了一点小名气,收入也有了保障。

  当时唐家三少还不像今天这么有名,可我却立志向他靠近。苏丽雅也有自己的目标,是巴普洛夫,她把他说得神乎其神。

  我们同读的是汉语言专业,她却对心理学有着致命的喜爱。闲暇时间里,我喜欢泡在图书馆里看专业课和小说,而她几乎天天去听心理学的课程。我为她为什么不直接报这个专业?她说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喜爱,其次她说讲心理学的老师太有魅力了。

  我在她强烈推荐下听了一堂课,我发现她像小迷妹一样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师,下课的时候,我站在走廊里质问她,你是听课去了,还是欣赏情人去了?她面对来来往往的同学,大声复述刚刚学到的知识。铿锵有力的声音夺人眼球,而这一幕恰恰又被那位成熟的是她偶像的老师听见,我们俩被叫到他的办公室,他认真地说:你为什么不再选修心理学?我感觉你一样可以毕业,不用等到再读研究生。

  老师的一句话给她定了性,她比我晚毕业一年,拿了两个专业的毕业证。

  她的优秀有目共睹,我在她面前永远如影子一般,但这些丝毫不影响我们的友情。

  杂志社楼下有一个小超市,我几乎每天都要光顾三、四次,久了,和那里的老板就混熟了。

  他比我大七岁,家在农村,他不善于言谈,喜欢踏实做事。

  开始被他吸引是他有高高大大的外形,他一米八以上,脸上干净得好像乡野里的空气。憨憨的笑容没有一点城府,有一次我去买面包和矿泉水,差了几元钱,我东掏西翻的,他笑着一个劲地说没问题,脸上还有羞涩的红晕。还有一次,我实在忙不过来,就试探着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把东西送上来,电话挂上没有两分钟,他满头大汗跑上来,还把微信号给了我,让我有事在微信里说一下就好。那时候微信还不像现在这样流行,我对他如此前卫还真有点刮目相看。

  怎么好上的我不记得了,应该是从微信聊天开始的,越聊越投机,他喜欢翻看一些笑话,然后讲给我听,有些我已经听过,但听他复述后别有另一番精彩,反正恋爱中的女人每天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他的每一句话在我这里都犹如春风一般,拂动我的心灵。我求他帮忙的时候越来越多,本来枯燥的实习生活,因他而变得多姿多彩。我们先是叫亲,然后叫亲爱的,最后直呼宝贝!

  除了在他小店里有求于他,他跟我保证说,就算你不买我小店的东西,无论有什么事我都愿意帮你,我说,那你能离得开吗?他说别人当然不行,你除外!

  每当我听到这样的话,都能激动得失眠几个晚上。

  后来他的小店成了我的栖息地,我有什么烦恼也愿意和他倾述。

  表面看老实朴素的男人,骨子里去有着惊人的浪漫情怀。我到他的小店,他不是给我准备好一个热腾腾小蛋糕、咖啡,要不就是我喜欢的棒棒糖,有时是一条廉价的丝巾,这些总是能让我欢欣鼓舞。认识他之后,他说他的厨艺见长,我每天忙乎完小组里的人,就开始享受我们在一起的独家时光。他知道我喜欢吃牛肉,常常炖上四、五个小时为我熬制。小店里香气四溢。每当看到我心满意足的吃相时,他乐得比孩子都天真,他捧着我的脸说:我天天给你做好吃的,做一辈子。这可能是我听到的最动听的情话了,尤其是在我食物紧缺的关键时刻。

  当有一天,我把他带到苏丽雅跟前时,她毫不犹豫投了反对票,她拉我到角落里说: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在写小说呢?他不过是帮了你些忙,你真的能跟这种人在一起吗?

  “他是哪种人?我们为什么不能?”我当时很生气,觉得她太世俗了,真把自已当成我母亲了。

  “他没有学历,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发展,真有一天,你进到报社,你们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你能逾越吗?你现在享受的是小女人的小情怀,听我一句话,你们根本不般配。”

  我当时肯定鬼迷心窍了,极力反驳她说:“他答应我了,只要我正式上班了,他就不做了,找一家单位。”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59250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