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十三章 自己的故事(2)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十三章 自己的故事(2)

第十三章 自己的故事(2)

  苏丽雅不以为然地说:“你现在就让他走,你看他能做什么?不是我嫌弃他是农村的,而是我太了解你了,你过不了那样的日子。你不是喜欢文学吗?除了小说里的人物,你觉得现实生活中有人能把另一个人改变吗?他看着老实,可越是这样的人,越让人看不透,我可告诉你,怎么着都行,不能跟他有实际行为,那样你就亏大了,万一有一天碰到一个喜欢洁身自好的男人,你得后悔死了。”

  苏丽雅无论怎么开放,她都有自己的规则。她交的男人也不在少数,她每次都非常自豪地对我说:“本姑娘还是个纯洁的处女,即不委身于人更不贪恋别人的钱财,这是我的原则和底线。”

  我当时打了她一下说:“我们还没到那个程度。”

  她高兴了,说:“没到那个程度正好,赶紧分手,你们不适合,只不过是他帮了你,让你找到了哥哥一般的呵护。姐们醒醒吧,小说里的男人根本不存在,还是找个现实生活当中落地的男人吧。”阳光正好倾斜过来,她侧脸上落下了一层阴影,即便看不清她的愤怒,却也让她的五官更为深邃。

  “我正是因为现实才找得他,我要是找高管贴老总你可以这么说我。”我感觉自己有点冤。

  “你父母要是知道你找了一个农村开店的,非得气吐血不可。”许是阳光晃到她的眼睛,所幸她挪了一步,全身淹没在阴影里。

  她说的是实话,父母都是教师,一心一意想找一个有学问的女婿。

  我们一如既往的好,但就是我很少跟她再说男友的事,她过问过几次,看我懒得搭理的样子也就作罢了。

  与她相比,我是感性的,她非常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她对我说,谈谈恋爱什么的,不影响生活,也算长了经验,但真要结婚、生子那可不一样了,门当户对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稳定的社会因素。

  我永远无法想象自己与一个虽门当户对却不爱的男人在一起生活是什么样的,她说:又没让你找一个讨厌的人,只要不烦就成,爱不爱的能持久吗?

  我们谁都无法说服谁,实事证明她做得就是比我好,至少现在事业兴旺发达,爱情圆满甜蜜。

  我们真的差一点就跨越那一步,有一天晚上,我来到他的小超市,我们喝了点酒,他给我唱了一首我最喜欢的歌,是《宫》里的主题曲《爱的供养》,接下来我们热烈的拥抱在一起,我说我不想走了,他一惊,接着把我紧紧搂在怀里,就在我们就要迷失的最后时刻,他忽然在我的耳边说:“我想把最美好的爱留在新婚之夜,我要让你做最纯洁的新娘。”

  我当时即羞愧又惊喜,觉得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交往半年后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到他的店里拿面包和水,一个大嫂模样的人正在屋子里洗衣服,我以为是他乡下的亲戚,就问他是谁呀?我本来打算打招呼的,没想到他脸色大变,吞吞吐吐地说,是我表姐。

  那个女人抬起头,反感地盯着我问:“她是谁?谁是你表姐?她是不是整天跟你打电话聊天的骚货?”

  我立刻怒目而视,就差把手里的东西摔在她脸上,我气愤地说:请你放尊重点,你到底是谁?我把头转向他,此时的他竟然躲到里屋去了。

  “你是谁?”她把衣服使劲往盆里一扔,水立刻溅了出来,打湿了我的裤子。

  “我是他女朋友,怎么了?”我一脸无辜地说。

  “你还要不要脸?什么女朋友,我是他老婆。”话没说完她就冲了过来。

  我脑子轰的一下炸裂开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抓住我的头发狠狠往门上撞去,我头疼欲裂却没办法动弹,我大声喊叫起来,他终于还是出来了,掰着女人的手对我说:“还不快跑,以后别来了。”

  我天旋地转分不清他是人是鬼,一个温柔体贴的男人,此刻像脱了毛的公鸡猥琐地躲在强悍女人背后。女人又上前来撕扯我,他竟然双手使劲把我推了出去。门口有两级台阶,我一下就摔了下去,要不是报社的同事眼疾手快,我可能被冲出来的她打个半死。

  刚才的一幕太快了,我来不及回想,就在我惊魂未定之时,那个女人竟然冲破保安直接找到我的屋子,又要拼杀上来,嘴里骂的话,我今生今世都没听到过,爹、妈、奶奶加上人体器官齐上阵,大家要推她走,她看到总编室的牌子,竟然一下跪下了,鼻涕一把泪一把骂我是狐狸精,勾引她男人。

  杂志社好久没这么热闹了,人们从缺薪的苦闷中挣脱出来,开开心心地看了一场免费的闹剧,谁都不想阻止她的精彩表演,而我也从她的叙述中终于明白,他们除了没领证,连酒席和孩子都有了,我成了地地道道的小三。

  我成了杂志社茶余饭后的笑谈,甚至他们看我的眼神好像是穿透镜一样,有几个漂亮的大美女甚至有些同情地劝慰我,说了一些只有过来人才能明白的衷心劝告。

  杂志社我是待不下去了,所幸去了一家文字工作室,很快在那里站稳了脚跟,后来发现自己的劳动成果有被剥削的苗头,于是成了真正的作家,每天坐在家里发书。

  这段过往让我很自闭,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不敢谈情说爱。苏丽雅此时没有一丝责怪我,甚至也不劝慰我,只是一心一意的陪伴,疏解我的情绪。她说以后我的男人她包了,但她现在结婚有好几年了,而我八字还没一撇。不是太挑剔而是怕了。

  失恋半年后的一天,苏丽雅狼狈不堪地回到我们的小窝,我吓了一跳问:“你是打架去了还是支教了?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她抹了一下脸上的血迹说:“我把那负心汉打了,我也没占着便宜,这男人真不是东西,下手还真狠。”

  我赶紧给她清理伤口问:“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不是结束了吗?你又惹他干嘛?”

  “气不过。你不知道,我今天去医院看望同事,没想到正好看到她陪老婆产检呢,我听她跟别人说已经七个月了,你想想看,你们分手的时候她已经两个月了,而且还是二胎,你说这个男人还是男人吗?我越想越气,尤其是我看到他扶着老婆小心呵护的样子,我上去就给他一耳光。他开始懵了,看清是我之后抡起拳头就打,还说我多管闲事。你不知道那个女人,带着那么大的身子也冲上来,保安来了才息事宁人。这种男人你离开算是对了,太渣!”

  我好不容易把苏丽雅安慰好了,忽然想起分手那天那个女人狂怒的样子,其实她当时还带着身孕,唉,男人呢!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59238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