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十六章 兔子专吃窝边草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十六章 兔子专吃窝边草

第十六章 兔子专吃窝边草

  我们切着牛排,喝着红酒。我给她剥了一个芝士凤尾虾。

  餐桌上有细白的瓷餐盘,雕花的铜烛台,长长的蜡烛和银色手感很沉的刀叉,我看得出来她有些不适应,我尽可能低头对付盘中的食物,刀叉相碰的叮咚声和刀子划过盘面的声音都让她慢慢缓解紧张的情绪。

  “我和他在一起的七年,因为两个女人和他吵过,一个就是这个女人,另一个是我的闺蜜。这两个人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说她们有事,但至少他们之间的关系让我感觉不舒服。”她说了声谢谢,接过我切好的牛排和虾说。

  我又倒了一杯红酒,与她撞了一下说:“好,我听你讲,日记里有的地方记载的不详细。”

  她停下来,歪着头想了想,似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空气有一点凝滞。

  我放下刀叉,鼓励她说:“没事,我们别拘于形式,你想到什么地方就讲,想起什么再补充。”

  “你真的喜欢听吗?还是听了这些可怜我?”她举着酒杯终于吐露了心底的疑惑。

  钱仿佛是一道无形的围墙此刻竖立在我们中间,我立刻打消她的疑惑说:“以后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我最后再给你解释一遍,真的不是。你没什么值得可怜的,我觉得你有丰富的经历充实着过去的生活,现在虽然遇到了一道难关,但这不算什么,你说我有什么要可怜你的地方?我和苏大夫是大学同学,我们今天都三十一了,她还比我小几个月,可人家结婚好几年了,因为打拼事业才没要孩子的,她现在事业家庭双丰收,我呢?我连男朋友都没有,说一句不怕你笑话的话,我现在还是一个没见识过男人的小女人。”

  “真的吗?是不是你眼光太高呀?”她果然有些振奋。女人与女人交朋友,最好的方式是示弱。我害怕她把话题扯到我头上,赶紧说:“再说了,我们是双赢。你的故事给了我,我写出来,我的小说大卖,你说是不是你帮了我?我没时间可怜你,我拿什么吃饭呢?我也真没时间做你想象当中的善人。”

  她果然释怀了,把头看向窗外,看得出来,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茫然。马路上华灯四起,灯光拖着长长的影子,好像是无尽的长廊,我和她的影子都映在窗上,我们交织在一起,难以辨清她是谁,我是谁。

  她从包里掏出一支烟,然后解释说:“这是女士烟,没有什么味道,就是打发时间用的。”

  我理解她此刻的心情,点头表示理解。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说:“他的总部不在这里,他到咱们这个城市是开发新的项目,他们一共有二十多名职员,食堂有两个人,一个年龄比我还小,一个是五十多岁。他以前也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两个人。他特别会做菜,而且不怕麻烦,我有时好奇他做菜跟谁学的,他总是说跟老婆或者母亲,其实大多数都是跟这个女人学的。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的还长。”

  我忍不住打断她问:“怎么总也不见你说自己的生活呢?比如你的丈夫……你都四十了,难道没有孩子吗?”

  她摇了摇头说:“丈夫因为生意失败跑了,多少年都音信皆无,我们头两年没要孩子,等想要的时候他跑了……唉,别提这段好吗?我没心思说,而且我对丈夫没有一点感情,我们在一起也是因为年龄大了凑合的。”

  我看她渐入佳境,说得越来越流畅自然,赶紧笑了一下。

  “应该是2010年,我们单位补交医疗保险,我就想把二十年的一起交齐,算了一下三万多,我们要到银行交现金。我是一个特别害怕手里拿钱的人,就打电话让他帮我。他一直在忙,快到十点了才赶了过来,结果我们去的地点不对,不在银行,要去医保局。那里的人用人山人海形容也不为过,等到我们排到窗口的时候,正好赶上午休时间到,我那天特别兴奋,感觉这也是一个大事,就跟他说,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回来交。他一直不情愿,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说你要是有要紧的事你就去办。他说明天我再陪你来吧,今天中午我真有点事。我说中午吃饭时间你能有什么事?如果当天他说跟领导吃饭之类的我也就不生气了,他说:食堂那女的让我帮她做顿饭,岁数大的大姐请假了,只有她一个人忙不过来,而且她今天下午有事,想早点完事,你说我都答应她了不去不好。我一听就炸了,我问:这算什么事?是她的事重要还是我的事重要?你一个堂堂的副总,竟然帮一个做饭的忙,你们单位没有闲话吗?他也很生气,说就是同事之间帮个忙,这算什么事?我说那不一样,你是领导,你这么没有身份的帮她她会怎么想?就算她没那个心事也会以为你是别有用心。反正那天我们吵得不不可开交,到最后他也没敢走,我们一直堵着气,办完事他打车就走了,我一气之下也不想理他。”

  “你们开始冷战?这也说明不了什么。”

  “是。第二天中午,可能他也怕事情闹大,就来我家,吃饭的时候,我问他你们之间到底有没有事?他说真的没有一点事。她根本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和我们单位好几个男人都眉来眼去的,这样的女人我能沾边吗?我说既然她不是什么好女人,你为什么要帮她呢?他生气了,站起来大声说:人家是有事,又不是天天让我帮,正好我会做饭,就答应了,这有什么呢?我不依不饶说,你现在给她打个电话,用免提,我看看她对你是什么态度。他立刻就答应了。

  哎,小钱吗?今天中午做的什么?他说。

  做得你最爱吃的闷面,你怎么还没回来?女人答。

  我今天不回去了,外面有应酬。

  好,那你少喝点。

  我抢下他的电话问: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了你最爱吃的?什么叫你少喝点?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这么关心你?

  我们分手吧。这是他第一次很严肃地说:你连信任都没有,咱们怎么往下处?明天我把最好的哥们叫来,让他证明我和她到底有没有事,如果他说没有,你也别闹了,我们分手!”

  我抬头望向她,她也正望着我,一种无言的气息笼罩在两个人的上空。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56852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