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十九章酒店VIP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十九章酒店VIP

第十九章酒店VIP

  午夜的房间里到底弥漫着一股静悄悄的气息,这个时候最适合与知己谈心事。我们俩都吹干了头发,洗发水的香气环绕在我们的上空。看得出来,她有些凝重的脸上没了犹豫和慌张,我甚至想经过这次接触,她是不是不会再主动找我叙述了,好像她要说的是她经历当中最不堪的一幕。此时略显紧张的人反倒变成了我。

  我把时间拉了回来,问:“他说过分手后做了什么?”

  “其实也没做什么,这时候正好他要出差,他说我们先冷静一段时间吧,大家都好好想一想,如果不开心还是不要在一起了。”

  “你答应了?”

  “我擅长冷战。分手从内心来说不想,不分又无法回到从前,每天都在纠结之中度过。”

  “什么时候出现的转机呢?”我听得出来,她性格当中缺少热情和主动。

  “应该是六月二十六号。”她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一下凸显出来,不紧不慢的语速把我带到2013年的火热夏天。

  “他那个时候出差在南方一个很大的城市,需要工作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以往他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曾经不止一次想去外地借看他的机会旅游一番,但都被他拒绝了。就在我们冷战快十天的时候,他忽然打来电话,说:你不是总想和我外出游玩吗?那你过来一趟吧,我带你好好玩两天。说实话,我内心是欢喜的。我们认识七年了,除了带我去过飘流的外县,其它地方一次都没有,我挺向往去南方的,但他从来没答应过,可能因为出了事的缘故吧,反正从四月一号出事之后,他对我是有求必应,尽量满足我各种合理的、无理的要求。我当然特别高兴了,因为这期间他几乎天天陪我,而我与如梦如烟的聊天也终止了。我曾经上网看过她,她天天在网上喊我,甚至用表情锤子打我,说我是一个心猿意马的男人,如果再不出现就彻底不理我了。我感觉挺好笑的,她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专情的女人,不仅有老公而且还有两个情人,甚至有意无意还在勾引‘我’。”

  我们不约而同地坐了起来,我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递给她说:“别急,慢慢说。你和她聊天断了多长时间?那时候你们加了微信吗?”

  “好像微信还不像现在这样普遍,我们所有联系都在QQ上或者手机短信。“

  ”你没找如梦如烟,她也没找你吗?“我问。

  ”至少在网上找过,但没在手机上打扰我。一晃一个月了,我没正经和如梦如烟聊天,因为我想总归要慢慢相信他,给他时间也给自己一个轻松一点的空间。这期间我们开始恢复以往的生活,当然还是有磕磕绊绊。”

  “你认为他为什么不和你坚决分手?你知道了这么多事,两个人再在一起应该是回不到从前了。”

  她把杯子放下,叹了一口气说:“我想他主要是怕吧,怕我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影响他的事业。我总是抱着侥幸心理,希望那是因为爱我才放不下我。”

  “你现在感觉是你的一厢情愿?“

  ”对,我到现在都有这样的怀疑。“

  ”好,你接着说。”

  “这是一座南方炎热的城市,也是一个我不太喜欢的城市。空气中雾霾含量高,主要是人太多。他能邀请我,我还是满心欢喜,甚至告诫自己一定不要再闹事,好好在一起享受大城市带给我们一不样的风景。

  我是下午四点多到站的,其实第一眼我就有些郁闷,我感觉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欣喜,反而脑门上挂着烦躁,眉宇间也透着无所谓的态度。我假装没看到这些,有些夸张地欢天喜地地勾住他的胳膊,他下意识地松开了说:这里有很多我的同事。我默默无语。

  我们打车去了一家宾馆,在路上他问我:你自己去开房,我的身份证开房不方便,我怕以后有什么事被查出来。

  我是真的生气了,想问他:你在我市开房用的是谁的身份证?难道都是那些女人的吗?不可能!为什么轮到我的时候待遇就不同了?但我什么都没说,如果想吵架,什么事都会引起战火。

  到了宾馆的门口,他问我:你带钱了吗?我赶紧点头,心里又是一火,我想他对其它女人不会如此直白的问吧?他肯定会早早定好宾馆,然后洗干净自己躺在床上。我又忍住了,掏出五百元定好了房间。就在我步入拐角等电梯的时候,他正好站在前台跟服务员说话,他问:金卡能省多少钱?服务员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我绝望地想,他搞破鞋都混成了金卡。我们入驻的是快捷酒店,我非常清楚如果想要达到金卡,至少要消费五千元以上。”

  我忍不住插嘴问:“你为什么总是认为他身边莺歌燕舞呢?你不是只知道如梦如烟和玫瑰人生吗?”

  “猜的。而且感觉不会错。只是我只抓住了两个人。有一次他跟我说,有时候单位来人了,但临时有事来不了,宾馆过了时间也退不成了,以后再有这类事,我领你去住一晚上,真的很享受。现在想来这些话都是骗人的,那些宾馆里的大床房间,都是他寻欢作乐的爱巢。”

  “你感觉你们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我把话题又拉了回来。

  “当天晚上真没有。我们把行李放好就去吃饭了,楼下有一家麦当劳,吃完饭上楼坐了一小会儿,他说要回去了,因为出差的不是他一个人,我也没勉强他,他说好了第二天过来看我。”

  “当天晚上睡得好吗?我听苏丽雅说你睡眠还好。”

  “和以前没办法比了。出了事之后大不如从前。当天晚上真的是无法入眠,好多事象过电影一样。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我就出门了,知道他最快也得十点才能到,就到处走到处自拍。这里是离市区大约四个小时的车程也就是进了郊区甚至是一个县,但当时我是懵的,就是到现在我也没弄清那里是什么具体地方,反正一点也没有都市的繁华。离开宾馆不远处,有一个大型的工地,工地上堆放着大量的钢材还有施工用的吊车和脚手架。我无事可做,就拼命的拍照。到了十点,我返回酒店,等到一点他都没来,昨天计划好的一齐吃中饭也没了信。我一直忍着没打电话,他竟然也没打一个,我不明白,把我放到这里是什么意思?我发了一条短信:你什么意思,怎么不过来?他很快就回了:有点事过不去。

  什么事?

  别问了,单位的事。

  你如果不过来我就走了,你让我来是什么意思?是让我自己参观这个郊区的风景吗?

  明天,明天我一定过去。

  我走!我一共来两天,你只陪我半天对吗?你如果是这样的安排,我根本不会来,什么也别说了,我要走。

  别闹了,我马上过去。”

  “他真的来了?到底是有什么事?”

  “说出来你都不信,竟然是陪同事买东西。”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52911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