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二十二章 色男本色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二十二章 色男本色

第二十二章 色男本色

  ”你不用有任何的疑惑,有些男人就是有这种本事,可悲的是让你遇到了。也好,他越这样你认识他越彻底。“

  ”我总是想不清楚这些事,我没事就爱想这些事,越想越恐惧,原来我曾认为美好的爱情是不是都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难道他对我的好没有一件是真实的?可他们都真实的发生了。想到头疼的时候,总想失声叫出来。“

  ”你总是沉浸在这样的心理环境下,怎么能不得病?“

  “不管我愿不愿意承认,但我确实病了,我每天都做同样的梦,梦见无数条蛇,它们无孔不入地霸占着我的梦境,有时我甚至为了躲避它们而不敢入眠。“

  ”苏大夫怎么说?“

  ”她说我必须配合药物和实操才能慢慢有所缓和。可我和她们那里的人合不来,他们特别怪异做些夸张而不知所以的动作,美其名曰是释放心头的压力舒缓情绪,我才不信呢,感觉有点神乎其神。“

  ”你应该试着尝试一样,也许对你有好处呢?“

  ”以后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迈出这一步。”

  “什么事都是开头的时候难一些。好,你接着说。”

  “说到什么地方了?哦,想起来了,你不知道,他就像川剧当中的变脸大师,他转过脸去就能变成你希望见到的样子,幽默、热情,说着带那么一点点颜色的小段子,春意盎然。“

  我怕她把话题扯远,就问:“你马上立刻找他算账了吗?”以我对她性格的了解,我觉得她不是一个能沉得住气的女人。

  “事情已经坏到这个地步,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我不停地安慰自己,这次我没有冲动地给他打电话而是在屋子里走了好几个来回,用以稳定自己的心情。我不停地告诫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我一定要把前因后果想清楚再发火,我知道他肯定不会承认,我要用什么让的方式让他无力反击,我继续跟她聊。

  海纳百川:我怎么感觉你是和情人约会了呢?你是不是不承认呢?

  我这么说已经很明显了,但如梦如烟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承认。但她接下来的话让我没有一点怀疑的余地了。

  如梦如烟:真不是情人,是老姨的孩子家。你不知道我们这个地方离南方可远了,要是真是跟情人约会去了,能去这么偏僻的地方吗?特别麻烦要倒好几趟车。

  海纳百川:都倒什么车?是公路车吗?我对这里怎么有点熟悉呢?好像这个地方我也来过,我最大的优点就是方位感特别好,一般的地方都知道,我念大学就是在就是在XXX。

  如梦如烟:我去的时候是打车,回来的时候是坐的轻轨,其实这两天挺不巧的,天天下雨,也没好好出去玩,就困在宾馆里了。

  海纳百川:不是亲属家吗?你怎么还去宾馆呢?

  这是如梦如烟说漏嘴的地方。

  如梦如烟:亲属家里没地方,而我们去的人又特别的多。

  我分析如梦如烟为什么不说去见情人了,因为她是怕我不高兴,也就是我扮演的这个人物海纳百川。“

  ”她真的对你动了心思?“我不仅好奇地问。

  ”应该是,因为她在我面前说什么喜欢包,还说我再出国的时候给她带一个,说国外的比国内便宜不少。“

  ”胃口真不小,刚认识就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暗示。“

  “你猜我为了让她相信我是男人,相信我是有实力的成功者,我都做了什么?”

  “在网上你能做什么?”

  “我真的给她买礼物了。”

  “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呀?”

  “为了让她信任我呀。”

  “这么做有意思吗?”

  “有没有不知道,反正当时就是做了。”

  “你不会真的为了她舍得花一大笔钱?成功男人总不能太小气吧?”

  “我在她生日的时候送了一大捧红玫瑰,价格是八百八十八元,按她的要求用快递的方式送到了她工作的地方,她想让别人看见她的幸福和魅力。”

  “她不是有丈夫吗?不怕别人笑话这些吗?”

  “一点不怕,她说她有好多追求者……”

  “还买过什么?我觉得你真的是病了,如果再长此以往会病入膏肓的。”我的话有点重,但我也觉得她确实有点奇葩。

  “买过一种碧玺石,这种东西没人认得真假,我是在网上花了二百元买的,她也没好意思问价格,她曾经试探地问:有发票吗?如果有损坏和不喜欢可不可以换?我说这是我在海南买的,要是换也太麻烦了,她也就作罢了。“

  ”接着说你们的事吧,看得出来你是真下了功夫。“

  ”是的。我当时的心思都在她在那个地方都做了什么,就赶紧问:

  海纳百川:我看你照了那么多的照片,还说没好好玩吗?而且照片上怎么没有你的亲人呢?能不能发一张你们全家的照片,我看看你们幸福的一家。

  如梦如烟:这个不可以。我是不在乎的人,可以把照片四处发,但家人不行。

  海纳百川:好吧,不勉强了。但我看你玩的还挺开心的。

  如梦如烟:不是。一天当中总有那么一会儿是晴天吧,真的是阴雨绵绵。

  我甚至看到了她打伞的照片,那把伞也和我的一模一样。

  海纳百川:这个地方我看着也有点眼熟,你告诉我怎么坐的轻轨吧。

  如梦如烟:告诉你这个做什么?难道你真的要来?

  海纳百川:也许我们以后的关系不一般了,我会沿着你走过的路线重新走一遍,说不定也挺有意思的。“

  ”这么漏洞百出的借口,如梦如烟一点都没怀疑吗?“

  ”真的没有,还兴致勃勃地说:

  如梦如烟:好哇,这可是你说的。我告诉你吧,出来的时候坐九号线,然后再倒到二号线,然后在叫静安街的站点下来,再倒车。

  与我的行走路线丝毫不差。只是我当时不记得静安街了,她连名字都说对了,五雷轰顶的我彻底无语了。

  海纳百川:你怎么不多待几天?好不容易出去一次,多玩两天,总不能天天下雨吧?我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才能继续打字。

  如梦如烟:不行,姨家的孩子有事,要去外地,我是想多呆几天的。

  什么都不用怀疑了,我草草与她打了一个招呼,彻底关了网线。”

  “接下来是狂风暴雨吧。”

  “是的,甚至比手机卡那次还疯狂。”

  “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真的是让人崩溃。好的时候柔情似水,出轨的时候百般欺骗。”

  杨慧君用有些嘶哑的声音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抽离不出这个怪圈了,我一方面拼命地寻找证据,一方面又害怕真相浮出水面,而他总是不能遂了我的心愿,我心里憋着一腔苦闷。我并没有立刻给他打电话,火车上的信号不好不说,他用听不清能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我早就熟悉了他的套路和伎俩。”

  我有些同情地问:“那你还能做什么?”

  “我急急忙忙把关了的电脑重新打开,找到一款已不太熟悉的枪战游戏,拼了命地厮杀起来。我把声音弄得震天响,接连玩了两个小时,完全沉浸在枪林弹雨之中,把一道道不可能攻破的关卡都消化掉了,人也瘫在椅子上。我坐在那里,人变得迷茫。如果当时我手里有枪,我会毫不犹豫干掉他。不瞒你说,我总是幻想着自己哪天有一把枪,把它对准我仇人的头颅上,我会毫不犹豫扣去板机……我有时挺渴望那枪声和四处喷溅的血液……“

  不知道为什么,我吓得打了一个哆嗦,看着她有些变了形的脸,真想奉劝那些喜欢出轨的男人,要找就去找那些玩得起的女人。好了就聚,不好则散,至少谁也不伤谁,惹这样的女人,唉……女人从天使到魔鬼有时只是一步之遥。

  她丝毫没看出我脸上变化的情绪,自顾自地说:”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睛里全是仇恨,风花雪月的生活硬生生让我们变成了赤手相搏。我真的绝望了,头脑中第一次清晰地出现了一定要分手的念头。”

  “以我对你的了解,我感觉你不会能沉得住气,就算能也只在几个小时中间。”

  她苦笑着说:“又让你说对了。我没打电话,开始发短信。”

  “他回了吗?”

  “可能也有点懵吧,这样劲爆的消息对于他来说也是五雷轰顶。一开始他无动于衷,我只好打了电话。”

  “他接了?”我感觉这男人只能享受生活当中的男欢女爱,但只要是出了一点问题,一定会退缩的。

  “是。我说,你为什么不回短信,你是没看明白还是装糊涂?”

  “你是怎么发的?”

  “我很简单地问:你见过如梦如烟没有?说真话。”

  “言简意赅问得很好。可能他还以为你要诈他呢。”

  “是的。他在电话里说:现在信号一定都不好,我马上就要到家了,一会我的家人还要来接我,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聊聊好吗?再过三个小时,我给你打电话。”

  “人生真是由一连串的巧合而组成的,如果你真的信任他了,如果你真的再不和如梦如烟聊天了,如果就算聊了,她没发那些特征特别明显的照片……所有的一切,我们只能解释为无巧不成书,或者是缘分当中的孽缘。“以我对杨慧君的了解,其实一点也不难。她如同一泓泉水没有太多的弯弯曲曲,就连她的衣服也总是喜欢循规蹈矩的职业装。

  “一切的源头都是来自我记下了那些女人的QQ号码,如果当时就发雷霆之怒,而没做这些善后的事,也许就能过得山清水秀,尽管这一切都是虚幻的假象。我有时真的有些后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是挺好的吗?可那种虚伪的繁荣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我觉得那样的女人更可怜,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越是这样,她们的另一半越有恃无恐。“

  ”也许吧,我们管不了别人的处世方式,能管好的只有自己。“

  ”接下来我就狂轰滥炸了,我不知道是他的信号真的不好,还是他有意躲避着我,反正他不是不接,就是接起来没说什么就断掉,到后来他直接关机了。”

  “一直等到三个小时之后吗?”

  “是。我有什么办法?他就是不接电话。”

  “我不知道你这三个小时是怎么过的?度时如年吧?”

  “你还是了解我的。这么大的事无处发泄情形可想而知,但我又没有办法,只能折腾自己。大晚上的,我下了楼,在超市里买了酒和烟。我一连喝了六瓶啤酒两包烟,当我吐得快晕过去了,他的电话到了,要不然,那天晚上真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恶劣的情况。”

  “为什么犯错的是他,你要折磨自己呢?你怎么这么傻?“

  ”这样的话谁都会说,但我怎么过?这一时刻你让我怎么过?是看电影、电视还是唱歌?我除了喝酒吹别无选择。“

  我怕打击她,赶紧说:”好吧好吧,将心比心我也会如此,他会说什么呢?我好奇。”

  “先是解释说手机没电了,我立刻骂他说:我认识你是一天两天了吗?你天天带着充电器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大大小小的充电器你用了多少个?我说现在高铁都有插座了,可你还带,你说还是带着省心。他说大晚上的别闹了,火车上人多信号也不好,你是不是又犯病了?你还想不想好好相处下去?你一天天总这么闹谁受得了?

  你不知道他有多可笑,总是先发制人,真以为我在套他的话。”

  “其实我分析他心是慌的,因为你不会无缘无故问他这样的话,而且还是有所指。你也说过了,平时你也不太给他打电话,尤其是知道他去了母亲家。”

  “你说得太对了,但他就是有侥幸心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如梦如烟会把这样的事这么快的告诉我。”

  “到底怎么解决的?”

  ”逼急了,他竟然说:是和如梦如烟有电话联系,但真没见过,她约我吃好几次忽,但我都没答应。

  少放屁了,你要是能把没见她的话坚持到底,你是我爹!我真是气急败坏并大声骂了他。“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52832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