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二十五章 噩梦难醒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二十五章 噩梦难醒

第二十五章 噩梦难醒

  我是被一种很奇怪的声音惊醒的,我的心微微一紧,好像有一股风钻进了我的身子骨里,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猛然起身发现她正蜷缩在床下的角落里哭泣。她刻意地压抑着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出了声,我爬向她的时候,她双肩一抖一抖的,我赶紧把她拉起来,柔声地问:“怎么了?是不是一夜没睡,做什么噩梦了?”

  她一下扑进我的怀里,像个柔弱的小女子,情绪还沉寂在噩梦的惊恐里,不停地点头说:“蛇,漫天遍野都是蛇,就算我跑到水里也无法摆脱,我怎么都跑不过它们,我跑得越快,它们越多,每次都是在它们缩小了包围圈的时候惊醒。”她坐到床上,用手背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我看她极度惊恐的样子,就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不要怕,听我的,要记得按时吃药。”说完我拿出一片,并把水递给她。

  她乖顺地接过去,很顺利把药吃了下去,惊魂未定地问:“我曾经看过网上的解梦,说梦见蛇是大凶,不知道为什么,我常常做梦见到它们,而且常常是一模一样的场景,所以,我的日子……苦不堪言。“

  我不用想也知道,她每天经历了什么,哭泣着睡了,再哭泣中惊醒。

  ”你心里总是想着这些,对你的精神会造成很大的压力。苏大夫和我说了,你只是轻微的忧郁症,如果长此以往就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到了后期就无法控制了……甚至……甚至……“我想了想,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到底是会怎样?“她果然很紧张。苏丽雅曾经告诉过我,别看她每天神经兮兮的,但特别怕说她有病。

  “真的会疯掉的,而且谁都不认识。”我给她留出足够的思考时间,我看了一眼墙上的表没想到已经快九点了,问:“你今天不上班行吗?”

  她点点头说:“可以,我的店里有两个女孩儿,我不用天天去的。”

  我说:“你必须自己劝慰自己,再高明的医生和药物也解决不了你的心病,我看你是大学学历,这些应该是懂的对吗?就算你找到再高明的心理治疗师,但根子在你心里,你不想拨除,神仙都没有办法。离开男人就真的没办法活了吗?自己活得就不够精彩吗?都是心结,你要是想与我成为朋友,我的话你要放在心上。苏大夫曾经和我说过,你是排斥治疗的,花着大把的钱,就为述说吗?“

  她有些胆怯地说:”是不是你和苏院长一样,挺讨厌我的?“

  我赶紧补充说:”一点都不讨厌,但不希望你总是本来有希望,却在迈出的第一步上退缩。其实我感觉你挺好的,愿意把自己的心思亮出来,这是最好的开端,但我们不能总在起跑线上徘徊对吗?“

  她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说:”好,我愿意听你的,但我需要时间。“

  ”当然。操之过急反而对你不利,我不是心理咨询师也明白这个道理,我愿意咱们一起努力。我有个美好的预感,等我的书写完了,你的病也恢复了。“

  她终于全身放松地笑了说:”那太好了,不过你不要写得太快。“

  ”不快怎么行?我靠这个生活呢?“我开了一句玩笑。

  她马上敏感地说:”我还是给你诊疗费吧?反正我也给过苏院长。“

  ”我的好姐姐,你别什么事都这么认真,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还能不能聊天了?我最后说一遍,我是不会要钱的,我写了书,就当你的诊疗费用了,好不好?行了,今天也不早了,咱们洗漱一下,我今天要去苏大夫那,你去吗?”

  她连忙摇头说:“不去了,我想现在就回家,回家再洗漱。“接着心有余悸地问:”真的有你说得那么可怕吗?连人都不认识?”

  我赶紧点头说:“是真的,这样下去你不是给家人增添负担吗?你愿意这样吧?你父母年龄都挺大了吧?他们需要你照顾吧?”

  她点头,有些茫然地说:“是,是我照顾。如果真那样,我更不想活了,我可不想成为家人的累赘。“

  此话一出我就后悔,赶紧往回找说:”其实也没那么严重,但要学会放松心态控制病情的发展。“我曾经有一次很认真地问苏丽雅,我说杨慧君每天都说自己想死,你说她能不能哪天冲动地实施?苏丽雅一幅见怪不怪地说:”你就放心吧,凡是天天叫嚣着要死的人基本都死不了,真正想死的才怕别人知道呢。但她确实是初级阶段,如果控制不好,以后就难控制了。“

  “你信吗?其实我一点都不怕死。”杨慧君认真地说。

  “我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不怕死的人并不多,但谁都怕不得‘好’死。你说如果人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有什么可怕的?都是害怕经历了七灾八难还不死……”

  “嗯,我要是真想死那天一定想好了,不要有什么回旋的余地。”

  我可不想就这个话题展开热烈的讨论,只好收尾一样说:“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为什么就不能活出精彩呢?置于死地而后生,一定活得更精彩。“

  我看她好像真的着急要走,就两手一摊说:“真是不好意思,都没给你做早餐。”

  她好像早就洗漱好了在我睡着了的时候,她说:“不好意思的是我,让你没有好好的休息好。”

  我以为她马上要走,但看她眼神里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其实我已经累了,去苏丽雅处完全是借口,我想好好休息一下。我真怕她想继续聊下去,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只要有什么话,你都别放在心上,都说出来才好。”

  她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我特别羡慕你和苏院长的关系,我想也和你成为那样的朋友,你愿意吗?”

  我松了一口气说:“如果我是一个虚伪的人,我可以马上答应你,但就算我答应了,你说我们能成为那样的朋友吗?我和她有十多年的友谊,我们在最艰苦的日子里,一起熬过来的,我们之间已经说不清到底是朋友还是姐妹,反正我们把对方当成最亲近的人,有什么不能跟父母说得话都可以全盘托出。这不是几句话就能达到的,我觉得和你之间的交往也很顺利,我们慢慢来,你不要急,这类事是顺其自然的水到渠成。”

  她很感激地点点头说:“我的朋友特别少,说一句不怕你生气的话,我花了上万元,苏院长也没你对我好,所以我挺依赖你的。”

  我想了一想,觉得有些话还是明说的好。“苏大夫是个大忙人,她真的没有我这么多的闲功夫,你看她整天嘻嘻哈哈,其它她心里的苦只有我知道,做这样的生意是要操很多心的,如果……如果她接待都像你这样的,你说她还能做得成生意吗?你要理解她好吗?”

  她竟然心悦诚服地点了点头,好像我说什么她都能接受。

  看她高兴,我决定顺势而为,说:“我们好好相处,我感觉你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而且不是有病,只是现在处在困境之中,我愿意和你成为好朋友,也许三年五年之后,我们的关系真的和苏大夫一样也说不定。但有一条,就是你必须按时吃药,而且还要去苏院长那里复查,我听她说药也分轻重的计量,在这方面我就不行了,还是她专业。“

  ”好,我愿意听你的。“她立刻笑了,脸上有了阳光般的笑容。

  我把她送到楼下,在等出租车的时候,我看她心情还算好,就问:“你说一点你们在一起值得你高兴的事?我们别总说那些丧气的事。”说完我就后悔了,真怕她再上楼开始长篇大论。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她欢快地迈着步子,一跳一跳的说:“高兴的事也挺多的,我们喜欢晚饭后去公园或者部队大院里散步,有时他就唱歌给我听,他最喜欢唱的是《黄玫瑰》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明媚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把她没化妆有些发黄的脸上也涂抹上一层阳光的色彩,她接着说:“有一次站在公园的山顶上,他引吭高歌,没有一点难为情,唱得真好,甚至有好几个人驻足观望。我那时真像一个小迷妹,拼命地给他鼓掌,我迷恋他不只是他的性格还有外貌和……反正除了花心,我没有不满意的。”

  杨慧君还想继续下去,一辆出租车不识趣地停在我们脚下,她耸了耸肩,不情愿地拉开了车门,打开了车门,忽然问了一句:“你写一部小说能赚到多少钱?”还没等我回答,司机已经开始不耐烦了,我瞎比划了一下,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多少,我看到她上了出租车心才稍稍放了下来。

  这个杨慧君呢,总是出其不意天上一句,地上一句的,而且连边都不挨着。

  回到屋子里,房间里还留着她行走的痕迹和我不熟悉的气味。

  我第一时间把电话打给了苏丽雅。我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讲给她听,她听了嗤之以鼻地说:“她怎么这么看重自己这点事破?比她严重的人多了去了,我要像你一样,我的诊所早就黄了。”

  “你也别光想着收钱。你现在到店里了吗?我连早饭都没吃呢,要不咱们一起把中午饭也吃完怎么样?”

  “不行,我今天特别忙,一上午就预约了三个病人。其实把她介绍给你是她的幸事,我是真没那么多的时间陪着她。要不你真的来给我做兼职得了,我正在筹备开第二家分店,人手真不够,我不是开玩笑,你来我这里一举两得,工作踏实了,写作也有了素材,你可要知道,我这里的病人档案,如果在民国时期可都是绝密级别的。每一个来我这里的病人,只要踏进我的门,第一句话都是异口同声地问:我说的话你们能不能保密?你说你的级别怎么样?我够宽容你吧?另外我这里不只有她,还有三、五个难缠的,我宁可不要钱,把钱一分不少的给你怎么样?”

  “你少来了,你把那些难啃的骨头推给我,我又松不了手,你不是让我良心上过不去吗?”我知道她的小心思,赶紧反驳道。

  “我真需要你这样的帮手。”苏丽雅认真地说。

  “你不是说过朋友之间别在一起做生意吗?做来做去感情都做黄了,什么时候改变的想法?我怎么不知道?”

  “别人不行,你不一样。”

  “这你就是太自信了,一般人开始的时候也都是如此,你想关系不好的人能往一起凑吗?”

  “我又不想和你在一个诊所?我第二个分店必须有一个我信赖的人,你说除了你还有第二个吗?”

  “好吧,等我把心理师的证考上的我会考虑的。”

  “我又不让你做出诊的医生?你做管理人员,工资你自己定,怎么样?待遇不错吧?”

  “我现在就挺好,钱也够用,而且还没有你那么大的野心。”

  “我跟你说得是真的,我唯一担心你的就是你习惯了自由散漫的作风,真把你圏到一个小圈子里,我怕你不习惯。“

  ”这类事别说了,我真没这个打算,咱们还是说说杨慧君的事吧。“

  “你觉得她正常吗?”苏丽雅竟然问我。

  “你是院长,正常与否要您老人家说了算!“我的脑子里也回旋着这个问题,我总觉得她飘忽不定。明白的时候对我也能指手画脚,但糊涂起来的时候,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确实有点不正常,但不严重。往后就难说了,如果这么下去的话。”

  ”你们到底怎么治疗呢?心理医生看病是不是就是干聊,知道人家的隐私之后像算命一样往上蒙?“

  ”哈哈哈。“苏丽雅狂笑起来说:”以后千万别说认识我,丢不起那人。怎么说咱们也是挚友,你连我工作的常态都不了解,就跟个白丁一样,你这个人呀,什么都好,就是对不上心的事不闻不问,有机会我带着你见识一下我是怎么工作的。“

  我答应她说:“好,我想实地参与。现在的问题是杨慧君。”

  “你是不是也有点怕她了?”

  “那倒没有,就是太轴。她现在要是能找到一个好男人,比什么药都好使。”我觉得心病还得心药医,杨慧君的世界里好像不能没有男人。“那你就帮她介绍一个呗,你又不是没干过。”虽然没看到苏丽雅的‘嘴脸’,但我能想象到她的嘲笑。

  “有好的我还留给自己呢。”我顺势开了一个玩笑。

  “好,我现在是有事干了,我给你俩一人琢磨一个这行了吧?看在咱们关系不错的份上,先可你挑,你不要的我再甩给她,怎么样?够意思不?”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俩是一路人?你别拐着弯的骂人,如果我也得抑郁症,你就是罪魁祸首。”

  “知道了……”苏丽雅拉长声音嘻笑着说:“你是高、大、上,她是低、小、下行不?我要分别对待。我这里有好些单身贵族,其实资源还是不错的。”

  “得了,越说越下道,你那里除了病人还有正常人吗?你不会为了收钱不择手段吧?我现在怀疑你的诊所表面上做得正常生意,暗地里是另类婚姻介绍所,太黑了,原来我们是你赚钱的工具。”

  “你讲点良心吧,总认为自己是正常人的人才不正常。”

  “没人和你争论,算你赢了好不好?你还是去忙吧,我要好好休息一下,真是太困了。”

  “该!都是你自找的。”

  “你什么意思?”我假装怒了问:“当初你把杨慧君扔给我的时候,说了多少好听的话?就差下跪作揖了?现在怪上我了?果然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行行行,怪我好不好?晚上我请你,咱们好好吃一顿。”

  “这还差不多。好,就这么说定了。”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52756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