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三十章代孕风波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三十章代孕风波

第三十章代孕风波

  和以往一样,我还是先她一步坐在小窝二楼的包厢里,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晚高峰时期堵得水泄不通的好像要瘫痪了一样的城市交通。

  以迟到为荣的苏丽雅一反常态,在我无意之间望向窗外时,正要掏出手机玩会儿游戏,却看见她心爱的白色奥迪像一束光一样从马路上扫射过来,停在了我的视线里。她锁好车,习惯性地抬头望向我们包间窗口的时候,我正招手冲着她,她的脸很清晰地暴露出焦躁和无奈,我就感觉大事不妙,好像真的有事要发生,那是一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表情,我宁愿相信是虚幻的灯光让我看走了眼,但我分明在心里判定自己的正确。我喝水的手有些微微的痉挛,我知道苏丽雅可能真的遇到难题了。

  苏丽雅是标准的气质美女。即有独到的学识举止,更有传统美人的所有特征。眼睛大大圆圆,好像电影明星赵微。她有一对时隐时显的小酒窝,淡淡微笑的时候,那酒窝就比生日多了些味道。她端庄多于艳丽,在与熟悉人交往的时候活泼好动,开怀大笑时令人怦然心动。遇到陌生人的时候,她的学识一面就显现出来,一颦一笑间饱含贵族风范。我常常羡慕加嫉妒地问她是怎么做到的?她夸张地说是在大风大浪里锤炼出来的。

  她进屋就把大衣挂在衣架上舒然落座,举止干净利落,脸色凝重,手上却一点也不慌乱。而我心里却一阵扑腾,好像有事的人是我。

  她探寻的目光看着我,我点头。

  我们之间的默契已达到天衣无缝的阶段,平时她请我一般我都等她点,其实点来点去总是那几样,但这也是个习惯。要是我请她,就我点好等着她,她刚才的意思就是问我点好了吗?我知道她有事,所以事先点好了。

  服务员过来,很快就有碟子、盘子开始往桌上搬。

  我特别奇怪地打量着她,她也知道自己今天有别于往日,只好习惯性地耸了耸肩两手一摊,一付无可奈何的样子,即俏皮又可爱。

  在她脱下大衣后,竟然是这副打扮,雪白的丝质衬衣,深灰色的条纹领带,外搭皮毛一体的深灰色的小坎肩。西裤笔挺,连鞋也是黑色的,头发也盘了起来,好像酒店里的男领班。

  “你干嘛打扮成这个鬼样子?”我终于发问了。

  “你以为我愿意吗?还不是那些变态的患者。”她把头发打开,左右摇晃了一下头,让瀑布一样的长发倾泻而下,说:“比这变态的都有,有一次我还特意去剧院借了一套古代妃子的服饰……”

  “我真没听说哪个心理师会这样迁就患者的,你们也太没底线了吧?”

  “就算有谁会说?现在竞争多激烈呀?那么多家正规医院设置了心理诊室不说,现在的诊所只要有证就能开,哎,这里面的水太深,你不会懂的。”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理解,接过她手中的酒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还是这个实在。”

  我们倒了红酒,也碰了杯,我问:“是不是要开始了?那些寒暄和客套在咱们面前没用吧?“开门见山我们都省心。”

  很显然她将要说出的话是很艰难的,她忽然悲意袭来,万般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不知道人什么时候会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望着对面这个与我息息相关的女人,听着她悦耳却有些无奈的声音,心里充满了渺远的亲切。我忽然之间有点走神,我们经历的过往触景生情一般涌来,遥远的哀伤和喜悦好像是原野上的晨雾,天一亮,它们就躲得无影无踪。我希望她这一次也能如此。

  “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你这么为难?”我很心疼,想着我失恋时她曾为我做过的一切,赶紧伸过手去,握住她有些凉意的手关切地问:“是老公出事了还是诊所?你快说,你想急死我呀?”

  “跟你说的不沾边。”

  我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精神为之一振说:“那就好,如果是这两样我除了能安慰你之外,什么忙也帮不上。”

  安慰是药,帮助是医院。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的。

  她把红酒一饮而尽摇了摇头说:“都不是。”

  我明显轻松了不少说:“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是大事的?别的事都不是个事。”

  “事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苏丽雅还有心情调侃。

  “那是你没事找事,你就别愁了。有相好的了?怕老公知道还是老公已经知道了你想挽回?”

  “你怎么不盼着我好?找相好?那是你们文人喜欢的事,我天天忙得分身乏术,才没那闲功夫。”

  我把酒给她倒满,故做轻松地说:“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刚才说是自扰之,我当然往男女关系上想了?如果是自扰之就别太贪心了,你不是常告诫我只要不贪心,一般就不会出差错。”

  “我能告诉你,却无法排解自己。”

  我假装有些生气地说:“赶紧说了吧,这么打哑谜有意思吗?你要是的改主意不想说了,咱们就痛痛快快地喝酒。”

  “我想要孩子!”她终于说出了口。

  我哈哈大笑起来说:“这是好事呀,这有什么可愁的呢?说明你要步入正轨,令全世界的人羡慕、嫉妒、恨了,尤其是咱班同学,你就是完美人生的楷模。”

  “但我不想自己生。”她终于说出了问题的关键。

  我的笑声戛然而止,好像正在高速行驶的汽车,忽然之间踩了刹车,人也愣在半空中。

  她好像早就猜到了我的心思,不以为然地又干了一杯说:“怎么样?够惊爆的吧?”

  我的心里好像翻江倒海一般,不想自己生孩子,又找我来几次都不能张口?莫非?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而且预感越来越糟。

  她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又一次用专业人事的眼光洞穿了我的心事,说:“你放心吧,没把你列入代孕名单里。”

  洞若观火。在我的世界里,她是一名最合格的心理医生。

  我心里长叹一声,无论碰到什么样的事,除了写作,就算我再怎么努力甚至是争取,但还是会处在她的下风。

  我立刻松了一口气说:“我是真怕了,你要真敢这么想,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你别动不动就拿这个威胁我,就象男女关系一样,没事总提分手多没劲。”

  我有一点难为情,赶紧强词夺理地说:“我以为你真的做得出来。”

  她郑重起来说:“你想哪去了?我开开玩笑还可以,怎么可能让你搅到这件事情里?”

  “那你找我做什么?你是不是想通过我找一个靠谱的代怀孕?”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即不说是也不说不是。我着急地说:“这可是个顶天的大事,你真的要想好了,虽然不用你老公亲自操刀,但这个人的选择是要费尽心力的,搞不好你的家庭也会出现问题。”

  “这就是这几天我担心的事,我仔细想了好几天,我现在三十一了,没几天就三十二了,对于生育也不年轻了,从怀孕到出生又得经历一年。真的到了三十五岁就能停下脚步生孩子吗?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其实因为这件事我和老公吵了不止一次,他说你自己忙也就罢了,生个孩子让我享受一下家庭的温暖和天伦之乐就这么难吗?而且他的父母我和爸妈合起伙来围攻我,好像我是他们的天敌,就因为我不生,影响了他们大好的人生,关键是这些人都是我心里最在意的,我爱他们。”看得出来,她动了感情。

  “那你就停下来,生完孩子再工作也不是不行的。”

  “我也想过,但真的不行。诊所这类店,上面检查得紧,只要下来检查我就跟三孙子差不多,而面对客户,我又像对祖宗一样对待他们,你说我容易吗?而且同行如雨后春笋一样的冒出,而那么缠人的患者更是让人心力交瘁。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知道吗?我表面上风光无限,常常有人对一个小时成百上千津津乐道,可他们怎么知道我内心的苦楚?我有时感觉自己就像一条无人问津的丧家犬,在不断扔来的石头和瓦块中东躲西藏,很多人表面上特别尊重你,转过脸去一脸的不屑,我曾亲耳听过一个人评价我,说我是偏执于别人隐私的人,好像我的工作就是挖人隐私浑身泥水下作的人。“她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就在前两天,有一个中年妇女,进屋就问我某某来没来?我说没这个人,她说如果她来了,你一定把她给我揪出来,她就是小三,和我家男人……我打断她说,我说这里是心理诊所,不是私家侦探所,你听她说什么?她说有什么区别?我看来你这里的小三居多……”

  我被她讲的故事气乐了,说:“你自己不这么看不就行了?”

  “我是不太在意这些事,但我不敢松懈下来,一旦我生孩子,这些年我苦心经营的人脉关系就可能崩盘,就算我再回来也难挽回,我不是不想自己生孩子,是不敢生,不能生。我多想成为母亲呀,做梦都想,我甚至想要两个。”

  “事业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你现在就算什么也不做了,你的生活质量也不会下降的,再说,你到任何一家国企医院做金牌心理医生都够格,那里的待遇也不差。”

  “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去医院我受不了早九晚五被人管制的工作,我自由习惯了。再有,就算不差钱,我天天做什么?在家带孩子?那是我吗?我要是那样我不得憋屈死?我们性格不一样,你能在家待住,但我不行,我喜欢风风火火的生活。这么跟你说吧,我把能想到的都想了一遍,就这个可行而且是捷径。”

  “就是风险太大了。”我吐了一下舌头说。我心想,她是真敢想呀,这类事只在报纸和报道中见到过,她却要亲自为之,会出现什么后果?她也是如履薄冰一样害怕着。我很少见到她小心翼翼的,这是为数不多的几件。

  “我想试一试?要是成功了吗?反正在生意上我赌过无数次,有输有赢,都得认。”

  “你怕什么?”

  “怕找的人不可靠,生出一堆闲事,也怕孩子日后跟我不亲影响我们夫妻感情。”

  “你既然都想好了,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呢?”

  “现在也是两难。如果我不生孩子,家里也不安生,但我要是亲自生了,我的事业就毁了。我现在天天在矛盾中。”

  我知道她早就想好了对策。我有一种直觉。每当她有什么重大事件要昭示给外人的时候,我都能在第一时间像狗一样嗅出危险的信号。我心里绷着一根弦,盼着她能平安度过这一难关。

  苏丽雅有些无奈地苦笑说:“自从上次咱们吃饭提起这个事,我就上心了,我原本以为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考虑,可我一看日历,天,我马上三十二了,能不能生都是个问题,而且年龄越大担忧和顾虑越增加,我都不敢想了,唯有马上行动起来,才有可能不遗憾。”

  “心动不如行动。这句话是没错,但不是说让别人李代桃僵。”

  “可我一想接下来要做的事,好像都与我无关,除了奉献那枚我们谁都看不见的卵子,我连营养身体都不用,我这个母亲还没做呢就不称职。”

  “左右为难,你现在也没有好主意是吧?我觉得还是自己亲自操刀好,这是真正的不留遗憾。”

  她再一次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不想,实在是无能为力。如果真的想用这具身体孕育新的生命,我就得远离我现在的环境,而且不能太操心,我想把最好的都给予宝宝。”

  我也是从心往外愿意帮助她,于是说:“既然你想好了,那你就按自己的方式做吧,我除了支持你之外,也做不了什么。你说吧,让我做什么?找代孕的母亲?你是想找一个有文学气质的女人?不然我就不明白了,我能帮上什么忙?我对这方面更是孤陋寡闻。”

  苏丽雅什么也没说,举起酒杯望向窗外,此时大街上的车流早已过了高峰期,它们井然有序地行驶在自己的线路上,好像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在医生的手术刀上,突然把堵塞的线路全部疏通,四通八达地显示着城市流光溢彩的一面。

  她转过头,示意我也举起杯,我们和着蠕动的空气,浅斟慢饮。室内的灯光透过酒杯,泛出美妙的红色,我们把这红色送到唇边,慢慢品味。苏丽雅的眸子里已经有了几分醉意,我也有几分迷离。

  苏丽雅像雷达一样扑捉我的一举一动放下酒杯说:“我选好人了,你帮我去劝说。”

  我一头雾水吃惊地问:“谁?我认识吗?”

  “当然。是小凤?”

  我立刻站了起来,由于太激动,身后的椅子也被我带倒了,我连连摆手坚决地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怎么把算盘打到她的身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打起她的主意来了?不行!我这关就通不过,她还是个孩子!”

  她转到我的背后,先是把椅子扶了起来,又把我按在椅子上说:“你别急,听我慢慢说。”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发现苏丽雅的脸上表情是变化莫测的。

  我用双手捂住耳朵,像孩子似的说:“不听,不听,无论说什么我都不受你的蛊惑,这件事在我这里行不通。“

  “要是她也愿意呢?她做家庭服务员一辈子有什么出息?再好听的名字也掩盖不了她们是佣人和保姆的身份。”

  “出息不出息是她的事,你这么想就是你的不对,我才不听你慢慢说呢,你就是快快说也是不行。”我的态度坚不可摧。

  “要不我为什么要找你?为什么让我这么为难?难道我就是铁石心肠的人?我不知道她只有十九岁吗?我要不是做了通盘的考虑我能跟你亮底牌吗?我难道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嘛?我不仅有苦衷而且绝不会强人所难,对你对小凤都是如此。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强,小凤我更是本着这个原则,但我希望你帮我去试一下,万一她愿意呢?小凤的理想就是给父母盖一座遮风挡雨的房子,我能帮她实现。”

  “不是你帮她,是你帮自己。”不是我尖刻,而是将心比心。

  苏丽雅丝毫不以为意地说:“换一种说法就是我帮她,不然她想建房子,只能出现在梦中,而且是白日做梦。任何事都别在意过程,只有结果的圆满才是真正的圆满。”

  苏丽雅是谁?她最擅长的就是以柔克刚、无为而为的人。

  我悲哀地想到了皮影戏,无论前面唱得多么热闹,表演得多么出彩,其实所有的精华都在背后那只手上……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43183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