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三十二章 馅饼还是陷阱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三十二章 馅饼还是陷阱

第三十二章 馅饼还是陷阱

  本来以为这件事的实施至少是我从杭州回来后,但我刚到家,苏丽雅的电话就跟了回来,她说真的是喝多了,关键的都没提。

  我说着什么急?等我从杭州回来咱们再做吧,这样时间宽裕些,我也有个准备。

  苏丽雅立刻打断我的话说:“你还用准备什么?就把事和报酬一说,行与不行就交给她,你准备什么?难道你还要写个稿子照章办事?”

  “你说话也太难听了吧?怎么着我也得打打腹稿不是?”

  苏丽雅好脾气地说她的卵子还冷冻在美国也需要时间。她还说就算卵子近期运了回来,她还要做许多功课,比如:我要郑重其事地找老公好好谈谈吧?他至少要修炼几个月吧?这个我得咨询一下医生。他还得做到,不吃药、不吃辛辣、不沾生冷、戒烟戒酒戒游戏吧?如果可以实施,小凤的身体一样也要调理,这些都需要时间。外围的时间一定要抓紧,如果小凤不同意,一切都无从说起,时间越久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我听她说了一大通责怪她说:“那你现在还喝酒?”问完我就反映过来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撇了一下嘴。

  “你说我多悲哀?将来出生的孩子是我亲生的女儿或者儿子,可他们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甚至可以花天酒地,而他们……”

  “别说了。”我打断她说:“我了解你的心情,其实生育是痛苦的,但养育更艰难,如果你以后做得好,完全可以弥补这一切,你不要有什么遗憾,另外,你现在只是有这样一个想法,你随时可以更改的。”

  “不。你走之前就找小凤说去,这事越快越好,省得夜长梦多。一旦她同意了,我们就能进行下一步了,如果她真不同意,我们也不会太尴尬。”

  “你想好的事,谁也劝不动你,你为什么不事先跟老周商量一下呢?”

  “不用商量,我说什么他都会听,这个他更高兴了,反正孩子也是他的。“

  “我有个事想咨询一下,小凤算是将来孩子的血缘母亲吗?还是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有。这个我查了,她占了孩子很小一部分,但也是挺重要的,具体的就说不上了,太专业了,但如果比照DNA他们是有很多重合点的。”

  “原来是这样。好,就按你说的办吧,还是你考虑的详细。如果可行我觉得问题也就不大了,但我觉得小凤有五成同意就不错了。”

  “肯定是八成!别跟我赌,不然输得一定是你。”苏丽雅的自信总是这么锋芒毕露,我连顶嘴的机会都没有。

  “好,不赌,多吃两顿饭成不成?”

  “成。这个是不是你写书的好题材?”

  “你不怕我写进去吗?”

  “随便,你以为我在乎这些?”

  “你别不高兴呀,如果真想让我写进书里最好一波三折,甚至让你老公喜欢上小凤。”我表面上是开玩笑,实际上是想给她提个醒。有些强势女人自我感觉太良好,好像所有事物都是按照她们的想法去实施的。

  苏丽雅不以为然地说:“就怕很难如你所愿,一波三折是肯定的,因为这类事真的很难一蹴而就。喜欢上我老公就难了,因为现实不是小说。”

  “你可真大方,连这样的话也没脾气,服了。”其实我想说得是有的时候生活比小说更精彩。

  其实我也挺想见小凤的,好奇心是每个喜欢写作的人都具备的,我真想知道她的真实想法。

  “千万别服我,其实这个想法一旦出现了,我就什么都做不下去了,连正常的客户我都懒得理,我现在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以前对病人从心里往外有热情,现在就不行了。看着那些无病呻吟的人,我的心情天天很坏。”

  “都说做心理医生的人最后也容易患上忧郁症,你现在是院长了,不要再亲自过问了,你现在的咨询师不是有四、五个了吗?你撤下来,好好生活不好吗?”

  “你可真抬举我,我那个小破地方,名义上是个院长,很多人都是冲着我的治疗才来的,再说了,如果真的把某个咨询师捧出来了,也就是人家要出去单干的时候了。这行是靠名气的,有了名气的人谁还会在你的高压之下?现在诊所就小林还算有些名气,我看他也是在我这里实习锻炼,真成了气候,早晚得走,要是他把手头的客户都带走,我又损失不少。不满你说,看着挺风光的,其实又累又苦。“

  “那你还要开分店?”

  “这是大势所趋,现在我这个地方太小,要想扩大必须换地方,一换又会损失客户,只能再开一个大的,把这里的人慢慢转移过去。”

  “都过去了,这个店怎么办?”

  “好办,让小林经营,这样即能把他留住,也能让他更自由,赚得也会比现在多太多,我只收一部分投资钱吧。”

  “唉,真是不容易,要是我真的干不了你这行,太复杂。”

  “做生意哪有容易的?每行都不容易。都像你就好了。”

  “你总是瞧不起我写字,其实我也不容易,只是你不了解或者说不想了解。”

  “我知道你也不容易,但至少你一台电脑就解决所有问题,但我就不能。”

  “那倒也是。每行都有自己的不容易。”

  挂掉电话,我比苏丽雅还急,我真想知道现在年轻的小女孩儿,到底会怎样应对这样飞来的是福还是祸。

  还是小窝酒店,还是那个包间,只是对面的人换成了青春勃发的小凤。

  我一如既往地提前而来。

  当她从门口有些拘谨地走进来,扑面而来的青涩和清灵的少女。那张不施粉黛的小脸胶原蛋白满满,她穿着有别于我经常看到的工作装,外面一件鲜艳的羽绒服,里面也是一件色彩鲜艳的绒衣,可能是坐公交车过来的,小脸冻得通红。她用手捂着脸跺着脚说:“今天可真冷了,苏姐姐让我带围巾我说不用,就一会儿的功夫,没想到这么冷。”举手投足间让我想起了旷野里的风,山中的小溪。

  “申姐姐,你今天怎么有空请我?”她跑着过来,坐在我的对面,她的眼睛比山间的泉水还要明澈,我不自然地笑了笑,忽然有些心虚,好像接下来的对话充满了阴谋和算计。

  “我是代表你苏姐请你的。”

  “是吗?那苏姐姐是有什么事吗?在家里说一句不就行了?”她瞪着明亮的眼睛有些不相信地问。

  小凤今年才十九岁,身子发育得有些单薄,齐耳的短发散发出柔亮的光芒,一双不大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让我想起很久以前很红的一个歌星孙悦。

  “你来的时候,苏姐姐怎么说?”我挺好奇苏丽雅会怎么说出口。

  “她说你请我吃饭,好像有什么事,我让她跟着来,她不肯,说她在不方便。申姐姐,你怎么不来家里呢?我在家做两个比饭店强,这里面太贵了。”

  “去家里你又该忙乎了,适当的休息休息。”

  “一点也不累。苏姐姐和周大哥也不是总让我做饭,也带我下馆子。”

  我看她满心欢喜的样子,就问:“你觉得我找你能是什么事?“我好奇地问,因为我不可能无缘无故请她吃饭。

  “是不是你家有什么事了?想组织一个‘pati’之类的,想让我过去帮一下忙?如果是,只要我苏姐姐同意,我没问题的。”她一脸的笑容,心思也简单得像透明的水。

  “不是的,真不是我的事。你苏姐姐对你好不好?”我明知道她会回答什么,却不得不找一些废话开场。

  她跟我一点也不陌生,开始的拘谨只是不适应。

  她笑了,露出一口洁白好看的牙齿。

  “苏姐姐一家人对我都好,我的好几个小姐妹都说我掉到福堆里了。”

  “听说你家在一个特别偏远的山区,你家好像有好几个孩子吧?”

  她的神色有些暗淡地说:“是,我说了你也不知道,而且我看地图上都没有。我还有一个妹妹和弟弟,为了生弟弟家里把能罚的都罚光了,现在连房子都没有,住在亲属家的仓房里……”

  她的叹息好像又让她快速衰老下去,我疑惑地问:“那你是家里的顶梁柱?”

  她点了一下头,又摇了摇说:“我妹妹也出来了,但运气没我好,那家主顾挺凶的,换人家也不容易。”她看了看我,突然两眼放光一样,说:”申姐姐,你家用不用人?如果用,我妹妹是把好手。虽然我妹妹……她脾气不如我好,但她也是一个肯出力的人。“

  我摇了摇头说:”我不像你苏姐姐家那么大,而且我是一个人,简单地收拾一下就行了,我们今天不谈这个,我可以在这件事上上点心,有人找人时,我帮你问问,你妹妹多大?“

  “十六了。”

  “你俩都不念书吗?”

  “嗯,念不起,而且也不是那块料,苏姐姐没事的时候想交我读书,我一听就犯困,天生就不喜欢学习,我妹妹也是。”

  “你们俩赚钱都交给家里吗?”

  “当然。不然他们怎么活?”

  “条件这么差为什么还要生呢?”

  “我们哪里特别看重男孩,邻居间只要产生矛盾,他们就骂我们家‘绝户’这是非常难听的一句话。”

  “要是没有男孩怎么办?”

  “如果我妈还生不出男孩子的话,估计我家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了。还好,用我爸的话说我妈还算争气。”

  “男孩就那么重要吗?”

  “当然。因为家家都有地,没有男人使不上力。我们那里交通特别差,是山区,机械化到不了那里,全是人工。”

  “你家有地吗?”

  “早就卖了。”

  “你弟弟多大?”

  “才九岁,我妹妹下面应该还有一个妹妹,我妈怀孕能确定男女了,曾经引产一个……”

  我听到这里有些毛骨悚然,我决定不在问下去,一个离我们好像很遥远的世界,那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令人不可思议。

  菜全上齐了,面对刀叉她有些不适应,我一点一点做给她看。

  她低头吃了两口七成熟的牛排问:“姐,你找我是有什么大事吧?我心里慌得很,不知道你和苏姐姐要做什么,她让我来的时候,好像也挺紧张的,你直接告诉我好吗?要不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别是要把我开了呀,我指着这份工作呢。”

  我赶紧打消她的顾虑说:“你放心不是的,但有一件也很难说出口的事,你直接给我一个痛快话,如果不同意也没问题。就算你不在苏姐姐那里工作了,我保证再帮你找一份好的,如果实在找不到,就去我那里怎么样?”

  “到底是什么事呀?不行了我就不能留在苏姐姐这里吗?”

  我和苏丽雅也讨论过这件事,如果小凤真的不答应,再在苏丽雅那里就会有点尴尬,我们把她的后路都想好了。

  看着她迷茫的眼神,我说:“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都认真回答,虽然有些是隐私,但我没恶意。”

  她严肃起来,好像这些事都关乎她和她家的命运。

  “你是处女吗?”这个对我至关重要,如果是处女,接下来我什么都不会说。

  她立刻红了脸说:“为什么要问这个?”

  她这么一说我就知道答案了,肯定不是,如果是她不会犹豫。所以没等她回答,我又问:“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算有吧。”她似是而非地说:“在老家的时候,我们一直要好,出来快两年了,总也见不到,他家里人逼得又紧,你不知道,我们那里十七、八结婚的不在少数。”

  “你想过做妈妈吗?”我直带她的眼睛问。

  “你是怎么知道的?”她竟然误会了我的问话。

  “你曾经堕过胎对吗?”

  她竟然点头了说:“如果不是因为母亲生了弟弟,如果不是因为穷,我们早就结婚了。”

  “你想不想给苏姐姐的孩子当母亲?”

  她完全懵了,不解地问:“什么?申姐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她想让你当她孩子的母亲,城市里的说法是:代怀孕母亲。”

  她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刀叉停在半空好像电影里的定格。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43154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