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第三十四章 听来的故事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情敌联盟渣男现形 > 第三十四章 听来的故事

第三十四章 听来的故事

  扔下麻烦事不断的烦心生活,一身轻松地坐上了去杭州的卧铺车上,一共由二十二人不同年龄不同男女段组成的‘作家’群浩浩荡荡在火车站前集合了。

  我们出发那天正是本市最寒冷的那几天。昨天傍晚无声无息地落下鹅毛大雪,走的时候虽然雪早就停了,但北方独有的风将地上的雪花吹拂得洋洋洒洒,那些晶莹的雪花毫无恶意地飘落在你的身上和脸上。在等待的时间里,他们忙着照相,而我则打开手机,忙着联络那些晚到的朋友。

  一个高大的男人总在我身边帮着我拎着行李箱,我连报以谢谢的时间都没有。就在电话打得我手都冻得不好使的时候,人可算是来齐了。

  我们开始杭州十日游玩。说是十天,路上来回就需要三天,有人曾提议做飞机,得到了大多数人反对,连高铁都没能通过。卧铺的舒适还是有目共睹的。

  三个女人一台戏,群至少有十多位女性,她们嘻嘻哈哈很快惹来了不是圈子里人的反感,尤其是吃完晚饭后休息的客人。

  我们上车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多,第二天中午到。

  集中在一节车厢里的人还好,我在五号车厢,里面至少有七、八个不相识的旅客,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小男生,对着手机没有一点掩饰地报怨说:今天真倒霉,好不容易抢到一张下铺的票,碰到一群精神病。

  还在大声说话的人根本没有注意他的存在,继续她们的豪言壮语,而我则用微信给肖大姐打过去一段话:我们能不能收敛一点?别影响其它旅客休息?过了五分钟,离我不算近的她才回话说:好,我马上提醒大家一下,怎么说咱们也是文化人,和街道上的大妈还是有区别的。

  我发过去一个微笑和拥抱的表情。

  一会儿,肖大姐逐一车厢告诫了一遍:我们不要大声喧哗,别影响别人休息。

  声浪小了下去,但个别车厢十多分钟过后又热烈起来。

  文人喜欢表达丰富的感情,更喜欢无休止的辩论。

  我一直跟在肖大姐身后忙碌着,帮同行的人找座位摆放行李,甚至调换车厢和座位,等全部结束列车启动的时候,我早就累了,我一直在肖大姐的八号车厢里,简单地吃了大家从家里带来的饭,有些人甚至喝起了小酒。看到他们谈兴正浓,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

  回到五号车厢,坐在下铺的是我一个特别要好的文友,我坐在窗边,看到无数雪花落在车窗上,仔细观察这些雪花,我发现它们熠熠地、烁烁地,一闪一闪地散发着水晶的光泽,不停地徐徐地落下又飘走。

  我特意要了一个上铺,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把杨慧君的日记拿了出来,这段记载的应该是过度的时段,对我了解那个被她称为孔蒂的男人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为了怕前面的章节有些朋友忘记的缘故,特别再小小提醒一下,海纳百川就是杨慧君扮演成功男的化名,而如梦如烟则是她发现孔蒂的第一个情人。

  我发现杨慧君的文字很不错,与她讲话相比要简洁得多,有些地方我只要删去几个多余的“了、的、地、哦、嗯”添一些就可以直接用在小说里,改变她有些急于倾述的句子,字里行间增加一些文雅和矜持,这样一来我还真省了不少的事。

  海纳百川:亲爱的,在吗?

  他们的称呼慢慢在改变,而这种改变至少对于如梦如烟来说没有一点反感,这也是杨慧君试探她的地方。

  如梦如烟:在。我还以为你消失了呢,有时半个月也‘见’不到你的人影。

  海纳百川:前些日子有些忙,没顾及到你,你没生气吧?

  如梦如烟:生气到没有,只是想‘见’你的时候没有任何办法,现在是什么时代?我们只有这样一种方式吗?

  海纳百川:你在是抱怨我吗?

  如梦如烟:就算是吧,怎么,你不高兴?

  海纳百川:我当然高兴,说明你在乎我。

  如梦如烟:我是挺在乎你的,但我怎么成了那个永远在网上等你的人?

  海纳百川:好,我以后只要上网第一时间就找你,请你原谅我是真的忙,上网时间也有限。

  如梦如烟:我们不能用手机沟通吗?

  海纳百川:手机沟通我也怕你生气,因为还是忙,我的电话有两部,私人那部在我手里,但外部那个总有忙不完的事。

  如梦如烟:我感觉你好像不信任我,连手机号都不告诉我,我们可以短信联系的,放心,我真不会打扰你的,也理解你的忙。

  海纳百川:好吧,我的电话是138XXXXXXXX,最好别打电话,除非有紧急的事,短信联系可以的,如果我不回你别生气。

  如梦如烟:好,我的电话是139XXXXXXXX,你也记下好吗?

  海纳百川:好的。这样我们的联系就不至于中断了。

  我想起来了,杨慧君曾经跟我说过,她说早晚有一天如梦如烟会要手机号的,她就把欺骗男友的号码给了她,只不过她在手机上按了一个变声软件,发出的声音是男人的。为了这些事她算得上是煞费苦心。

  海纳百川:你最近工作怎么样?累吗?

  如梦如烟:还是老样子,我现在挺惦记你的。

  海纳百川:我也是老样子,什么事都没有进展。

  如梦如烟:跟我说说你和情人怎么样了?

  海纳百川:前几天是不是说到我的情人去找我夫人去了吗?

  如梦如烟:对对对,正说到关键的时刻,你下网了,这几天我天天想知道你是怎么解决的,后院着火的男人是不是手忙脚乱了。

  海纳百川:真让你说对了,对这类事我是真没好的办法。都说男人不喜欢负责任,可真不知道怎么操作才能让对方都满意。

  如梦如烟:如果想让所有人都满意,就必须洁身自好。

  海纳百川:这个道理我当然懂了,但就是做不到!

  如梦如烟:这个我理解,因为我们是一类人。到底怎样了?我想知道内情。

  海纳百川:以我对小柔的了解,其实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全都是她妈出的主意,事后她对我说:我妈说了,要想让你主动说离婚比登天都难,我只好亲自出马了,你老婆不是优秀教师吗?她就热爱自己的事业就好了,何必把你这么一个大活人捆住?

  如梦如烟:这个女人可真有意思,男人出轨有几个想破坏婚姻的?她是不是昏了头。

  海纳百川:这么说还是有点冤枉她,我当初如果不是说家庭不幸,她是不肯和我在一起的,我是给了她承诺。

  如梦如烟:她傻就傻在信了。男人的话听也就听了,别往心里去,死心眼的女人死得更快。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嘴,尤其是在床上说得话。

  海纳百川:你倒真是有自己的处事哲学,我看你是个明白人。

  如梦如烟:那是,我就算对男人着迷也不会信他们的鬼话。

  海纳百川:包括我?

  如梦如烟:你不是男人?其实我对你挺有好感的,就是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替她说话,这已经是不错男人的表现了,要是我肯定会珍惜的。

  海纳百川:可惜不是你。你别这么善解人意好吗?要是长此以往我会……说不定我会想你的。

  如梦如烟:我们是最亲密的朋友,分享彼此的隐私。

  海纳百川:你对我有没有点……思念?

  如梦如烟:今天不聊这个好吗?我想知道她到底是怎么闹的?看能不能帮你分析一下。

  海纳百川:好吧。小柔到了我老婆的学校,没费太长时间就找到她了,也是平时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也没太注意细节,学校就那么几所而且还是省级优秀教师……她都摸得一清二楚了。

  如梦如烟:以后你就有经验了,再说什么不要说得那么具体。我感兴趣的是她和你老婆说得一致吗?

  海纳百川:真是邪了门了,还出奇的一致,说明两人都没说谎。

  如梦如烟:怎么样?还是女人诚实。这个有意思了,到底怎么说的?

  海纳百川:行,我告诉你了,你也得告诉我一些我感兴趣的事。

  如梦如烟:当然。

  海纳百川:她见了我老婆把我们那点破事都说了,重点就是我原来的承诺,什么不爱老婆了,想和她离婚之类,她先是恳求我老婆放过我,她说你守着一个不爱你的老公在一起生活有意思吗?人在心不在是你这样高级知识分子需要的虚荣吗?我老婆气坏了,但还是保持了应有的风度,虽是据理力争,但都在控制的范围内。

  如梦如烟:她们当场没打起来吗?

  海纳百川:当然没有,我老婆是个理性和有大智慧的人,她说,仅凭你的一面之词我就相信他不爱我了爱你?小柔说:如果爱你为什么家外有家天天和我在一起?我老婆说:男人都是这副德行,他要是叫了小姐也是爱小姐吗?小柔说:我还以为你与别人不一样呢,会有情感上的洁癖,现在看来不过如此。我老婆怕事情闹大,毕竟在她的学校里,她说:你说这些我需要核实。小柔说核实什么?我们早就上了床,差一点有孩子,你还要核实什么?用不用我说说你老公身上的胎记之类的?我老婆说:这个倒不用,你是巾帼女英雄,带着与我老公上床的身子理直气壮地来找他的原配,我知道你是有底气的。我要核实的是他是不是要与我离婚,如果是,我拱手相让,绝不挽留,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如果不是,他死皮赖脸地恳求我不要离婚,为了孩子我要好好想一想。小柔说了,你别做梦了,死皮赖脸的人一定是你。我老婆说,还真不一定,不信我们就走着瞧。小柔说,如果你心甘情愿地离开他,我也不想难为你,毕竟我们同为女人,我也不想让你难堪。我老婆说,我是应该谢谢你呢,还是应该骂你不要脸到家了,这句话是应该我对你说的吧?对了,如果你以后想做什么,让他找我,你就别费心了。你一个小三竟然敢站在我面前?谁给你的胆子?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吗?小柔说:你肯定不怕我,但你怕在学校没脸面。我老婆说,既然你知道,那你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都是女人,我奉劝你一句,做人别太没底线。小柔说,我也不想这样,但他天天说离婚,但又说你不肯,我有什么办法?我不找你怎么办?再说我怕什么?你老公应该做的不应该做的都做了,我有什么可怕的?我老婆说:你们可以随心所欲白天夜晚地做,但别来烦我,如果他什么都答应你了,你来找我做什么?你也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你也尝到过被男人出轨的伤害,你现在来有意思吗?

  如梦如烟:她怎么知道的。

  海纳百川:可能是她自己说的吧。

  如梦如烟:你老婆还真是有定力。

  海纳百川:小柔说:你老公都这样了,你还不离开他吗?至少我当时知道我丈夫出轨的事,第一时间就离开了。我老婆说:相信那个时候的你生不如死,如今你的角色调了过来,想成为让我最恶心的那个人吗?小柔说:如果不是他说你们早就不相爱了,他要娶我的话,我也不会跟他在一起。我老婆说:那就说明你们现在在一起的愿望只停留在他对你的承诺里,你刚才说你们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他跟我一个字都没提离婚的事,反倒是我,我说如果你再回来晚,你就别回来了,他吓得再也没晚归过,是不是你现在见到他也不容易了?要是能见也是白天,我虽然不和你一样是医生护士的,但我也懂得,最好大白天的,别干晚上要做的事。小柔说:如果你是明智的,知道了我们已经难舍难分了,就应该像当初的我一样主动离开,而不是让男人厌恶后一脚踢开。我老婆一点都没生气地说:那是你希望的事吧?我虽然顾念我们之间的感情,但如果他的心真的不在我身上,也不在孩子身上了,我一定会把他扫地出门的,问题是这些都是你的一厢情愿,到最后苦苦哀求我别离婚的一定是他。小柔不死心地说:就算你们离不了,你能容忍他的行为吗?我老婆说:能不能的就不用你操心了,你把自己管好了比什么都好,别再当什么小三情人的,最后的下场基本没几个有好结果的,而且,你说的那些原则,那是你的处事原则,请你听好了,你们赶紧去商量,如果他明确告诉你,要和我离婚,我一分钟都不耽误就跟他去民政局,如果他死缠烂打不离,你再下下功夫。小柔说:不可能,不离婚的人一定是你。我老婆说:好,你不是不相信吗?我马上白纸黑字给你。我老婆真的给她写了一个字条,上面写得是:如果我老公一意孤行要离婚,我立刻出手续,绝不食言。

  如梦如烟:你看到字条了吗?你老婆看见你之后大闹了吗?

  海纳百川:看到了,她根本没闹,就轻描淡写地说了几个字……

  我有些累,也想让眼睛休息一下,我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些。看完这一段我不知道是杨慧君用别人真实的例子还是她杜撰的,但我总能从字里行间看到某些人的影子。

  上铺逼仄的空间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扭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快八点了,可车厢里的交谈声还在此起彼伏,我除了看日记,也没有困意。

  qingdilianmengzhananxianxing/4243154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