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志 第二十一章 死人了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二十一章 死人了

第二十一章 死人了

  汤足饭饱之后,木兰和林雨薇各搬了把圈椅来到院中,两人一人捧了杯茶靠着椅背晒太阳。

  微风习习,阳光暖暖,好不惬意。

  木兰和林雨薇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没话找话,突然,院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林雨薇听到声音后一改懒洋洋的姿态,她倏地站起将杯子放在椅子上,而后丢下一句话,“我去看看。”

  木兰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个爱看热闹的。

  林雨薇站在门口,见仆妇丫环三三两两往同一个方向跑,她拦住最近的一位丫环的去路,疑惑道:“发生什么事了?”

  圆脸丫环见到林雨薇一愣,没想到这座传闻中常年紧闭的院中会走出人来,她剜了林雨薇一眼,没好气道:“关你什么事?”说着抬肘就要去推林雨薇。

  圆脸丫环心想,她虽是新来的,却也打听清楚了,海棠院是花姑娘的禁忌,遇到海棠院的人态度差点必定是稳妥的。

  “哟嗬!”林雨薇没想到丫环还有这一手,她冷笑一声,抬手就往丫环身上一点。

  “你对我做了什么?”圆脸丫环大惊,僵着身体问道:“我怎么不能动了。”

  林雨薇做了个鬼脸,“谁让你不好好说话?”

  “女侠我错了,我不该瞪你,我好好回话。前面有人投井了。”圆脸丫环边说边挤眼泪。

  “什么?有人投井了?”林雨薇吃了一惊,“谁投进了。”

  “这我不知道啊。”圆脸丫环哭丧着脸,“我也是听说的,大家都往那边走我也就跟去看了。”初来乍到,她得合群啊。

  “好了,你走吧。”林雨薇放了丫环,转身回了海棠院。

  “走,看热闹去。”林雨薇见木兰眯着眼睛都快睡着了,在她耳边打了个响指。

  “什么热闹?”木兰惊醒,揉着眼睛问林雨薇。

  “出人命了,咱们去看看。”林雨薇边说边往屋内走。

  木兰坐直身子,“出人命有什么好看的,再说去看不是往外走吗?”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看看去呗。我现在是少夫人的护卫,得时时跟她在一起。”林雨薇说着,身子已经进了门内。

  林雨薇进屋时,胡湘灵正坐在书案前写写画画,她听到动静抬起头来,“林小姐找我有事?”

  “有事。”林雨薇回答,“外面出人命了,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出人命?”胡湘灵惊讶,“你们去吧,我不去了。”胡湘灵突然听到这种消息心里有些不舒服,她指了指桌上的纸笔道,“我有点事情要处理。”

  “哎呀,这又不急。”林雨薇大步上前,隔着桌子将胡湘灵手中的笔夺下,“你反正又没什么急事,什么时候处理都是一样的。热闹就不一样了,可不是时时都有的。走吧走吧。”

  放好笔后,林雨薇又绕到胡湘灵身边拉她,“我是你的护卫,你要不去我也不能走开啊。去吧去吧。”

  “好吧。”胡湘灵无奈道,林雨薇既然一心要去看,那就去看看吧,她已决心不再缩在这区区海棠院里当驼鸟了。

  柳妈妈和小蛮听说胡湘灵要出门,早已收拾妥当等在院门口。木兰见大家都去了,于是也站起身来,一行五人浩浩荡荡朝人群汇集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同去看热闹的人,类似的小声议论不时传入她们耳中。

  “这几人是谁啊?”

  “少夫人和她的人。”

  “不可能吧,我以前见过少夫人的,身形精神状态都不像啊。”

  “你声音小点,她们看过来了,快走快走。”

  胡湘灵的脸色白了点,一言不发任林雨薇挽着向前走。

  丫环们议论得不错,这一年来她清减了许多,脸上总是一幅愁容,与一年前相比简直换了个人。

  她是想过要逃开,可林雨薇一心惦记着看热闹,始终拉着她往前走,想逃也逃不了。

  人群在一处井边汇集,越靠近人群,女子的哭声越大。那人哭得肝肠寸断,简直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不好意思,借过借过。”林雨薇身形灵活,她一马当先冲在最前,胡湘灵紧随其后,接着是木兰她们三个。林雨薇艰难地挤开了一条路,木兰她们也没有辜负她的一番辛劳,牢牢跟上了并往人圈中心靠近。

  胡湘灵一点也不想看死人事件,但有林雨薇在,她是想走也走不了。

  柳妈妈怕人冲撞到胡湘灵,护在了她的身后。

  “这人看着眼熟啊?”柳妈妈将身子往前探了探,看向井边。

  经这么一说,其它人也反应过来,在哭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将木兰和林雨薇关起来、并试图从海棠居将她们带走的冯妈妈。

  只不过此时的冯妈妈一改利落整洁,她此时鬓发松散,双眼红肿,正“冬梅冬梅”地扑天抢地。在她旁边,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女跪在她的身旁抽泣。

  “少夫人,您看这人是不是忍冬?”柳妈妈语出惊人。

  “忍冬?”胡湘灵疑惑,落寞道:“不可能,她不是离开胡府了吗?”想起她曾经的大丫环忍冬,胡湘灵不觉一阵心酸,要不是她无能,自小跟着她的忍冬也不会落了个被发卖的下场。

  柳妈妈自觉不会认错,她挤开人群来到人圈中,待看清地上女子的脸,她脸上就不只是惊讶了,她转头看向胡湘灵,愤怒道:“是忍冬!”

  见冯妈妈见哭忍冬,柳妈妈一把抓住冯妈妈的衣领,“你把忍冬怎么了?”

  其它看热闹的人不同意柳妈妈的说法,觉得冯妈妈失去了亲人已经很可怜,而柳妈妈这样不管不顾就抓着苦主责问实在是气人,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柳妈妈也太欺负人了。”

  “冯妈妈说那落水之人她儿媳冬梅吗?”

  “冯妈妈也太惨了点,儿子白痴,儿媳又死了,可怜可怜……。”

  柳妈妈听到了她们的言论,眼风扫了众人一眼,大声道:“闭嘴,这人根本就不是冯妈妈的儿媳,她是忍冬。”

  忍冬已经死了,她不能忍受冯妈妈利用她的尸身。

  “你有什么证据?”

  “是啊是啊……”

  众人又议论起来,相对而言她们与冯妈妈接触地更多,自然更相信她的话。

  柳妈妈有些茫然,她认识忍冬,但眼前的这些丫环仆人基本上是生面孔她也没个人证,她确实拿不出什么证据。

  胡湘灵见此,她对林雨薇低声说了句。

  林雨薇扯开嗓子,道:“安静安静,少夫人有话要说。”

  mulanzhi/446625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