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志 第二十二章 确认身份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二十二章 确认身份

第二十二章 确认身份

  想到那没有声息的女子可能是忍冬,胡湘灵忍住内心的悲伤,昂首扬声道:“忍冬左耳后有一颗红痣。”

  若是可以,她情愿永不见忍冬,也不愿意二人以这种状况相见。

  闻言,柳妈妈低头看向女子左耳后,待寻到那一处记号后,顿时悲从中来。

  她不知道忍冬为什么变成了冯妈妈口中的儿媳,却清楚冯妈妈必定背着她们做了手脚。

  柳妈妈眼神如刀扫向正嚎哭不止的冯妈妈,她一把揪住冯妈妈的领口,恨恨道:“你最好老实告诉我,忍冬怎么会死在这里?”

  冯妈妈没有想到她这一番痛哭引来的是柳妈妈等人,刚看到她们时确实有些慌,但几次嚎啕下来,她已经理清了思绪。

  她停止哭泣,甩开柳妈妈后冲围在外面的众人作揖,“请诸位好心人助我将我可怜的儿媳抬回去,老婆子日后必有重谢。”

  人群中的人基本上都认识冯妈妈,也知道她是花菲瑶身边的红人。很快就有人抬来了门板,只等冯妈妈一声令下,就可以将尸体抬到她的住处秋桐院去。

  “慢着!”胡湘灵走出人堆冷眼瞧着人群,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这是忍冬的尸体,自然由她来收殓。

  冯妈妈走在队伍前面,悲痛欲绝道:“还请少夫人成全,早日让儿媳入土为安。”

  说完她拨开胡湘灵,昂首向前走。

  林雨薇想起自己的身份,伸手拦住冯妈妈,“让你走了吗?”

  冯妈妈对林雨薇印象深刻,无法假装不认识,她怕林雨薇硬抢,仗着人多大声喊到:“青天白日,难道你还敢动手不成。”

  “不动手难道想我动脚?”林雨薇说话的同时出手如电,瞬间就将抬着门板的四人定在原地。

  木兰她们四人见状,十分有默契地抬起门板。

  林雨薇断后,无人敢上前。

  人群中开始言论纷纷,开始谴责林雨薇她们。

  走了没几步,木兰她们迎面出现几人,走在前面的男子越过木兰她们,冲人群呵斥道:“都围在这里干什么?活都干完了吗?”

  众人认识,是曹管家带着家丁来了。

  说起来,曹管家才是主子真正的心腹,众人虽然心里好奇他来之后会发生什么,见他面色不善只得纷纷散了。

  于是,井边只剩下了死去的女子,冯妈妈以及她的女儿以及木兰她们。

  “曹得旺,是你啊。”柳妈妈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

  “柳妈妈,好久不见。”曹管家回了个友善的微笑。

  柳妈妈对他的套近乎嗤之以鼻,去年这个时候曹德旺不过是区区一个二等管事,如今他稳坐胡府大管家之位,自是平日里没少逢迎姓齐的与姓花的。

  柳妈妈最看不惯这种人。

  “冯妈妈,你也是府里的老人了,在这里大哭大嚎成何体统。还不速速离去。”看到一向注重形象的冯妈妈此时疯妇一般坐在地下痛哭,还引起这样大的动静,曹管家觉得有些头痛。

  冯妈妈看了曹管家一眼,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来人,将人带走。”

  林雨薇见有人要抢女尸,立即起身阻止。管家那边人多,一来二去争抢激烈起来。胡湘灵不忍忍冬尸身受扰,让冯妈妈暂时带走了。

  看着曹德旺和冯妈妈带着忍冬离开后,柳妈妈扶住了胡湘灵。

  胡湘灵双拳紧握,双眼噙满了泪水向柳妈妈道:“柳妈妈,我要知道忍冬的死因。”

  “好。”柳妈妈点头,眼神里也是坚定。

  回到海棠院后,柳妈妈扶胡湘灵进了内室。

  木兰和林雨薇一脸茫然,只好抓着小蛮打听情况。

  原来,当初胡家出事以后,胡家的掌家权落在了齐天平手里。而齐天平十分信任花菲瑶,所以内宅里的事务最终基本上相当于是花菲瑶在管。

  胡湘灵之前的贴身丫环被花菲瑶发现盗取钱财,花菲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发卖出去了,所以胡湘灵和柳妈妈都认为忍冬早不在胡府了。

  “那冯妈妈是什么人?”木兰问道。

  小蛮道:“冯妈妈也只是个二等婆子,替姓花的办了几件事情姓花的比较满意,所以姓花的比较看重她。”

  “之前没有听过冯妈妈儿媳的消息?”

  “听过,但没见过。只想着是某个可怜的女子,冯妈妈的儿子是个傻子,见着人只会傻笑流口水的那种。”

  “胡妈妈住在哪里?其它人也没见过冯妈妈儿媳吗?”怎么话语间都是不熟悉的样子。

  “就住在府里啊。胡府的院子多,花菲瑶对替她办事的人极其大方,像冯妈妈那种级别的,都有自己的院子的。听说她儿媳足不出户。”

  木兰一听,花菲瑶还是个大方的,舍得下本,也难怪短短一年之内,她身边就聚焦了一大帮替她办事的人。

  雨霖院,花菲瑶和李树生用过午饭,两人一人一杯茶,对坐在堂屋里话家常。

  曹管家躬身进来,“花姑娘,都处理好了。”

  花菲瑶摆了摆手,表示知道。

  曹管家退下。

  花菲瑶抿了口茶将茶杯放下,神色淡淡地说道:“你看你,一来就给我惹祸。”

  李树生不以为意,“这对你来说又不是什么大事。”

  “也是。”花菲瑶道,想起了自己的鞭子,她问李树生,“你也快活过了,总能告诉我这次前来家里有没有什么安排了吧?”

  李树生把玩着杯盖,道:“说了你又不信,我真不是为正事来的,纯粹就是想看看你弄丢的那两个极品货色。”

  他虚吹了一下杯上的不存在的灰尘,道:“你也知道的我老爹的性格,每次都让我用二手的。今日亲身体会,雏儿的滋味真是令人回味无穷。”说着嘿嘿笑了起来。

  “别和我说这些。”花菲瑶自是知道李树生父子俩的恶趣味,听他说起这个话题只觉得一阵阵恶心。

  李树生没有错过花菲瑶眼中的嫌恶,但他浑不在意,喝了口茶水后笑道:“食色性也,天经地义。你也别假正经,你和老齐下山这么久,这男女之间的妙处自不用我说。”

  “别瞎说。”花菲瑶瞪了李树生一眼。

  “你们不会还没有那个吧?”李树生一脸惊讶。

  “要你管。”花菲瑶拿起了鞭子,她不想和李树生讨论齐天平,果断转移了话题,“之前那两名绝色女子你别想了,齐天平打过招呼了,那二人你不能带走。”

  “所以我这不是来了吗?”李树生哈哈一笑。

  “你别乱来。”花菲瑶见他眼中起了淫意,出声提醒道。

  “怕什么,老齐只说不许将人带走,又没说我不能动。”李树生嘿然道。

  他知道花菲瑶一心向着齐天平,他嘴角浮出一丝笑意:“你放心,等我得手后自会在老头子们那里替你说好话,到时齐天平还能逃出你的手掌心?”

  mulanzhi/4466057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