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志 第三十集 李树生的下场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三十集 李树生的下场

第三十集 李树生的下场

  长鞭如游蛇般扑出,牢牢将李树生的脖子锁住。

  花菲瑶用力一扯,李树生顿失重心从马背上滚落下来。

  他虽有武艺在身,但一来身手不及花菲瑶,二来花菲瑶突然发难,他有心自救无力挣脱。

  花菲瑶杀心早起,从未想过给他喘息的机会,不等李树生站稳花菲瑶急叱一声。

  日行千里的良驹立即利落地转头,而后甩开蹄子拖着李树生狂奔起来。

  也不知道那鞭子是什么材料做的,李树生只觉得颈间的束缚越来越紧,他全部的力气不得不用在防止鞭子勒断他的喉咙之上。他此时头晕眼花,肺中如同浇了一大瓢开水一样滚烫,背部更是仿佛打入了千根钢针。

  他的脑中此时只有一个念头,他一定要坚持住,他一定不能死。只要能活着回去,今日后受的苦他日必定能找花菲瑶百倍讨回来。

  并且,她坚信花菲瑶顶多只能拖一拖自己出出气,他不敢让自己死。

  “吁……”花菲瑶一声长呼,枣红色的骏马立即停了下来,缀在马后的李树生也停了下来。

  呼吸突然变得轻松了许多,也不用再担心马蹄踏在脸上,李树生的脸色也轻松了许多。

  花菲瑶能做的也就这些了,他想,花蕨那里还得仰仗他老爹。

  花菲瑶下马。

  李树生心中却是一喜,她要放开自己了。

  “咱们两清了。”李树生从喉间挤出这么几个字。

  他率先表明了姿态。他此时处于被动地位,向她说句软话并不打紧。

  同时,他心中无比后悔。要早知道她菲瑶也这样疯,他当初就不该手软,直接将她结果了事。

  花菲瑶眼中的杀意更甚,她懒得跟李树生费唇舌,冷笑了一声之后朝李树生的身后走去。

  花菲瑶蹲下身。

  李树生脸上有些得意,果然不出他所料,花菲瑶并不敢伤他性命。

  但当花菲瑶一脚重重踩到他腹部上后,他就再也得意不起来了。

  李树生本能地伸手去摸被踩的部位,花菲瑶趁机用鞭子的另一头捆住他的一只手。而后,花菲瑶又是重重几脚猛踢,李树生被迫从躺着变成趴着的姿势。

  花菲瑶踩着他被拖得血肉模糊的后背,弯腰拽过他的另外一只手,将两只手捆在一起。

  为了保险起见,她重新检查了一下他脖子处的鞭子。

  “你要干什么?”李树生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可恨花菲瑶踩得太紧,他根本动弹不得。

  “干什么?”花菲瑶冷笑一声,“等下你就知道了。”

  “瑶瑶……瑶瑶……”李树生感受到了花菲瑶眼中的疯狂,他这下是真的害怕了,开始服起软来,“瑶瑶你放了我,我让我爹力挺你哥,以后我们李家与花家同气连枝,助花大哥拿下帮主之位。我用我爹的性命发誓……”

  “我当时难道没求过你……”花菲瑶咬牙切齿道,“到了阴曹地府你再慢慢发誓吧。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爹那些宝贝药方我哥早就拿到手了,想报仇,给你爹托梦去吧……”

  李树生惊恐地睁大双眼,喃喃道:“怎么会?”

  花菲瑶眯着眼看了看眼前的深谷,她将全力灌注在右脚之上,踢出了她设想好的一脚。

  她想过了,李树生这样被踢下去,即便不被摔死也会成为野兽的口粮,即便躲过了野兽,最终也会饿死。

  她本可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但她不想李树生痛痛快快的死,她要让他眼睁睁看着他自己死,让他先体会一把生不如死。

  山谷中传来李树生不知是因痛苦还是害怕发出的惨叫声,花菲瑶听着有些快意。

  她的视线射向能掩盖一切的黑夜,心上的石头像是突然被移开了。

  杀了李树生,就不会有人知道她曾经受辱于他了。

  当天夜里花菲瑶直接回了胡府,三天后的她亲自回了一趟明月山。得知李树生没有回山,花菲瑶显得忧心忡忡,她去见李树生的爹李江怀。

  李江怀听手下说花菲瑶来找她时,他十分开心。

  “快请。”李江怀一把推开贴在他身上的女子,迫不及待跳下床来。

  论整个明月山最府他欢心的,排第一位的要数花菲瑶,儿子会和他抢女人,花菲瑶这个小姑娘会给他找来各式各样的女子。

  花菲瑶有些日子没有给她送女子过来了,山上的这些他早就腻了。

  匆匆套好衣服后,李江怀一阵风似地冲到堂屋。

  “瑶瑶来了。”李江怀满面春风,他凑到花菲瑶面前冲她眨了睡眼,“瑶瑶这回亲自给我送好东西来了?”

  见手下的人还忤在那里。李江怀喝道:“还不将我新研制的好茶端上来。”

  花菲瑶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一脸忧虑,“李伯父,树生哥回来了没有?”

  “他不是去你那里了吗?”李江怀脱口而出,“别管他了,快和李伯说说,这一次是什么类型的?”

  “树生哥失踪了。”花菲瑶不答他的话,满面愁容道。

  “怎么回事?”李江怀疑惑道,他这个儿子体质特殊,得靠女人和他的丹药续命,那丹药保存期限只有十天,他不可能走远的。

  今日已经是第十天,那小子一向掐着点回,今日天黑之前他肯定会回来。

  “树生哥看中了胡府少夫人的两个丫环,被她们打伤了,在胡府休养了四天之后他突然不告而别,那几天他心情特别不好,我以为他回了明月山。

  “之前说好让他不管怎样回家后给我个口信的,我一直没有收到,不放心所以来问一声。

  “没想到他根本没有回来。”

  “他为何会受作?伤在哪里?”李江怀急切道,他不担心李树生不回来,比较关心谁会伤他。

  花菲瑶见有下人端了茶上来,冲李江怀使了个眼色。

  李江怀让下人退了下去。

  花菲瑶于是只得十分难为情地将李树生的受伤情况如实相告。

  知道儿子伤的地方特殊,花菲瑶特意避开下人只说给自己听,李江怀不得对花菲瑶高看了一眼。同时,对让他儿子受伤的女子恨了起来。

  见李江怀脸色不好看,花菲瑶讪讪道:“我本想一道将人捆上山来交给伯父发落,但她们是由齐天平护着,我不好下手。”

  “放屁!”李江怀啐了口,道:“你们一个个都念着狗屁的大局,哪有我儿重要。你给我说,那人姓甚名谁,人在哪里,我亲自去绑。等我儿回来了,让他亲自报仇。”

  花菲瑶见李江怀要去绑人,她倍感轻松。

  谁都知道李江怀是个变态,变态做事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大势已成,胡湘灵终于不用她去除了。

  mulanzhi/4447125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