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志 第三十一集 又被绑了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三十一集 又被绑了

第三十一集 又被绑了

  李江怀一声令下,带人闯进了胡府。

  花菲瑶故意晚一个时辰回到胡府,在她的默认下李江怀带走了木兰、林雨薇与小蛮。

  另外,留春院里的那六名丫环也被李江怀顺路拉回明月山。

  花菲瑶回胡府后发现李江怀并没有将胡湘灵带走,这让她十分气馁。

  木兰她们一行九人此时挤在一辆被罩得严严实实的马车里,不知道身在何处。

  刚醒来时,大家都慌乱不已,直到李江怀的手下将叫得最大声的那个再次迷晕之后,车内瞬间安静了下来了。

  阿元挤到木兰身边,看着昏迷不醒的林雨薇,一脸哭丧地低声道:“现在怎么办啊?”

  木兰叹气。她们这一群人里面,数林雨薇身手最好,结果她不能接受又一次遭到暗算嚷着要与人单挑,吓得木兰怕暴露己方实力果断将她的嘴捂了起来。

  阿元也是个妙人,在木兰去捂刚醒的林雨薇的嘴时阿元死死地抱住了林雨薇的胳膊不让她反抗。

  结果是,她们二人正好给对方对方二次迷晕林雨薇提供了便利。

  “走一步算一步吧。”木兰低声道,“你稳住与你一起的那几位姑娘。”

  阿元点头,她清楚废李树生的主意是木兰出的,对木兰的话有几分信服。

  耳边哭哭啼啼的声音没了,木兰感觉脑子清静了许多。

  这一次的绑架简直莫名其妙,她们呆在海棠院里好好的,突然冲进来一个一脸阴郁的中年男子及他四名青衣手下,那几名手下二话不说就往她们面前撒下一包药粉,然后再醒来就在这辆马车上了。

  听车轮声,只有她们这一辆车。海棠院里有五人,为何单独抓了她们三人?胡湘灵她们怎没样了?

  木兰扯了扯阿元的衣袖,阿元立即凑近。

  “你们是怎么被抓起来的?”木兰问。

  “自己走上马车的。”

  阿元的回答出乎木兰的意料。

  “怎么回事?”。

  “管家说今日主顾家来人了,带我们去新的做工地点干活,我们就上了这辆马车。”

  木兰扫了眼阿元刚才在安抚的那几名女子,压低声音道:“既然你们是自己上的马车的,怎么她们是一副惊恐的表情?”

  阿元眼中闪过一丝尴尬,低声回答,“我之前劝她们管家的话不可信,她们不相信我。看到你们三人人事不知地被抬上马车于是信了。”

  “你既然知道其中有问题,怎么没有想办法跑了?”

  “万一真的能拿钱呢?五倍工钱呢!”阿元感叹道,“富贵险中求嘛!”

  木兰不说话了,要钱不要命的。

  不过,那几名女子自愿上车木兰也能理解,阿元说过她们都是穷苦人家的女子,听管家说可以去更多工钱的地方去做工人人心生向往。她们就算有所疑虑,想的也是新的地方规矩多活细,做得是能吃苦用心做的打算。

  那里给的工钱和待遇连不缺衣少食的阿元都会动心,何况她们呢?

  既然管家让阿元她们来的,木兰肯定她们这次被绑是花菲瑶授意。

  之前胡湘灵从齐天平那里保下了她与林雨薇,显然也得到了花菲瑶的默认。

  然而对方此次连小蛮都绑了,也不知道是齐天平改变了主意,还是齐天平与花菲瑶之间出了裂痕。

  无论是哪种情况,现在逃是不可能了,木兰注意到那几人冲进海棠院时身上携带了刀剑,对方还有迷药,就算林雨薇醒了带着她们逃跑的希望也不大。

  马蹄声达达作响,车轮滚滚向前。

  木兰心中唏嘘,想不到转了一圈还是回到了原点,她与林雨薇还是逃不过要被送往明月山的命运。

  “吁……”

  车外一声长呼,车内东倒西歪,马车骤然停了下来。

  “下车!”

  外面有人在喊。

  门锁落下,车门打开。

  车内众人被催促着下车,中年男子已经不见,青衣男子手中的刀尖剑尖对着下车的女子。

  女子们面露惊恐地自觉聚成一团。

  车内只剩下了林雨薇与木兰,木兰低头在林雨薇耳边喊她,“醒醒,醒醒……”

  以林雨薇能动手绝对不动口的性子,得和她沟通好才行。

  外面的人又在催促了,林雨薇却毫无知觉,木兰不觉间冷汗涔涔。

  “迟大哥,我去看看吧!”站在最远处的青衣人史玉见头目迟重的脸色不好,一脸谄媚道。

  其它两个下人对视一眼后牵了牵嘴角,难道他们不知道车里还有一名女子没醒么?这小子也是豁得出去,什么马屁都敢拍。

  山路难行,今日带着这些女子不能走捷径,要是再背个人上山,虽说可以与美人亲近一点,但绝对是得不偿失。这小子第一次下来办事,不知道其中的艰难。

  姓迟的男子面无表情地点头,史玉立即冲入车上。

  木兰见到有人过来,往林雨薇身前挡了一下,警觉地看向来人,“你干什么?”

  史玉看到眼前女子的五官愣了一下,冷冷道:“该下车了。”

  “知道了。”木兰沉声回答。

  史玉上前准备去抱人。

  “你干嘛?”木兰见他要碰林雨薇,心中大警。

  “背她上山啊。”史玉见木兰面色不善,他也没有好脾气,“难道你自己背。”

  “我自己背。”木兰脱口而出,这帮人并非好人。然而说出口后又为难起来,她背不动。

  史玉上下打量了一眼木兰冷笑,这女子还挺能逞能。

  “你来。”史玉索性撩起衣服下摆往旁边一坐,一副等她将人背起的样子。

  车外的人听到里面的人似乎聊上了,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离马车最近的那名下人扬声冲车内喊道:“史玉!你他娘的到底在磨蹭什么?还上不上山了?!”

  “来了!”闻言史玉立即弯腰起来,一把抱起昏睡中的林雨薇。

  木兰连忙追了出去。

  “迟大哥,我来了。”史玉见迟重冷冷地看着自己,冲他灿烂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走。”迟重转身,率先迈开脚步。

  另外两位护卫瞟了史玉一眼,催着木兰和先下车的那些女子跟上。

  史玉背着人,很自然落在了后头。

  木兰放慢了速度,慢慢落在队伍的后头,她担心林雨薇,要亲自看着她才放心。

  山路陡而窄,远离石壁的一侧即是悬崖。越往上走,向下看时越吓人。

  “我不去了……”

  一行人原本胆战心惊地走着,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带着哭腔的女声。

  一旦有人开头,其它人憋在心中的恐慌似乎找到了出口,也纷纷打起退堂鼓来。

  一时间里,队伍中都是喊着要回去的声音。

  “不许停!快走快走!”队伍第三位青衣人催促道。

  “我就不走,我就要回去。”见到有人回应自己,第一位出声的女子道。

  接着又有附和声。

  “要回去是吧?”青衣人冷笑,“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说完,他三两步冲到那名女子面前,将她推了下去。

  

  mulanzhi/4443655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