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志 第三十四章 兄妹俩的感情观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三十四章 兄妹俩的感情观

第三十四章 兄妹俩的感情观

  “是吗?”

  花阙闻言有些惊讶,他往前走了几步,低头凑近打量那条鞭子。

  看了一会之后,他抬起头看向庞勇:“瑶瑶前两天还在跟我抱怨说她的鞭子不见了,怎么会成了束缚树生的工具?”

  见花阙的眼神中带着询问望着自己,庞勇哼了声,“你看我做什么?这个问题是你们兄妹俩要解释的吧?”

  花阙朝李怀江拱手,他一脸郑重,“李伯伯放心,树生是我的弟弟,他如今遭人毒手我当哥哥的则无旁贷。就算此事没有牵涉到瑶瑶,我也必定将杀害凶手揪出来。”

  “就怕有些人只是说得好听。”庞勇抱臂坐在轮椅上,在一旁凉凉道。

  “庞伯伯不信我,难道您想亲自去查?”花厥心中冷笑,眼睛瞟向庞勇的下肢。

  “你……”庞勇气结,就因为他行动不便,结果老的嫌他事多,年轻的嫌他碍眼,真是气死人。

  不少受过庞勇拳脚的人看到花厥敢当面怼庞勇,纷纷向花厥投去赞许的目光。

  想起他双腿瘫痪才三年而已,这帮人竟敢如此无视自,庞勇忍不住呸了一声。众人皆知花厥聪明仁义,那是因为他们眼瞎。看不清花厥这人向来不做没用的事,谁知道他这次又打的什么主意。

  庞能心想,他今日偏不能让花厥如愿。

  庞勇侧了侧身子,对李怀江朗声道:“老三,这次我亲自替你将杀害树生的凶手找出来。“

  天雷帮帮主雷远站在李怀江身侧,目睹着堂上发生的这一切,他有些头疼。轻咳一声道:“老二你也一把年纪了,有时间多陪陪老三,具体的事情交给年轻人去办就行了。”

  雷远的态度庞勇预料得到,他就说花厥这人包藏祸心无人相信,他懒得再和这帮瞎子废话,他直接问李怀江,“老三,你倒是说句话。”

  李怀江知道庞勇能干,但是那是从前了,自从他双腿废了以后整个人都变得荒唐了,他淡淡道:“二哥身体也不好,就不麻烦你了。”

  庞勇觉得,他要是再管这帮人,他就是傻子。他也不愿自讨没趣了,恨恨扫了一眼屋内众人,吐出一个字:“走。”

  身后的青衣人推起了轮椅,匆匆离开了。

  花厥看着庞勇离去的身影,他垂下眼瞪,掩去眼中闪过的讥诮。

  花菲瑶到时,李树生的尸体已经经过了装殓,用棺木盛放着置于堂屋内。李江怀遣开了众人,灵堂里只剩下花厥陪着他。

  一进屋,花菲瑶就直奔棺木,当看到李树生面目全非,露在外面的皮肤上尽是伤痕,她差点手舞足蹈起来。

  她眼中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不知道真相的人还以为她对李树生情深意重,李江怀也没想到花家兄妹与李树生这样交好。只有花菲瑶知道,她那是大仇得报后的喜悦。

  李江怀想独自与儿子相处一段时间,谢绝了非要留下陪她的兄妹二人的好意。

  一进松山院,花菲瑶眼中的笑意不加掩流露出来。

  “瑶儿,你大意了。”花厥道,想起初听李树生的尸体找到时的心悸,花厥忍不住责备道:“李树生死了也就死了,但你应该将事情做得利索些的。那日我已经提醒过你,很显然你没有听话。”

  “怕什么?”花菲瑶抱住花厥的胳膊,摇着花厥撒娇道:“我大意了怕什么,不是还有哥哥你吗?哥哥这么厉害,随便想个法子不就遮掩过去了。”

  “你呀!”花厥叹了口气宠溺道,“也罢也罢,如今此案由我来查,办起事情来方便许多。至于怎么结案,我还要想一想。”突然,他话锋一转,状若无意道:“对了,李树生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说实话。”

  闻言花菲瑶神情一僵,就知道哥哥不相信她说的。她松开花厥,有些不耐烦道:“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她想轻薄我。”

  恐怕不止这么简单,花厥心想。

  知道花菲瑶不欲谈这个问题,花厥脸上重新挂起宠溺的微笑,他换了个话题,“不日后贵人的特使会来明月山。”

  闻言花菲瑶脚步一顿,她一脸激动地看着花厥,“终于要来了吗?”

  筹谋这么多年,等的就是在贵人面前露脸,将从前不将她们放在眼里的众人一一睬在脚下,然后坐拥无尽的财富。

  花厥点头,只要特使看了他私自准备的那些货,他有信心这门生意便会一直兴隆下去。到时他有权有势,就再也没人敢说他们是没爹没娘的野种了。

  “到时齐天平那里……”花菲瑶一脸期待看着花厥。

  等哥哥掌权了,由他出面派人接管胡家的生意渠道。到时她劝齐天平远离胡府与明月山,假以时日,齐天平一定可以接受她。

  谈起这个,花厥有些恨铁不成钢。他这个妹子哪里都好,目标明确、做事狠辣,一向是他的好帮手,可惜在感情上过于认真。

  “齐天平那里你放下吧。”花厥直言不讳,“现在刚打开局面,齐天平以胡家姑爷的身份前去难度尚且不小,要是强行换人去接管肯定会出乱子。大局为重,且他对你上不上心你也清楚,何必上赶子去贴他。”

  “可当初让我上赶子贴他的人是你!”花菲瑶脱口而出。

  当初他们二人孤苦无依,是哥哥分析了一番之后让她去接近齐天平博得好感的,可惜她对他有了好感,他对她却只有儿时过家家时要娶她的一句戏言。

  “此一时彼一时。”花厥冷冷道:“你不要添乱,胡湘灵那里还有一把钥匙没有拿到。”

  “是他说的?这你也信?”花菲瑶哂道,“他为了保胡湘灵一命什么话不能说?”

  “原来你知道他的心思在胡湘灵上,你又何必?”花厥沉下脸,“你不许乱来。”

  花菲瑶冷哼一声,兄妹俩不欢而散。

  看着花菲瑶气呼呼离去的身影,花厥下意识的看向山庄后方。

  三年时间,坟头上的野草至少经历了三个轮回,有些感情只是前进路上的绊脚石,注定要被埋藏。

  mulanzhi/4428666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