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志 第三十五章 绝处逢生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三十五章 绝处逢生

第三十五章 绝处逢生

  李树生死后,李江怀忙着治丧,木兰与林雨薇也换了关押的地方。她们一起上山的那几个,除了被打发走的紫衣女子,都被关在了一处。

  这三日里她们日日有一顿素食,其余时间无人搭理。木兰和林雨薇想过要逃,可门窗都是事先封死的,根本没有办法从里面破开。

  第四天清晨,黄衣女子再一次带人进来,不过这一次给众人送来的不是素食,而是素服。

  “这是干什么的?”木兰问道。

  她曾经出脚伤过李树生,但李江怀对她毫无动作,这让她十分不安,她当然不会认为知道了那一层恩怨的李江怀会放过自己。

  问话间,黄衣女子手下两人已经给一人塞了一套素服,除了那名受了些刺激的翠儿。

  “先把衣服换上,半个时辰之后出门。”黄衣女子淡淡道,说完转身离去。

  翠儿被黄衣女子带来的两人架走,余下众人看着素衣面面相觑。

  黄衣女子前脚走,林雨薇低声埋怨木兰,“你一直叫我忍,忍忍忍,忍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还不如冲出去痛痛快快打一场。”

  木兰不为所动,“打了以后怎么办?”

  林雨薇嘴唇动了动,想想还是算了。她捅破窗户纸看过,这里的人身上都有武艺,且身手都不低。

  她倒是可以奋力逃走,但木兰怎么办。

  林雨薇闷闷不乐坐回木兰身边,见米兰开始穿衣服,她叹了口气也默默穿上。

  “我觉得,我们的机会来了。”木兰低声在林雨薇耳边说道。

  林雨薇跃跃欲试,表示愿闻其详。

  木兰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向恰好看向她们的阿元使了个眼色。

  阿元凑近,木兰背对着其它人问二人:“你们身上还有辣椒粉吗?”

  两人点头。

  木兰又问阿元,“你的银子带在身上没?”

  阿元点头。

  木兰道:“我注意了下,今天这府里格外热闹,天还没亮就听到外面有人说发丧相关的话,很有可能李树生今天下葬。到时候人多手杂,咱们趁乱逃走。”

  “好。”林雨薇一脸兴奋,她手脚早就痒痒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逃?”阿元低声问。

  “有两个时机。

  “第一个,是在待会来人开门之时。优点是可以给来人一个措手不及,缺点是这是在对方的地盘,如果第一时间没有逃掉,后面要再走就更难了。

  “第二个,既然是送葬,待会肯定要去野外。我观察了下,这里多数多山地形复杂,到时我们见机行事,借地势作掩饰。但是,正因为是送葬,他们的人都在,想要找我们也容易。”

  “那就选后面那个方案吧。”阿元道。

  说话时,她递给木兰林雨薇各一个小纸包。

  木兰和林雨薇面露疑惑。

  阿元比了个口型,“迷药”。

  想不到阿元手上还有这种好东西,木兰和林雨薇欣然收下。

  半个时辰后,房门从外面打开,木兰他们被安排跟着送葬队伍。

  随着人群走了一会,阿元一脸惊慌地凑近木兰,压低声道:“不好了,打听过了,李怀远打算让我们给李树生陪葬。”

  “什么?”

  这也太吓人了,六条人命呢。

  送葬队伍吹吹打打,离开山庄往山庄后山走去。

  离死亡越来越近,木兰她们还在考察地形。

  突然,队伍前面传来刀剑交加的声音,山后突然冲出两个黑衣人。

  木兰吓了一跳,很快她意识到机会来了,一脸希冀看向阿元和林雨薇。

  她们感受到了,木兰朝那两个人出现的地方奔去。

  也不知道是哪路神仙打架光临,许是天雷帮做恶太多有人来寻仇了。

  木兰她们三人目标太大,还是有人源源不断追了过来。

  “怎么办?”望着身后源源不断的追兵边跑边问道。

  林雨薇从前以为自己很能打,发现在这里她一人顶多打俩。

  “是啊,怎么办啊?”林雨薇也问道。

  考虑到木兰和阿元的速度,她还不能撒开脚丫全力跑。

  怎么办?怎么办?

  木兰感觉头都要炸了。

  突然,她灵机一动。

  “我们跑回庄子里去。”

  “那不是羊入虎口吗?”阿元气喘吁吁。

  “现在庄园里的人应该基本上都在外面,庄园里的人少。进了庄子后咱们乔庄打扮一下,后面的人打不过也躲不掉,能躲一时躲一时。”

  “好。”阿元立即同意,“乔装打扮我擅长。”

  借着山石的掩护,三人堪堪避开了追兵的视线。

  林雨薇翻墙两次,将两人带入庄园内。

  情况紧急,三人来不及多做挑选,林雨薇将耳朵贴在墙上听了听,确定没有声音后,林雨薇抓起木兰就跳了进去。

  等在外面的阿元冷汗涔涔,左顾右盼,生怕有人过来。

  突然,院门打开,阿元下意识要逃。

  刚一转身,她被林雨薇拉进门内。

  院门关上,阿元吓了一跳,院中赫然站着一人,是个男人。

  同样一脸茫然的还有木兰。

  木兰听到林雨薇叫那人师兄。

  什么情况?

  他师兄不是在胡州吗?

  “师兄怎么也来了?”林雨薇喜气洋洋,试着去挽罗跃风的胳膊。

  罗跃风往后退了一步。

  林雨薇这情况不妙啊,木兰心道。

  罗跃风沉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此时说来话长,师兄救我。”林雨薇上前一步,退而求其次抓住了罗跃风的衣袖。

  “成什么体统。”罗跃风将袖子扯出来。

  “哎呀,什么体统不体统的。”林雨薇不以为然,“她们都是我的生死之交。”

  罗跃风面无表情扫了三人一眼,淡淡道:“进去说吧。”

  进屋后,罗跃风将林雨薇叫到一旁。

  “你不在庄里待着跑出来做什么?”罗跃风木着脸递给林雨薇一杯热茶。

  林雨薇捧着茶杯乐呵呵道:“好久没有喝过热茶了,还是师兄好。”

  “回答我的问题。”

  “你老不回去,我只好出来找你咯。”

  “胡闹。”

  “我哪里胡闹,我也是有重要任务在身的。”

  “你能有什么正事?”

  “当然有啊,终身大事。”

  林雨薇笑意盈盈,两眼亮亮地看着罗跃风。

  罗跃风脸上有一丝不自然,道:“回正题,为什么被人追赶?”

  林雨薇于是将下山后的一切事无巨细和罗跃风说了。

  

  mulanzhi/4419595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