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志 第四十章 我答应你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四十章 我答应你

第四十章 我答应你

  “我答应你。”齐天平回答完,头也不回离开。

  花阙含笑着目送齐天平。

  从花阙处离开后,齐天平回到了他在天雷帮的住处。

  还没有坐稳,被人请到天雷帮二帮主庞勇处。

  齐天平到时,庞勇正摩挲着簪子上的珠花低头发呆,齐天平神情一黯。

  “义父。”齐天平走近轻声叫他。

  庞勇从回忆中惊醒,他冲齐天平挤出一个笑容,将簪子收入怀中,“回来了。”

  “义父又在想洛儿了。”

  “是啊。”庞勇感叹,“当初捡到她时,他才那么点大。”

  庞勇比划了下,眼中满是慈爱,“那样小小的一团,一见我就冲我笑,我觉得这丫头与我投缘,于是将她带回家一丁一点养大。”说到这里,庞勇的语带悲伤,“哪曾想到,还没有见到她嫁人,她就先我而去了。”

  齐天平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他与庞洛都是孤儿,他四岁的时候被庞洛夫妇收养,那时她的义母洛氏还在。

  他五岁时洛氏因病去世,庞勇日日在洛氏坟前借酒浇愁。庞洛就是那时从洛氏墓地周围捡回来的,他给她取名庞洛,这才慢慢走出丧妻之痛。

  所以,庞洛三年前去世,庞勇久久不能释怀。

  半晌沉寂之后,庞勇率先开口,“这一次回来多久,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齐天平在庞勇对面坐下,“等特使走后我再走。”

  “这一次花厥将事情办得漂亮,上上下下笼络了不少人心,你要当上帮主难度很大。”庞勇敛去悲伤,正色道。

  “是。”齐天平点头。

  他早已放弃了争夺帮主一位的念头,但面对一心替自己筹谋的义父,齐天平不知道该怎么和他开口。

  “你这孩子有什么心事一向都压在心底,我近日反思了一下,这其中也有我的过错。”庞勇突然说道。

  齐天平立即站了起来,“义父言重了,是孩儿不孝。”

  “你坐下。”庞勇眼睛虚看向前方,口中不紧不慢,“我想着你是男子,自小便待你十分严厉,轻易不对你施你好脸色,这些年你也不容易。”

  齐天平此时哪里坐得下,他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义父向来是刀子嘴,从来没有这样对他说过话。

  “义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齐天平的感觉有些不好,直截了当问道。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人上了年纪,感慨有些多。”庞勇淡淡回答。

  “树生死了,老李找了一帮女子陪葬。触景生情,近日老是在想你们兄妹俩自小到大的种种。你一向话不多,总是一幅冷冰冰的样子,但我知道你其实最面冷心热不过。自你成年后,见你笑得最多的一段时光是你下山后,成亲前后那一段时间。”

  齐天平心中一紧,义父这是发现什么了吗?

  他不动声色,静待庞勇下文。

  庞勇扫了齐天平一眼,他心中一叹,面上表情依旧不变,道:“你对胡家那丫头动了情,是吗?”

  “没有的事。”齐天平回答得斩钉截铁,在庞勇面前跪了下来。

  天雷帮人人为匪,不便与山下有过多联系,他们派他下山,又担心他身陷温柔乡坏事,这样的试探一直都有。

  但他早已经想到一套应对之法,核心无非就是矢口否认。

  义父毕竟不是旁人,他虽想过要坦白,但不是现在,更不能是在义父情绪低落之时。

  “哎……”庞勇见齐天平这样,又是一叹。他知道齐天平心思深,想让他改变观念很难。

  也罢,从前都是小的顺着大的,这一次父子俩调个个吧。

  “你要是喜欢山下的生活,那就去胡家吧,山上风景虽好,杀戮之气太重,你未必喜欢。”

  齐天平抬头,猛然看向庞勇。

  果然是这样,庞勇心中轻笑。

  这个不喜形于色的儿子,竟然忘了收敛自己的神色,这足以说明山下的生活对他的吸引。

  洞悉了这一点,庞勇笑得更加舒心。

  树生半个月前还好好的,人说没就没有了。

  女儿出事之前一切如常,谁知道大祸突至。天有不测风云,今日不知明日事。

  他们做土匪的仇敌本来就多,要是不能恣意活上一阵,就算在山上安稳百年,最后还是会带着遗憾。

  况且他猜测为真,儿子比他当初还惨一些。

  自己是死别,儿子却是生离。

  什么权势地位,什么一时意气,在生死面前,屁都不是。

  望着齐天平毫不掩饰的惊讶,庞勇轻松道:“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也年轻过。”

  似乎为了打消齐天平的疑虑,庞勇继续道:“帮主之争本就是因利聚在一起,花厥如今深得人心,我们的人当中已有不少人萌生了退意。如此也好,我也就顺手推舟,今后不用再劳心劳力。”

  “义父……”听到庞勇愿意成全自己,齐天平起初以为这只是一次更加惊险的试探。

  但父子一起生活二十载,他感受到了其中的诚恳。

  “对不起义父,之前瞒了你。”齐天平心潮起伏,尽量平静道。

  他怕保不住胡湘灵,也怕寒了义父的心。

  如今这个结果,是他一直想争取的。

  从庞勇那里出来,齐天平的心情十分好。抬眼看去,山是那些山,树是那些树,却显得比往日更加苍翠喜人。

  齐天平加快脚步向住处走去,难掩心中激动。

  这几日同样不能平静的,还有史玉。

  他来天雷帮三个多月步步为营,为的就是这一天。

  这一日是天雷帮和特使岳鹏约好出货的日子,花厥端坐在堂屋中,听完来人的传讯后脸上一片灿烂。

  原本定了由帮主带着特使出库房的,帮主临时有事,命他负责相关事宜。

  想起齐天平也在,此等大事帮主不叫齐天平而叫自己,这本身就是一种认可,此行会让他在追随者面前更有说服力。

  李江怀作为药剂的调制者,本来应该出事的,便他平因为新近丧子,花厥为免他行为无状冲撞了特使,故而李江怀本人没有出现,派了心腹迟重作陪。

  史玉静静地立在迟重身后,看到齐天平,冲他微不可闻点了点头。

  一行人浩浩荡荡,七弯八拐之后终于来到一处山洞前面。

  

  mulanzhi/4396883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